李均熊博士 – 棕枝主日的「驢」工

      180325_sermon

 

講題:棕枝主日的「驢」工 ”Donkey” Work in Palms Sunday

講員:李均熊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3月25日

 

1.) 引言:棕枝主日的「棕枝」

今天是教會傳統的棕枝主日,經課是關於耶穌在受死復活前的一週進入耶路撒冷的事蹟,為耶穌基督的受苦打開序幕。但今年經課年選讀的經文是出自馬可福音,當中並無記載任何的棕樹枝,何解今日會稱為「棕枝主日」?在四福音中,馬太、馬可以及路加福音均沒有提及棕樹枝,唯獨約翰福音記載在耶路撒冷預備過逾越節的人拿著棕樹枝出城迎接耶穌。反而馬可,或者馬太或路加,用上大部份篇幅提到耶穌吩咐門徒到對面村子尋找驢駒的事情,約翰只一句「耶穌找到了一匹驢駒」,便輕輕帶過。

稱呼這日作「棕枝主日」明顯不是基於對觀福音對耶穌預備進入耶穌路冷的情節,而是出於約翰福音對於迎接耶穌的群眾的描寫而有。對於後來教會要「慶祝」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就很容易找來一些有像徵意義的道具去協助。試想想我們今日要找一隻驢進入禮拜堂會是如何困難!

約翰福音所記載關於耶穌進耶路撒冷的記載,所強調的是耶穌應驗舊約撒迦利亞先知九章所預言的耶路撒冷的王要坐著驢駒,和平的進入京城。約翰福音的焦點是上主之民迎接和平之君。但回到今天我們的經課,馬可福音卻沒有任何關於君王的說法,甚至也沒有引用撒迦利亞書去指出耶穌騎驢的象徵意義。在馬可十一章1-11節中,佔了一半以上的篇幅,是關於那隻驢是怎樣找回來的。今天就讓我們再思一下在棕枝主日中馬可這段記載的意義為何,又對我們基督徒的生命有甚麼啟發。

2.) 馬可的「驢」工

細看馬可福音,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的描寫其實十分反高潮,其他人看來歡天喜地,但「耶穌到了耶路撒冷,進入聖殿,看了周圍的一切。天色已晚,他就和十二使徒出城,往伯大尼去。」就是這樣看了看,就走了。什麼潔淨聖殿呢?舌戰律法師呢?那些精彩的「情節」都不在眾人注目耶穌進城的當天發生的。反而於入城前為著找一隻給耶穌騎進城內的驢駒,卻是馬可福音所關注的事情:

1耶穌和門徒快到耶路撒冷,來到伯法其伯大尼,在橄欖山那裏。耶穌打發兩個門徒,2對他們說:「你們往對面村子裏去,一進去的時候會看見一匹驢駒拴在那裏,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把牠解開,牽來。3若有人對你們說:『為甚麼做這事?』你們就說:『主要用牠,但會立刻把牠牽回到這裏來。』」4他們去了,看見一匹驢駒拴在門外街道上,就把牠解開。5在那裏站著的人,有幾個說:「你們解開驢駒做甚麼?」6門徒照著耶穌的話說,那些人就任憑他們牽去了。7他們把驢駒牽到耶穌那裏,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穌就騎上。(可十一1-7)

由指派門徒到實行吩咐,馬可福音的記載十分詳細,但當中很多記載其實對我們來說都十分費解的。究竟是耶穌有超自然的能力使事情順利,還是其實祂在更早之時已經預備妥當?究竟驢駒的主人是誰,他又是否和耶穌一起,以至「主要用牠」應譯作「驢的主人要用牠」呢?說到底,為什麼這樣詳盡記載「那裏站著的人」的反應?整段記載究竟有可重要?

正因為費解,有解經家認為馬可福音作者也不知到耶穌派門徒找驢駒的這段記載意義為何,只因為不願流失這傳統而記下。馬太省略了實行的細節,並和約翰福音一樣,把整件事連上撒迦利亞的預言,騎驢成為和平之君的記號。(馬太的改動更大,一隻驢變成兩隻驢)。路加則和馬可相仿,把指派門徒和實行的細節詳細寫下,可能路加也只是純粹忠於史料「按著次序」的筆法。

但只要我們詳讀整卷馬可福音,我們就會發現馬可福音記載充滿著反諷(ironic)的手法。照字面解可能我們會一頭霧水,但比對馬可福音之前和之後的記述手法,會否作者其實迫使我們再思人子作為彌賽亞的意思是什麼?以敘事分析研究福音書稱著的學者Alan Culpepper,07年出版的馬可福音注釋書的一段說話正好讓我們玩味馬可福音的反諷語氣:

Nevertheless, the scene remains puzzling, unless Mark intended it to introduce the ironic incongruities that follow. Scripture is fulfilled in the course of everyday, inconsequential acts and by disciples who do not understand what they are doing. The Son of God enters the Holy City on a colt, acclaimed by a crowd, but by the end of the week another crowd will call for his death. The temple appears to be full of activity, but it is like a barren fig tree. The Messiah will be anointed, but he will be anointed not by the high priest but by a woman. When he is acknowledged as Son of God, it is again not the high priest but a Gentile, the Roman centurion, who voices the confession. Throughout, Mark’s account of Jesus’ death is filled with pathos and irony. Just as the Easter message will be announced by women who say nothing because they are afraid, so the account of Jesus’ last days in Jerusalem is introduced by a report of the mundane activities of disciples and bystanders who did not know the meaning of what they were doing. (R. Alan Culpepper, Smyth & Helwys Bible Commentary: Mark, p. 366f)

(大意:此事的確令人費解,除非馬可刻意諷剌以後事情的不協調:古經的應驗發生在日常而又毫不起眼的行為中,又透過完全不明其行動意思的門徒實行出來;人子坐著驢駒入聖城,被群眾簇擁,但一週後卻被另一班群眾高呼釘死祂;聖殿熱熱鬧鬧,但卻像枯槁的無花果樹;受膏者彌賽亞果然受膏,但卻非由大祭司進行,而是透過一個女人;耶穌的確被稱為神的兒子,不過也不是由大祭司宣告,而是透過外邦羅馬百夫長的告白。馬可描寫耶穌的死充滿悲愴和反諷!就如復活的信息將要由一班因為害怕而甚麼也不告訴人的婦女去宣講,耶穌在耶路撒冷的最後日子也要由門徒刻板的舉動以及一些不明就裏站著的局外人來引入。)

3.)Donkey work——承受苦悶又刻板的信仰生活

對於傳統認為耶穌是應驗撒迦利亞預言,以和平之君的身份進入聖城,這其實是後來的人反思而得的結論,就如約翰福音明明的寫道:「門徒當初不明白這些事,等到耶穌得了榮耀後才想起這些話是指他寫的……」(約十一16)在耶穌進城的當日,一如馬可福音的記載,大家其實仍然不明就裏,只是按吩咐而行。但反過來想,若然耶穌真是以君臨天下的姿態入城,在過節時期特派的羅馬駐防軍可能於耶穌一入城就將祂拘捕了。耶穌怎可以「出師未捷身先死」?不過,當時有接近十萬人來到耶路撒冷過節,一少群人在城門外的起哄未必會引來因節期而增派的羅馬軍的關注。這也解釋了馬可福音的細節,耶穌騎著的是一隻從別處村莊借來,又未經人騎過,亦即未受載人訓練的驢駒。這些令人費解的預備工夫,其實有可能是在應驗先知說法的同時,刻意隱藏祂作為彌賽亞的身份。約翰福音的注解就是,耶穌的時候未到,一切也不能說明。這也是學者認為馬可福音一貫保持的彌賽亞秘密。

我們可能在棕枝主日十分願意慶祝耶穌作為和平之君,榮耀的進入耶路撒冷,但我們又有沒有想過,耶穌的不被明白的那份孤單,面對門徒和群眾的一知半解的困惱,面對自己將要面對的荒謬世情的那種無奈?馬可福音要讓我們看見的,並不是一個大能和操控一切的大羅神仙,而是那甘於平凡,甚至甘於被誤解,那真正的人之子。為要成就救贖的工作,神子耶穌願意隱藏於平凡一般的背後。

作為耶穌的門徒,我們又應如何跟從這樣真正謙和的主耶穌呢?在耶穌來到耶路撒冷之前,馬可福音記載了門徒在將近進入聖城時對耶穌的要求:

35西庇太的兒子雅各約翰進前來,對耶穌說:「老師,我們無論求你甚麼,願你為我們做。」36耶穌對他們說:「要我為你們做甚麼?」37他們對他說:「在你的榮耀裏,請賜我們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38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嗎?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嗎?」39他們對他說:「我們能。」耶穌對他們說:「我所喝的杯,你們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40可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而是為誰預備就賜給誰。」41其餘十個門徒聽見,就對雅各約翰很生氣。42耶穌叫了他們來,對他們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作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轄他們。43但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要作你們的用人;44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要作眾人的僕人。45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可十35-45)

在我為這篇講道搜集資料時,我就在網上看到一位解經者有這樣的想像:耶穌吩咐的那兩個對對面村尋找驢駒的門徒,就是西庇太的兩個兒子,雅各和約翰。耶穌將要進入榮耀裏(當然這裏是指祂的受苦受死),這兩位門徒要在天國裏做我的左右承相嗎?給我去牽著驢來吧!但雅各和約翰在路上可能就會覺得,找牲口這些低下功夫為什麼找我們兩個去做?驢出名難服待,更可況未被人騎過的驢?我們本身是漁夫嘛!!這麼唐突要在別家村口牽走別人的驢駒,會否被人看為偷驢賊?!那時有人追問我們,耶穌的說法是否真的可以蒙混過去?到時我們應如何應對??

4.) 結語

信仰基督並不會天天精彩的:崇拜也未必每次令人興奮;靈修讀經祈禱也不一定有所得著;在教會服待也必須要承受很多Donkey Work (刻板平庸甚至乎沉悶卻又必須的工作)。你會怎樣廁身信仰的這些沉悶刻板的時候?

馬可提醒我們的主耶穌並沒有佳形美容使我們羨慕,服侍祂的工作也不一定精彩偉大。在進入受難週的今天,或者就讓我們多些思想這位經常隱藏的彌賽亞,如何在刻板,平凡,甚至顯得有些荒謬的日常中,與我們同行,我們又可以如何服侍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