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數不盡的精兵

      180311_sermon

 

講題:數不盡的精兵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經文:啟示錄7章1-17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3月11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是是預苦期(或「大齋期」,Lent)第四主日,是預備我們的心,面向基督的十架苦難。基督的十架苦難,源自人類的罪惡。基督甘受這苦難,是為了罪惡的人類。在這段期間,我們應多反省:我們生命的有限、我們罪惡的深不可測、我們對神的反抗、我們在破碎中對救贖的渴望。「預苦期」提示我們思考基督沉重的十架,也鼓勵我們在十架那裡找到不再哭泣的盼望。

  今日的講道,講到在苦難世界中信徒的身分,及信徒在這苦難世界中可以有的盼望。

今日的講道經文:啟示錄7:1-17

啟7:1 此後,我看見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執掌地上四方的風,叫風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樹上。

啟7:2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著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

啟7:3 「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

啟7:4 我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

啟7:5 猶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萬二千;呂便支派中有一萬二千;迦得支派中有一萬二千;

啟7:6 亞設支派中有一萬二千;拿弗他利支派中有一萬二千;瑪拿西支派中有一萬二千;

啟7:7 西緬支派中有一萬二千;利未支派中有一萬二千;以薩迦支派中有一萬二千;

啟7:8 西布倫支派中有一萬二千;約瑟支派中有一萬二千;便雅憫支派中受印的有一萬二千。

啟7:9 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

啟7:10 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

啟7:11 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神,

啟7:12 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啟7:13 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哪裏來的?」

啟7:14 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

啟7:15 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

啟7:16 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

啟7:17 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啟示錄的第五章,講到天上有一藏著神的歷史大計的書卷,那書卷被七個印封著。第六章講到,那七個封印被逐一揭開,揭露出因著人類罪惡的緣故,大地受審判的景象。在第六章的結尾,問了一個問題:「神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第七章就是要回答這個問題。

  第七章設定的場景,仍在天上。第1至2節講到,大地在暴風雨的前夕,一切看來在傾覆的邊緣。當審判臨到大地的時候,誰能站得住呢?有些人,他們能站在風浪之上;這些人,得到神特別的保護。

啟7:3 「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

  「印」,是主人的印。受了誰的印,生命就歸屬誰。生命總有所屬。按啟示錄的講法,你不屬於神,便屬於撒但。你不屬於真理,便屬於虛謊。你不屬於正義,便屬於邪惡。在正邪之間,你不能模棱兩可。人總有所屬,問題只是屬於誰。世上有一些人,他們的靈魂刻著神的標記,他們屬於神,也受到神的看顧。

  有時,在街上,會看見「仁愛傳教女修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的修女,她們穿著同德蘭修女一樣的、藍間白底的修女袍。見到她們,我都會肅然起敬。她們跟隨德蘭修女,在神面前立下誓言,除了一般修女的誓言外,她們更立誓,要全心服侍貧窮人中的至貧窮者。她們在溝渠中,抱起垂死的人,潔淨他們,照料他們。如此服侍他人的人,他們的生命,刻著神的印記。

啟7:4 我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

  14萬4千,當然不是一個實數,是一個象徵數目,代表所有真實的信徒。舊約,以色列民有12支派。新約,耶穌有12門徒。12乘12就是144。啟示錄喜歡以14萬4千這數目來代表神的全部子民。

  一般而言,在聖經裡,數點人數,便是數點軍人,準備作戰。啟示錄的第8章講到號角,是作戰的號角。顯然,經文這裡,是讓信徒明白自己「軍人」的身分。信徒、基督徒,應是精兵,為真理而戰,為正義而戰,為真神而戰。但在基督教信仰群體裡,在一般教會裡,現在要多找幾個精兵,都不容易了。很多人返教會,是等上天堂。見不到他們在工作中,是真心造福他人。見不到他們在生活裡,跟一個迷信而自私的人有何分別。不少信徒的祈禱,是求神祝福他買的股票升值。神看來只是一個祝福人不勞而獲的神仙。不少信徒只是求神祝福他這樣那樣,看不到他求神賜他力量去祝福其他人。一個人只看到自己,只著緊自己的幸福,只求神祝福自己,怎可能是精兵?印度的甘地,有次這樣說:「我不抗拒基督,我愛基督。只是太多基督徒根本不似基督。若基督徒真按聖經所載的基督的教訓而活,全印度今天就都是基督徒了。」(“Oh, I don’t reject Christ. I love Christ. It’s just that so many of you Christians are so unlike Christ. If Christians would really live according to the teachings of Christ, as found in the Bible, all of India would be Christian today.”)孔子說:「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對我們來說,或許,可以這樣講:「一日作主精兵,天下歸神焉。」沒有精兵的軍隊,必敗。沒有精兵的基督教,怎可能叫人相信。

啟7:9 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

  這是用另一角度去描寫14萬4千精兵,用另一角度去描寫神的子民,他們無窮無盡,來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然後,斗轉星移,時間轉換,現在已是大戰完畢的光景。剛才,還是天地崩壞之際,正邪大戰一觸即發之時。轉眼間,已是戰事已完,高唱凱歌的日子。時間的轉換,是叫我們從另一角度看信徒的戰爭。

  看看這群人,他們已卸下戰袍,身穿白衣,放下武器,手拿棕樹枝。

  地點沒有變,這群人仍在天上,站在寶座和羔羊前。作為神的精兵,他們總是能站在生命的高處,低頭看人間。人間有善惡、有正邪,有真理與虛假之戰。他們不能置之度外,不能獨善其身。事實上,信徒活在世上,正正就是要在凶險的世道中行正義,講真話,顯大愛。他們要以戰士的勇毅投身在天國的建設中。但同時,在信仰裡,他們的心靈與主在一起,能從靈性的高度看塵世;在信仰裡,他們的視野能看到永恆,能從時間的盡處看當下。在信仰中,他們看到上帝至終的勝利。因著基督復活所顯示的勝利,他們在人間的艱難奮鬥中已預嘗天上的勝利。神保證他子民的勝利,他的子民在這種保證中奮勇地為真理作戰。

  他們身穿白衣,這是勝利者的衣裳,純潔、正義、光明,這也是真信徒生命應有的氣質。人生的作戰,不是以「厚黑」取勝。要得勝,靠的是光明的人格。光明的人格本身不保證得勝,得勝,全因為神。他們手拿棕樹枝,棕樹枝代表勝利、凱旋、和平。主耶穌在世的最後一個禮拜,進入耶路撒冷時,人群也拿棕樹枝歡迎他,他像王一樣進入京城,後來,卻帶著荊棘王冠上十架,以十架的愛完成善惡之戰。若將這裡的棕樹枝連繫耶穌十架故事的棕樹枝,則這裡的棕樹枝代表著十架中的勝利。勝利,由苦難達成。生命,由死亡開展。

啟7:10 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

  天上的聖徒唱凱歌,他們明白,勝利,不是由於自己的功勞。他們能站在天上,能有分於凱旋的行列,全因為神的保護、神的引領、神的救恩。在信仰裡,人能得勝、能有所作為、能造福他人,毫無可誇之處。能得勝,全因為神。

啟7:11 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神,

啟7:12 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天使、天上的長老、神面前的神獸,都一起敬拜神。七重的讚詞,完全的讚美,全歸乎神。只有神,配受讚美。在這裡,沒有半點讚美,落入凡間。有時,我們會對老闆說:「老闆英明。」有時,我們會對老婆說:「老婆英明。」有時,我們會對人間的帝王說:「皇上英明。」但只要你說某人英明,將某人奉為主,則很易你自貶為奴隸,或他貶你為奴隸,在你生命裡打上他的印記,然後,任他魚肉。人間的罪惡,根源於此,就是有人自命為神,暴力地消滅他人的尊嚴,將他人玩弄於指掌之中。啟示錄斷然拒絕將任何人神化。

  最後一個段落,交代天上這群精兵經歷了什麼,以什麼方式得勝,他們的前景如何等等問題。

啟7:13 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哪裏來的?」

啟7:14 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

  這群人是誰?他們「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一路走來,一步一十架。

  這大患難是什麼?

  按啟示錄的講法,患難源自人類自命為神,與撒但握手,成為撒但的爪牙,造成人間政治、經濟、社會上的欺壓,使人活得不似人。

  天上的聖徒,在這光景中,如何為主作戰?

  他們「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這句何解?

  他們是什麼也不用做,被動地等待主耶穌解救嗎?他們信了主,被動地由主耶穌的寶血洗淨,然後等上天堂嗎?看來不是。

  由於啟示錄第六章講到「殉道士」,也講到天國未臨,全因甘心為神的真理殉道的精兵數目不夠,故此,這裡講,他們「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就只能表示,這群人主動以「羔羊耶穌」流血的方式,將生命的崇高意義純淨地活出來。在患難中,在顛倒是非的世界,在將他人「整死」的制度裡,這群精兵,像主耶穌一樣,堅守天父的旨意,堅持對弱者的愛,堅定地將人從「吃人的制度」中救出來。為此,他們遭遇主耶穌的遭遇,在真理的十架上殉道。

  就是這些人,真理的忠勇戰士,他們的生命在地上卻如同在天上,穿著白色的義袍,搖著勝利的棕樹枝,唱著凱旋的詩歌。

  他們的前景是什麼?

啟7:15 所以〔因此〕,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

啟7:16 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

啟7:17 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他們的前景,是站在永恆的神面前。「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從舊約的「會幕」、聖殿,到新約裡基督以自己的身體為殿,「帳幕」都指向神親自的臨在。神以自身的神聖,作為真信徒永恆的居所。人總要找安身立命的居所,有人在成就裡找,有人在學問裡找,神的子民卻在神聖的臨在裡,找到生命安頓的地方。

  啟示錄繼續論述真信徒的至福。他們「不再飢,不再渴」,生命的基本需要,不再成為重擔,不再能逼令他們向不義低頭。「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邪惡的嚴苛不再能虐待他們。他們找到「生命的活水」,「神也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因為在天父寶座前的羔羊必牧養他們。

  平平白白,啟示錄講出生命的真相。人生如戰場,善惡相遇,醜陋與優美對峙,卑污與高尚交戰。神呼籲我們,作精兵,不作逃兵,為生命的神聖而戰。這是一種靈性的戰鬥,非暴力、不用卑污的手段、而以生命的高潔、以純淨的真理、以無私的大愛去完成,像釘十架的基督一樣。同樣,也像復活的基督一樣,展望生命的永恆。這一切,全在乎我們信賴的上帝,也在乎我們對上帝的信賴。是他,親自牧養我們。是他,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

  但願: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