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天上靜然無聲約半小時

      180408_sermon

 

題目:天上靜然無聲約半小時 Silence in Heaven for about Half an Hour

經文:啟示錄8章1-6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4月8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日講道的經文:啟示錄8:1—6

啟8:1 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即半個鐘)。

啟8:2 我看見那站在神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號賜給他們。

啟8:3 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

啟8:4 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

啟8:5 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

啟8:6 拿著七枝號的七位天使就預備要吹。

  1957年,上映了一齣電影,是瑞典導演英瑪褒曼(Ingmar Bergman)拍的《第七封印》(The Seventh Seal),這電影現在已成為經典。電影的開場白,便是剛才讀的經文的第一句:「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半個鐘」。這句話點出電影的一個主線,當死亡的恐怖包圍整個世界時,神沉默得令人吃驚。

  電影的場景,設定在十四世紀的瑞典。當時黑死病蔓延,四周都是死人。隱伏在各種事物背後的,看來不是上帝,而是死神。主角是一個剛剛參加完十字軍的騎士,他看來是一個甘願為上帝戰鬥至死的人。但他看來覺得這場仗無聊至極,他與他的僕人,在回家路上。在一個清晨,在海邊,他看見死神。其實,死神一直在他身邊,現在,死神要帶他走了。騎士說,他其實隨時準備死,但只是希望在死前,做件有意義的事。於是,騎士建議,與死神下棋。只要棋局未完,他就仍能活在世上。死神答應了。於是,整齣電影常常見到棋局。人生如一盤有終結的棋局,主角藉棋局爭取時間,在大地漫遊,尋找生命的意義。

  由於死亡籠罩大地,各人以不同方式去驅散死亡的威逼。有群眾列隊,用自虐的方式去贖罪,用鞭鞭打自己,用膝頭跪著行,用荊棘刺穿額頭。有人熱衷捉女巫,抓住無辜婦女,指控她交鬼,以致帶來瘟疫,這是找弱者作代罪羔羊。有人在死人中找財物,瘟疫是他發達的機會。有神父以死亡威嚇人,藉此抬高自己的神聖地位。形形式式,林林總總,各人在懸崖邊拼命抓住支撐身體的一根草。

  主角卻不斷問,生命的意義何在?神存在嗎?一切到頭來是否只是空無?他說:信仰是一種折磨,就像你愛一個人,但這個人在黑暗中,永不露面;無論你叫他叫得多大聲,他都沒有回應。

  最後,騎士遇上一個小家庭,丈夫叫Jof(或許,這暗示約瑟),太太叫Mia(或許,這暗示馬利亞),還有一個嬰孩。他們是小人物,巡迴做小丑表演。他們唱著歌,吃著野草莓,談論著兒子將來會變成怎樣,看來,只有他們,在死亡張狂的世界,談論著明天的希望。我想,騎士在他們身上,找到生命的平靜。

  有一次,騎士又和死神下棋。騎士意識到,死神可能盯上Jof一家,於是,他故意碰跌棋子,轉移了死神的視線,讓Jof一家及時離開。這時,死神下了一步關鍵的棋,騎士輸了。死神對騎士說,你的時候到了,你能做到件有意義的事嗎?騎士說,做到了。

  當上天的審判籠罩大地,死亡的力量在周圍肆虐時,我們還有希望嗎?

  這是今天講道經文要回答的問題。

  啟示錄8:1—6的經文,呈現「三明治」結構。我們逐層來看。

(1)「三明治」結構的最外圍:第1-2節及第6節,審判快要開始

啟8:1 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即半個鐘)。

啟8:2 我看見那站在神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號賜給他們。

啟8:6 拿著七枝號的七位天使就預備要吹。

  這三節經文是啟示錄8:1—6的「三明治」結構的最外圍,前後都講到「七位天使」及「七枝號」。我們知道,羔羊耶穌握著的書卷,是天父對歷史及人生的終極心意,這書卷被七個印封住。現在,第七個印打開了,卻引來了「七枝號」。這時,天上靜然無聲約半小時。

  天上為何寂靜了?

  或許,天上的詩班歌聲太大,聽不到人間受苦者的祈禱。或許,靜一靜,讓所有人去預期、去注視世事下一步的發展。或許,是一種禮儀性的、獻祭前的安靜,讓人注視神。

  為何是半個鐘頭?

  我想,這與啟示錄的時間象徵有關。啟示錄常常講「三年半」,這是「七年」的一半。「7」若是圓滿的時間,則「3.5」便是事情去到一半。事情在發展中,但終局已被神安排好了。「半個鐘頭」,我想,也有這種含意。人間越來越險惡,堅持真理的信徒越來越苦。神設定的終局雖然遙遙在望,但艱苦的信仰旅程只行到一半。「一半」,意味著事情在進展中,終局可期,但仍需信徒努力。

  打開了七印,我們得知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七號」。「七號」指向神對罪惡更深的審判,神不容忍罪惡。「號」,也是爭戰的信號。在罪惡受審判的日子,罪惡的力量會反撲,人間會暗無天日。在這時,信徒要更加心志堅定,努力奮戰。

(2)「三明治」結構的內圍:第3節上半節及第5節,審判臨到大地了

啟8:3 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

啟8:5 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

  「另有一位天使」,顯示這是另一段落的開始。這段落有「香爐」、「祭壇」。

  「祭壇」,是獻祭的地方。啟示錄6:9說:「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真理〕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敬拜上帝,明白真理的人,在這祭壇上,獻上了生命。古往今來,多少堅持真理的人,都在祭壇上,獻上了自己。早幾日(4月4日),是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遇刺50周年的紀念日子。他在那個黑人不可以有夢想的年代,高聲說:「我有一個夢」。在他的夢裡,他看見一個平等友愛的世界。然後,一粒子彈便要了他的命。他倒在生命的祭壇上。

  經文這裡提到天使拿著「香爐」,這應像是現在天主教或聖公會崇拜時,事奉人員手裡拿的「香爐」。這「香爐」被幾條長鏈吊著,裡面點著乳香。事奉人員搖著「香爐」,發出乳香的芬芳,代表著神聖的臨在。「香爐」原是優雅的物件,然而,啟示錄8:5說:「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香爐」成了審判的器具。這裡有三樣物件,「香爐」關乎真敬拜、「壇上的火」代表獻祭、「倒在地上」指向審判。這三種東西合在一起,意義是什麼?或許,意思是:人間最可貴的東西,正是真敬拜、神的真正臨在,人人不做「王」、不自稱「神」,這是「香爐」所代表的。然而,人間的混亂與邪惡,正是人人要做王,人人要做神,人人都拒絕真神。假話消滅真話、劣幣驅逐良幣、惡人逼害善人,這是「壇上的火」所代表的。神在天上看著這一切,不能無動於衷,他要主持正義,他要審判罪惡,他要創造新天新地,這是「倒在地上」所代表的。簡言之,以「香爐」代表的真神,以「獻在壇上」的真信徒為寶貴,以「倒在地上」的審判,去懲治邪惡,伸張正義。

  當「壇上的火」倒在地上時,「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這是神臨在的記號,也是「終末」的記號。神要將歷史的終局帶來。

  簡單來說,神在人間,他看見不義,他看見「有勢有力」者對「無權無勢」者的欺壓,他看似沉默不言,毫無反應,事實卻是,神要為一切討回公道,回復正義,帶來萬物的終局。他等待時機,他也希望人學曉信靠與忍耐,更重要的,他要信徒配合他的行動。

  如何配合?這便是今日講道經文的「三明治」結構的中心部分。

(3)「三明治」結構的中心:第3節下半節及第4節,神真正的心意

啟8:3 ……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

啟8:4 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

  這裡的重點是:香、聖徒的祈禱。

  啟示錄5:8說過:「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聖經有視「祈禱」如「香」的傳統(如:詩141:2)。但這裡的經文說:「有許多香賜給他(天使)」,明顯,這香由神所賜。看來,這裡的「香」不是聖徒的祈禱。經文說,這「香」要和聖徒的祈禱,一同升到神面前。看來,這「香」代表著神可見的臨在、代表著一種上升的力量、代表著承托生命的恩典。信徒如何知道自己的祈禱已到達神面前?啊,有從神而來的「香」,護送著信徒的祈禱到達神面前。是神主動施予的恩典,保證我們在人生的哀求,能上達天庭。神會聽祈禱嗎?神承托我們生命的心意,保證他會聽我們的祈禱。我們如此軟弱無力的祈禱,有效嗎?由神而來的「香」,會伴隨我們的禱告,達到神的耳中。

  最後一個要處理的問題是:這些聖徒的祈禱是什麼?

  我們在啟示錄中去找答案。

  其中一個可能是啟示錄6:10的祈禱,那裡是殉道士的哀求:「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若這就是聖徒祈禱的內容,那麼,神要施行的審判,便是對這祈禱的回答。

  不過,我想,聖徒的祈禱應就是第7章眾聖徒的呼喊,啟示錄7:10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這不是哀求,是認信、是敬拜、是完全的信賴。若這理解是對的話,則在黑暗、死亡、審判重重包圍下,信徒生命的中心,仍是平靜安穩。

  如此,經文的用意便清楚了。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三明治」結構。外圍是重重的審判,但中心卻是信徒生命向世界展示的救恩、平靜、安穩。我們知道,啟示錄的審判結構,又分三重,就是:七印、七號、七碗。七號在中間,重重包圍著七號的,是七印和七碗的審判。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七號,外圍是更多的審判,但在這所有審判的核心,就是聖徒的祈禱。神其實不愛審判,神愛人向他祈禱。神不愛罪人死亡,他愛罪人悔改得生命。中心不是死亡,而是生命。

  我開頭時,講到《第七封印》那電影。那位騎士,他生活的世界,被黑死病重重包圍,身邊每個人都沾染著死亡的氣息,而他也常與死神博奕。他看見的東西,盡是空虛混沌、毫無意義。最後,只希望在輸給死神之前,做件有意義的事情。最後,他做了,他故意碰跌棋子,轉移了死神的視線,讓一家善良的人安然離去。這位騎士,以這一簡單善舉,安頓了自己的心。死神帶他走之前,他作了一個死前祈禱:「憐憫我們,因我們又渺小、又驚恐、又無知。」

  在這看來意義不彰的世界,神的聲音隱約難辨,在死亡面前,或許,我們也只能如那騎士那樣祈禱。但是,啟示錄卻教導我們,在黑暗、死亡、審判重重包圍下,請像聖徒一樣祈禱,相信神的救贖、相信神聽祈禱、相信神能主持正義。從而,在生命的核心,保持盼望、信賴、安穩。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