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香柏與芥菜

      180617_sermon

 

講題:香柏與芥菜 A Cedar and a Mustard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6月17日

 

一. 以色列的香柏夢

好像每個地方都有夢想。

例如中國最近常說中國夢,根據百度百科:「中国梦,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重要指导思想和重要执政理念,正式提出于2012年11月29日。习总书记把“中国梦”定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并且表示这个梦“一定能实现”。“中国梦”的核心目标也可以概括为“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也就是: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和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逐步并最终顺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体表现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实现途径是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弘扬民族精神、凝聚中国力量,实施手段是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建设。」

美國夢呢?維基百科說:「是一種相信只要經過努力不懈的奮鬥便能在美国獲致更好生活的信仰,亦即人們必須通過自己的工作勤奮、勇氣、創意、和決心邁向富裕,而非依賴於特定的社會階級和他人的援助。許多歐洲移民都是抱持著美國夢的理想前往美國的。」

如果古代的以色列有一個以色列夢,這夢會是怎樣的呢?我們可以透過今天的舊約經課以西結書去窺探這個以色列夢:

17:22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從香柏樹高高的樹梢摘取並栽上,從頂端的嫩枝中折下一嫩枝,栽於極高的山上,

17:23栽在以色列高處的山上。它就生枝、結果,成為高大的香柏樹,各類飛禽中的鳥都來宿在其下,宿在枝子的蔭下。

17:24田野的樹木因此就知道是我─耶和華使高樹矮小,使矮樹高大,使綠樹枯乾,使枯樹發旺。我─耶和華說了這話,就必成就。」

我們暫且稱它為「香柏夢」。

聖經百科全書說:「香柏木」學名「雪松」是古代世界常見的一種松屬常青樹。除了幾個例外的情況外,聖經一般提到的「香柏樹」都是指著名的「利巴嫩的香柏樹」(黎巴嫩雪松)。雪松是一種高貴的樹木,是以色列人所認識的樹木中最高和最大的一種。其生長速度頗快,可長達120呎高,樹幹直徑可達8呎。黎巴嫩的雪松為人鍾愛,不單因為它生命力強,壯麗高雅,壽命極長,也因為它氣味芳香和木質堅硬。由於如此受歡迎,黎巴嫩雪松在1998年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在文化層面,雪松是用來象徵莊嚴、有力、高貴、雄壯、巍峨和宏偉的。在以西結書十七章3節、22節至24節,先知用這些高貴的樹中之王來象徵世間的力量、權能和威榮。

三十一章2至18節

31:2「人子啊,你要對埃及王法老和他的軍隊說:論到你的強盛,誰能與你相比呢?

31:3看哪,亞述是黎巴嫩的香柏樹,枝條榮美,蔭密如林,極其高大,樹頂高聳入雲。

31:4眾水使它生長,深水使它長高;所栽之地有江河環繞,汊出的水道流至田野的樹木。

31:5所以它高大超過田野的樹木;生長時因水源豐沛,枝子繁多,枝條增長。

31:6空中所有的飛鳥在枝子上搭窩,野地所有的走獸在枝條下生子,所有的大國也在它的蔭下居住。

31:7它樹大枝長,極為榮美,因它的根在眾水之旁。

31:8上帝園中的香柏樹不能遮蔽它;松樹不及它的枝子,楓樹不及它的枝條,上帝園中的樹都沒有它榮美。

31:9我使它枝條繁多,極為榮美;在上帝的園中,伊甸所有的樹都嫉妒它。」

 

二. 香柏夢竟然變成芥菜夢

香柏樹令人想到王權的尊貴和國家的強盛,今天誦讀的詩篇更以香柏樹來比喻個人的昌盛:

92:12義人要興旺如棕樹,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

92:13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上帝的院裏。

92:14他們髮白的時候仍結果子,而且鮮美多汁,

92:15好顯明耶和華是正直的;他是我的磐石,在他毫無不義。

自從大衛所羅門王朝以來,古代的以色列人都在想像香柏夢、追求香柏夢,耶穌道成內身來到他們當中,宣講的卻不是香柏夢,竟然是一個芥菜夢:

4:30耶穌又說:「我們可用甚麼來比擬上帝的國呢?可用甚麼比喻來說明呢?

4:31它像一粒芥菜種,種在地裏的時候,雖比地上所有的種子都小,

4:32但種下去以後,它長起來,比各樣的菜都大,又長出大枝,以致天上的飛鳥可以在它的蔭下築巢。」

在耶穌所講的芥菜夢裏面,仍然有「國」這個概念,仍然有「由小變大」這元素,因此,可能仍讓人覺得「芥菜夢」與「香柏夢」一脈相承。不過,若面對現實,仔細觀察,芥菜和香柏實在相差太離了。

 

2.1. 就算不是菜,也只是灌木,而不是樹

香柏是高大的喬木,長於高山上;芥菜呢?聽在廣東人的耳中,只會想到「芥菜鹹蛋肉片湯」的芥菜,是一種種於菜田的草本植物而已。有人說,廣東人誤會了,這不是煮湯的芥菜,而是用來做「芥末醬」的芥末樹。在以色列地方,這些芥末樹可長成一棵高過人的樹,甚至到八尺、十尺。不過,無論八尺還是十尺,芥末樹始終是生長於一般地方的灌木,而不是長於高山上的高大的喬木。芥菜長大後,雖然比它的種子要大了很多倍,但芥菜仍然是芥菜,它沒有變成香柏,也沒有任何部分似香柏。

 

2.2. 普通植物,亳不突出

教會所追求的是「香柏夢」還是「芥菜夢」呢?教會在社會的形象是香柏樹還是芥末樹呢?在我們的社會中,提到教會,人們想到甚麼呢?可能是聖誕節和復活節長假期,可能是莊嚴宏偉的教堂,可能是教會名校、教會醫院、或者基督教社會服務機構等。基督教似乎是社會主流文化之一,傳媒每年報導大主教發表的聖誕及新年文告,教會也成為政府在教育、醫療、社會服務的重要伙伴。教會如此的「高大」,未必是因為她本身是「香柏樹」,而是在英治下眾多政治及社會條件所形成的特殊狀況。這些條件會隨著政治及社會環境改變而改變,當條件消失的時候,教會就會發現原來自己本來沒有那麼高大,沒有那麼主流,也未必有實力能夠支撐得起那麼龐大的身軀。畢竟,基督徒只是人口的少數,在新的管治者眼中,教會或許只是被要求與新時代相適應的邊緣群體。

懷著「香柏夢」的,不容易接受「芥菜夢」。或者,「香柏夢」的確令人感覺良好,這份飄飄然的感覺,可以令人失去自知之明,也可以令人不自量力。以西結先知曾說:

31:10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因它高大,樹頂高聳入雲,心高氣傲,

31:11我要把它交給列國中強人的手裏,他們必定按它的罪惡懲治它。我已經驅逐它。

以賽亞先知也說:

9:8主向雅各家發出言語,主的話臨到以色列家。

9:9眾百姓,就是以法蓮和撒瑪利亞的居民,都將知道;他們憑驕傲自大的心說:

9:10「磚塊掉落了,我們要鑿石頭重建;桑樹砍了,我們要改種香柏樹。」

曾經何時,在某種歷史條件之下,教會以為自己是香柏樹:莊嚴、有力、高貴、雄壯、巍峨和宏偉。九七前,聖公會主教在政府的禮賓排名極高,九七後,基督教領袖在特區政府的禮賓排名下調,與其他宗教領袖相若。不過,大型基督教活動卻喜歡邀請政府高層出席。某年,某大型公開祈禱會,邀請當時民望低迷的特首董建華出席,為他祈禱和表達支持。事件當時在教內外引起頗大反響。在新時代之下,其實教會如履薄冰。如果,有朝一日,政府撤去對教會辦教育、醫療、社會服務等的資源,教會還有能力去維持這些服務嗎?如果教會沒有能力維持這些服務,恐怕會連寄居在這些服務單位的聚會地方都失去。這並不是匪夷所思,在一河之隔的大地,這是常態。

唯願教會及眾信徒心不驕,氣不傲,知道自己只是一棵小芥菜而己。

 

2.3. 芥菜燒不盡,靈風吹又生

聖經百科全書指出,「芥菜屬於十字花科,當地有白芥菜和黑芥菜兩種,這兩種芥菜都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在耶穌的時代,芥菜的種子是一般人所知道的種子中最小的。芥菜專供栽培生產辛辣的種子和可食的葉片,二千年來一直是以色列重要經濟作物。黑芥菜種子氣味強,適於做芥末醬,而白芥菜種子的氣味較淡,為泡菜、沙拉醬的防腐劑。兩者的種子均可磨成粉加入麵糰中或製油。」這介紹告訴我們,芥菜是常見及平凡的植物,或者由於它的常見及平凡,它無處不在,生命力頑強,就算是炎熱的地方,乾燥的土地,都能夠生長;同時,也由於芥菜的種子細小,能夠輕易散播,就算被收集,也容易有「漏網之魚」。正如中文所說:「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百度網頁上有這樣一段關於中國教會的文字:「作為中國五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於“文革”開始不久,即受到嚴厲的攻擊:教堂被佔領,聖經遭焚燒,聚會被禁止。無論是“三自會”的愛國進步領袖或一般的教牧人員和信徒,多被視為“牛鬼蛇神”、“專制物件”,遭受殘酷的批鬥和不同程度的逼迫。有的被活活摧殘至死;有的經不起長期折磨而精神錯亂或斷然結束個人的生命;也有的為求自保而公開否認其信仰,甚或積極陷害、檢舉和批判教會中的牧師、信徒,以表示對黨的忠心。然而,不少基督徒在淩辱困苦中仍堅守他們的信仰,就是在最艱難的關頭也沒有停止聚會或放棄傳福音的機會。故此,有形的教會雖被取消,無形的教會卻在中國每一個角落悄然生長。」

野草燒而不盡,等待春風吹來。春風是甚麼呢?聖經經常以「風」來比喻「聖靈」:

以西結先知在另一著名篇章如此描述:

37:5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看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過來。

37:6我要給你們加上筋,長出肉,又給你們包上皮,使氣息進入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過來;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37:7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正說預言的時候,有響聲,看哪,有地震;骨與骨彼此接連。

37:8我觀看,看哪,骸骨上面有筋,長了肉,又包上皮,只是裏面還沒有氣息。

37:9耶和華對我說:「人子啊,你要說預言,向風說預言。你要說,耶和華如此說:氣息啊,要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過來。」

37:10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氣息就進入骸骨,骸骨就活過來,並且用腳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

耶穌在約翰福音中也曾如此描述聖靈:

3:8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聲音,卻不知道是從哪裏來,往哪裏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

風,能夠把細小的芥菜種子輕易吹起,飄落於不同的地方;風,也為飄落於不同地方的種子帶來生機,發芽生長。

 

三. 總結:香柏與芥菜都能蔭鳥於下

香柏樹長於高山上,高聳入雲,高貴、有力、雄壯、巍峨和宏偉;芥菜樹是平凡的、常見的植物,既不高大,也不華麗,沒有令人景仰之處,甚至也沒有吸引人注目的地方。縱使兩者如此不同,讀者有沒有留意,在聖經作者的筆下,它們有一處地方是相同的?

舊約經課以西結書說:

17:22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從香柏樹高高的樹梢摘取並栽上,從頂端的嫩枝中折下一嫩枝,栽於極高的山上,

17:23栽在以色列高處的山上。它就生枝、結果,成為高大的香柏樹,各類飛禽中的鳥都來宿在其下,宿在枝子的蔭下。

福音經課馬可福音說:

4:30耶穌又說:「我們可用甚麼來比擬上帝的國呢?可用甚麼比喻來說明呢?

4:31它像一粒芥菜種,種在地裏的時候,雖比地上所有的種子都小,

4:32但種下去以後,它長起來,比各樣的菜都大,又長出大枝,以致天上的飛鳥可以在它的蔭下築巢。」

無論是高大的香柏樹,還是矮小的芥菜樹,它們都能夠惠及蒼生,而惠及蒼生的狀況竟然都是一樣的,就是蔭護飛鳥,讓飛鳥宿於其下。這會否是上主在古時對祂的選民的期望?會否也是耶穌所帶來的上帝的國的特徵呢?

在某些歷史時空之下,教會可能長得像香柏樹一樣高大,在那些時候,教會會否變得心高氣傲,忘記了蔭疪有需要的人呢?又在某些歷史時空之下,教會可能只是平平無奇的芥菜樹,教會會否顧影自憐,完全沒有想像過耶穌所說的比喻,芥菜樹也能為有需要的人提供護蔭呢?

五月下旬,我們舉辦了一次往印度的宗教文化考察及服務團,十八位學生說服了他們的家人讓他們去冒一次險。印度是一個高度宗教化的地方,有資料說十多億人口中約80%是印度教徒,約14%的伊斯蘭教徒,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徒)只有2%。由數字可見,基督徒是社會中的極小數。這個小數群體,常常受到壓力。2008年,在印度東部發生宗教滅絕行動,激進印度教徒瘋狂攻擊當地天主教徒,有人被燒死,有修女被強姦,多達50000人被逼逃亡。當時,梵蒂岡嚴厲譴責印度教徒的暴行。

這棵搖搖欲墜的小芥菜,卻沒有放棄護蔭在印度社會中被歧視和壓迫的賤民,他們稱為Dalits,是untouchable的意思。達利人基金會(Dalit Foundation)指出:平均每一個小時就有兩位達利人遭受到暴力相待;每一天就有三位達利婦女被強暴,兩位達利人被殺害,兩戶達利人家被燒毀。有誰願意接觸不可接觸的呢(touch the untouchable)?人們聽過德蘭修女及她的修會。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宣教團體進入Dalits群體,據教會估計,賤民佔印度基督徒六成之多。

我們拜訪了為Dalits爭取人權的天主教機構,也拜訪了一個細小的基督教團體。這團體在貧窮地區提供為兒童及婦女提供服務,我們就是在他們主辦的一所學校作義務教學。

如果上帝的選民長得像香柏樹一樣高大,他們應該如以西結先知所說,讓「各類飛禽中的鳥都來宿在其下,宿在枝子的蔭下」;如果只是芥菜樹,也可以如耶穌基督所說的,「天上的飛鳥可以在它的蔭下築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