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牧師 – 使徒保羅的使命人生 (講道以普通話進行)

      180812_sermon

 

講題:使徒保羅的使命人生 (講道以普通話進行) 

             Apostle Paul: A Life on Mission (conducted in Putonghua) 

經文:腓立比書3章7-14節

講員:周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8月12日

 

保羅的個人成長背景:

保羅在腓立比書3:5-6對自己的個人成長背景有一個簡明扼要的介紹:第八天受割禮,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來說,是法利賽人,就熱心來說, 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的上義來說, 是無可指摘的。

從這樣一個自我介紹來看, 保羅似乎是在形容自己的人生上半場幾乎是完美無缺—almost perfect!

但緊接著保羅話鋒一轉卻說,“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3:7-8

 

讓我們來重溫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導致了保羅生命及職業生涯(career path)的巨變。

保羅的皈信及呼召:

保羅原名掃羅,出生成長在羅馬的(太平)盛世(Pax Romana)。雖是猶太人,卻享有羅馬公民身份。他生在羅馬帝國基利家省的大數,長在耶路撒冷城,並在嚴謹的律法師/拉比 迦瑪列門下受教。

按照今天的話說,保羅也算得上是出生名門,就讀名校,前程似錦。 He seems to have a secured future and on the right track to a successful career path!

保羅從“法學院”畢業之後也有一個很好的實習機會Internship。有一天在耶路撒冷公會court裡幫助證人看衣服,並親眼目睹“叛教者” 司提反被眾人打死—Actually, he approved of (批准/同意)their killing of Stephen—中文和合本翻譯為“掃羅也喜悅他被害”。

毫無疑問,這次事件對保羅的事業發展意義深遠,他開始變本加厲地“殘害教會,進各人的家,拉著男女下在監裡。由於他的出色表現,保羅迅速從一個實習生被委以重任。 Acts. 9: 1-2

在Acts 9章一開頭我們看見,他主動請纓,向大祭司要了文書,去傳達給大馬士革的各會堂,抓捕一切信奉這“道”的人。可就在去大馬士革執行任務的路上,他先被耶穌抓到了(single-handedly apprehended by Jesus)!類似當年上帝在燃燒的荊棘叢中呼召摩西那樣地戲劇化,耶穌這次親自在大光中向保羅顯現,並吩咐他到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耶穌的名。It seemed this was a mission impossible but it actually happened. 這一系列劇情發展詳細記錄在Acts 9-28章裡面,前不久也被Sony Picutures 拍攝成為一部大片Paul–Apostle of Christ.

保羅的使命人生:異像,使命,策略

今天給大家的只是一些片段snap shots, 重點聚焦在保羅如何領受異像,承接使命,並很有策略地做到使命必達—Mission Possible! Paul was indeed a visionary, missionary , and great strategist–我們可以從基督教頭一百年的迅猛發展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與千百年前上帝吩咐摩西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為奴之地不同,那次是一個史詩般的宏大敘事,這次倒更像是潤物細無聲的內在核裂變。就像耶穌教導門徒的那樣,“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如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當保羅為了要得著耶穌而把萬事看作糞土丟棄,以認識耶穌基督為至寶時,他實際上是被耶穌基督得著了。用他自己的話說,“我已經與耶穌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在是我,而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 為我捨己。”

如果你是保羅的家人,或是關心他的同事朋友,看到他的這種狀態,會給他一些什麼忠告或專業意見呢?你也許會說,保羅,你是不是瘋了,你有羅馬公民身份,你有良好的專業訓練,看你的CV,你完全有可能成為下一屆的“大律師公會”主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你如此瘋癲,去跟隨你曾經極力逼迫的那道–the Way?!

保羅在腓立比書3:9-14節對他新的選擇和人生目標有進一步的解釋(paraphrase):以前我是靠嚴格遵守律法成義,而現在呢,是因信基督被稱為義。因為惟有耶穌才能滿足所有律法的要求—Jesus has fulfilled all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Law! 我現在是在基督裡面,我渴望更深地認識基督,願意和他一同受苦,通過效法他的死,來經歷他復活的大能。

保羅繼續道,“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5章對自己的“為主癲狂”更是一語道破,Yes! I am crazy for God as you all have labeled me, so what?–“我們若果癲狂,是為神;若果謹守,是為你們。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自從保羅與耶穌有了這樣一次的面對面–living Encounter之後,他得著了那從天上來的異像,便從此開始了他的使命人生,義無反顧,無問西東(totally sold out for Christ)!

摯愛耶穌成為保羅一生宣教的動力,保羅的宣教工作也並沒有結束在使徒行傳28:31,而是未完待續。更準確地說,是一切都剛剛開始……

在接下來的三百年間,基督的跟隨者們把福音傳遍了整個羅馬帝國,甚至君士坦丁大帝也皈依基督,並隨後頒布基督教成為國教。這些驚天動地的事情又是如何發生的?

仔細研究一下保羅的宣教策略和模式就會給我們提供一些線索。Now we move from his being to his doing.

保羅的使徒性團隊及早期教會的複合性網絡Complex Network

有聖經學者通過對使徒行傳和保羅書信的詳細研究發現,保羅總共有69位可以叫出名字的同工,這其中有9位是保羅—提摩太使徒類型的領袖(sodality leaders),53位地方教會同工領袖(modality leaders), 有13位婦女領袖,及16位經濟財務支持者(benefactors)。

複合型網絡(Complex Network)是一個當代的科技名詞,物理學家Albert-LaszLo Barabasi 在他的鏈接Linked: Everything is Connected to Everything Else and What It Means for Business, Science, and Everyday Life 一書中以使徒保羅為例,認為他是最懂得複合型網絡並把它用到極致的第一人!類似當今世界各大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的Regional Strategic Hub,保羅在當時的羅馬帝國也建立了宣教的戰略樞紐站,比如Antioch, Ephesus, and Rome,並在當時的31個重要城市建立網絡型的家庭教會,規模從2-3人到50-70人不等。

另外一位宗教社會學家 Rodney Stark 在他的《基督教的興起》 Rise of Christianity一書中也有類似的描述和定量分析,關於這些城鎮教會對當時羅馬社會的深刻影響。

我們可以看出,保羅不但是在心誌上(heart)與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他的心智(beautiful mind)也同時被上帝使用。他被聖靈充滿,決心把福音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一直傳揚到地極。他實在是一個把自己全人(heart, mind, soul, and body)獻上當作活祭,為耶穌癲狂,為主燃燒的人!

能做到如此地心靈與心智,情感與理智的整全合一All for Jesus,在今天受過高等教育的信徒中間著實不易。這也許和我們自啟蒙運動以來的日益碎片化的神學教育發展有很大關係。

Dr. Edward Farley of the Vanderbilt University pointed out this issue in his book 神學教育的一致性及碎片化Theologia—The Unity and Fragmentation of Theological Education

“今天的神學已成為一種學有專攻的學術訓練,為要預備專業的神職人員;而在過往,神學被理解成為獲得智慧的靈魂指南,是日常生活中人人都需要的。”

“Today theology has become a mastery of academic disciplines for the purpose of professional ministerial preparation; in the past theology was understood as the orientation of the soul for the purpose of acquiring wisdom, which all men and women need regardless of their station in life. ”

不單是神學教育, 是我們整個教育哲學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似乎都出現了問題。Dr. Harry Lewis, the former Dean of Harvard College,在他的 《失去靈魂的優秀─哈佛如何忘卻其教育宗旨? 》(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 How a Great University Forgot Education) 一書中指出,包括哈佛大學在內的美國大學已丟棄了本科教育的根本—即旨在幫助那些十八九歲的年輕人長大成人,認識他們的身份,探尋生命的真意,當他們二十一二歲從大學畢業時可以成為更好的人。

He sees as the abandonment by American universities, including Harvard, of the fundamental job of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to turn eighteen- and nineteen-year-olds into twenty-one- and twenty-two-year-olds, to help them grow up, to learn who they are, to search for a larger purpose for their lives, and to leave college as better human beings.

哈佛大學如何忘記了Education for Life這一教育宗旨的確值得我們反思!頗有意思的是,在1642 哈佛大學章程裡有這樣的一款宣稱:「基督是一切真正知識學問的基礎」

Christ, in whom are hidden all the treasures of wisdom and knowledge—Colossians 2:3 “…一切智慧知識都在他(基督)裡面藏著。“

我想起詩篇11:3,“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什麼呢?”“When the foundations are being destroyed, what can the righteous do?”

也讓我想起哥林多前書3章10-11的說話,“我照神所給我的恩,好像一個聰明的工頭,立好了根基,有別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個人要謹慎怎樣在上面建造。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 ”

今天我很榮幸地站在這裡,再一次被提醒崇基學院的辦學使命 — 旨在繼承國內十三間基督教大學之辦學使命;本“崇奉基督”之精神,命名“崇基學院”。 “崇基”亦兼含“崇高基礎”之意。

謝謝Walter校牧的邀請及給我用我的母語普通話證道的機會!我也想藉此機會分享一下我在大學期間信主的見證。

我是在國內出生長大,雖然外婆和母親都是基督徒,小的時候也跟著她們一起在家裡聚會;但自從踏入小學校門,就開始接受系統的無神論教育,讀到高中時甚至當上了學校的團支部書記,我真的是要準備好做共產主義的接班人了!

但就在考取大學的那一年發生了89學潮,我帶著極大的困惑開始了大學生活。我讀的是電子工程專業,但對哲學發生了極大的興趣—I was searching for a larger purpose for life after my belief in the so-called Communism。當時盛行的存在主義哲學確實給我的理性思考提供了一個新的框架,但遠遠不能給我的心靈帶來任何的滿足和盼望,我陷入極大的空虛苦悶之中。

這時,一位也是名叫保羅的美國留學生開始引起我的注意。他的陽光,喜樂,和樂於助人讓我想起了我們曾經的好榜樣“雷鋒”。但當我問他為什麼能做到這一點時,他的答案使我大失所望,也大吃一驚—他說是因為耶穌!

耶穌?!就是那位我外婆常常講的,又醫治了我媽媽的那位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

How could that be? 我開始對聖經有興趣了,為的是要看看這位耶穌究竟是誰?在短短的兩個月內,我和保羅的聖經學習使我興奮不已。特別是在約翰福音里耶穌的說話,“你們必曉得真理, 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之後耶穌又說到,“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這些震撼性的宣稱彷彿一束大光射入我的心靈深處!在91年的春天,我接受耶穌基督做我個人生命的救主。我在耶穌基督裡重新回到天父的懷抱,也在剛剛成立的校園團契裡成長和學習服事。

我今天站在崇基教堂的講壇上,心中充滿了感恩! 27年過去了,我經歷了耶穌所應許的豐盛生命。我感恩一直以來為我禱告的母親,我感恩給我把福音講明的保羅,我感恩在我屬靈成長旅程中的一個個恩師,與我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太太,在職場和宣教工場上的同路人。 。 。

談到宣教,我越來越確信當時使徒保羅的策略和模式今日依然行之有效。我們在使徒行傳中和保羅的書信中發現他不但有Passion for Christ,並滿有智慧和策略。在保羅的宣教旅程當中,他大有能力地宣揚福音 Kerygma,也孜孜不倦地教導(didache)建立門徒和教會,並設立/委認地方教會領袖(長老和執事)。保羅被解往羅馬之前的三次宣教行程/策略可以概括為這樣一個循環:Evangelize strategic cities, Establish and strengthen local churches, and Entrust to faithful men.

而他的簡單且有效的傳播媒介就是他的書信,他的信使就是他嘔心瀝血培養出來的門徒。這些門徒/信使在各地教會傳閱的豈只是保羅所寫的一封封書信,他們身上carry的豈不更是使徒保羅生命的DNA—耶穌基督!難怪他們當時被戲稱為Little-Christ—Christian.

在保羅的13封書信當中,我們也可以看出與之對應的信息。比方說,他的早期書信(eg 加拉太書和羅馬書)側重於對福音要義Kerygma的闡明,中期書信(以弗所和歌羅西書)則是側重於教會的建立,晚期書信(提摩太前後書)側重於勸勉領袖。

就在保羅離世前給他用福音所生的兒子的一封信中,他再次勸勉提摩太:“我兒啊,你要在耶穌基督的恩典上剛強起來。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

就是這種代代相傳,生生不息的繁衍倍增organic multiplication,基督教會在接下來的三百年間重塑了羅馬帝國日益滑坡,分崩離析的道德面貌moral fabric。從宏觀層面來看,以Judeo-Christian為主導的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觀在過往的兩千年裡有力地支撐和維繫著人類文明的健康發展。勿容置疑,中國近代的高等教育和醫療衛生發展都是基督教文明的受惠者。

在今日高度全球化,數字化,多元化的背景下,做為基督徒,我們面臨著更嚴峻,更複雜的挑戰和機會。How Should then We Live? 保羅的使命人生又可以給我們提供那些屬靈的營養呢?

使徒保羅已毫不含糊地給我們發出邀請:“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 “Follow my example, as I follow the example of Christ.”

Yes, we can live and follow the Way of Christ and His Apostles!

當年的保羅處在一個表面盛世,內裡卻動盪不安的Pax Romana。他個人的身份認同,文化認同,及信仰體系在這種大時代背景下正醞釀著一場風暴。他沒有機會在“孔子學院”學習如何“靜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但自從與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在大光中相遇之後,領受了從天上來的異像和人生使命,便毅然決然地和過去的成就地位熱愛說bye-bye。

也期盼各位,無論您是在生命的哪一個階段,都可以像保羅那樣選擇以耶穌基督為至寶,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上帝。因為他為你所預備的是你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美好福音,豐盛生命!

只要您願意來就近耶穌,他正在叩響你的心門,等待你的邀請進入到你的生命當中…..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Are you ready for a fresh start? A new beginning?

林後5:18-6:3. “(這)一切都是出於神,他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這就是神在基督裡叫世人與自己和好,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並且將這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

所以,我們做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借我們勸你們一般,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與神和好。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

我們與神同工的,也勸你們不可徒受他的恩典。因為他說:“在悅納的時候,我應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哪,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Let’s pray……

我 們 在 天 上 的 父 : 願 人 都 尊 你 的 名 為 聖 。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 願 你 的 旨 意 行 在 地 上 , 如 同 行 在 天 上 。

我 們 日 用 的 飲 食 , 今 日 賜 給 我 們 。

免 我 們 的 債 , 如 同 我 們 免 了 人 的 債 。

不 叫 我 們 遇 見 試 探 ; 救 我 們 脫 離 兇 惡 。因 為 國 度 、 權 柄 、 榮 耀 , 全 是 你 的 , 直 到 永 遠 。阿 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