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漢文博士 – 難為正邪定分界也得裝身作靈戰

      180826_sermon

 

講題:難為正邪定分界 也得裝身作靈戰 

           Be Prepared as Spiritual Fighter amidst Unclear

講員:鄭漢文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8月26日

 

1. 難為正邪定分界

各位弟兄姊妹,好久沒有在講壇相見。

今年五月一連三周看書打字寫文,終於完成論文,我終於七月底神道學學士畢業,結束了神攻十年。今年8月1日開始兼職傳道人。今日第一次在新身分下講道。

八月底講道,其實重叠著開學的備課。

我在中大教育學院的工作包括開發價值教育。自2006年開創價值教育文學碩士課程,到了這一年是最後一屆,每屆我都負責任教一個必修科MAVE6000「價值教育的原則、實踐與教學」。在這個科中,其中有一課我一定會教以下的論點:價值語言其實有三種。

第一種是「是非對錯」的語言(language of right and wrong);

第二種是「好壞利害」的語言(language of good and bad);

第三種是「善惡正邪」的語言(language of good and evil)。

今日的經課,我選了以弗所書6章10-20節來跟大家一同思考。

今日的經課,涉及第三種價值語言,關心人如何面對善惡正邪。正與邪,容易分嗎?

一講及善惡正邪,我就想起《難為正邪定分界》這首歌,課上我一定請同學一起唱。這首歌是香港電視劇集《飛越十八層》主題曲。

但今日,讓我們聽一聽原唱者的心聲:

《難為正邪定分界》(作詞:鄭國江;作曲:顧嘉輝;合唱:葉振棠/麥志誠)

人: 對抗命運但我永不怕捱 過去現在難題迎刃解
   人生的彩筆蘸上悲歡愛恨 描畫世上百千態

魔: 控制命運任我巧安排 看似夢幻凡人難盡瞭解
   人間的好景給我一朝破壞 榮辱愛恨任分派

人: 努力未願平賣 人性我沒法賤賣
魔: 今天死結應難解
人: 努力興建
魔: 盡情破壞
合: 彼此也在捱
人: 世界腐敗犯法那需領牌(看吧邪力正強大)
人: 法理若在為何強盜滿街(看吧強盜滿街)
人: 人海的衝擊比那蒼海更大(啊啊)
合: 難為正邪定分界

這種人魔大戰,但又難為正邪定分界,是在敘說那個時代?

今天香港,特別應景。

我們能夠逃避這種正邪的人魔大戰嗎?

 

2. 難以不參戰(6:10-12):人在神魔大戰中有分

今日的經課以弗所書6章10-20節告訴我們,我們是無法逃避這種正邪的人魔大戰的。

 

讓我們一起閱讀以弗所書6章第10至12節:

6:10 我 還 有 末 了 的 話 、 你 們 要 靠 著 主 、 倚 賴 他 的 大 能 大 力 、 作 剛 強 的 人 。
6:11 要 穿 戴   神 所 賜 的 全 副 軍 裝 、 就 能 抵 擋 魔 鬼 的 詭 計 。
6:12 因 我 們 並 不 是 與 屬 血 氣 的 爭 戰 、 乃 是 與 那 些 執 政 的 、 掌 權 的 、 管 轄 這 幽 暗 世 界 的 、 以 及 天 空 屬 靈 氣 的 惡 魔 爭 戰 。 〔 兩 爭 戰 原 文 都 作 摔 跤 〕

 

人在神魔大戰中,難以中立。不參戰,也會被捲入。

我們在常識上不難經歷是非對錯以及好壞利害,那麼人如何經驗善惡(good and evil)中的邪惡?如何在電影中描繪人所經驗的邪惡(evil being portrayed in cinema)?。

Hollywood電影裏,有那些電影中描繪人如何與惡魔為戰?

其中一個系列大家都會看過:星球大戰Star Wars

其中一位最深刻的惡魔典型要算Darth Vader,穿上日式武裝、黑頭盔、機械呼吸器下發聲的黑武士。

究竟他如何成長?如何走入魔道?

讓我們思考一個在光明面的年青人如何走向黑暗的魔道。這個故事記載在《星球大戰前傳三之黑帝君臨》(Star Wars: Episode III Revenge of the Sith)。

電影中敍述進入青年期的Anakin Skywalker,在絕地武士的學藝上日漸精進,為共和國而每戰每勝立功無數,但絕地武士議會Jedi Council通過他只能當列席成員,而未能成為正式大師master。他心中出現才能未能被確認的憤恨不平rage/anger of de-recognition。

在公共世界中,他充滿難言的不平、憤恨。

在私自共世界中,Anakin在內心充滿不安、恐懼。

Anakin成長時經歷母親被害身亡,憤而殺盡所有害母族群。

他經歷師傅Qui-Gon死於戰鬥,然後師從師兄Obi-Wan Kenobi,但只感到新師傅處處批評他、低估他的能力。

Anakin夜夜睡夢中,預感正在懷孕的秘密婚妻Padmé將會受苦下死亡。

他不願再被死亡所制約,要找到增強力量、超越死亡的方法……

共和議會議長Palpatine被Anakin發現真身是黑帝Sith Darth Sidious。

黑帝這樣誘騙Anakin:

一是絕地武士議會驚怕他原力超過他們;

二是唯有動用原力的黑暗力量dark side of the Force,才能拯救其愛妻免於痛苦死亡;

三是唯有黑帝懂得教他動用原力的黑暗面力量;

所以,黑帝邀請Anakin跟隨他。

Anakin心中嚮往原力的黑暗面力量可以救亡,絕地武士議會議長快要殺死黑帝時,為救活懂得救妻於死亡的議長Sith Darth Sidious,唯有出手:

一是先殺絕地武士議會議長,之後無法回頭;

二是跪向黑帝求收為徒,被命名為Darth Vader,立即執行新拜師傅下的清殺令

三是再殺所有童年絕地武士,此惡行成為Jedi清理門戶追殺他的根據。

從此,Darth Vader成為黑帝帝國的殺手。

Padmé找他時,師傅Obi-Wan跟來,讓Anakin以為愛妻Padmé出賣他而緊握她的頸以至昏迷。

Anakin對愛人說:”Love won’t save you, only my power can.” 愛無法救,只有權能。信權能不再信愛的他,已入魔道。

他對權能這樣想:”I am more powerful than the Chancellor. I can overthrow him. I can rule the galaxy. ” 我快會更有能力,超過黑帝,可以稱帝,雄霸宇宙。宇宙最強的他,成為魔道。

他對師傅Obi-Wan表示:”If you are not with me, you are my enemy. ” 不與我同行即是與我為敵,這就是魔道。

師徒大戰下,Anakin被師傅斬去雙腳、在火湖中被燒雙手,行將快死,師傅離他而去。

此時感到被放棄的Anakin對師傅說:”I hate you.”

對徒弟失望的Obi-Wan說:”You are my brother. I love you.” 但同時痛心地掉頭走了。

相隔不久,黑帝來火湖救Anakin,把他重新改裝成黑武士維達大臣Lord Vader。

Lord Vader醒來第一件事問新主人黑帝: 愛妻如何?Is she safe? Is she alright?

黑帝答: “It seemed in your anger, you killed her.” 他大叫: “No!”

邪惡力量,是借更大力量與權能的渴望而會讓惡由心生。

Jedi 不宜有自己的possession and attachments,該有compassion。Anakin因為私心,失去大公。

這是一個武士失落的故事(The fall of a Jedi)。

因愛成恨、渴望力量權能無限擴大、不平於他人對自己的未被確認……都會讓人走入魔道。

 

3. 首在五防守,腰胸腳手頭(6:13-17):

真理腰帶、公義護胸心鏡、平安福音鞋、信德籐牌、救恩頭盔

究竟與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是怎樣的?

讓我們一起閱讀以弗所書6章第13至17節:

6:13 所 以 要 拿 起   神 所 賜 的 全 副 軍 裝 、 好 在 磨 難 的 日 子 、 抵 擋 仇 敵 、 並 且 成 就 了 一 切 、 還 能 站 立 得 住 。
6:14 所 以 要 站 穩 了 、 用 真 理 當 作 帶 子 束 腰 、 用 公 義 當 作 護 心 鏡 遮 胸 .
6:15 又 用 平 安 的 福 音 、 當 作 預 備 走 路 的 鞋 穿 在 腳 上 .
6:16 此 外 又 拿 著 信 德 當 作 籐 牌 、 可 以 滅 盡 那 惡 者 一 切 的 火 箭 .
6:17a 並 戴 上 救 恩 的 頭 盔
6:17b 拿 著 聖 靈 的 寶 劍 、 就 是   神 的 道 .

 

許多解經家都指出這副軍裝有六部份,首五部份都是防衛性的(defensive),單單只有第六部份是攻擊性的(offensive)。我們先探討這軍裝五部份的性質。

第13節指出裝身的目的是要站立得住(stand strong)。

之後4節提及「腰胸腳手頭」軍裝全副共有以下五部份:

首先是腰,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

其次是胸,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

第三是腳,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

第四是手,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

最後是頭,戴上救恩的頭盔。

除了剛才提及,這一身裝備,是要以保命為上的,目的在於免受戰敵所傷。

值得一提的是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要穿戴的其實是五重的屬靈品性(fivefold spiritual qualities),腰胸腳手頭需要培養相應的一真理、二公義、三平安、四信心與五救恩。

我們可以從相反的角度解讀這五重的屬靈品性:

第一是真理的腰帶,好重要,不撐真理,就會造假,用香港話:「無腰骨撐真理。」

第二是公義的遮胸護心鏡,是要護心,不公因為有私心,不義因為無良心,保守你的心勝過萬有。

第三是平安福音鞋,不平、不安就容易受傷。

香港人祝福友人:「出入平安」。出門最緊要平安。

我想起去年暑假和今年暑假兩次出門都受傷。

去年七月,我去了英國朋友家住了十日,有天在屋內二樓下來從樓梯失足滑跌落地,折傷了右腳首二腳指,第二指骨節錯置,同時在離開朋友家時因意見不合也傷了友誼。

今年六月,往高雄出任訪問教授25天,回想是當時在倦乏不堪中動身、心緒不靈中起行,上機落機路上拿了過重的行李,拉傷了右肩,之後運轉不靈,時常陣痛。回來醫治至今依然未康復,影響到手字的書寫。

我的治療師問我:「為何你每一次長途旅程都受重傷?」

「平安」真的好重要。

回到第四是信德盾,人失信,甚麼箭都擋不了。

Hollywood英雄電影類型中,漫威电影Marvel 與 DC 兩個系列一直在爭勁,各有粉絲(fans)。

兩大系列各有一位英雄用盾、用籐牌(shield):復仇者聯盟Avengers中的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n用盾,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中的神奇女俠Wonder Woman也用盾。

在電影中,二者都會用盾作攻守。守時,可以保護全身抵擋攻擊,攻時,可以飛盾傷敵。

表面看來,用盾時似是一個人的進退,實際是為團隊打頭陣,首出擋炮火、擋火箭。

另一套電影《戰狼三百》中,有一位斯巴達(spartan)殘障人因未能舉盾過肩而未被重用,因為羅馬戰陣是每位軍人舉起方盾作一整體式的防守與進攻,必須暨可保護自己又能隨時舉盾過肩保護戰友。

信德作籐牌,是讓信心同時群己兼顧。

在《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3: Infinity War)中,Thanos在取得六粒無限寶石,就可在彈指之間,在偶然揀選下讓一半人口消逝,好讓餘下的一半活得更好。這是他的使命,是正是邪?

宇宙英雄合力阻止他的,各有裝備。在《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最後一役進行群戰驅敵前,Wakanda的國王黑豹Black Panther指著Captain America說:”Get that man a shield”。

神奇女俠Wonder Woman拿起盾作進擊前,她會說:”Shall we?”(讓我們一起作戰。)

信仰在作戰時不是一個人的事。”Shall we?”(讓我們一起作戰。)

信心這屬靈德性(faithfulness as spiritual virtue)從來不單單是一個人在心理上的強弱,而是一群信徒的進退。

中國人有一句話:「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

流行著這樣的解釋:「一個人在條件充足時當然可以顧及他人,但一個人在條件不足時唯有只顧自己。」

我認為這個解釋未夠深刻。我是這樣解說的:

一個人在條件不足時首先要顧及自己,不讓惡臨在自己身上,好好保留一己的善性。香港人所謂:發窮惡,就是在條件差時人就變惡了,容讓邪惡佔領了自己的心,失掉最基本的善性。

一個人先要守住自己的善性──不入魔道,在條件充足時就可以顧及他人,讓天下的惡一一被清除。

先養善心,進退間不入魔道,行有餘力,即可以除惡降魔。

全副軍裝,最後是頭,因為斬首,可以致命。頭受少少傷,都可以變成腦殘。元首也者,頭也,領導全身。首領也者,領導全群。

頭盔保護人的大腦,讓人保持清明。在他人看來,頭盔也表明披戴者的身分與戰意。

Iron Man當然全身裝配都好重要,但最重要是他的頭盔,因為他的頭盔不單跟全身裝配一樣堅硬可以護身,而且是人工智能與人的智能的結合,往往在千鈞一髮間在頭盔內思索進退取捨。Iron Man電影中有不少鏡頭放在Tony Stark的面目來倒影頭盔內智能化了的思考。

以弗所書在這裏提的是救恩的頭盔,是甚麼意思呢?

救恩,是神所給與我們的,不是我們自己建立的,所以不再於我們的行為。

救恩,是神早早已經給與我們的,作戰時就是我們的身分,表明為神而戰。

救恩,是神所給的,是敵人無法取走的戰意,在未戰之時已知必勝。

裝備若被拿走了,我們還有甚麼?還是甚麼?

在雷神索爾Thor系列中我們看到裝備的深層意義。

在Thor成長時以為因可用神錘(hammer)就所向無敵,有點不可一世,父王就教訓他,把神錘投落地球,也把Thor投落凡間,直至有一天他配得敬重時才能再運用此神錘。

到得Thor成熟時,(在《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3: Ragnarok)才發現自己原來有個家姐,返回Asgard奪權,濫殺無辜。電神Thor以為可以用神錘攻勝,誰知一下子就被家姐單手粉碎了個錘。忽然失去裝備,力量也相應失去。

在戰意最低、快要戰敗時,爸爸提醒他是Thor of Thunder而非Thor of Hammer,他才發現,力量源頭不在神錘這個工具,而是在運用神錘工具的心,就是神本身。

Wonder Woman也有相近的經歷,神奇女俠以為拿著「殺神劍」(Godkiller, Sword of Athena)就可一劍殺死誘惑人間戰亂的戰神Ares,誰知戰神一下子就熔化了她以為無堅不摧的神劍。戰神Ares跟她說:”Only god can kill god”。原來,神奇女俠本身才是「殺神劍」。

以弗所書6章第17節明言,唯有可以戰勝惡魔的是聖靈的寶劍。

 

4. 五四一陣式下四中場助聖靈進攻(6:17b-20):

神道、儆醒不倦、禱告代求、當盡本分、放膽講福音

全副戰裝最重要的就是神本身,唯有可戰的是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

讓我們一起閱讀以弗所書6章第17b至20節:

6:17b 拿 著 聖 靈 的 寶 劍 、 就 是   神 的 道 .
6:18 靠 著 聖 靈 、 隨 時 多 方 禱 告 祈 求 、 並 要 在 此 儆 醒 不 倦 、 為 眾 聖 徒 祈 求 、
6:19 也 為 我 祈 求 、 使 我 得 著 口 才 、 能 以 放 膽 、 開 口 講 明 福 音 的 奧 秘 、
6:20 ( 我 為 這 福 音 的 奧 秘 、 作 了 帶 鎖 鍊 的 使 者 ) 並 使 我 照 著 當 盡 的 本 分 、 放 膽 講 論 。

 

真正與惡魔大戰的是神,我們極其量只是助陣,當然首先要以五部裝身保護自己。

後三節經文可以列出四種助陣的信仰行動:

一是儆醒不倦,

二是祈禱代求,

三是當盡本分,

四是放膽講福音。

但是,這四種信仰行動是助陣的,是依存於對聖靈的信靠。

我是在中四升中五的暑期福音營信主的,九月開學後跟同學返教會,先返少年團契。當年見到一位神智不清的姊妹,常自言自語一些信仰宣告(後來知道是類近護教學的論述)。不明所以,後來較年長的告訴我:她認為摩門教是異端邪說,曾經單人匹馬走入敵營,她單刀赴會在人地教會大辯大論三日三夜,之後就痴痴呆呆,自成一台。

這個人物的鮮活故事在我信仰成長時期是非常深刻難忘的,至今依然歷歷在目時刻提醒我,而另一深刻記憶的是當時團契常唱的一首歌的其中一句:「非勢力,非才能,乃靠靈成事。」

儆醒不倦與祈禱代求這兩者是我們天天要學的屬靈操練,然後有當盡的本分就去履行,有機會時就按我們口才恩賜的大小放膽講論福音。

但是,這四式都是助陣的,好像足球比賽的中場,助攻二傳的,我們只有單箭頭,就是聖靈的寶劍、神的道。若要中場傳送做得好,必須時時勤加練習,配合單箭頭的靈動。

我開始認真地準備今天這次講道,是在七月世界盃最高峰的時期,一邊觀戰,一邊備戰。

所以,我們試一試用足球戰術來類比今日的經課。

這段經文排的戰術是五四一陣式。

在前場作指揮的隊長是聖靈,單箭頭。入球取勝的希望在前鋒,中場助攻,後防不失。

中場分為儆醒不倦、祈禱代求、當盡本分、放膽講福音四個位,但全要靠著隊長聖靈作進退。

真正在前場攻球的是聖靈,四位在中場的只是傳球,二傳給聖靈攻堅。

後防分為腰胸腳手頭五位,後防的目的就是要站立得住(stand strong),抵擋攻擊免受損,力保不失,一定不可輕上。

後防若出錯可以錯在那裏?可以想像:五個後防,表面好強,底子裏,點知一個打假波,一個私下落注買波賭自己隊輸,一個穿了鴛鴦鞋跑路不平衡、一個從來都無自信,一個似中堅但用後腦頂頭搥好易擺烏龍。無真理,無公義,無平安,無信德,無恩待,問你死未?

附帶一句:現在的香港,好似一隊後防出錯的球隊。

好在還有四位中場在守望。那麼,香港的靈,還在嗎?

不說了,只有唏噓。

 

5. 最後,如何裝身作靈戰?

最後,一個人如何裝身作靈戰?

讓我們想一想魔戒Lord of the Rings中 Frodo的故事。

他不過是中土不起眼的Hobbit人,不單身型矮細,智能也普通,但正因對高超沒有渴望,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他最能拒絶魔戒的誘惑:因為任何人載上魔戒即可上接魔道權能號令天下。Frodo的清心,形成了一個守戒團契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集合各式戰士好友,彼此守望,各自裝身,一起打這場靈魔大戰,護送Frodo上路。多次戰役,多有死傷,多番掙扎,多有波折,Frodo終於完成授命,把魔戒送回魔戒原地被毀於火湖中。

一個人如何裝身作靈戰?在神眼中,我們每一個信徒都好寶貴。

我還記得少年團契的團訓,提摩太前書4章12節:

不 可 叫 人 小 看 你 年 輕 , 總 要 在 言 語 、 行 為 、 愛 心 、 信 心 、 清 潔 上 , 都 作 信 徒 的 榜 樣 。」

一個人如何裝身作靈戰?我在此提出「一二多全一」(One, Two, Some, All, One)的五部曲靈修法。

一是要儆醒不倦,就是敏感於邪與惡的誘惑,多面向正與善的力量,並建立「抗邪力」──對邪與惡的抗拒力(resistance to temptation of evil)。人,不論大中小,都好易走入魔道。

我不過是個小兵,那麼就成為邪魔的嘍囉。

我其實是名大將,那更易成為黑帝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黑將軍。

我不高不低,也好容易落入正邪不分的灰色地界,終日陷溺在永劫的無間道之中。

二是要祈禱代求,最好有互相代禱的守望者,二人同行。

一個信徒,當然可以建立多個二人同行的守望配對(Triple P / PPP: prayer partners in pairs)。

在家庭,在工作間,在教會,在朋友圈,都最好有不同的配對,生命同行。

三是要入群入組。有一年我們曾經在自己教會推行「人人有群或有組、信仰生活會更好」的運動,就是希望信徒不要落單。就算沒有入團契、沒有參與小組的,也多參加飯團,教會有許多「飯頭」,你只要肯跟。因為我們需要fellowship of the faith。

四是常念教會整體。之前提及,許多解經家都指出這副軍裝有六部份,但首五部份是防衛性的(defensive),單單第六部份是攻擊性的(offensive)。

防衛性的軍裝好像是講個人的事。其實不會,因為若然有一個人穿上全副軍裝獨自跑到街上,路人會認為他不是賣藝的就只是cosplay,否則就一定是「痴線的/short short地」(神經病)。

軍裝總是集體的呈現。穿上全副軍裝就是整體戒備,每個人做好自己的分內事,整體才會也 就會完好。

許多解經家都認為這段經文是講教會的,教會有責任裝備每位信徒,為的是「助靈作戰」。

五是返回到一,「一二多全一」的最後的一,就是在靈裏合一,時刻一起在靈內作戰。

先要做好自己的靈修,讓我自己成為屬靈人。

難為正邪定分界,也得裝身作靈戰。阿們。

(Amidst unclear darkness, be prepared as spiritual figh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