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復興之道

      181028_sermon

 

講題:復興之道   Ideas of Restoration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10月28日

 

一. 引言

復興這兩個字,我們有時在基督教界聽到,大概是呼籲信徒從「不冷不熱」的狀況,靠著聖靈的能力,重新火熱。具體表現是積極投入事奉,廣傳福音。按字典的解釋,「復興」一般的意思是:「衰落後再興盛起來」。剛巧,近年不少國家都在談論復興。

大約十年前,中央電視台製作了一部介紹中國近代史的政論片,名為《復興之路》,透過回首過去,展望未來,探討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如何實現。在地球的另外一方,特朗普以「令美國再次強大」的口號勝出了總統選舉,在東西之間,土耳其重新推動鄂圖曼精神,期望復興輝煌歷史。

剛才大家聆聽經課時,有沒有聽到復興的聲音呢?今天的講題是Ideas of Restoration,有沒有看見耶利米書描繪以色列人被擄回歸的景象?有沒有聽到詩篇頌唱重建的歌聲?有沒有想像到希伯來書介紹那更新了的祭司職任?最後,有沒有留意到那位福音書記載中恢復視力的朋友?這四段經課對我們思考復興有甚麼啟發呢?帶給我們怎樣的復興想像呢?

 

二. 經文

耶利米書

31:7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為雅各歡樂歌唱,為萬國中為首的歡呼。當傳揚,頌讚說:『耶和華啊,求你拯救你的百姓,拯救以色列的餘民。』

31:8看哪,我必將他們從北方之地領來,從地極召集而來;同他們來的有盲人、瘸子、孕婦、產婦;他們必成群結隊回到這裏。

31:9他們要哭泣而來。我要照他們懇求的引導他們,使他們在河水旁行走正直的路,他們在其上必不致絆跌;因為我是以色列的父,以法蓮是我的長子。

 

1.1. 社會制度的復興:社會應該包括「盲人、瘸子、孕婦、產婦」等弱勢群體

亡國被擄的,有一天竟然能夠踏上回歸故土重建家園的道路,他們歡樂歌唱是可以明白的,他們熱淚盈眶也是可以理解的。相對特別的,卻是第八節所提及在回歸人群中的幾類人:「同他們來的有盲人、瘸子、孕婦、產婦」。這現象啟發我們思考復興的第一個層面,是關於人,或者說,是關於群體,用現代的詞彙說,是社會制度。

在回歸的群體中,有「盲人、瘸子、孕婦、產婦」這些人從何而來呢?應該不是被擄往巴比倫的人,因為沒有戰勝國會愚蠢地把戰敗國的弱勢群體帶到自己國家去照顧。戰勝國通常擄走政治上的重要人物,以及有生產力的壯丁。列王記下24:14節記述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攻破耶路撒冷後的行動,符合我們的假設:「又將耶路撒冷的眾民和眾首領,並所有大能的勇士,共一萬人,連一切木匠、鐵匠都擄了去;除了國中極貧窮的人以外,沒有剩下的。」耶利米書提及的「盲人、瘸子、孕婦、產婦」,可能就是那些連尼布甲尼撒也不願帶走的「國中極貧窮的人」,或者是不良於行的人,或者是那些在戰爭中或逃亡中受傷的人。無論來歷如何,這些都是需要被照顧的人,而不是在回歸重建的重要時期能夠在國防上和生產上貢獻的人。上帝的選擇很特別,祂竟然說:「31:8看哪,我必將他們從北方之地領來,從地極召集而來;同他們來的有盲人、瘸子、孕婦、產婦;他們必成群結隊回到這裏。」即是說,無論他們是強勢或弱勢、是有經濟能力還是需要被照顧、是有防衛能力還是需要被保護,他們都屬於同一個回歸群體,屬於同一個回歸的隊伍,都是重建中的社會的一份子。

從耶利米書的敘述可見,上帝期望我們的社會應該是包容性(inclusive)的,而不是排他性(exclusive)的。然而,在追求復興或強大的過程中,有些想法是盡量清除拖累社會的成員,保留生產力強盛的精英。大家一定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但有否聽過他們連自己德國人也屠殺呢?1939 年 10 月,納粹開始屠殺那些被認為「不配擁有生命」的德國人。起初,他們鼓勵醫院無視這些病人,讓病人在饑餓和疾病的折磨下死去。後來,成批的「顧問」來到醫院,決定誰應當死亡。那些病人被送到各個屠殺中心,死於致命的注射或毒氣。在整個二時期間,有人估計有多達200,000 身體或精神有缺陷的德國人被屠殺。

或者有人說,這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然而,為了強大而清除弱者、為了進步而趕走落後者、為了經濟增長而把人以GDP的貢獻分等級,這些價值豈不也是一樣危險嗎?

追求復興的時候,我們不能忘記,復興最終的目標是人民,而「盲人、瘸子、孕婦、產婦」這些需要幫助的人也應該是人民中的一份子。有人說:「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取決於它對弱者的態度」。

詩篇

126:1當耶和華使錫安被擄的人歸回的時候,我們好像做夢的人。

126:2那時,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那時,列國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

126:3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

126:4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這些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尼革夫的河水復流。

126:5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126:6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歡呼地帶禾捆回來!

2.1. 經濟運作的復興:付出有回報,辛苦有收穫,是一個可期待的社會

呂振中譯本把「被擄歸回」翻譯為「恢復故業」,幾個常用的英文譯本都接近這個意思。輝煌的故業復興,過往的幸福重拾,當然是值得歡喜;失而復得,如乾涸了的河道復流,難怪詩人說:「我們好像做夢一樣的人」。正如上一段所說,為這種狀況歡慶並不是特別的事情。最後的兩句,卻引導我們思考復興的第二個層面,關於勞動與回報,用現代的語言,是經濟制度。

126:5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126:6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歡呼地帶禾捆回來!

這兩節是平行的,第六節具體地呼應第五節,表達相同的意思,就是勞動者會得到勞動的成果,辛苦付出會有正面回報。如果用許冠傑的歌來說,就是「出左半斤力,想話攞返七八量」。今時今日,當各國都把復興作為口號的時候,有沒有考慮經濟上的公平性呢?有沒有留意勞動者是否得到勞動的成果呢?

剛才提過,特朗普以「讓美國再次強大」為口號勝出了總統選舉,他這個「再次強大」的口號與東方領導人「復興」的口號不謀而合,遙相呼應。要再次強大,即是說曾經衰弱,那是甚麼時候?甚麼狀況呢?容易令人想到的,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及引發的經濟衰退。Now新聞最近有一篇關於美國的報導:

【Now新聞台9/10/2018】「金融海嘯後,經濟逐漸遠離寒冬,理應越來越多人可以安居樂業,但現實並非如此,無家可歸的人反而與日俱增。專家把問題歸咎於財富分配不均、低技術工人被淘汰、房屋供應緊絀導致租金上漲、政府減少房屋及醫療資助,令貧窮戶百上加斤。洛杉磯無家可歸者人數五年內增加了四成九。市長直言,「無家可歸」已成為當今世代最大的道德與人道危機。」

領導人吹捧自己已經令國家再次強大,並且傳言連任的競選口號是「繼續強大」。國家強大了,人民幸福嗎?資產價格上升了,勞動者得到勞動的回報嗎?國家經濟指數亮麗了,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嗎?

詩人並非期望不勞而獲,只是提出重建一個社會的時候,經濟制度上最基本的要求:「126:5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126:6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歡呼地帶禾捆回來!」我們每天工作,掃地的、售貨的、駕駛的、辦公室工作的……我們的付出,所得的回報能夠讓我們好好地生活嗎?我們一生人在工作,所得的回報能夠讓我們放心退休嗎?如果能夠,這才是真正的復興,真正的強大。

希伯來書

7:23一方面,那些成為祭司的數目本來多,是因為受死亡限制不能長久留住。

7:24另一方面,這位既是永遠留住的,他具有不可更換的祭司職任。

7:25所以,凡靠著他進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長遠活著為他們祈求。

7:26這樣一位聖潔、無邪惡、無玷污、遠離罪人、高過諸天的大祭司,對我們是最合適的;

7:27他不像那些大祭司,每日必須先為自己的罪,後為百姓的罪獻祭,因為他只一次將自己獻上就把這事成全了。

7:28律法所立的大祭司本是有弱點的人,但在律法以後,上帝以起誓的話立了兒子為大祭司,成為完全,直到永遠。

3.1. 祭司職分的復興:包括安身立命,信仰及心靈世界

希伯來書宣布,在新的時代,不但不會取消祭司制度,祭司制度更會被更新。我們剛才讀的那段經文,主要講述更新了的祭司制度下的大祭司。作者在26節指出這位大祭司「對我們是最合適的」,在個人特質上,他「聖潔、無邪惡、無玷污、遠離罪人、高過諸天」(26),在執行任務上,他「只一次將自己獻上就把這事成全了」(27),在果效上,「凡靠著他進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長遠活著為他們祈求」(25)。

在新時代的復興中,信仰到底有甚麼位置呢?有人曾說:「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國家有力量。」即是說,信仰是復興不可或缺的元素,與希望和力量有密切關係。重要的是,該「信仰」帶領人民往朝見誰呢?指示人民往哪裏去呢?從古至今,中國人都不單單追求物質的進步,更不停地尋索「安身立命」之道。能夠讓人安身立命的信仰,必需能夠給予人—種深度的安全感,跨過高山深谷,穿越生死也感到平安;也必需能夠給予人一種深度的滿足感,在患難中有忍耐,在忍耐中有盼望,因盼望帶來喜樂。中國人也知道這種平安和喜樂不能單單從人而來,因此而懂得仰望上蒼。

中國人也有以上天為價值源頭的道德精神傳統,文天祥的「正氣歌」說:「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高師寧是中國宗教社會學學者,她對企業家群體的商業道德做過調查,發現有信仰的人和不信仰的人不一樣。信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企業家,不能說就盡善盡美,但相比那些不信教的企業家而言,他們對職工會更好,對客戶會更講誠信,還有很多人熱衷於慈善公益事業。

希伯來書的作者強調,新的時代,是祭司制度復興的年代,這位新的大祭司貫通天地,帶領人直接進到上帝面前,引導人通往安身立命之處,支持人好好地生活。

馬可福音

10:46他們到了耶利哥。耶穌同門徒並許多人離開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討飯的盲人,是底買的兒子巴底買,坐在路旁。

10:47他聽見是拿撒勒的耶穌,就喊了起來,說:「大衛之子耶穌啊,可憐我吧!」

10:48有許多人責備他,不許他作聲,他卻越發喊著:「大衛之子啊,可憐我吧!」

10:49耶穌就站住,說:「叫他過來。」他們就叫那盲人,對他說:「放心,起來!他在叫你啦。」

10:50盲人就丟下衣服,跳起來,走到耶穌那裏。

10:51耶穌回答他說:「你要我為你做甚麼?」盲人對他說:「拉波尼,我要能看見。」

10:52耶穌對他說:「你去吧!你的信救了你。」盲人立刻看得見,就在路上跟隨耶穌。

4.1. 視力的復興:恢復視力,恢復視野,看見甚麼,跟隨甚麼

     最後一段經課,馬可福音10章46-52節,講述一個盲人恢復視力的故事。耶穌問:「你要我為你做甚麼?」盲人對他說:「我要能看見。」這位朋友終於恢復視力,他看見甚麼呢?看見又如何呢?視力正常的朋友,你又看見甚麼呢?看見又如何呢?有時,看見甚麼,未必由視力決定,而是由視野決定。

經文沒有明言那位盲人恢復視力後看見甚麼,但卻記述了他的行動:「就在路上跟隨耶穌」。我們合理地假設,他看見了耶穌,因此選擇跟隨耶穌。其實,對一位恢復視力的盲人來說,這個五光十色的世界實在有太多東西以前看不到現在可以看了,有太多行動以前做不到現在可以做了,但他似乎在耶穌身上看見了道路、真理、生命,因此就選擇了跟隨道路、真理、生命。

當人們追求復興的時候,他們看見甚麼呢?當人們追求強大的時候,他們看見甚麼呢?這不是視力的問題,而是視野的問題。

視野,有時會被阻擋,令人們看見特定的事物,而被限制去看其他事物。

何光滬是中國宗教研究學者,他指出:「無數的中國人提起傳教士,還只說那都是「鴉片販子」、「外國間諜」、「文化侵略」等等,這不是讓人覺得這個民族驚人地無知,或驚人地健忘嗎?但我認為,這絕非中國人民的過錯,而是那些故意誤導者的罪過。」他接著說:「越來越多不抱偏見的學者,都認識到基督教對中國現代化確實是很大的積極的促進力量。從歷史上看,辛亥革命以前,基督教就對中國社會做出了很大貢獻。例如在鴉片盛行期間,大部分在華傳教士,特別是英國的傳教士,早就大聲疾呼反鴉片,寫文章、畫漫畫、辦戒煙館,勸阻中國人吸鴉片。一些英國傳教士發現在中國呼籲沒有用,就跑回英國去呼籲,又寫文章,又辦雜誌,抨擊鴉片貿易違反道德違反信仰,還成立反鴉片組織,聯絡各界人士,一次次呼籲簽名,向國會請願,要求立法取消鴉片貿易。又例如,辛亥革命前後,天主教和新教傳教士已經在中國各辦了幾千所小學中學,還有中國最早的十幾所大學。又例如,傳教士還興辦了當時中國幾乎所有的醫院,為中國引入了現代醫療和醫學教育機構。」

馬可福音描述施洗約翰說:1:2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1:3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今天,修直那條道路,可能不是用鋤頭,也不用推土機,而是撥開雲霧,洗刷天空,恢復視野。當人們恢復視野的時候,但願都好像故事中那位重獲視力的朋友一樣:「立刻看得見,就在路上跟隨耶穌。」

 

三. 總結

今天的四段經課,啟發我們思考restoration的幾個向度,重建包容性的社會,重建公平的經濟,重建安身立命的信仰,最後而且不能輕視的,是恢復視野,看見包容性的社會令人民守望相助,公平的經濟令人民安居樂業,安身立命的信仰令人民生活得平安及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