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音樂起了

      181111_sermon

 

講題:音樂起了  The Music Starts

經課:啓示錄14: 1-13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11月11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上個月(2018年10月14日),天主教的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在聖伯多祿廣場宣布七位人士列為聖人。我們的信仰傳統沒有聖人,但有些信徒的確在信仰的路上留下深刻的軌跡,細味一下他們的生命,對我們的信仰人生,有很好的提示。這七位聖人中,有一位叫羅梅洛(Oscar Romero)。他是誰?他是中美洲國家薩爾瓦多(El Salvador)人,是首都聖薩爾瓦多(San Salvador)教區的總主教(Archbishop)。

  他一生致力反對貧窮、社會不義、政治暗殺。教宗方濟各讚揚他為了親近窮人和自己的人民,不顧生死。(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oct/14/pope-francis-canonises-oscar-romero-and-pope-paul-vi)羅梅洛親近窮人,窮人是被遺忘的人。他親近自己的人民,因為他的同胞活在反人民的政權下。他走向受苦者,因為他認為一個被釘十架的上帝是一個受苦的上帝。受苦的上帝,親近受苦的人。

  他努力尋求正義,但效果緩慢。他說:「天國不單在我們的能力以外,更在我們的視野之外。我們一生,只能完成神的偉大工程裡的一丁點兒。我們做的,無一樣是完成的。這是說,天國總在我們能力之外。沒有句子能完全表達所當說的。沒有祈禱能完全表達我們的信仰。沒有認罪能帶來完美。沒有牧者的探訪能帶來生命的整全。沒有活動節目能完成教會的使命。沒有任何目標十全十美。這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我們只是播種,這種子有一天或會成長。我們澆水,盼望將來。我們建造地基,為了將來的工程。…這一切都不圓滿,但這是開始,向前踏上一步,這造成一種機遇,讓神的恩典能進入其中,然後帶來圓滿。我們或許永遠看不到最後成果,但這正是建築師和工人的分別。我們只是工人,不是建築師。我們是牧者,不是救世主。」(https://apprenticeshiptojesus.wordpress.com/2007/09/12/oscar-romero-quotes/)

  羅梅洛總主教是一個懷著希望的人,他在真理的國度上緩步前進。

  有一齣電影,以《羅梅洛》(Romero (1989))為名,講述他的一生。在結尾部分,是一個彌撒的場合。羅梅洛講他人生中最後的一篇道。他說:「我對軍人作一特別呼籲。兄弟們,你們每一個都是我們的一分子。我們是同一樣的人民。你們殺死的農民是你們的兄弟姊妹。當你們聽到有人告訴你去殺一個人時,請想想神的話,『不可殺人』。沒有軍人可被強迫去執行一個違反上帝誡命的命令。以上帝之名,也以我們當中已受很多苦的人民之名,這些人民的哀求上達天庭,我懇求你們,我乞求你們,我命令你們,停止一切鎮壓。」

  道講完了,當他舉起餅和杯祝聖聖餐時,一個槍手向他開了一槍,他的血就混和了聖餐的血,他的身軀倒在聖餐桌旁。按天主教神學的理解,聖餐是一個獻祭,聖餐桌是祭壇,羅梅洛名副其實地死在祭壇上。

  在現實裡,羅梅洛總主教在聖餐桌前講了一段禱文,他說:「願那為人類被殺的〔基督〕身體和被獻上的〔基督〕寶血養育我們,好叫我們也奉獻自己的身體和血,承受痛苦,像基督一樣,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將和平與正義的豐收帶給我們的人民。」(https://apprenticeshiptojesus.wordpress.com/2007/09/12/oscar-romero-quotes/)這段禱文讀完後,子彈就穿過他的身體。

  他死前幾日,曾對記者說:「你去告訴人們,若他們成功地殺死我,我會寬恕及祝福做這事的人。我希望他們知道,這是浪費他們的時間。一個主教死了,但神的教會,就是神的子民,是永遠不會消亡的。」(https://www.uscatholic.org/culture/social-justice/2009/02/oscar-romero-bishop-poor)

  這是一個「人」的故事、一個「真正的人」的故事。他真實地活在歷史的某一點,活在某個反人性的國家裡。他沒有變成一個失去人性的人,他活出人性,他爭取窮人的人性,他呼喚人間去聆聽神的呼喚。一個可以充滿神聖的世界,為何變成地獄?他生活的世界,認為他是一個不應存在的人。但在神的眼中,他是一個聖者。

  今日講道的經文,描繪著同樣的張力。一個信徒在怪獸橫行的世界裡,是活在生與死之間。怪獸要消滅他,神卻將他放在永恆的國度裡。

講道經文:啟示錄14:1-13

啟14:1 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

啟14:2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並且我所聽見的好像彈琴的所彈的琴聲。

啟14:3 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眾長老前唱歌,彷彿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

啟14:4 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

啟14:5 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

啟14:6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

啟14:7 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

啟14:8 又有第二位天使接著說:「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

啟14:9 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聲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

啟14:10 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

啟14:11 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牠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

啟14:12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

啟14:13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裏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我將這經文分為五個段落。

(1)啟14:1-5:音樂起了

啟14:1 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

  世界是紛亂的,但在神給人的遠象裡,看到靈性世界的平靜祥和。在神聖的景象中,有「羔羊」。「羔羊」是被人宰殺的,但卻又復活過來的聖者。他站在錫安山上。這是王者的山,是得勝者的山。同他一起的,有十四萬四千忠誠的信徒。十四萬四千,代表著神的子民的總數。他們的額上,有基督和天父名號。這代表著他們的生命屬於神而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有希望,是因為有神,也因為這個世界總有活在世上卻又反抗世上的不義的人,他們不屬乎這個世界,他們屬乎神。

啟14:2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並且我所聽見的好像彈琴的所彈的琴聲。

啟14:3 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眾長老前唱歌,彷彿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

  音樂起了,這是天籟,這是世人不懂的生命之歌。

  美妙的歌聲,總是誘人的。在希臘神話裡,有些像美人魚的女妖Siren,在岸邊唱歌,吸引水手聆聽,而陶醉失魂的水手,便會將船撞向礁石,令船沉沒。這或許就是世界的歌聲,令人意亂情迷,最後失去生命。啟示錄所講的天籟,都會令人像基督那樣放下生命。但這歌聲裡,講的是人性,講的是神聖,講的是一個可以想像卻又不可企及的天國。羅梅洛總主教聽過這歌聲,他追隨這歌聲,最後死在基督的祭壇上。

啟14:4 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

啟14:5 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

  這裡表達信徒的聖潔特質,他們緊緊地跟著羔羊耶穌。「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這表達他們與真理為伍。在這虛假得明目張膽的時代,堅持真理的人,是難能可貴的。啟示錄講得明白,像基督一樣堅持真理的人,他們的生命也會像基督一樣,在死裡顯出永恆的生命。

(2)啟14:6-7:第一位天使的宣告

啟14:6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

啟14:7 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

  這是第一位天使,他講論福音。福音是什麼?在這裡,福音是敬畏神,將榮耀歸給神。人總有敬畏的人或東西,人總會將榮耀歸給某些人或某些東西,但請不要敬畏一個錯誤的對象,也不要將榮耀歸給不該有榮耀的東西。請不要欣賞以虛謊上位的人,也不要戀慕強權下的虛名。在不正義的世界,有來自不正義的威脅。在威脅下就範,是人之常情。在這裡,這位天使鼓勵我們,不要就範,不要停止講真話,不要對正義的國度失去期盼。

  人能在混亂的世界站得住腳,是因為他知道誰創造天地,誰掌管萬有。體會天地間有一浩然的正氣,這需要一點心靈的感應。這天使說,這天地的主宰要裁斷善惡,而這審判的時刻已到了。是非善惡,並不是混然不分的。人應明辯是非,在是非不分的時刻,毅然走在正路上。

(3)啟14:8:第二位天使的宣告

啟14:8 又有第二位天使接著說:「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

  第二位天使宣告,那將人貶為奴隸的暴力國度巴比倫傾倒了。巴比倫,在啟示錄的時代,就是指羅馬帝國,一個軍力強大,巧取豪奪的帝國。天使說,這帝國的本質是「邪淫」的。在聖經傳統裡,「邪淫」的重點不在性的混亂,而在於拜偶像。「拜偶像」的神學定義很簡單,將「被造之物」看成是「神」,就是「拜偶像」。羅馬帝國敬拜的,是君王、是強大的軍力、是奢華的生活。他們以此為他們的「神」,他們敬拜君王,愛好征服,羨慕奢華。這些偶像無處不在,今日,這些偶像依舊誘惑我們去依仗權勢,掠奪窮人的財富,以過奢華的生活。

  天使說,這邪淫的酒,是大怒的酒。或者這樣翻譯更簡明:「這邪淫的酒,引來神的大怒。」神不會對不義坐視不理。天使直接宣告,這不正義的體制和不正義的生活方式,傾倒了。若有人維繫這人間的不義體制,渴望過那不義的生活,將會和「巴比倫」一同滅亡。

(4)啟14:9-11:第三位天使的宣告

啟14:9 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聲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

啟14:10 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

啟14:11 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牠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

  第三位天使提醒我們,千萬不要成為怪獸的一部分。

  第9節及第11節,提及「拜獸和獸像」,這和第一位天使呼籲我們「敬拜真神」相對應。

  中間的第10節,提及「神大怒的酒」、「神忿怒的杯」,這和第二位天使提及的「邪淫、大怒之酒」相對應。

  明顯,這段經文提示我們,認清「怪獸世界」的虛假,認清虛假的生活世界的即將滅亡,呼籲我們千萬不要成為怪獸的一部分,否則,就會承受生命的永遠喪亡。這需要人十分清醒地活,要對世界的不義元素有清晰的了解,要對不義有明確的拒絕。

(5)啟14:12-13:結語

啟14:12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

啟14:13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裏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在虛假的世界,嚮往真理,要一步一步地走過去,需要莫大的「忍耐」。

  神學家莫特曼(Moltmann)在其《盼望神學》(Theology of Hope)裡這樣說,人有時過份狂妄,強求所希望的東西即時實現。人有時又太早絕望,認為所希望的東西永遠不會實現。其實,兩者都不是希望。真正的希望,具有一種「旅途中」的性質。在旅途中,向著目標前進,總需要「忍耐」。(參:Jürgen Moltmann: Theology of Hope (SCM Press, 1967), p.23.)

  記得羅梅洛總主教的話:「天國不單在我們的能力以外,更在我們的視野之外。我們一生,只能完成神的偉大工程裡的一丁點兒。我們做的,無一樣是完成的。……這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我們只是播種,這種子有一天或會成長。我們澆水,盼望將來。……這一切都不圓滿,但這是開始,向前踏上一步,這造成一種機遇,讓神的恩典能進入其中,然後帶來圓滿。」

  天上的聲音說:「在主裏面而死的人有福了!」羅梅洛死在祭壇上,他會說:這種死,是一種蒙福的死。

  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這是在安息禮拜裡經常會誦讀的經文。真的,一個人死了,不就是死了。他一生的惡,會永隨他。他一生的善,也會永隨他。我深深希望,在虛謊的世界,我們永遠堅持真理,永遠堅持正義,永遠堅持良善。這一切一切,會永遠伴隨我們。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