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來唱歌吧

      190120_sermon

講題:來唱歌吧  Come Sing a Song

經文:啓示錄15章1-4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9年1月20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不知你洗澡時會不會唱歌?很多人洗澡時唱歌。聽說,因為這是人最放鬆的時刻;還有,在熱水下,血液循環加速,人較興奮;再加上獨自一人,不用理會別人的批評;而且,在密室中,有點回音效果;加上少許水氣,矇矇矓矓,有點舞台效果,於是,人就會唱歌,將內心的情緒舒發出來。

  日本有位詩人谷川俊太郎(Shuntaro Tanikawa),寫了首詩《我歌唱的理由》,講他為何唱歌。這首詩如此說:

我歌唱/是因為一隻小貓崽/被雨澆透後死去/一隻小貓崽

我歌唱/是因為一棵山毛櫸/根糜爛掉枯死/一棵山毛櫸

我歌唱/是因為一個孩子/瞠目結舌,顫驚呆立/一個孩子

我歌唱/是因為一個單身漢/蹲下來背過身子往別出看/一個單身漢

我歌唱/是因為一滴淚/滿腹委屈和焦躁不安/一滴清淚

(田原譯,登於:https://read01.com/DGe5POA.html#.XDnwuNSF5XQ)

  想想這首詩的畫面:一隻貓仔,被雨濕透,死去。一棵山手欅,理應很茁壯,根卻壞掉,枯死。一個孩子,在驚恐中,不知所措。一個單身漢,卑屈地蹲下來,卻不知望向何方。一滴淚,在委屈與不安下,悲苦地流下。

  這就不是洗澡時隨意唱一首歌,而是有感於生命的柔弱與無助。心中很想向這些至柔弱者伸出援手,但又知自己的手伸不過去,在想作出幫助而又作不到幫助的痛苦裡,詩人不得不唱出心中的鬱悶,不得不唱出悲憫的歌。這就是詩人唱歌的理由,他唱出他對蒼生的悲憫。

  美國有一隊唱福音民歌的二人組合,叫All Sons and Daughters,唱了一首歌,歌名叫 “Reason to Sing”(歌唱的理由)。詩歌大致說:世事像碎片,我感受不到神。我恐懼無助,恨惡一切。在這時候,I need a reason to sing。多麼需要知道神仍然以手托著這個世界,而這就是歌者仍能唱歌的理由。

  一個人唱歌,可能是洗澡時在花灑下感到舒暢,可能是體會到萬物如此無助而產生的悲憫,又或者,是因為在世界崩壞的時候,看到神仍掌管著萬有。

  今日講道的經文,寫在邪惡當道之時,那時怪獸橫行,謊言成了社會運作的常態。這時,作者仍能找到歌唱的理由,因為他看到活著的上帝,仍在人間主持正義,扭轉乾坤。今日,讓我們看看他歌唱的理由。

講道經文:啟示錄15:1-4

啟15:1 我又看見在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因為神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

啟15:2 我看見彷彿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攙雜。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牠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著神的琴,

啟15:3 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

啟15:4 主啊,誰敢不敬畏你,不將榮耀歸與你的名呢?因為獨有你是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為已經顯出來了。

啟15:1 我又看見在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因為神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

  世事紛陳,擾擾攘攘,作者不從人間的角度看,他仰望上天,他從天上看。他看見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大」,因涉及整個世界及歷史的命運。「奇」,是因為意想不到。看看世界,邪惡當道,還以為這世界會在邪惡中沉淪,還以為堅持真理的人會死得不明不白,但原來事實不是這樣的。神在人間,正道在人間,公義在人間。神對邪惡震怒,發出祂的審判。按舊約「出埃及」事件的記述,神審判法老前,先有「十災」。神作最後審判前,先有人間的災劫。經文這裡提到「七災」,是審判的前奏。神讓人在災劫中反省、悔改。但邪惡之謂邪惡,總是在任何災劫中都不會承認自己的錯,造成災劫的總是別人的錯。當人人都指控魔鬼是邪惡時,惟魔鬼會走出來,真誠地,大聲說,我不是邪惡的,你們才是邪惡的。魔鬼殺一個人時,都是正氣凜然的。

  面對人間的邪惡,啟示錄是從天上的角度去俯瞰,同時以歷史的終局的觀點去回望,邪惡好像橫行霸道,但永遠不是歷史的主人,也永遠不是主宰歷史的神明。只要我們的視野「有從天上看」的高度和「有從終點看」的遠大,我們便能與啟示錄的作者一樣,看到邪惡的最後崩壞。

啟15:2 我看見彷彿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攙雜。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牠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著神的琴,

啟15:3 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

  在舊約,當以色列人擺脫法老,不再當奴隸時,他們逃走,走到紅海邊,前無去路,後面有法老的追兵。在這個絕境裡,「大而且奇」的事就出現了。摩西舉起杖,紅海就分開。按猶太人的一個傳統說,紅海分開時,海水凝結成冰,整個海面變成玻璃海。過了紅海後,在海邊,他們唱起讚頌上帝救贖的歌。(參:http://www.schechter.edu/visual-midrash-on-the-parting-of-the-red-sea-parashah-beshalach/)

  啟示錄用了相關的意象,當神終極審判邪惡時,神的子民也站在玻璃海上,唱著救贖的歌。「海」,在近東文明,代表混亂與邪惡。海裡有怪獸,令人不安。如今,海被凝結成玻璃,不再顛簸,也變得透明,怪獸無法隱藏。海被克服了,邪惡被克服了。多麼希望我們的政治世界也變成一個玻璃海,一切運作變得透明,也無怪獸隱藏在裡面。玻璃海裡有「火」,因為神的審判在其中。神對子民的救贖,伴隨著對邪惡的審判。

  站在海邊的,是神的子民,他們是「勝了獸和獸的像並牠名字數目的人」。神的子民勝過三樣東西:獸、獸像、獸的數目。「獸」是邪惡的根源。邪惡要發揮力量,需要邪惡的媒介或體制,這就是「獸的像」。「獸像」是偶像化的崇拜體制,這不單單是宗教體制,也同時是政治、社會、經濟的體制。舉例說,當我們以為金錢比一切都重要時,金錢就不只是經濟的東西,而是控制人生活的偶像神明。偶像之為偶像,就在於它的「假」。偶像崇拜,就是將「假」當成「真」。人將「假」當成「真」的時候,就會將「真人性」淪落為「假人性」,將人性「物化」,將自己淪為邪惡的工具。邪惡的怪獸要控制人,透過「獸像」,透過將人「物化」的體制,使人失去人性。人選擇進入「獸像」的體制敬拜「獸」,生命就被打上「獸的數目」,生命屬於「獸」,成為獸的一份子。

  我想起魯迅寫的《狂人日記》,小說的主人翁是一個「狂人」,他的日記這樣寫:「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這個狂人認為他身邊的人都是密謀要吃他的。他這樣寫:「我認識他們是一夥,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曉得他們心思很不一樣,一種是以為從來如此,應該吃的;一種是知道不該吃的,可是仍然要吃。」這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這日記的最後兩行字是:「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者還有?救救孩子……」

  魯迅筆下的世界,是一個「怪獸化」的世界,「人吃人」的世界,非人化的世界。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怪獸體系的一份子。他們吃人的時候,口中是說著「仁義道德」的。任何為了某種理想、某個體制的利益而漠視他人生命的,都是「怪獸」體系。在其中,人順從了「獸像」,打上「獸的數目」,成了「獸」的一份子。魯迅的悲憫是,看看還有沒有未吃過人的孩子,看看還有沒有仍保持人性的人,若有的話,要救救他們。這個世界,期待神的真子民。神的真子民,是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牠名字數目的人」,這些人能救救孩子,教他們不去吃人,教他們像耶穌一樣,以仁愛及真理拒絕暴力與謊言。

  神的子民,站在玻璃海上,拿著神的琴,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他們唱歌,總有唱歌的理由。在艱難的歲月裡,他們為何能唱歌呢?

啟15:3 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

啟15:4 主啊,誰敢不敬畏你,不將榮耀歸與你的名呢?因為獨有你是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為已經顯出來了。

  神被稱為「主、神、全能者」。主,是僕人效忠的對象。神,是被造物敬拜的對象。全能者,是戰無不勝的戰士,是被欺壓的弱者倚靠的對象。

  在這位神面前,我們為何能唱歌呢?

  回看過去,這位神為我們成就了大事。經文說,祂的作為「大」哉「奇」哉,「大而且奇」,重複第一節的講法。祂的道途「義」哉「誠」哉,義哉,正義也,賞善罰惡;誠哉,誠實也,堅持真理。神「大而且奇」的作為,是讓正義明明白白地彰顯出來。作為全能者,祂保證擊敗邪惡,主持正義。在耶穌的十架受死裡,神顯明邪惡不一定能迫使人變成邪惡的人,耶穌以仁愛與寬恕向邪惡說「不」,祂的復活顯明這種生命能進入永恆。暴力與謊言,最多能欺騙人十年百年,惟正義與真理永存不朽。

  就現在來說,神希望我們明白「獨有祂是聖的」。整卷啟示錄,就以這句「獨有你是聖的」為中心。魔鬼在人間,製造很多偶像,誘惑我們也迫使我們去敬拜它們。金錢、利益、權勢、名譽、享樂,種種東西,都以「仁義道德」的名義,吸引我們向其下拜。在我們毫不察覺的情況下,使我們成為「吃人的人」,成為怪獸的一份子。啟示錄在這群魔亂舞的世代,大聲說:「獨有神是聖的」。

  展望將來,神希望萬民來到祂面前敬拜祂,這是教會的使命。人生在世,不要為自己而活。為自己而活,很容易跌入世間種種偶像崇拜裡,成為「吃人的人」。只要你為自己而活,常常想著自己的好處,偶像就能乘虛而入,以虛假的成功換取你的靈魂。在太初,蛇能成功引誘亞當夏娃,就是讓他們以為跟從牠的做法會帶來自身的好處。教會在世的使命,是效法基督,惟獨順服天父的旨意,因為深深知道惟獨天父是聖的。魯迅呼籲:「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者還有?救救孩子……」教會效法基督,就能救救孩子。在如此多偶像的世界,人真的很易失去人性,變成吃人的怪獸。神的子民真的要加把勁,堅持真理,活得像人,實踐天父的旨意,渴望天國的來臨。

  我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加入這個詩班,站在玻璃海上,唱讚頌神的詩歌。親愛的弟兄姊妹,來,唱首歌,唱首羔羊的歌。當有一天,有人問我們,我們歌唱的理由何在?我們可以答:

我歌唱/是因為一隻小貓崽/被雨澆透後/耶穌溫暖著牠

我歌唱/是因為一棵山毛櫸/根看來爛掉了/卻抽出新芽

我歌唱/是因為一個孩子/瞠目結舌,顫驚呆立/耶穌卻呼喚他

我歌唱/是因為一個單身漢/禁閉在痲瘋的孤寂中/耶穌摸他

我歌唱/是因為一滴淚/無法理解的/從天父眼中滴落世界的一滴眼淚

(改寫自:谷川俊太郎的《我歌唱的理由》)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