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偉先生 – 死亡、眼淚與生命

      190113_sermon

講題:死亡、眼淚與生命 Death, Tear and Life

經文:約翰福音11:17-44

講員:劉國偉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9年1月13日

引子

死亡與我們的人生經驗,甚至人類歷史糾纏。不同性格、信念,又或者不同的宗教和文化背景的人,自然對死亡有不同的詮釋和觀點。

使徒約翰在垂暮之年寫下耶穌福音紀事的回憶錄,記載了拉撒路復活的獨家故事,在約翰福音第11章,用上了與死亡相關的辭彙15次,牽引著讀者從一次死而復活的神蹟中,認識耶穌更深,也認識自己和人性更多。

突破創辦人蘇恩佩女士在她的著作「死亡,別狂傲」中,引用英國十六世紀著名詩人約翰多恩(John Donne)的作品:

死亡,別狂傲,縱或有人稱你

聲勢駭人,然而並非如此;

那些你自信可以推翻的人

是不滅的,可憐的死亡,你未能殺我。

那是恩佩姊妹對死亡的吶喊,對於一個活在死亡邊緣二十年的人,是對死亡一個透徹的認識。

死亡

約翰把整件事情仔細地記錄下來:馬大和馬利亞兩姊妹特意打發人,去告知耶穌有關拉撒路病重的消息,耶穌聽見後,卻仍在原處逗留兩天,作為這個家庭的一位摯友,耶穌沒有立即動身,確是叫人費解。兩天之後,耶穌告訴門徒要再往猶太地,往訪馬大一家,耶穌的門徒難免有點莫名其妙,要不兩天前就馬上啟程,拉撒路既已死去,又為何冒著人身安全,再踏足猶太地,面對被猶太人拿著石頭追打的際遇!

在約翰的筆下,他記述了最少三種對死亡的回應。

  1. 啟程之際,多馬怨氣地說:「我們也和拉撒路同死罷!」(11:16)表達了死亡是終結,不要白白的犧牲,「咁樣死值得咩?」

  2. 「有好些猶太人來看馬大馬利亞,要為她們的兄弟安慰她們。」(11:19)死亡是一回十分傷痛的事,需要別人安慰。

  3. 「主啊!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必不死。」(11:21)死亡是一個不可逆轉的結局,而死去與未死,有時只是一剎之間。

耶穌等了兩天,走了兩天路程,拉撒路已經辭世4天。猶太民間相傳,人死了4天之後,靈魂就離開身體,換言之,拉撒路決不可能復活再生。

馬大知道耶穌正要進村莊,便趕忙出去迎接,碰面的第一句話,相信是她埋藏心底,纏繞好幾個日夜的由衷之言:「主啊!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必不死。」這個小片段剛過去,馬大的妹妹馬利亞也知道這位遲來的夫子已到了村口,她同樣急忙起來要馬上與耶穌見面,身旁的人也馬上跟在後面,還以為她要去哭墳。

當馬利亞遇見耶穌,劈頭第一句話竟與姊姊馬大所說的完全一樣:「主啊!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必不死。」,看來,這已是她們姊妹二人的一致結論,當中也許沒有怨恨,但那種失望、不解、感慨、和對事情無法挽回的嗟嘆,都全部在她們的臉容、眼淚和身體語言中表露無遺。

使徒約翰記下了福音書中耶穌哭泣的一個片段,那肯定是深入魂魄的一個記憶。耶穌與門徒身處在一種張力之中,走了兩天路程,方才抵達伯大尼,就遇上了馬大和馬利亞相同的說話,還有,耶穌與馬大的對話,似有若無。

馬大對耶穌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現在,我也知道,你無論向上帝求甚麼,上帝也必賜給你。」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馬大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馬大說:「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界的。」 (11:21-27)

馬大對教義的掌握,是清晰及準確的,卻正如我們一樣,往往被自己的經驗所局限,以為上帝會做甚麼,或不會做甚麼! 我們愈有生活經驗,或者經常作決策的人,愈容易陷入這種定見和定局之中,沒有一個足夠開放的心靈,甚至不願意開放自己的心靈,去碰觸信仰旅程中的新的體驗。

就在這個時空背景之下,使徒約翰記載了不同的人所流下的眼淚。

  1. 至親的眼淚

那些同馬利亞在家裏安慰她的猶太人,見她急忙起來出去,就跟她,以為她要往墳墓那裏去哭。馬利亞到了耶穌那裏,看見他,就俯伏在他腳前,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耶穌看見她哭,(11:31-33上)

馬利亞為拉撒路的死去而哭泣,是完全可以理解。猶太人以為她要去哭墳,也是正常的估算。

  1. 親友的眼淚

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11:33)

與哀哭的人同哭,乃人之常情……

無論是至親的眼淚,或者親友的眼淚,都是基於死亡是一個不可逆轉的結局,悲從中來。耶穌呢? 祂明明知道頃刻之間,拉撒路就要復活,而且祂就是復活、就是生命,何以祂也哭起來??

3.「耶穌哭了。」(約11:35)

耶穌哭了:祂以生命與人間的情愫糾結

此刻,馬利亞俯伏在耶穌腳前哭泣,陪著馬利亞前來的友好同樣帶著淚眼,大抵都認同她們姊妹倆所下的結論 : 夫子來晚了!。在淚眼汪汪之間,一片愁雲慘霧,耶穌再沒有解說甚麼,在眾人心中,一切已成定論,耶穌那份無人明白的苦惱,正加倍凝結。

使徒約翰憶起耶穌那一刻心裡悲嘆、又甚憂愁。天地的主理當胸有成竹,知道頃刻之間眼淚將變成歡笑,一切的嗟嘆將化成喜悅,然而,祂卻與人間的情愛相纏,他難過地問:「你們把他安放在那裡?」(難道祂不知道嗎?),就在大夥兒動身前往墳墓之際,耶穌哭了。

門徒的怨氣和不解,馬大和馬利亞的失望和感嘆,親友同哀的眼淚,身處人間那種被死亡所捆綁和別離時的傷痛,在哀哭的人當中,耶穌悲從中來,祂體味到凡塵的苦,在前因後果的交纏之間,祂像凡人一樣流下了眼淚。

身處現場的猶太人開始有所議論,約翰記下了兩段說話:

猶太人就說:「你看他愛這人是何等懇切。」 (11:36)

其中有人說:「他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豈不能叫這人不死嗎?」 (11:37)

信仰有時就是如此直接和簡單! 你看,神愛你這個人是何等懇切! 祂既然開了救恩的道路給你,豈不能叫你從死亡般的困境走出來嗎?

與我們同行這條生命之道的主,是一位以生命與人間的情愫糾結的主!哭泣的主不單讓我們認識他真是一個人,祂更呈現出神與人同行的赤裸裸的事實,祂親自進入凡人的生離死別的苦痛裡,深情地在人間活過。祂哭起來――一個會因為人神之間的糾葛而哭泣的主,加倍叫我認識祂對人間的愛有多深。

死亡與生命之間

在拉撒路的死亡與復活之間,是耶穌的眼淚,因為上帝同行的愛,叫我們可以面對死亡,活出榮耀上帝的生命。正如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上帝的榮耀嗎?」(11:40)

是耶穌,不是別人,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11:43-44上) 「拉撒路」就是「神是我的幫助」的意思。在這個愈來愈多人自我設限、自我審查的社會,多少活在害怕得失權勢的擔憂甚至恐懼之中,我們可會像使徒約翰般銘記耶穌就是復活,就是生命,祂以深情的愛與我們從死亡走往生命,確信及經歷「神是我的幫助」。

哥林多前書15章55-56節 : 「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裏? 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裏? 死的毒鉤就是罪」(林前15:55-56上)

面對死亡、面對罪的權勢,我們要記住這一個畫面 : 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