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祥江博士 – 饒恕的中途站

      190224_sermon

講題:饒恕的中途站 Middle Station of Forgiveness

講員:區祥江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9年2月24日

饒恕從來都不是一個簡單、容易的過程,當中會經過不同的階段,或歷程。我們可以說,創傷愈大,饒恕需要處理的時間就愈長。當然,傷害與被傷害、饒恕與被饒恕各自都有自己不同的心路歷程,這也令饒恕在這人世間所呈現的不同的面貌和不同的結果,變得多變和不容易找到一條放之四海皆準的定律。

剛巧今天的經訓就來到創世紀 45:1-15節的一段約瑟饒恕兄弟的故事,故事描述一段讚人熱淚的相認、饒恕,甚至給人一個能達至復和的寄盼的片斷。但,這只是饒恕的一個中途站。對約瑟來說,能來到這一步已經絕對不容易。我們若看完創世記50 章的結局,我們就知道。原來饒恕與被饒恕的一方仍有很大的距離。這個感人的場面只是饒恕的一個中途站。

我們先來一個簡單的歷史回顧。

約瑟是一個傳奇人物,他的故事打從創世紀37章出場到創世紀50章結束,都有他的足迹。 他的故事被改編為音樂劇,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 由 Tim Rice 填詞, Andrew Lloyd Webber 作曲。

他的故事情節十分精彩,有不少重覆出現的主題,以衣服為例,父親的彩衣本來是給大兒子的,因為約瑟是雅各深愛的妻子所生的第一個兒子,雖然在兄弟中他是排行第十一的,但彩衣卻落在他身上,這就惹了其他兄弟的嫉妒,更動了殺機,雖然,最後能免了一死,他的彩衣卻染上血蹟,用作他死亡的證據。第二件出現的衣服是成為波提乏家中的管家之後,雖然得到主人的信任,但卻受到波提乏妻子的引誘,逃走時留下一件外衣,卻成為指控他的證據。當然被鎖入監就要穿上囚衣,最後一件是法老賞識他而賜給他一件皇室的外袍,這是他得到尊榮的見證。所以,衣服的更替也標致著一個人的際遇。Tim Rice 在音樂劇中說得好:「Give me my colored coat My amazing colored coat 」,約瑟可能在眾多的衣服中,仍然最愛的是父親給他的彩衣。

其實,約瑟的彩衣是整個家庭傷痛與饒恕的起始點。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容易定事情的對錯。有些家庭的互動是隔代留下來的影響。正如上面提過,約瑟的父親雅各特別寵愛約瑟,在17歲的時候,雅各送給他一件彩衣,在當時彩衣應該是送給長子的,雅各這樣的行徑釀成十個兄長對約瑟的妒忌。其實,當再推上一代,雅各的母親利伯加就是因為偏愛雅各,以致釀成日後以掃追殺雅各的地步。由此可見,約瑟被賣,錯可以追溯到利伯加和以撒身上。當我們去看家庭的恩怨,誰是誰非的時候,要把問題拉闊來看。

約瑟饒恕的第一個站:從神的眼光看傷害的意義

寬恕是個人在神面前,以神的眼中檢視過去,而看到神在傷害背後的意義。寬恕的第一步是有勇氣去檢視我們家庭所發生的事,傷害我們的人可能曾被人傷害。約瑟的哥哥們也許正因為雅各偏愛約瑟而受到傷害,每個人背後都有他的故事。寬恕並不是易事,約瑟被兄弟出賣,要寬恕他們確實不容易。

由被賣到埃及、被主母控告、被囚、被酒政忘恩負義、後來才被記起,為法老解夢,最終成為法老的宰相。當中的起跌數次,直至到最終才回望,看到這些苦難背後有神的心意,他才放下怨恨。

正如今天的經文中,約瑟多次指出他看到神是幕後的白手,祂是事情背後的看守人、叫傷害的事化成扭轉民族命運的契機。

45章

5節:現在,不要因為把我賣到這裏自憂自恨。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全生命。

7節: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

9節:神使我作全埃及的主,

另一個端倪是在聖經創世記41章51-52節,,當時約瑟差不多 37 歲,因為聖經記載他30歲開始侍候法老,荒年未到以前,約瑟給他的兩個兒子起名,大兒子起名叫瑪拿西,意思是「使之忘了」,而次子的名字為以法蓮,意思是「使之昌盛」。由約瑟被賣,被陷害,被遺忘,到被法老重用,回望這20年,他開始明白今天落入這個處境是為了什麼。如他替兒子改名字便可見他已經寬恕了他的哥哥們。當我們用神的眼光去看待事情,便能夠帶給我們對傷害有一個新的看法,而這看法能幫助我們去寬恕。我們要學會寬恕,應先退一步先在神面前安靜,思想神為什麼容讓事情發生,當中有著神的恩典和計劃。 當然,我們也不應強迫身邊受傷的人一定要看到傷害背後神的意思,因為有不少些時候是未必找到答案,苦難本身是不容易給予一個合理的答案,我們才有約伯記對苦難的尋問的記錄。

另一個中途站是:傷痛的眼淚

不過,縱然自己私底下處理了自己的怨憤,放下對家人的憎恨和憤怒,在面對面處理這些家人的恩怨的時候,總會牽動我們不少的眼淚。約瑟在與兄弟修補關係的過程中,流了多少次的淚。

有時是要避開去哭(創42:23-24 )

「23他們不知道約瑟聽得出來,因為在他們中間用通事傳話。 24約瑟轉身退去,哭了一場」

今天經文也提到他放聲大哭的場面:創 45:1-2

1 約瑟在左右站着的人面前情不自禁,吩咐一聲說:「人都要離開我出去!」約瑟和弟兄們相認的時候並沒有一人站在他面前。 2他就放聲大哭;埃及人和法老家中的人都聽見了。

也有忍不住相擁而哭的(45:14-15)。那些感人的場面給我們很大的盼望和安慰,因為如此大的被出賣、被陷害,令自己落到如此艱難的處境,人世間最大的傷痛莫過於是親人給自己的傷,最終,約瑟都能原諒了他們。相擁的淚是最大的明證。

饒恕是一條雙行路:我們也要分辨傷害人的是否有悔意

42-44章其實是約瑟測試兄弟是否有悔意的。 第一次買糧時,他要哥哥們帶便雅憫到埃及時,他偷聽到他們如何理解當前的苦難:「21他們彼此說:「我們在兄弟身上實在有罪。他哀求我們的時候,我們見他心裏的愁苦,卻不肯聽,所以這場苦難臨到我們身上。」 22呂便說:「我豈不是對你們說過,不可傷害那孩子嗎?只是你們不肯聽,所以流他血的罪向我們追討。」」(42:21-22)

接著約瑟設計用占卜用的杯子留住便雅憫。猶大頂罪那段說話最感人不過:「30我父親的命與這童子的命相連。如今我回到你僕人-我父親那裏,若沒有童子與我們同在, 31我們的父親見沒有童子,他就必死。這便是我們使你僕人-我們的父親白髮蒼蒼、悲悲慘慘地下陰間去了。 32因為僕人曾向我父親為這童子作保,說:『我若不帶他回來交給父親,我便在父親面前永遠擔罪。』 33現在求你容僕人住下,替這童子作我主的奴僕,叫童子和他哥哥們一同上去。 34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見我父親呢?恐怕我看見災禍臨到我父親身上。」」(44:30-34)

這頂罪的做法,預表猶大家所出的耶穌為我們頂罪的典範。也賺取了約瑟對他們真心悔罪的信心。這是饒恕的重要的一個站。

真饒恕是一個艱辛旅程,我們來看當中是雙方都要有行動和心意的轉化的。

  1. 犯錯/罪者懊悔、悔改,在罪疚中得釋放

  2. 受傷者得醫治,離開傷害,不捆在報復循環的詛咒中,願意施恩接納、饒恕

iii. 最終,冒險進入修補的關係中,破碎的關係得復和

被饒恕者那邊廂的心路歷程

不過,寬恕跟復和原來是兩件可以分開來看的事 。復和是雙方間的事,有時候寬恕未必帶來復和,這是兩個過程,寬恕是我們單方面可以做到,但復和卻需要別人也同時願意才可,而在未能完全復和之前,我們應以恩典待人。就像約瑟的10個哥哥,雖然約瑟寬恕了他們,但他們仍然放不低,依然懼怕約瑟。

在今天的經文中,我們不難看到那些兄弟的恐懼。

45:3 「約瑟對他弟兄們說:「我是約瑟。我的父親還在嗎?」他弟兄不能回答,因為在他面前都驚惶」

從經文中,我們也看到一個權力懸殊的情況,那被害人約瑟今天強盛起來,傷害者變成脆弱的一方,這令接受饒恕一方有一些不確定和恐懼。而其實約瑟在言談之間那種權力的氣勢是十分強盛的。

45:8 他又使我如法老的父,作他全家的主,並埃及全地的宰相。

45:13  你們也要將我在埃及一切的榮耀和你們所看見的事都告訴我父親,

那親疏有別的次序是明顯的:「父親、便雅憫、其他兄弟」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這種權力懸殊帶來的恐懼其實一直未散,他們擔心約瑟不是真心饒恕他們。

我們可以從雅各去世後兄弟的恐慌和部署要討好約瑟可見:

「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死了,就說:「或者約瑟懷恨我們,照著我們從前待他一切的惡足足地報復我們。」  他們就打發人去見約瑟,說:「你父親未死以先吩咐說: 『你們要對約瑟這樣說:從前你哥哥們惡待你,求你饒恕他們的過犯和罪惡。』如今求你饒恕你父親神之僕人的過犯。」他們對約瑟說這話,約瑟就哭了。他的哥哥們又來俯伏在他面前,說:「我們是你的僕人。」」(創50:15-18)

到這時,約瑟仍然以眼淚作回應,因為他為兄弟信不過他已經寬恕了他們而傷心,原來他寬恕了,不代表兄弟能釋懷,所以接著,「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神呢? 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現在你們不要害怕,我必養活你們和你們的婦人孩子。」於是約瑟用親愛的話安慰他們。」(創50:19-21)

約瑟的回答反影他是一個有氣量,善解人意,約瑟決定恩待他的哥哥們,願意供養他們的妻兒。而且約瑟更用親愛的話去安慰他們。

從約瑟寬恕的故事,我們看到他能夠寬恕其實有不同的站,當中神的角色是不可或缺的。

第一,約瑟相信神是最終的審判者,他會覺得若自己去報復是代替了神作審判者的角色。第二,他相信神能轉化人不良的動機為美善的結局,他沒有否定他們真的立心不良,真的做了傷害他的事,不過,他卻而回望式的角度來理解傷害背後,原來有神的美意在當中。當我們寬恕別人的時候,我們用神的眼光去看事情,我們有空間去看神讓這些事情發生,是有祂特定的計劃,第三,更進一步,有神的眼光看傷害、看傷害自己的人。原來這些傷害自己的人都有他們受傷的地方,例如雅各的偏愛和約瑟不懂收斂自己帶動兄弟仇恨的兩個夢,都傷了兄弟的感情。這部份聖經沒有詳細記載。最後,能否從饒恕到復和原來也牽涉到權力的懸殊、被饒恕者對饒恕者的信心問題。創世記 50 章故事結尾其實也沒有寫下兄弟們對約瑟那眼淚、那安慰的話的反應,故事結尾的留白,似乎在邀請我們也當作出自己的決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