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190421_sermon

講題: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Why Seek Ye the Living among the Dead?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9年4月21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天是復活節,我們應開心雀躍。漫長的冬夜已過,乍見溫暖的春光。罪惡的暴虐止住了,仁愛的花朵到處綻放。死亡不再肆無忌憚,生命的種子開始發芽。這是開心的日子。

  古教父大馬士革的約翰(St. John of Damascus)如此說:

  「現在,萬物充滿光明,無論是在天地之間,抑或深在大地之下。蒼生唱頌基督的復活。藉這復活,萬物得以堅立。」

(St. John of Damascus, “Now all things have been filled with light, both heaven and earth and those beneath the earth; so let all creation sing Christ’s rising, by which it is established.”)(https://prabook.com/web/john.of_damascus/3733347)

  古教父屈梭多模(St. John Chrysostom)的復活節講道如此說:

  「請同來參與信仰的筵席,請同來領受美善的豐盈。請不要哀悼你的貧乏,因為天國已向你顯明。請不要再為罪行難過,因為從墳墓而來的是寬恕。請不要恐懼死亡,因為救主的死已讓我們飛翔。……死亡啊,你的毒鉤在哪裡?陰間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基督已復活,陰間傾覆了。基督已復活,邪魔失敗了。基督已復活,天使在歡欣。基督已復活,生命在掌權。基督已復活,墳墓清空了。」(John Chrysostom: “Let all partake of the feast of faith. Let all receive the riches of goodness. Let no one lament his poverty, for the universal kingdom has been revealed. Let no one mourn his transgressions, for pardon has dawned from the grave. Let no one fear death, for the Saviour’s death has set us free…… O death, where is thy sting? O hades, where is thy victory? Christ is risen, and you are overthrown! Christ is risen, and the demons are fallen! Christ is risen, and the angels rejoice! Christ is risen, and life reigns! Christ is risen, and not one dead remains in a tomb!”)

(https://orthodoxwiki.org/Paschal_Homily)

  另一古教父拿先斯的貴格利(St. Gregory of Nazianzus)如此說:

  「昨日,我與他同釘十架;今日,我與他一同得榮耀。昨日,我與他同死;今日,我與他同活。昨日,我與他同埋葬;今日,我與他同復活。我們要向這位為我們受苦及復活的耶穌作奉獻。……讓我們奉獻自己,對神而言,這是最寶貴的、最合宜的。我們按神的形像受造,我們就向神奉獻這形像。我們要肯定〔這形像賦予給〕我們的尊嚴,我們要榮耀我們的形像的本源,我們要領悟這奧秘的大能,我們要明白基督為了什麼而死。」

(St. Gregory of Nazianzus, “Yesterday I was crucified with Him; today I am glorified with Him; yesterday I died with Him; today I am quickened with Him; yesterday I was buried with Him; today I rise with Him. But let us offer to Him Who suffered and rose again for us…… Let us offer ourselves, the possession most precious to God, and most fitting; let us give back to the Image what is made after the Image. Let us recognize our Dignity; let us honour our Archetype; let us know the power of the Mystery, and for what Christ died.”)

(http://mb-soft.com/believe/txuc/nazian26.htm)

  從基督的復活裡,古教父看到天地因此而改變,人類生命因此而改變,人生方向也因此而改變。復活是宇宙間的頭等大事。無怪乎保羅說:「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林前15:14)

  今日的講道,我們看一個復活故事:路加福音24: 1-12

路24:1 七日的第一日,黎明的時候,那些婦女帶著所預備的香料來到墳墓前,

路24:2 看見石頭已經從墳墓滾開了,

路24:3 她們就進去,只是不見主耶穌的身體。

路24:4 正在猜疑之間,忽然有兩個人站在旁邊,衣服放光。

路24:5 婦女們驚怕,將臉伏地。那兩個人就對她們說:「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路24:6 他不在這裏,已經復活了。當記念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

路24:7 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裏,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

路24:8 她們就想起耶穌的話來,

路24:9 便從墳墓那裏回去,把這一切事告訴十一個使徒和其餘的人。

路24:10 那告訴使徒的就是抹大拉的馬利亞和約亞拿,並雅各的母親馬利亞,還有與她們在一處的婦女。

路24:11 她們這些話,使徒以為是胡言,就不相信。

路24:12 彼得起來,跑到墳墓前,低頭往裏看,見細麻布獨在一處,就回去了,心裏希奇所成的事。

(1)場景:墳墓

  這個故事的場景是墳墓。

  墳墓當然指向「死亡」。哲學家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指出,人性的特點是向前展望、想像未來,這就是人的「超越性」。所謂「超越性」,就是人不單單活在當下,更力圖超出當下,走向將來。然後,這種超越的企圖,遇到不可超越的界限,就是死亡。人可以肆無忌憚地設想明天,想像未來的生命藍圖,但無論你有多大遠見、有多大膽色,你的藍圖就是不能規劃死後的世界,就是不能越過死亡的界線。若果你的想像力像是一望遠鏡,在鏡頭內,能望到的極限,就是你的死亡。你不能了無止境地望,你的張望,在一界限內終止。若果你的生命像大海,廣濶無邊,但這無邊卻終止在地平線上。死亡就是這地平線,我們無法走到地平線的彼岸。當然,你可以向前行,地平線像是往後退,但無論你去到那裡,你的極限,就是你的地平線。我們可以希望、可以規劃、可以預期,但關乎將來,最能確定的,是總會來臨的死亡。死亡是我們生命的地平線、我們的界限。

  墳墓,就是我們的界限,也是我們走向將來時,最終必然來臨的事件。

  海德格是一個謙卑的哲人,守護著人類的界限。讓我們每個人盡情去想像未來吧,但我們最能確切把握的,就是終有一天走入墳墓。我想,人類是唯一能去希望的動物,也是唯一能因為「希望」被「界限」終止而產生「絕望」的動物。

  「墳墓」是絕望之地。絕望者,希望被終止之處。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指出,人類的「墳墓」、人類的絕望情景,有三種類型。第一種類型,是物質性的(physical),就是我們身體的「死亡」。在死亡面前,我們無能為力,我們絕望。第二種絕望類型,是道德性的(moral),是指一種道德體驗,就是無論如何,你總不能盡上人的天職,常在「上天譴責」的絕望下。第三種絕望類型,是精神性的(spiritual),是指一種存在感受上的空洞,感受不到存在的意義,每日生活在空虛之下。每天,張開眼,第一個問題是:我為什麼繼續活下去呢?

  現代醫學昌明,令我們稍稍遠離身體死亡的絕望。現代生活沒有了無處不在的道德規範,令我們不那麼感到道德上被譴責的絕望。現代人感受最深的,是精神上的空洞。百無聊賴,精神蒼白。抑鬱與精神病,變成致命的疾病。

  我們面對的,是人的界限,是人的絕望之處,是墳墓。

(2)絕望中的絕望:「在死人中找活人」

  婦女們在墳墓裡,要找死去的耶穌。她們當然找不到,因為耶穌復活了。若她們在墳墓裡要找復活的耶穌,也找不到,因為復活的耶穌也不在墳墓裡。

  她們的困局、一種無可奈何的困局,是她們走不出人的界限,走不出大海的地平線,走不出墳墓。這是她們的限制,也是我們的限制。

  天使對婦女們說:「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這真是一個好問題。「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為什麼在死地找生機呢?為什麼在不可能有希望的地方找希望呢?

  小時候,很喜歡走入水族店裡,看那些水族箱裡的魚。有種小魚不值錢,叫「山坑魚」。我想,「山坑魚」應活在「坑」裡。我無錢買魚,我想,或許,我能在「坑」裡捉到一條。我當時的世界,只是我住的徙置區的範圍。在這範圍內,叫得做「坑」的,就只有「坑渠」。我有一段頗長時間,經過任何「坑渠」的時候,就注目搜索,看看有沒有「山坑魚」。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我其實是很失望的。這其實是天地間的一樁淒涼事件。一個小孩子,他有一卑微的夢想。他只是渴望,能找到一條不值錢的「山坑魚」,然後,滿足於擁有一條屬於自己的、不值錢的「山坑魚」。他沒有辦法走出他的世界、一個狹小的世界。他能看到的,不是山間的清泉,而是人類傾倒廢水的「坑渠」。他的無知,是他不知這是「坑渠」,而不是「山坑」。他的悲哀,是他只活在這個只有「坑渠」的世界裡。他的淒涼,是一日復一日的,在不可能有「山坑魚」的死坑渠裡,尋找「山坑魚」。

  這是一個小孩子的悲哀,也常常是人類的悲哀。不知何解,我們常常試圖在沒有出路的地方找出路,沒有生命的地方找生命,在死人中找活人。

  我們的生活世界的界限是墳墓,這是我們的界限所在。我們的一切努力,都走不出這個界限,走不出墳墓。人類故事的盡頭,神的故事開始了。

(3)「墳墓」外的力量

路24:6 天使說:「他不在這裏,已經復活了。」

  「已經復活了」,這裡的「復活」是被動式,是「被復活」。有一個主動者,在墳墓之外,在死亡之外,在人類的界限之外,他主動介入了,他復活了耶穌。

  這真是福音。在我們的界限以外,有一主動者,他能給我們在我們的界限以內找不到的幫助。若果我們全部人都跌入了深淵,而深淵裡的資源都不足以讓我們爬出去的話,則我們就需要深淵外的人幫我們,他放一條繩子下來,我們才能得救。耶穌「被復活」,這事件告訴我們,在死亡的深淵之外,在死亡的勢力範圍之外,有一主動者,他介入了,改變了死亡的困境。

  又或者說,我們都像困在礦坑裡的人,出路被封住了,活著的世界被限制在一漆黑而混濁的空間裡,我們敲打著通往外面世界的金屬管道。我們敲打著,靜候著。若果只聽到自己的敲打聲,沒有回應的響聲,則這礦坑將就是我們的墳墓。若果聽到回應的響聲,知道外面有人,則能重燃希望。耶穌「被復活」,就是從墳墓外、礦坑外傳來的響聲,告訴我們,外面有人,他們在行動,救贖已開始。

  耶穌「被復活」,這事件讓我們看見,墳墓外有一主動者,他不單在行動,且已經成功救回一個人。耶穌,作為第一個「被復活」的人,向我們顯明,解開死亡的禁錮,開脫道德的重負,填滿精神的空白,這是有可能的。耶穌,作為第一個「被復活」的人,向我們顯明,解救人脫望絕望的深淵,這救援工程是能成功的。這救援的工程仍在進行中,下一個被救出來的,就是你。

  2018年6月底,泰國有一支少年足球隊,連教練在內,總共13人,走入一洞穴探險。忽然,洪水來了,他們被困在洞穴裡。憑他們自己的力量,是無法走出山洞了。外在的救援人員來了,但由於山洞內的環境複雜,天氣的變化無定,少年人的虛弱狀況,各種因素加起來,都未能確定能否救得到他們。當第一個少年人被救出來時,所有人都看到光明。今日,是紀念第一個人從死亡的深淵中被救出來的日子,是紀念耶穌復活的日子,讓我們看到光明。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