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偉先生 – 雞叫以先

      190512_sermon

講題:雞叫以先 Before the Rooster Crows

經文:約翰福音12章12-50節

講員:劉國偉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9年5月12日

引子
二十二年前,當我還在現代詩歌運動的前線,相對活躍地參與作曲、填詞和監製的工作,我創作了一首詩歌《夜盡時》,收錄在一張鐳射光碟《有一隻羊》之中。《夜盡時》這首詩歌描寫彼得三次不認主的片段,歌詞是這樣的 :

1. 誰這麼否認? 誰這麼躱開? 誰曾確說道:縱死也不怕,絕不會否認?
2. 在冷冰深夜,伴火堆火光,誰曾確說道,再三的宣告:我不是與他一伙?
副歌:誰人何苦要苦苦追問? 情懷仍在才偷偷查聽,難明難堪卻偏偏否認,雞啼喚我醒,痛哭夜盡時!

我創作這首詩歌的時候,特別想念到彼得當夜的複雜情緒和心懷。不是嗎? 耶穌為門徒洗腳,耶穌告訴有人要賣祂,然後在客西馬尼園被捉拿,情急之下,彼得嘗試抵抗,削去對方差役的一隻耳朵,接著耶穌被解往亞那的住處,再來已是大祭司的院子,一連串的事情的發生,都是過去3年從來沒有遇見過,是如此突如其來,而且就在瞬間發生。

於是,我試圖代入彼得的思緒,以旁述的身份,為彼得反問在大祭司院子查問他是否與耶穌一起的人 : 誰人何苦要苦苦追問? 情懷仍在才偷偷查聽!  正是彼得對耶穌有情,才在這個危急關頭,冒險尾隨耶穌,好打聽事情的發展,只是想不到被人「點相」,情急之下匆匆否認,但卻繼續被人苦苦追問!

今天講道的經文並不是有關彼得否認主耶穌的片段,卻是事件發生之前幾個小時,耶穌向剩下的門徒的談話。剩下,是因為猶大已經出去了,那時候是夜間了。

在13章31節到17章26節這個大段落中,記載了耶穌自承是道路真理生命,耶穌應許賜保惠師,講論葡萄樹與枝子的比喻,安慰門徒,還有分離前的禱告。這些都是主線分明,有系統的主題論述,而這個大段落的第一小段,約翰福音13章31節到38節這8節經文,驟眼看來,顯得有點零碎,也有點格格不入,使徒約翰何以如此鋪排?

仔細看真一些,這8節經文,其實蘊含著4個人生的根本問題,大部份活在世上的人,包括你和我,在人生旅程中都或多或少要面對和回答,而且這幾個問隨著我們不同的人生階段,會不斷來回拜訪我們。若果雞叫是這個生死關頭的夜晚的一個警號,又或者是把人敲醒的鐘,那麼我就覺得在這鐘聲敲出之前,看看我們自己,或者這個社會,要回答什麼問題,就更顯得十分有意義,有價值。

人生終極追求
在這個看似零碎的段落,作者記下耶穌所說的第一段說話:「如今人子得了榮耀,上帝在人子身上也得了榮耀。上帝要因自己榮耀人子,並且要快快地榮耀他。」(約13:31-32) 我們在兩星期前的講道,曾經分享過人的榮耀與上帝的榮耀的對比,耶穌選擇了上帝的榮耀,那是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耶穌的榮耀是先死後生,祂選擇不愛惜自己的生命,或者唔惜(音:錫)身到一個地步,把自己的生命都捨棄,祂更教導門徒服事主的人,是那些緊緊跟從耶穌的人,耶穌在那裡,真正服事主的人也在那裡。耶穌在那裡? 耶穌就走在那一條不愛惜自己生命的道路,祂把生命埋在地裡死了,祂不惜身,以捨己來換取別人生命的好處。

耶穌在這個充滿張力的夜晚,提醒跟從祂的人,若果人生走到盡頭,我們可會為自己的一生下一個結論 : 如今我得了榮耀,上帝在我身上也得了榮耀。以得榮耀以及上帝在我身上得榮耀作為人生的終極追求,固然是十分崇高的理想,卻並非離天萬丈,無法可及的境界,我們要做的,就是甘心成為那一粒落在地裡死去的麥子,走捨己的道路,不要做貪愛人的榮耀的人,不要向自己的良知說不,不要埋葬自己的信仰,要說真話,追尋真理,不會久而久之,把自己說的謊話信以為真。告訴自己,就由生活中一些微少的事情開始,做一個得著上帝的榮耀,而上帝在我身上也得到榮耀的人。

我會簡化第一個根本問題是人生的終極追求。

生命方向與時機
第二個根本問題是生命方向與時機。定下了人生目標,卻走錯了方向,或者一而再錯失時機,那是人生一種很大的遺憾,也差不多等同空談理想和信仰。

約翰記載耶穌的第二個小段的說話是: 「小子們,我還有不多的時候與你們同在;後來你們要找我,但我所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到。這話我曾對猶太人說過,如今也照樣對你們說。」(約13:33) 從約翰福音記載的續後發展來解讀,這一節經文的語意十分清晰,就是耶穌正式告訴門徒祂即將與他們分離,並且去一處他們現在不能去的地方。其實耶穌先後在約翰福音7章34節和8章21節對猶太人說過類似的話,加上從上文下理,我們可以確切理解耶穌所要去的地方是指著回到父那裡。

耶穌這段說話對我們有什麼啟發和意義?其實我們的人生要往那裡去,什麼時候去,又豈真的可以由自己徹底操控嗎?耶穌提醒門徒要珍惜與主一起的時光,這叫我立時就想起,耶穌在逾越節前六日,在伯大尼的筵席中,提醒門徒「你們不常有我」(約12:8下)。弟兄姊妹,什麼時刻是我們生命中應當特別珍惜?有那些生命時機是我們必須牢牢掌握的?什麼人生方向是我們必須把持的?當耶穌說我所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到,可會想過我們要如何作好準備,最終走進上帝的榮耀裡?

彼此切實相愛
接著,耶穌說 : 「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 」(約13:34-35)在生死危急關頭,彼此相愛其實是很大的考驗! 耶穌所要求門徒的,不單是一種掛在咀邊的普普通通的愛,而是一種捨己忘生的愛,因為耶穌說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As I have loved you,在黑暗掌權的深夜,在警世的鐘聲敲響之際,我們在求取生活的安穩,甚至求取生存的空間之時,可以像耶穌那樣去愛嗎?

對於老約翰來說,他大概不會猶豫,因為他如此寫道 :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約壹3:16) 所以,使徒約翰提醒我們 : 「 小子們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 。(約壹3:18) 親愛的弟兄姊妹,很多時,主的家裡的人最難愛! 願我們彼此勉勵,珍惜弟兄姊妹的情誼,互相欣賞各人的恩賜,接納彼此的服侍,靠主恩典,主怎樣愛我們,我們也要怎樣相愛,眾人因此就認出我們是主的門徒了。

這是我想提及的人生第三個根本問題 : 如何彼此切實相愛?

跟從與犧牲
這段經文引發我思想的人生第4個根本問題是,如何去面對跟從和犧牲的考驗。
西門‧彼得問耶穌說:「主往哪裏去?」耶穌回答說:「我所去的地方,你現在不能跟我去,後來卻要跟我去。」彼得說:「主啊,我為甚麼現在不能跟你去?我願意為你捨命!」(約13:36-37)作者如實記載彼得的豪情壯語,與接著在夜半發生的事情,這段對話竟成為反諷的情節。

彼得並非對耶穌所說的話的含意完全懵然不知,「有人要賣我了」,「你們不都是乾淨的」,難道他體察不到眼前的氣氛和情緒嗎? 正因為彼得覺得情勢不好,就鏗鏘有力地說: 我願意為你捨命!I will lay down my life for you! 我形容這是亂勢豪情,有熱情卻未必有足夠的深度,當有如火的試驗臨到,很可能就要馬上退縮了,上帝因我們得著榮耀,不應該是剎那間的情節,而是一生持守的信仰,憑著信以致於信,熬過漫長的黑夜,直到夜盡黎明!

持守信仰不是憑著一份衝動,因為那是整個人生的歷練,耶穌對彼得說「後來卻要跟我去」(約13:36下),我繼續走信仰的道路,可能因為人生種種,包括這個愈來愈不理想的社會及整個時代給我們的考驗,信仰的路愈走愈難愈窄,但卻看見恩典愈多!就在這個情勢不好的黑夜,我們又可會問自己,我們願意為耶穌擺上什麼? 借用彼得的說話:What we will lay down for Jesus?

雞叫以先
讓我們再重溫《夜盡時》這首詩歌的副歌歌詞: 誰人何苦要苦苦追問? 情懷仍在才偷偷查聽,難明難堪卻偏偏否認,雞啼喚我醒,痛哭夜盡時!

生命總難免有經不起考驗的時刻,因為我們也不過是凡人,有時我們會身處難明難堪卻偏偏跌倒的境況,就正如保羅在羅馬書說的: 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羅7:19) 但耶穌清楚知道彼得,祂明言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耶穌必定沒有輕看雞啼痛哭的彼得,並且更在提比哩亞海再次委以重任予彼得。

弟兄姊妹,雞叫以先,我們思考的四個人生的根本問題: 人生終極追求、生命方向與時機、彼此切實相愛 和跟從與犧牲的考驗,用地道一點的話去描述大概是: 人生為乜?  要去邊度? 要點樣愛? 犧牲乜嘢?

但願敲鐘的聲音響起時,我們可以有紮紮實實的答案,即或我們偶然經不起考驗,耶穌清楚我們,祂必定不輕看我們在雞叫時候的覺醒,也會盛載我們懊悔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