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

      190609_sermon

講題: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 Suddenly There Came a Sound from Heaven

經文:使徒行傳2:1-21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容啟東校長紀念樓G/F新聖堂

日期:2019年6月9日

一.引言

四年前,2015年的聖靈降臨日,主日崇拜也是在這裏舉行。當時,我短暫離開了校牧室,被邀請回來講道,經文剛好也是使徒行傳2:1-21節,當時的講題是「聖靈降臨的新世界」。這個新世界一方面是一個來自東南西北四方人士能夠彼此溝通,互相聽得明白的新世界,另一方面是一個所有年齡群體,不但是成人,連兒童及長者都可以有夢想和參與的新世界。四年過去了,東方和西方似乎更聽不明白對方,或者更不願意聆聽對方;南面和北面的溝通不見得更順暢,往往只是權力的表述和較量。或者,有人認為這世界本來如此,世界的遊戲規則本來如此,人人都繼續埋首投進遊戲中,每天都仍然有人中獎,每年都仍然有人進身百萬富翁行列。人人都盼望有賭未為輸,若然未有回報,只是時辰未臨到。在人人都營營役役,返工放工的日子,其實有幾聲巨響出現過。這些響聲有否敲醒人們呢?人們又如何回應呢?聖靈降臨的當天,也有一聲巨響,那一聲巨響出現後,世界從此不再一樣。今天,我們用另一個角度重述這個聖靈降臨的故事。

二.經文

2:1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

2:2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

2:3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

2:4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2:5那時,有虔誠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住在耶路撒冷。

2:6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就甚納悶;

2:7都驚訝希奇說:「看哪,這說話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嗎?

2:8我們各人怎麼聽見他們說我們生來所用的鄉談呢?

2:9我們帕提亞人、米底亞人、以攔人,和住在美索不達米亞、猶太、加帕多家、本都、亞細亞、

2:10弗呂家、旁非利亞、埃及的人,並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亞一帶地方的人,從羅馬來的客旅中,或是猶太人,或是進猶太教的人,

2:11克里特和阿拉伯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上帝的大作為。」

2:12眾人就都驚訝猜疑,彼此說:「這是甚麼意思呢?」

2:13還有人譏誚說:「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

2:14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高聲說:「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這件事你們當知道,也當側耳聽我的話。

2:15你們想這些人是醉了;其實不是醉了,因為時候剛到巳初。

2:16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

2:17上帝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

2:18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2:19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在地下, 我要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2:20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

2:21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三.內容

1.朝聖之日常

按律法的規定,我們作為猶太人中的男人每年應該三次去耶路撒冷過節。不過我們並不是本地猶太人,而是生活在外邦地方的猶太外僑,去耶路撒冷是不容易的。那一年,我和幾位叔伯兄弟從亞細亞內陸出發,經過以弗所,下到港口米利都,在那裏上了一艘開往帕大喇的船。第二日,我們在帕大喇轉往一艘開往腓利基的船,在船上碰見有些從希臘,甚至從地極之處的羅馬而來的同胞,大家都不約而同往耶路撒冷過節。船到達了泰爾,卸了貨,又上了一些旅客,最後來到凱撒利亞。我們幾位叔伯兄弟,加上本來在船上的人,以及後來上船的,共幾十人,從凱撒利亞一同上耶路撒冷。我們當中,有些已經在外地生活了好幾代,對祖宗的語言已經有點陌生,然而,大家連群結隊上耶路撒冷,也好有個照應。

我們沒有走沿海的路,聽說那裏從前是非利士人的地方。我們從凱撒利亞進入內陸,經過古時的以法連和便雅憫地,從山地進入耶路撒冷。在路上,我們遇見從不少本地人,有些從加利利而來,有些從低加坡里而來,聽他們說,耶路撒冷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有一個人名叫耶穌,被羅馬巡撫判了死刑。過後,又平靜了。其實,名叫耶穌的人多的是,就正如你們中國人叫國偉、瑞強一樣。在我們那個年代,羅馬統治者要維持帝國穩定,把任何反抗都消滅於萌芽狀態,以十字架死刑來侍候威脅社會安寧的人,不要說在耶路撒冷這個敏感的地方,在帝國內其他地方也不陌生。有些事情,發生了就發生了,當作茶餘飯後話題就算了,不用太認真,免招麻煩。畢竟,我們是來朝聖的,來盡我們作為猶太人的宗教義務。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就算是行禮如儀,有些事情總是要做的。我們在耶路撒冷找個地方棲身,第二天,一齊去聖殿獻祭。聖殿是我們的目的地,獻祭是我們上耶路撒冷要做的事情,也順道聽聽聖殿神聖的大祭司的教導,接受祝福,完成任務便回家。

你們的時代有一位女子叫鄭素素,她在她的書內寫著:「每天返工放工,OT,然後去飲酒,應酬,第二天逼地鐵上班,車上人人都帶著同一個垂死的表情。」聽說這就是你們這個時代的生活的寫照。這就是日常,日常累積起來的就是人生,被生了下來,就要繼續生存下去,千萬不要學你們城市中某位男子,他留下遺書表示每天返工放工的營役令他感覺生活枯燥而尋死。白頭人送黑頭人是傷心欲絶的。那位叫鄭素素的女子,她克服每天返工放工的枯燥的方法是培養跑步的習慣,並且著書立說教人跑步。

2.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

將近聖殿的時候,突然聽到巨大響聲。我們以為是打雷聲,但天氣卻沒有變化,而且這個季節不應有如此巨大的打雷聲。這響聲太特別了,大家都東張西望,看看是不是某處有特別事情發生了。我們這些在外地來的人,雖然不是第一次到耶路撒冷,但也需要特別小心,免得節外生枝。就在聖殿附近,有一群人聚會,有些人好像在演講,另好些人在圍觀。演講的人無論是外表和口音,都像我們在路上遇到的加利利人,奇怪的是,我卻聽得明白他們的說話,甚至親切得好像我們在亞細亞說的話一樣。其他地方來的人,無論是從東邊帕提亞來的人、北邊本都來的人、南邊埃及來的人,或是西邊從羅馬來的人,無論是是猶太人,還是進猶太教的人,大家都說聽得明白那些人所說的話。他們都有我的感覺,就是那些人說的話親切得好像我們在外地生活所說的話一樣容易聽得到。

我們不知道有甚麼事情發生在這些人身上,也不知道他們經歷了甚麼事情,只聽到他們也在談論上帝,好像說那個我們在路上聽人說過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復活了,又說那個復活的耶穌就是上帝應許的拯救者彌賽亞。今次上耶路撒冷看見的情況真有趣,平常我們是要進入聖殿聆聽教導的,今次信息竟然在聖殿外宣講;平時是聖殿的神職人員教導的,今次宣講的竟然是名不經傳的普通人;平時我們主要是來獻祭的,現在聽了他們這樣說,到底我們還要不要去獻祭呢?說笑而已,來了耶路撒冷不獻祭,如何回去向父老交待呢!不過,今次真的和以前不同了,是甚麼產生不同呢?難道就是剛才那巨大的響聲?

在過去幾年間,聽聞在你們的城市中也出現過幾次巨大的響聲。有一次巨響帶著催淚彈的味道,連續響了79日。又有一次巨響帶著魚彈的味道,夾雜著磚頭的飛舞。今天是六月九日,可能又是一次幾十萬人咆哮的巨響。這些響聲,人們聽到嗎?人們被喚醒過來嗎?有人認真對待這些巨響嗎?對個人而言,你的身體曾經發出響聲嗎?你的情緒曾經發出響聲嗎?你的關係曾經發出響聲嗎?你被喚醒過來嗎?你如何回應這些響聲呢?

3.有些人質疑響聲

人群中有人開始回應。群眾交頭接耳,有人驚訝「這是甚麼意思呢?」有人譏誚說:「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那些演講說耶穌就是基督的人,聽到後就反駁說:

2:15你們想這些人是醉了;其實不是醉了,因為時候剛到巳初。

2:16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

2:17上帝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

2:18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2:19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在地下, 我要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2:20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

2:21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群眾中有些人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有些人仍然質疑。質疑的人並不是聽不到響聲,只是認為世事紛亂,怎能分真假呢?正如你們的潮語所說:「認真就輸了」。

三十年前,在北方的某地,曾經有巨大的響聲發出,不但傳到來這處南方邊陲,更響徹整個地球。隨著時日過去,其實也有不少人質疑自己當年是否耳嗚,聽錯了聲音。是耳嗚還是果真有如此大的巨響呢?耳嗚也好,打雷也好,既然也說不清楚,不如放下過去,面向將來,努力面前吧。有些事情,不用太認真,反正認真也沒有甚麼好處。

4.這響聲出現後,就不再一樣了

想不到,有些人卻認真起來。這響聲彷彿敲醒了他們,令他們感到扎心。他們問那些傳講耶穌的人:「我們當怎樣行?」他們竟然聽從那些人的教導,悔改、受洗,並且立志「脫離這彎曲的世代」(2:40)。聽說他們組成了一個新的群體,聚在一起,凡物公用,一齊生活,一齊吃飯。我和叔伯兄弟對他們的狀況一方面感到好奇,一方面也感到驚嘆:我們都不是小孩子,而是飽經生活磨鍊的成人,怎會輕易承認自己有悔改的需要呢?怎會輕易改變自己的想法呢?怎會輕易放棄「有競爭才有進步」的遊戲而投入另外一種互通有無、互相分享的生活模式呢?或者,這響聲對他們來說實在太巨大了,不但敲醒了他們,更敲破了世界灌輸給他們的信念,敲碎他們本來追隨的遊行規則。被敲醒了的人,不能再裝睡,正如保羅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在我們那個年代,這些認真的人是有代價的,越認真,代價就越大。我聽說,當時那些傳揚耶穌就是基督的帶頭人,沒有多少個能壽終正寢的。希望在你們的年代,認真的人會有較好的際遇。

5.有些人消滅響聲

有些人投入,有些人猶豫,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奇怪的是有些人的反應卻非常大。有一次,當那位名叫彼得和他的同伴約翰正向百姓說話的時候,祭司們、守殿官和撒都該人來了,他們下手拿住他們,並把他們押在拘留所。聽說是因為他們接受不了門徒傳揚耶穌復活的事,又接受不了有死人復活這樣的事。(4:1-3)那些門徒努力說明那次響聲是上帝的作為,上帝親臨他們身上,如果不是,他們不會有如此的改變,也不會有如此的勇氣和能力去建立悔改和相愛的群體。他們反問祭司們和守殿官,難道你們沒有聽到當天那巨響嗎?聖殿附近所有人到聽到,你們也在聖殿內外,怎會聽不到呢?祭司們和守殿官彼此相望,他們知道自己是聽到你,但他們決定否認有這響聲。最後,他們決定連承認聽到這響聲的人都要把他們除掉。他們不但要消滅曾經有響聲的事實,也要把堅持聽到響聲的人滅聲。

如果在你們二千多年後仍有這樣的事情,也不用感到驚訝,只是證明人類的基因遺傳得相當完整,或者證明人類進化的速度其實是相當緩慢的。但有一項測試你們可以留意,如果二千年後的你們仍然聽到當年那些人所宣講的耶穌是基督的信息,就證明滅聲行動是失敗的。所以,雖然有人要消滅那響聲,甚至除掉那些堅持說聽過響聲的人,然而,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響聲出現過就是出現過,不會被個人意願所塗抹的。

6.有些人假裝沒有聲過響聲

踏在回程的路上,我們仍在談論在耶路撒冷發生的事情。那些被巨響喚醒了的人後來怎樣呢?會被那些要否認那巨響的人消滅嗎?還是他們最後互相諒解,和平共存呢?在回程的人群當中,有些人曾經參加過那個宣稱耶穌就是基督的新群體,並且立志把這好消息帶回去居住地,在當地建立這些新群體。有些人的確這樣做了。不過,出乎意料之外,後來有位使徒叫保羅周遊列國傳道時,他們其中一些人卻攻擊保羅,指斥保羅褻瀆上帝及律法。我本來以為被喚醒了的人不能再裝睡,但原來被喚醒過,轉過頭來可以再沉睡。究其原因,可以是「覺今是而昨非」,可以是「棄明投暗/棄暗投明」,人在江湖,原因可以是多得數不清。你明的!

可怕的不但是要消滅響聲的力量,更是假裝沒有聽過響聲的力量。當年雷曼爆破了,很多人被喚醒,但過後又重投那個製造泡沫的遊戲,醉生夢死。槍聲響起,很多人被喚醒,但時不久之後,又重投那個權力遊戲,美化槍聲為爆竹聲。身體健康的警號響起,及時救回,不久之後又重投煙花之地,酒肉之中。大難不死,「執返條命」,不一定會有後福的。【明報專訊】美國20年前科倫拜恩校園槍擊案生還者之一尤班克斯上在18/5/2019在家中逝世,終年37歲,死因初步沒可疑但有待確認。他的家人表示,他最終在濫藥問題上「打敗仗」。

四.總結

今天的講章如果結束在上一個段落,會較為正面及有激勵性。因為二千年過去了,我們仍然聽到當年那些人所宣講的耶穌是基督的信息,證明滅聲行動是失敗的。然而,本講章卻畫蛇添足地加了最後一個段落,揭示有人會聽到響聲後會假裝沒有聽過,這是反高潮,如果帶來挫敗及無奈感,實在抱歉。不過,這才是我們的真相,這才是我們的現實。正因我們是如此軟弱,如此易變,我們時刻都需要從上主而來的恩典,就是那忽然後天上來的響聲,再次敲醒我們,把我們在世界的遊戲中玩得太投入之中拯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