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偉先生 – 釘死你們的王?

      190811_sermon

講題:釘死你們的王? Shall I crucify your king?

經文:約翰福音十九章1-16節

講員:劉國偉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容啟東校長紀念樓G/F聖堂

日期:2019年8月11日

 

耶路撒冷東門

五月的時候,與基督徒領袖訓練計劃CLAP的十多位同學,一起到以色列學習,耶路撒冷當然是學習的重點地方。在行程第六天的早上,我們去到橄欖山,遠望對面的聖殿山,當我向同學解說眼前耶路撒冷東面的城牆時,我很自然就提起了耶穌基督當年從耶路撒冷東門進城的景象。

 

當然,我們現在看見的耶路撒冷城牆,主要是十六世紀土耳其鄂圖曼帝國所建造的,與耶穌基督進入耶路撒冷的日子,相距一千五百多年;考古學家相信,十六世紀建造的城牆的方位,與耶穌基督的年代基本相似,而耶穌年代的東門,就是在我們如今看見的這個東門的底下。

 

橄欖山與聖殿山之間是一個V型山谷,就是汲淪溪谷,從耶路撒冷東門進城,即是從城牆外的郊區向上攀行,換言之,耶穌與門徒向上行走的時候,是不可能清楚看見聖殿山上偌大的平台廣場的景象,不過,他們應該可以看見城門口人頭湧湧的情景,而且愈走近群眾那裡,就愈發聽到人聲鼎沸,更看見民眾拿著棕樹枝迎接,呼喊著說:「和散那! 奉主名來的以色列王是應當稱頌的!」

 

「和散那」就是「現在拯救」的意思;民眾稱耶穌是以色列王,這是發生在耶路撒冷東門的一起十分重要的歷史事件。由東門直上,就是通往聖殿的主要通道,那時因為逾越節期將近,耶路撒冷合成都充滿了遊人和客旅,尤其是在聖殿山的平台廣場上。

 

當天,那些激情地在東門口拿著棕樹枝,呼喊耶穌是以色列王的民眾,也許萬料不到,只不過在短短的時間,耶穌竟然因為「以色列王」的稱號,而被置於死地,彼拉多更命人在耶穌的十字架上方,釘上了一個寫着希伯來羅馬希臘三種文字的牌子:「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



我們今天站在橄欖山遠望的東門,已經被封閉,所以我們只能夠看見一個城門的痕跡,而原來的通道則成為一幅石牆,更不用說,耶穌年代的東門而埋藏在現在我們眼見的城牆底部。這幅石牆,或者這個已經封閉、甚至埋藏了的東門,彷彿把那年那個歷史時刻永久地封閉了,猶太人曾經稱呼耶穌是以色列王的歷史事件,也彷彿被埋葬在已經封閉的記憶中。



我當天與同學分享,耶穌這位天國君王,面向聖殿山,在今天主哭耶京堂的位置,為耶路撒冷哭泣;然後在今天萬國教會相傳是客西馬尼園的地點,汗如血滴禱告,在凌晨時分,等候那些捉拿祂的人。聖殿山和東門成為這位天國君王在聖週/受難週的一個重要焦點:祂幾乎每天經東門往返橄欖山和聖殿山;祂在這神聖的山頭上潔淨聖殿,在聖殿公開講論天國之道,在迎接死亡之前,祂再三展現作為天國君王的勇氣和風采。

 

這位以色列君王,以眼淚、血汗和生命,選擇了一條叫當日在東門擁戴他的群眾感到失望的一條道路,他迎向十字架,走上各各他。判刑那天,彼拉多問猶太人:「我可以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嗎?」

 

 

一位被鞭打和被羞辱的君王

約翰福音19章1-16節可分為四個小段落,分別記載了耶穌被鞭打和侮辱(1-3節)、彼拉多意圖釋放耶穌(4-7節)、彼拉多與耶穌的對話(8-11節)、彼拉多向猶太人妥協處耶穌以死(12-16節)

 

使徒約翰以記載彼拉多鞭打耶穌,來展開第一個小段落;接著,記述了兵丁用荊棘編作冠冕,戴在耶穌頭上,又給耶穌穿上紫色的袍。這幾位兵丁看來十分享受侮辱耶穌的過程,他們挨近耶穌說:「恭喜猶太人的王啊。」然後就打耶穌。

 

兵丁對耶穌的嘲諷,其實是承接着約翰福音18章39節彼拉多向猶太人所說的話:「但你們有個規矩,在逾越節要我給你們釋放一個人,你們要我給你們釋放猶太人的王麼?」也承接著彼拉多審問耶穌時的對話,彼拉多問耶穌:「你是王麼?」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約18:37)

 

耶穌所受到的五項肉體和心靈的傷害,都帶著一些含義:

  1. 被鞭打涉及他罪犯的身份,彼拉多意圖以鞭打作為刑罰,來免去耶穌的死罪;羅馬人的皮鞭上面鑲嵌着骨頭或金屬粒,鞭打人的時候就產生了皮開肉裂的效果。

  2. 把冠冕戴在頭上,當然就是要嘲諷「耶穌是猶太人的王」這個講法。荊棘刺穿了耶穌的額頭和頭蓋,耶穌自然血流滿面,頭蓋後部的血更隨隨流到嚴重受傷的背部。冠冕本來是榮耀的象徵,然而,荊棘是上帝咒詛土地的表記(創3:17-18),荊棘編成的冠冕就代表了咒詛、痛苦和羞辱。

  3. 兵丁給耶穌穿上紫色的袍,紫色的布料是富有人家所使用的材料,紫色的袍就是貴族和皇室所喜歡穿著的衣服。在穿衣服和脫衣服的過程中,受鞭傷的耶穌都會因背部的傷口,帶來極大的皮肉之痛。也許耶穌短短的一生,就從來沒有穿過紫色的衣服!這時,耶穌從頭至腳,從頭上的荊棘冠冕,加上這件袍子,還有臉上的血和汗,成為一個徹底的被嘲弄的形象。

  4. 兵丁就出言嘲弄耶穌恭喜他成為猶太人的王。羅馬兵丁在對待囚犯方面,也許並沒有什麼好名聲,不過,他們並沒有痛恨耶穌的理由,卻如此起勁地戲弄耶穌,叫人搖頭嘆息,甚至憤慨,不禁要問,在縱容使用暴力的時候,人性是否往往變得更加醜陋?

  5. 然後,兵丁又打耶穌,除了約翰福音記載以手掌直接擊打,符類福音更記載兵丁用蘆葦做成的藤條,打耶穌的頭。你可以想像嗎?以藤條打一個皇帝的臉,其實是對那個皇帝何等大的羞辱?

 

 

我們看這個人!

彼拉多以為鞭打和侮辱耶穌,可以使猶太人涉去部份憤恨,換來一個釋放耶穌的下台階。他向猶太人説:「我帶他出來見你們,叫你們知道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來。」彼拉多做足功課,他從總督府屋內,帶耶穌出來,猶太人看見的是一個戴着荊棘冠冕,穿着紫袍,滿臉傷痕的曾經被受民眾擁帶,呼喊「和撒那」的那位。彼拉多對他們說:「你們看這個人!」 (約19:4-5)

 

當下,跟從大祭司的群眾可能一時未能反應過來,約翰告訴我們,是該亞法與聖殿差役首先起哄喊叫說「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彼拉多就第二次宣告「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來。」 彼拉多的意思,就是按照羅馬法律,耶穌並沒有招致死刑的罪名。然而,要置耶穌於死地的猶太人卻「搬龍門」,指出按照猶太律法,耶穌以自己為神的兒子是該死的。約翰告訴讀者,既然「猶太人的王」這控訴不能入罪,就改為指控「自稱為神的兒子」,反正結論一早就定好了,猶太人毫不介意用什麼藉口來達至這個結論,無論是猶太公會,或者是總督府的審訊,程序正義已經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達成既定的結論。

 

弟兄姊妹,若果你身處現場,看見這位被人從頭到腳惡意羞辱的君王的容貌和身影,你又有何感應?你有沒有想過, 二千年前的那一天,主耶穌所經歷的羞辱和不義的對待,和你有什麼關係?聖壇上的十字架,象徵耶穌為我們所承擔的羞辱、咒詛和痛苦,今天,我們又怎樣看這個人?

 

 

權柄是誰的

約翰告訴我們,手握權力的彼拉多,心理負擔越來越重,而且由害怕變得越發害怕。手握權力的人,很多時表現出來,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約翰卻捕捉了這個鏡頭,按他的細微觀察,彼拉多其實一直都處於一種害怕的心理狀態,當他聽到耶穌自稱是神的兒子這個指控,他可能越發覺得案中有案,稍一不慎,就會做錯決定,影響他自己的政治前途。

 

彼拉多簡單直接的問耶穌:「你是從哪裏來的?」從彼拉多這個問題,我們知道他對這一宗看來是猶太律法的爭議,或者宗教糾紛,或者出於猶太高層的嫉妒和仇恨動機,他一直想置之不理,把耶穌退回給該亞法和猶太人,如今被祭司長、祭司長的隨從和洶湧的猶太人,逼他行使公權力,他必須弄清楚耶穌的來頭,好算計風險,萬一殺害了耶穌,卻又惹起另一些權貴和百姓的抗議,倒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結果。

 

所以,當耶穌不回答,彼拉多就說:「你不對我說話嗎?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嗎?」 (約19:10)耶穌回答直接了當:「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所以,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 (約19:11) 我們還記得耶穌說過:「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捨的。我有權柄捨去,也有權柄取回來。」(約10:8) 彼拉多作為羅馬皇帝賦權的地方官員,深以為自己有權力去作出判刑和政治決定;然而,愛我們的主是超越地上君王和一切掌權的,正因為祂的國度超越現世的國度,祂的生命超越地上掌權的人,或者簡單點說,當基督走在十字架的路上,捨身忘死,地上的權柄怎可能轄制祂,在真理中,得着真正的自由。

 

 

彼拉多的問號

從約翰福音第18章第28節開始,彼拉多出現在耶穌受審的過程中,而且還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彼此多在整個事件中發出了很多個問號:

  1. 你們告這個人是為什麼是呢?(約18:29)

  2. 你是猶太人的王麼?(約18:33)

  3. 我豈是猶太人呢?(約18:35)

  4. 你作了什麼事呢?(約18:35)

  5. 這樣,你是王麽?(約18:37)

  6. 真理是什麼呢?(約18:38)

  7. 你們要我給你們釋放猶太人的王麼?(約18:39)

  8. 你是那裏來的?(約19:9)

  9. 你不對我說話麼?(約19:10)

  10. 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麼?(約19:10)

  11. 我可以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嗎?(約19:15)

 

這十一個問題當中,其實都環繞着「耶穌是以色列的王」這個中心,當中總共有四條問題直接涉及耶穌是猶太人的王這個講法。其中最決定性的一個問號,也就是最後一個問號。彼拉多心想要釋放耶穌,無奈抵擋不住猶太人的壓力:「你若釋放這個人,就不是凱撒的忠臣,凡以自己為王的,就是背叛了凱撒。」

 

彼拉多但求穩住局面,尤其不想引起羅馬政府對自己的負面評價,當他看見自己先後兩次宣告查不出耶穌有什麼罪來,又意圖以巴拉巴作為最後一著棋子,他仍然無法說服該亞法和猶太人,在他們喊叫「除掉他!除掉他!」的聲浪中,彼拉多就在判刑的鋪華石處,發出了最後一個問號,然後,就將耶穌判以十字架的刑罰。

 

 

主耶穌,願你為王!

祭司長該亞法說出了叫一切真誠遵守摩西律法和敬拜上主的猶太教徒心碎的一句話「除了凱撒,我們沒有王。」

按照舊約先知撒母耳的傳統,耶和華上主才是以色列人的王,當年上主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8:10) 如今,竟然是出於大祭司的口,無論在猶太人的社會民情中,或者是宗教感情上,都難以說出「除了凱撒,我們沒有王」這句話。

 

按照約翰的記載,第一個稱呼耶穌是以色列王的門徒是拿但業,當耶穌與拿但業首次相遇的時候,拿但業說:「拉比,你是上帝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約1:49 )來自加利利的城市迦拿的拿但業,符類福音稱呼他為巴多羅買,他是約翰筆下最早出現於約翰福音的門徒之一,但在符類福音,卻沒有記載拿但業任何事蹟。這位被主耶穌讚許是「真以色列人」的門徒,啟導我去思想,「基督君王」帶給我們的信仰含義,並且在生活中的實踐意義。

 

教會年曆設有「基督君王日」,標誌着教會年曆一個年度的終結。教會年曆由聖誕前的將臨期開始,讓信徒預備迎接道成肉身的救主,然後進入聖誕期和之後的顯現期,基督將祂的神性顯現給世人知道,再進入預苦期後,我們紀念主耶穌十架捨身,復慶祝祂從死裡復活,然後是一段為期二十多個星期的聖靈降臨期,信徒透過研讀基督的事跡和教導,學習如何實踐作主的門徒,直到年曆的最後一個主日,即今年11月24日,我們慶祝主基督為君王,統管萬有。

基督君王日,引發我們再一次將焦點集中在耶穌基督這位和平之君,經歴將臨期、聖誕期、顯現期、預苦期、復活期及聖靈降臨期之後,重申基督的王權,祂不單是我們每天每夜的生活之主,祂更是那位帶著榮耀再次回來的君王,祂要回來審判萬民,因為基督的王權,超過世上一切國度和掌權者。

因為基督君王的信念,使我們在艱難和困苦之中,在人生的風暴裡,在看不見盡頭的黑夜中,我們仍然可以懷着盼望,腳踏實地的遠望永恆的天家。

大祭司不願意亦無法應對耶穌所提出的宗教更新議程,「若這樣由着他,人人都要信他。」(約11:47) 祭司長和公會領袖既然無法處理耶穌提出的問題,就乾脆把提出問題的耶穌除掉,所以當彼拉多問他們說「我可以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麼?」,該亞法就狠狠地回答了那句羞恥的謊話。

弟兄姊妹,我們所跟隨的這位基督君王,祂其實是因為我們生命中的羞恥和過犯,為我們承擔罪價,死在十字架上。當我們在生活中感到迷失、無力、沮喪,生活的大環境充滿壓力和幽暗,甚至覺得自己與上帝的關係疏遠,我們只需要回到主耶穌的十字架那裏,學拿但業一樣確認祂是神的兒子和我們人生的君王,從基督的角度來重新觀看自己的生活和人生,並且靠着真理的聖靈,放下叫我們失去自由的重擔,我們定必重新得力。

今天,在這個聖堂內,我們都看見拿但業,又即是巴多羅買的徽號,徽號中的匕首,記載著拿但業的殉道的一頁歷史。耶穌讚許他是心中沒有詭詐的人,這位真心跟隨耶穌的使徒,始終都走在十字架的路上,與他同時代的,那一群在耶路撒冷東門擁戴耶穌的猶太人,甚至在總督府呼喊「除掉他!釘他十字架」的猶太人,是何等強烈的、鮮明的對比。求主憐憫我們,在艱難的歲月中,我們仍然堅定以基督為我們自己、我們的家庭、我們的教會、和我們的社會的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