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偉先生 – 我已經看見了主

      191013_sermon

講題:我已經看見了主 I have seen the Lord 

經文:約翰福音20章1至18節

講員:劉國偉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19年10月13日

 

引言

弟兄姊妹平安!

 

今天的講題是「我已經看見了主」,這句極有歷史意義的說話,記載於約翰福音20章18節,出自跟隨耶穌基督的一位婦女,抹大拉的馬利亞。她是福音書作者所見證,第一位看見復活的基督的人。

 

天主教禮儀及聖事部遵循教宗方濟各的意願,於2016年6月10日公布法令,將羅馬禮儀年曆於7月22日慶祝的聖女抹大拉的馬利亞(瑪利亞瑪達肋納)紀念日,提升為慶日,與其他宗徒地位同等。抹大拉的馬利亞的慶日日期不變,仍是7月22日。按天主教的禮儀年曆,慶日(festum)比紀念日(memoria)更為教會所重視。

 

天主教聖座禮儀聖事部在頒布這道法令時表示,聖女瑪利亞瑪達肋納是復活基督的首位見證人,也是向門徒報告主耶穌復活消息的首位使者。將聖女瑪利亞瑪達肋納的紀念日提升為慶日,強調了教會的福傳工作,就是不分男女、種族、人民、語言、國家,一律予以接納,向他們宣講福音喜訊,陪伴他們的塵世旅程,與他們分享天主救恩的奇妙,闡明這位聖女愛耶穌並被耶穌所愛的重要意義。

 

瑪利亞瑪達肋納在死亡之地宣布復活的生命,在羅馬禮儀年曆中將聖女瑪利亞瑪達肋納的瞻禮作為慶日,與其他宗徒有同等地位是合情合理的,進一步彰顯了這位教會女性楷模的特殊使命。

 

提起這位重要的門徒,我就想起本年5月與基督徒領袖訓練計劃的同學,一起在以色列加利利遊歷的片段,我們用一整個上午從拿撒勒出發,徒步踏上耶穌路徑(Jesus Trail),在攝氏40多度高溫之下,穿越半曠野路程,抵達加利利湖西岸,靠近抹大拉的地方。相對而言,今天的抹大拉的社經地位,已難以與第一世紀的抹大拉相比。今天的抹大拉是一個藉著考古遺跡發展旅遊經濟的地方,而馬利亞時期的抹大拉,則是一個優良的漁港,漁業發達,位處南北走向的國際大道,曾經是加利利湖西岸最大之城市。

抹大拉的馬利亞
福音書共有13節經文提及抹大拉的馬利亞,分別是馬太福音3次,馬可福音5次,路加福音兩次及約翰福音3次,亦是較為罕有四卷福音書都有提及的女性。

 

將四福音合併整理,我們可以按時序,得到以下的敘事結論。

 

路加福音8章2 節記載: 「還有被惡鬼所附、被疾病所累、已經治好的幾個婦女,內中有稱為抹大拉的馬利亞(曾有七個鬼從她身上趕出來)」,經文接著說: 「…和好些別的婦女,都是用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穌和門徒。」自此,抹大拉的馬利亞大概就跟隨耶穌基督的團隊,走遍各城各鄉傳講神國的福音。

 

抹大拉的馬利亞離開她熟悉的加利利,與其他門徒一起,跟從耶穌南下耶路撒冷及週邊地區,直至遇上基督被拘捕、審訊、判刑、釘十字架。當耶在各各他受刑的時候,馬太如此描寫: 「內中有抹大拉馬利亞,又有雅各約西的母親馬利亞,並有西庇太兩個兒子的母親。」(太27:56) 馬可(可15:40)和約翰(約19:25)都有類似的記載。

 

當大多數門徒因耶穌被捕已經四處躲藏,抹大拉的馬利亞始終身處現場。馬太告訴我們,耶穌安葬的時候,有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那個馬利亞在那裏,對著墳墓坐著。(太27:61) 馬可同樣寫道: 抹大拉的馬利亞和約西的母親馬利亞都看見安放他的地方。(可15:47)

 

七日的頭一日,主基督復活的日子,馬太寫道: 安息日將盡,七日的頭一日,天快亮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那個馬利亞來看墳墓。(太28:1)馬可也有類似的記載: 過了安息日,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雅各的母親馬利亞並撒羅米,買了香膏要去膏耶穌的身體。(可16:1)

 

然後,馬可告訴我們: 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穌復活了,就先向抹大拉馬利亞顯現(耶穌從她身上曾趕出七個鬼)。(可16:9)

 

安息日之後的黎明

約翰告訴我們: 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天還黑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來到墳墓那裏,看見石頭從墳墓挪開了,就跑來見西門‧彼得和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對他們說:「有人把主從墳墓裏挪了去,我們不知道放在哪裏。」 (約20:1-2)

 

一直身處現場的馬利亞,在安息日完結,夜裡四更天的時候,急切來到安葬耶穌的墳墓,她一心想再到現場,並且帶著香膏,為想膏抹所愛的主,幾名婦女可能正思量如何輥開墓門的巨石,誰知她們急切的心情,卻轉為驚恐。(可16:5)

 

鏡頭轉至彼得和約翰:  彼得和那門徒就出來,往墳墓那裏去。兩個人同跑,那門徒比彼得跑得更快,先到了墳墓,低頭往裏看,就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裏,只是沒有進去。西門‧彼得隨後也到了,進墳墓裏去,就看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裏,又看見耶穌的裹頭巾沒有和細麻布放在一處,是另在一處捲着。先到墳墓的那門徒也進去,看見就信了。(因為他們還不明白聖經的意思,就是耶穌必要從死裏復活。)於是兩個門徒回自己的住處去了。 (約20:3-10)

 

彼得和約翰親眼目睹這個空墳墓,還有裹屍布與包頭巾安放在原來放置耶穌身體的地方。十分明顯,偷去遺體所呈現的結果,不可能是眼前這個模樣。所以約翰乾脆告訴讀者,他看見就信,耶穌確如祂自己曾經預言過,祂死後會復活過來,然而,這眼前事實太新奇了,一時間仍未明白,需要消化,他們就回家去了。


耶穌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 

抹大拉的馬利亞並沒有離去,按上下文所呈現,抹大拉的馬利亞很可能是當時唯一留下來的門徒。約翰寫道: 馬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面哭。哭的時候,低頭往墳墓裏看,就見兩個天使,穿着白衣,在安放耶穌身體的地方坐着,一個在頭,一個在腳。天使對她說:「婦人,你為甚麼哭?」她說:「因為有人把我主挪了去,我不知道放在哪裏。」(約20:11-13)

 

馬利亞顯然以為有人挪去耶穌的身體,她的眼淚是我們不難明白的,因為那是雙重的失去: 死了,卻連遺體也不見了。對馬利亞來說,這是一個充滿問號的現場,這三天三夜發生的事,超乎經驗,超乎理解,也超乎想像。那一位滿懷理想,宣揚真理,指斥公會和宗教領袖,又把馬利亞從魔鬼的黑暗權勢中,釋放出來的主耶穌,竟然被殺害,卻又連遺體都被人搬走了。

 

正當馬利亞這位深愛著耶穌,身體力行地跟隨耶穌,耶穌在那裡,她就設法在那裡,如今卻身陷情緒困境之時,耶穌向她顯現。約翰以動人的筆觸寫下來: 說了這話,就轉過身來,看見耶穌站在那裏,卻不知道是耶穌。耶穌問她說:「婦人,為甚麼哭?你找誰呢?」馬利亞以為是看園的,就對他說:「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哪裏,我便去取他。」耶穌說:「馬利亞。」馬利亞就轉過來,用希伯來話對他說:「拉波尼!」(拉波尼就是夫子的意思。)耶穌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上帝,也是你們的上帝。」 (約20:14-17)

 

弟兄姊妹,若果耶穌問你「你為甚麼哭?你找誰呢?」,此時當下的你,又會怎答祂? 若果我們哭,我們為什麼哭? 我們知道馬利亞因為不見了耶穌而哭,她正在找耶穌,但她要找的是她熟悉的人子耶穌,然而,基督復活了,祂並沒有失踪,祂已經勝過死亡,滿有復活的大能,開通了人神之間可以重新契合的道路。耶穌也提醒馬利亞不要拉住祂,耶穌鼓勵這位愛慕及渴望與人子耶穌一起的馬利亞起來行動,天亮了,救恩已經完成,從這黑暗的猶太地開始,救恩要傳開去,傳到普天下。

 

抹大拉馬利亞就去告訴門徒說:「我已經看見了主。」她又將主對她說的這話告訴他們。 (約20:18)

 

親愛的弟兄姊妹,走人生窄路,特別是夜裡四更天的時候,覺得耶穌不見了,失踪了,有時難免會問: 上帝祢在那裡?  要面對這種裡裡外外的情境,實在並不容易,標準答案很容易就可以說出來,然而,只有真心去愛,真誠地跟從耶穌走進生命現場的人,才可以牢牢抓住應許,看見耶穌始終在我們當中。

 

我特別喜歡天主教聖座禮儀聖事部稱許抹大拉的馬利亞: 在死亡之地宣布復活的生命。親愛的每一位,但願我們即使在很大很大的困境中,無論是個人的,社會的,普世的,我們總有力量在耶穌的空墳墓前宣告:「我已經看見了主。」

 

復活的主與我們同在,也與香港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