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渡口

      191020_sermon

講題:渡口 The Ford Jabbok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19年10月20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十六世紀,有位靈修大師,一般稱他為「十架若望」(John of the Cross),寫了本靈修學的書,書名叫《心靈的黑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書的第二部分第五章講到,人越接近光明,眼睛越注目光明,越看不見東西,因為我們的眼睛忍受不到這種光明。面對強烈的光明,我們看不到外在的世界。就此而論,我們像盲了一樣,像在黑暗中摸索一樣。另一方面,人越接近光明,越體會自己內心的黑暗,越體會自己的無知與軟弱,越體會自己的無助,越認識到過去所倚靠的一切東西的不可倚靠,就此而論,他的內心也墮入黑暗,對曾經熟悉的世界不再熟悉。這種外在與內在的黑暗狀態,「十架若望」稱之為「心靈的黑夜」。

  只要我們活得足夠久,忍受過足夠的苦難,思想上有足夠的深度,對現實的空虛有足夠的敏感,對真理有深度的渴望,對人生意義有足夠的尋索,或多或少,或遲或早,我們都會體會這種「心靈的黑夜」。

  那一刻,你會忽然間覺得,整個熟悉的世界變得不再熟悉,平時追逐的意義忽然失去意義,不知生存下去的意義何在,想做點什麼卻又發現自己的無能與無助。回望過去,很懷疑過去的做法是否正確。想望將來,發覺明天的事情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外。看看當下的自己,很迷茫、很陌生。想抓著一點什麼,卻發覺一切都不可靠。只要你的心靈純潔,奮勇向上,越迷茫的時候,便會越加渴求意義。越空洞,便越嚮往神聖。就在此時,在黑暗中,隱隱約約,恍恍惚惚,會體會神聖的臨在。唯有當一切次一等的意義都放下時,最終極的意義才出現。唯有當生活裡不是最重要的東西放下時,最重要的東西才浮上來。唯有當塵世的一切都顯得不可靠時,才能體會上帝才是最可靠的。但上帝在何方,卻仍晦暗不明。唯有在黑暗中,堅決前行。總有一天,去到生命的轉折點,去到旅程的拐彎處,去到人生的渡口,然後,以上天的恩典,以人的信心跳躍,走過去,便體會到新的世界、新的生命、新的意義。

  我們看看今日舊約經課的一個故事,以色列人的先祖雅各,來到他心靈的黑夜,來到命運的轉折點,來到一個決定性的渡口。這一晚,過去見不得人的墮落,未來不能掌控的危機,面對上帝時不能隱藏的罪行,面對手足時無法啟齒的卑污,前塵往事,一一湧上心頭。他如何過渡這個渡口呢?

  未讀這個故事,交代少許背景。

  以色列民族的始祖亞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了一對孖生子,大哥叫以掃,弟弟叫雅各。「以掃」這個名字的意思是「多毛」,生在香港,可能就叫「長毛」。「雅各」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抓住、捉住」,他一出生,便抓住哥哥的腳。

  雅各的一生,真的是抓得就抓,搶得便搶,騙得就騙。他首先騙了哥哥的長子名分,後來又騙了父親給哥哥的祝福。因著欺騙哥哥,哥哥老羞成怒,動了殺機。於是,雅各便要亡命天涯,遠走他方。在離鄉別井的漫長歲月裡,輪到雅各被人欺騙,受盡欺凌。二十年後,飽經風霜的雅各,想回老家了。問題是:哥哥還記著過去的一切嗎?還有仇恨嗎?還有殺機嗎?他不知道,他起程回家了。

  雅各派僕人作先頭部隊,打個招呼,看看光景如何?

  創世記32:6-8如此記載:

創32:6 所打發的人回到雅各那裏,說:「我們到了你哥哥以掃那裏,他帶著四百人,正迎著你來。」

創32:7 雅各就甚懼怕,而且愁煩,便把那與他同在的人口和羊、牛、駱駝分做兩隊,

創32:8 說:「以掃若來擊殺這一隊,剩下的那一隊還可以逃避。」

  這是叫人提心吊膽的,以掃帶著四百人走過來,來者不善。若只是兄弟相見,幹嗎要帶四百人來。

  雅各的策略是叫僕人將一批又一批的牲畜送過去,作為禮物,自己走在後頭,看看光景如何?

  創世記32:20下-21如此記載:

創32:20下 ……因雅各心裏說:「我藉著在我前頭去的禮物解他的恨,然後再見他的面,或者他容納我。」

創32:21 於是禮物先過去了;那夜,雅各在隊中住宿。

  我要讀以上兩節經文,因這兩節經文對於理解今日講道的主要經文有重要作用。這兩節短短的經文,在原文中出現了五次「面」(face)這個字。

  照原文字面直譯,這兩節經文是這樣的:

創32:20下 ……他〔雅各〕說:「我去安撫他的,以禮物,在我前送去的。然後,我見他的,或者,他會抬起我的。」

創32:21 於是,禮物送過去了,在他前;而他住宿、那晚、在營中。

  用字用得很妙,五個「面」字,他的面、我的面、他的面、我的面,最後是旁觀者的描述:「他〔雅各〕的面」。伏筆是:「以掃的面又將如何?」經文藉著文字的編織,形象地表達兩張面的相遇,到最後,面對面時,將是一幅什麼樣的圖畫?是一張面消滅另一張面?抑或,是一張面擁吻另一張面?這是懸而未決的。在這裡,留下一思想謎團:這將是一種什麼樣的「面對面」?

  過了這一晚,明天,就會面對哥哥的面了。那是異常漫長的一晚。

  今日講道的主要經文:創世記32:22-32

創32:22 他夜間起來,帶著兩個妻子,兩個使女,並十一個兒子,都過了雅博渡口,

創32:23 先打發他們過河,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

創32:24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創32:25 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

創32:26 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創32:27 那人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雅各。」

創32:28 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創32:29 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裏給雅各祝福。

創32:30 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創32:31 日頭剛出來的時候,雅各經過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

創32:32 故此,以色列人不吃大腿窩的筋,直到今日,因為那人摸了雅各大腿窩的筋。

  那一晚,在這人生的渡口,在這心靈的黑夜,發生了什麼事?

  看看這位雅各,在這渡口,在這黑夜,他面臨最深刻的危機。他可能會死,可能會失去多年來用奸詐騙回來的財富,可能會失去多年來辛苦經營的家庭。「有」與「無」,只是片刻之事。這危機從何而來?從他過去一生做人的方式而來,從他過去對待兄弟的手法而來。他一生都在「抓」,抓得多少是多少。面對手足,毫無親情。手足只是欺騙的對象。他不擇手段,要得到他要得的東西。但這得到的一切,能永恆嗎?就因他過去種的「因」,造成今日的危機的「果」。

  在這一晚,他應深深懊悔他過去對待親人的方式、他過去抓取世物的方式、他過去活著的方式,或者說,他應全面懷疑他過去的存在,他應懷疑他過去賴以存在的意義結構,他應懷疑他過去對他人、對世界、對自己的看法。熟悉的世界變得陌生,過去一切可靠的東西現在變得不再可靠,一個什麼都抓住的人現在什麼都不能抓住。明天呢?明天不可捉摸,不能想像,無法控制。明天,是一片虛無,在人類的計算之外。當下,是一片黑暗,毫無光明,無邊的黑夜。漫漫長夜,往事湧上心頭,又無聲遠去。際此良夜,能說什麼呢?無比空洞、無比寂寞、無比惆悵。

  那一晚,有一場心靈的交戰。

  請不要太快將之理解為「神與雅各摔交」或「天使與雅各摔交」。

創32:24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經文刻意講,「有一個人」來和雅各摔跤。

創32:25 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

  上帝不會勝不過人。

創32:26 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上帝不會害怕天光,只有夢才會在天光中消失。

  所以,首先,我們應理解這是一個「人」,這「人」在夢境一樣的背景中出現。雅各和這人糾纏。雅各看來比他頑強,但這人又明顯能傷害雅各。

創32:25 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

  這人讓雅各從今以後瘸腿了。瘸腿,就不能快、不能搶了。香港人說:「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從今以後,雅各將不能和人搶了。這一晚的糾纏,將雅各的做人方式徹底地改變了。一個靠搶的人,從今以後,只能謙和地行走了。雅各要和這人糾纏下去,便得付起這個代價。雅各要在這人身上得到什麼呢?他要的,是這人的祝福。這人最後祝福了雅各。

創32:30 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在這節經文裡,出現「面對面」這字眼。之前,我們講過,那個晚上,在雅各心中,有一個大問題。「他的面、我的面、他的面、我的面」,然後,我的面,再然後,將會是「他的面」,雅各與哥哥面對面時,將會如何?「面對面」這主題,在這裡再出現。在這心靈交戰中,雅各發現,「面對面」時,他的性命竟然得到保全。

  當然,我知道,經文這裡是寫「我面對面見了神」,不是見到以掃。亦因經文這樣寫,一般人理解雅各這晚的經歷,是神人交戰。要理解這經文,我們要多看幾節經文。

  創世記33:3-4, 8-11:

創33:3 他自己在他們前頭過去,一連七次俯伏在地才就近他哥哥。

創33:4 以掃跑來迎接他,將他抱住,又摟著他的頸項,與他親嘴,兩個人就哭了。……

 

創33:8 以掃說:「我所遇見的這些畜是什麼意思呢?」雅各說:「是要在我主面前蒙恩的。」

創33:9 以掃說:「兄弟啊,我的已經夠了,你的仍歸你吧!」

創33:10 雅各說:「不然,我若在你眼前蒙恩,就求你從我手裏收下這禮物;因為我見了你的面,如同見了神的面,並且你容納了我。

創33:11 求你收下我帶來給你的禮物;因為神恩待我,使我充足。」雅各再三地求他,他才收下了。

 

  看看雅各的身體恣勢,面對哥哥的態度。

創33:3 他自己在他們前頭過去,一連七次俯伏在地才就近他哥哥。

  就是這個態度,這種示弱的態度,這種瘸腿的態度,在他與哥哥的生命糾纏中,他贏了他的哥哥,他贏回親情,他贏回自己的生命。

  聖經中最動人的一幕。

創33:4 以掃跑來迎接他,將他抱住,又摟著他的頸項,與他親嘴,兩個人就哭了。

  可能出現的悲劇,竟然變成喜劇。有點超現實,有點不可思議。問題在於:在那黑夜,在那危機前夕,在那生命的渡口,雅各作出了什麼改變?只要有真正的生命銳變,仇恨就能化解,黑夜就會消失,敵人擁抱的畫面就會出現。

  不單雅各的身體姿勢有改變,他面對哥哥時的角色扮演也有所改變。

創33:8 以掃說:「我所遇見的這些畜是什麼意思呢?」雅各說:「是要在我主面前蒙恩的。」

創33:9 以掃說:「兄弟啊,我的已經夠了,你的仍歸你吧!」

創33:10 雅各說:「不然,我若在你眼前蒙恩,就求你從我手裏收下這禮物;因為我見了你的面,如同見了神的面,並且你容納了我。

創33:11 求你收下我帶來給你的禮物;因為神恩待我,使我充足。」雅各再三地求他,他才收下了。

  以前,雅各搶奪父親給哥哥的祝福;現在,他主動向哥哥獻上禮物。掠奪者,變成施予者。哥哥不要這些禮物,雅各也要「再三地求他」收下。雅各再與哥哥糾纏,他要求哥哥接納他的禮物,接納他這個人,祝福他。

  特別留意,在這裡,雅各說:「我見了你的面,如同見了神的面,並且你容納了我」。這經文似曾相識,面對面,見到神,生命卻仍存留。在雅各心中,哥哥的面,如同神的面,同樣的難於理解,難於捉摸。面對面時,可能是殺身之禍,也可能是愛的復原。若果,在雅各眼中,他哥哥的面,如同神的面,則我們可以理解,那個晚上,雅各是與夢魘中的哥哥糾纏。他哥哥能傷害他,但他堅持要的,是哥哥祝福他。如何能得到哥哥的祝福?就是生命的全然改變。以前是欺負哥哥的,現在是在哥哥面前俯伏在地。以前是搶的,現在是獻上禮物的。這一改變,決定於那一晚的心靈黑夜,從靈修而言,這同時是人在神面前的生命抉擇,抉擇是否願意生命全然更新。在這意義上,那一晚的糾纏,也是人面對神的一種經驗。面對面的,面對哥哥,同時,也是面對面的,面對神。面對恨自己的人,如何面對,如何化解,這是一種深刻的靈性體會,也是面對面的見到神的經驗。

  那一晚,雅各徹底地變了,覺今是而昨非。

創32:28 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那人給他改了一個新的名字,以後不叫「雅各」了,不叫「抓住」了,叫「以色列」,這名字的意義是「上帝勝利」。從今以後,雅各能在神面前、在人面前,都得勝,不再是憑自己的力去爭,而是讓上帝得勝。當一個人心中有上帝,讓上帝勝過自己時,他才算是真正勝利的人。以色列,即「上帝得勝」,這名字真好,我們需要有更多擁有這名字的人。

  在香港,有很多要爭天下的人,有很多年年考第一的人,他們都是早期的雅各,雅各的名字就是「抓住、爭取」的意思。這個雅各,欺凌了哥哥,搞亂了一個家,造成無法修補的仇恨。但我相信,我相信,這無數的雅各,總有一晚,夜闌人靜,會想起前塵往事,會有心靈交戰。這是心靈的黑夜,這是生命的拐彎處,這是生命超越的渡口。想想,只要瘸下腿來,只要堅持得到對方的祝福,生命就會煥然一新。這同時是一個面對神的渡口。只要大膽放下自己,只要大膽說「願神得勝」,就可以不叫「雅各」,叫「以色列」,這是神子民的名號。我渴望,我渴望,見到的,不是仇殺,而是仇敵的擁抱,是仇敵的親吻,是新天新地。

  願上帝得勝。

  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附記:本人在崇基禮拜堂講道的講章已結集成《荷花池畔春草綠》講章集,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試讀本可參閱:http://cc.cuhk.edu.hk/dev/images/content/fund-raising-campaigns/university-sermons-by-dr-sk-tang/CCC-SK-Tang-Sermon-Text-Sample-2.pdf。較早期的崇基講章,已結集成《敢於跟隨主》,也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