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那將要來的是你嗎?

      191215_sermon

講題:那將要來的是你嗎? Are you the one who is to come?

經文:馬太福音11章2至11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19年12月15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若你身染頑疾,卧病在床,在公立醫院裡,等著做一個生死攸關的重大手術。若你又知道,在這醫院裡,只有兩個醫生會做這手術。一個剛剛才做過一個同樣的手術,而病人死了。一個是資深醫生,做過無數次同樣的手術,而沒有一個病人死亡。你只知道這些資料,你也認得這兩個醫生,你只是不知道誰會負責你的手術。而剛好,那位資深醫生就站在你的病床邊。這時,你很可能會問的一個問題是:「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這真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

  小時候,住在「屋村」,偶爾,不知什麼原因,一個樓層的小朋友會和另一個樓層的小朋友衝突起來,然後發生一些不太嚴重的毆鬥。有一次,衝突又起,我落了單,被另一個樓層的小朋友追著,遠處,見到有另一群小朋友迎過來,其中一個像是我的哥哥,我心想:「那將要來的是我的哥哥嗎?」雖然未能確定,但也只能走過去,因這是僅有的逃命機會。走得近了,才發現,這群小朋友也是另一個樓層的。最後,被圍困著,孤立無援,四面楚歌,被人打了一身。任何一個被圍困的人,若有陌生人接近,都會想這個問題:「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這個「你」,當然就是幫助我們,解救我們的人。

  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人類應該很文明的了,但人圍捕人的故事,仍經常發生。剛剛這個禮拜,緬甸的昂山素姬便要出席海牙聯合國國際法院的聆訊,為羅興亞人受的苦作出辯解。羅興亞人的故事,又是一群人被另一群人圍捕的故事。他們孤立無援,四面楚歌,連昂山素姬也承認軍方對他們或有使用過分武力。對於被圍捕的人而言,對於羅興亞人而言,他們期待的,是解救者。他們心中的問題,常常是:「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那將要來的,是能解救他們脫離困局的解救者嗎?

  香港,在一片迷惘裡,人與事都會急劇變化。或許,很多人會離開他們的位置,很多人會冒起來。不同的群體,等待著不同的真命天子。在亂世,我們都希望真正的解救者。用中國哲人張橫渠的講法,我們渴望有人能「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我們等待一些人,能實現上天仁愛的心,能尊重每個人的生命尊嚴,能守住支撐著人類文明的普世價值,能對歷史的將來負起真切的責任。關心香港的人,心中都會問:「那將要來的,是這樣的一個人嗎?」

 

經文:馬太福音11:2-11

太11:2 約翰在監裏聽見基督所做的事,就打發兩個門徒去,

太11:3 問他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太11:4 耶穌回答說:「你們去,把所聽見,所看見的事告訴約翰。

太11:5 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

太11:6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太11:7 他們走的時候,耶穌就對眾人講論約翰說:「你們從前出到曠野是要看甚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

太11:8 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甚麼?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裏。

太11:9 你們出去究竟是為甚麼?是要看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

太11:10 經上記著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所說的就是這個人。

太11:11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然而天國裏最小的比他還大。

 

  這段經文,很自然地分成三個段落。

 

(1)約翰的問

太11:2 約翰在監裏聽見基督所做的事,就打發兩個門徒去,

太11:3 問他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這裡的約翰,是「約洗約翰」,他在約旦河裡為人施洗。他是一個正直的人,不畏強權。他直指統治者不道德,指斥統治者淫亂。當時的統治者是小希律,奪取了哥哥的妻子。約洗約翰直斥他的不是,直斥他毫無規矩,無法無天。於是,被統治者捉拿、下獄,最後也死在獄中,又是一個為了正義而死在獄中的人。

  這樣的一個人,在獄中,當然有很多想法、很多期待。一個正義的人,縱然在獄中,也很留心監獄外社會正義的發展。他聽到耶穌的事情,看來,耶穌也推動著某種社會正義的發展。約洗約翰很著緊,耶穌這個人,是否是真命天子?看來就是他了,他能接續自己的信仰工程,宣揚天國的臨近,呼喚人悔改,在地上實現正義與和平。若真是他,則自己可安心了。若自己有甚麼不測,也有人承接自己的志向了。正義的人,在獄中,最關心的,不是自己在獄中,而是在監獄外的正義。這些人是真正自由的人。在不正義的世界裡,全然漠視世界的不正義,這些人才是在監獄裡。他們的心,不可能是自由的。在監獄裡,約洗約翰打發自己的門徒,去問耶穌:「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2)耶穌的答

太11:4 耶穌回答說:「你們去,把所聽見,所看見的事告訴約翰。

太11:5 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

太11:6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耶穌的回答,是講論他自己所帶來的一個新世界、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因著耶穌的出現,完全絕望的景況出現新機。因著耶穌,瞎子能看見。耶穌受難前夕,最後一個神蹟,就是醫治瞎子,讓瞎眼的能夠看見。先醫瞎子,後上十架,這故事編排有一重大含意,就是說,人若因某些因素令自己變成盲目,對發生在眼前的真相視而不見,則他不可能領悟十字架的意義。盲目,有很多種,肉眼的盲,是一種;良心的盲,是一種;靈性的盲,又是另一種。良心盲了,則在他眼前,發生一件滅絕天良的事,他也看不見,視為平常。靈性盲了,則正在步向滅亡,仍以為自己步向天堂。有時,人盲到一個地步,全世界都看得見的事,他卻視而不見。耶穌告訴施洗約翰,他會讓人看見真相,讓事情水落石出。

  因著耶穌,瘸子能行走。瘸子是無能為力的人。約翰福音有一個醫治瘸子的經典故事(約5:1-9)。耶路撒冷有一個水池,叫「畢士大」池。相傳,池水動的時候,是天使攪動池水,有病的人,誰先下水,誰就得醫治。耶穌來到這水池,見有一個瘸了三十八年的人。問他說:「你要痊愈嗎?」請留意這人的回答,他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裏;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多麼絕望的回答。完全沒法自救,也得不到別人的救助。在生活裡,完全無助。耶穌卻叫他起來行走,他就起來,走了。在我們社會,有很多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無助者,耶穌聽到他們的呼聲。耶穌告訴施洗約翰,他要讓無助的人得到救援,讓他們有力地活下去。

  耶穌叫長大痲瘋的,得到潔淨。長大痲瘋的人,在當時,是untouchable的,是被隔離的,是被遺忘的。耶穌刻意的接觸他們,讓他們感覺到從人而來的溫暖。讓這些被非人化的人重拾人性尊嚴。就算在香港,都會有人被非人化地對待,被呼以污名,被凌辱,被虐待。耶穌告訴施洗約翰,他要讓這些人重拾人性尊嚴。

  因著耶穌,聾子能聽見。有些聾子,是生出來的,這是悲劇。有些聾子,是裝出來的,這製造悲劇。你講甚麼,你問甚麼,你要求甚麼,他總是聽不見。耶穌卻讓聾子聽得見他人的聲音,重新恢復人間的溝通。耶穌告訴施洗約翰,他重建人間的對話,讓各人聽得明對方的心聲。

  因著耶穌,死人能復活。死,是絕望事件,是終結性的,再無生機可言。耶穌,卻要在絕望中帶來生機。上個月,保安局局長說,今年6月至9月的自殺個案為256宗,比去年同期多34宗。發現屍體、送院前或送院時死亡個案為2537宗,比去年同期多311宗。就這些數字的表面來看,香港近來是多了些不太正常的死亡。這些死亡事件背後,特別是自殺事件,看來是一個又一個的絕望故事。自殺的人,是絕望的。耶穌告訴施洗約翰,他叫死人復活,他要取消絕望故事的絕望,讓人間看見前所未有的希望。

  最後,耶穌說,有美好的信息傳給貧窮的人。通常,好的信息是沒有窮人的份的;他們有的,只是悲慘的生活。耶穌告訴施洗約翰,唉聲嘆氣的窮人,終於聽到美好的信息。

  大家想想,因著耶穌,這世界發生了甚麼變化。一種強大的生命力,取消社會上的盲目、瘸子一樣的無助、長大痲瘋一樣的被非人化對待、拒絕溝通的耳聾、死亡的絕望、貧窮的淒慘。這種強大的仁愛力量,由耶穌那裡發源,藉聖靈進入我們的生命中。我們活在世界,正是要將這種仁愛力量繼續發揚出去,讓大地的黑暗,被光明驅散,讓天國的輪廓漸漸地顯明出來。

  耶穌講完以上一番話,便說:「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太11:6)為何會因他的話跌倒?是因為他的話與這世界的話相差太遠,太不可信。這世界的人不相信窮人是有福的。這世界的人不相信死人可以復活。這世界的人不相信絕望的深淵還有希望。耶穌卻說,我要在死亡的絕望裡帶來復活的新希望。相信耶穌的話,需要堅持希望,需要因希望而忍耐,需要為希望而受苦。耶穌希望我們做得到,而不是在絕望中放棄。

  耶穌以上述這番話回答施洗約翰,聽到這番話,施洗約翰應看到在耶穌身上天國已經開展。他不用再等別人了。這世界要等的,就是耶穌。

 

(3)耶穌的問與答

太11:7 他們走的時候,耶穌就對眾人講論約翰說:「你們從前出到曠野是要看甚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

太11:8 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甚麼?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裏。

太11:9 你們出去究竟是為甚麼?是要看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

太11:10 經上記著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所說的就是這個人。

太11:11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然而天國裏最小的比他還大。

  如今,輪到耶穌去評論這位在監獄裡仍掛心社會正義、仍掛心天國降臨的施洗約翰。這位施洗約翰,在位處曠野的約旦河為人施洗。他是誰,他為何能吸引這麼多人去受洗呢?

  耶穌問:那些去受洗的人,他們去曠野,是看甚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看大自然的風景,不會吧!看像蘆葦一樣的普通人物,不會吧!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穿得這般高貴的人,不會在曠野,他們在王宮裡。是要看先知嗎?這就對了。你們到曠野,要是聽先知在曠野的呼聲。你們要尋找,那展示高貴的道德、無偽的真理、純潔的神聖的先知。對了,你們尋找這些。你們渴求先知,施洗約翰的確是先知,並且是最大的先知,因為他為耶穌開路。耶穌是誰?是神在人間。他以死和復活,建立了天國。無論施洗約翰如何偉大,畢竟,只是耶穌建立的天國之前的人物。他無法體會,天國的真實展現,他無法體會世界因著耶穌而有的改變。今日,我們活在耶穌所開展的天國中,在耶穌的復活裡,我們體會神在死亡深處、在絕望深淵,依然掌權,依然能展示我們無法想像的生命,依然能綻放復活的光明。耶穌在評論施洗約翰時,他啟示了自己的真正身分及事工。

  今日,香港仍在混亂中,仍有很多事情不明不白,前景仍然暗晦不明。我們會問:要等待誰來收拾殘局?我們會問耶穌:那將要來的是你嗎?

  耶穌做了甚麼?他是我們要等的那個人嗎?

  耶穌說:我叫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

  他所做的,是徹底地改變了人性及世界。

  我們不等他,還可以等誰呢?

  作為基督徒,我們應該已體會過耶穌的大愛所造成的影響力,或許,與其問要等誰,不如問我們靠這位耶穌能多做一點甚麼。邪惡無法永存,天國總會實現。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附記:本人在崇基禮拜堂講道的講章已結集成《荷花池畔春草綠》講章集,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試讀本可參閱:http://cc.cuhk.edu.hk/dev/images/content/fund-raising-campaigns/university-sermons-by-dr-sk-tang/CCC-SK-Tang-Sermon-Text-Sample-2.pdf。較早期的崇基講章,已結集成《敢於跟隨主》一書,也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