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偉先生 – 那就是記號了

      191224_sermon

講題:那就是記號了 This is the Sign

經文:路加福音2章8-14節

講員:劉國偉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平安夜燭光崇拜

日期:2019年12月24日

 

引言

今天講道的題目「那就是記號了」源出於路加福音第2章第12節。記號的英文直譯sign含有跡象、徵兆的意思,有時亦會譯作神蹟。這節經文「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着布,臥在馬槽裏,那就是記號了。」所選用的「記號」這個字的希臘原文是σημεὶον(simeìon),可以譯作記號、表徵、神蹟。

 

在我們的生活現場裡,其實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記號、標誌和表徵,從日常生活、商業範疇、政治活動,以至宗教生活,都存在很多記號和標誌。

 

此外,很多人也熱衷於尋求徵兆、兆頭;占卜、觀星、相命,透過一些徵兆去求問前程。亦有科學家和未來學家,藉科學觀察和研究一些物質現象,去歸納和推斷,從而解構科學、天文,又或者為人類預測未來。

 

原來在我們的生活經驗當中,記號、標誌、表徵從來都是生活中的重要部份,甚至影響我們對人、事、物的聯想、預測和判斷。

 

耶穌基督的降生所帶給我們的,是什麼記號? 那記號盛載著什麼含義?在那個黑暗的晚上,並與我們所身處的紛亂世代,這記號又有什麼意義?

 

畜棚裡的馬槽

「約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到了大衛的城,名叫伯利恆,因他本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馬利亞一同報名上冊。那時馬利亞的身孕已經重了。他們在那裏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就生了頭胎的兒子,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裏,因為客店裏沒有地方。」(路2:4-7)

 

作者路加醫生刻意強調約瑟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這身份,提醒讀者耶穌出自王族家譜。耶穌的王族背景跟接著下來發生的事,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這一位生於王族的嬰孩,竟然降生在畜棚之內,盛載這個細小軀體的竟然只是馬槽。

 

因為人口普查的緣故,百姓各歸各鄉,細小的伯利恆承載不起忽然湧來的回鄉旅客,客店再沒有房間,店主就把畜棚臨時開放,供給很有需要,或者部份窮苦的旅客住宿。

 

父母總會為剛剛誕生的嬰孩,找著足夠的保護,馬槽是餵飼牲口、放置飼料的容器。很明顯的,馬槽是當時可以找到的相對安好的空間,就成為一張嬰兒床,那就是救主以血肉之軀來到世間的第一個躺下歇息的地方。

 

天上的大君王,躺身於卑微的馬槽,看似是時勢及環境所逼,也許對約瑟而言是無可奈何的選擇,但掌管歷史的主,難道被世情時局所擺佈,身不由己?斷乎不是!從天上的使者告訴牧羊人的說話中,我們清楚知道,馬槽就是救主降生的記號的一個組成部份,是計劃的一部份。讓我們一起再誦讀路加福音第2章8至12節。


在伯利恆之野地裏有牧羊的人,夜間按着更次看守羊群。有主的使者站在他們旁邊,主的榮光四面照着他們;牧羊的人就甚懼怕。那天使對他們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裏,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着布,臥在馬槽裏,那就是記號了。」

 

這個記號出現在伯利恆

伯利恆位處耶路撒冷以南大約12公里的一個山上,海拔約790公尺,自古以來,直至今日,仍然是一個天然的牧羊場地。

 

主前八世紀的彌迦先知,曾經預言以色列一位君王來自伯利恆這個小城:

「伯利恆、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裏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作掌權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彌迦書5: 2)

 

這個被天使稱為大衛的城的伯利恆,從主前十世紀建立的大衞王朝,延綿至耶穌降生,經過一千年的等待,伯利恆再次引起世人的注視。這個城雖然小,卻被猶太人理解為王族的城,彌迦先知更告訴我們,因為救主的緣故,這個小城連接著亙古,連接著太初,顛覆了我們對什麼是大、什麼是小的概念。

 

我們要怎樣衡量一個城市的地位? 是她的經濟生產總值? 她的政治地位? 她的人口及教育水平? 她的文化和歷史厚度? 她的軍警戰鬥力量?  先知彌迦告訴我們,伯利恆之歷史地位在於她出現了一位為上主掌權的掌權者,路加福音的作者則告訴我們,這位掌權者降生的記號出現在伯利恆。弟兄姊妹,也許其中一個簡單直接的角度去認識一個城市,在於她出現了什麼偉大的人,或者那裡的人具備什麼生命素質。

 

請你記住,上主揀選了伯利恆去盛載救主降生的記號。

 

天使把這個記號告訴牧羊人

伯利恆之野地,也就是牧羊人放羊的地方,是屬於半沙漠的乾燥地帶,這個超過千年的牧場,被視為伯利恆的標誌。這片曠野地,與城內相比,有明顯的分別,這是牧羊人工作、居住和生活的地方。

 

牧羊人不是城市人,在猶太人的生活習性中,牧羊工作被視作卑微和低下階層的工作,然而,他們除了對經濟生產有所貢獻,他們所牧養的羊是獻祭的主要材料。 

 

先知彌迦接著寫道:「他必起來,倚靠耶和華的大能,並耶和華他神之名的威嚴,牧養他的羊群。」(彌迦書5:4上)先知奇妙的預言告訴我們,這位掌權者,同時是一位牧羊人,伯利恆正好成為一個十分相襯的背景。

 

牧羊人的身份地位當然不及君王、權貴,然而上帝不單沒有忽略他們,反倒揀選他們,成為天使宣佈耶穌誕生的好消息的對象。

 

試想,希律王、及可能一些上層社會的貴胄,豈不從智者口中,得悉「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訊息?他們的反應與牧羊人成了鮮明的對比:牧羊人急忙進城,要看上主成就的事,希律王卻選擇把伯利恆一帶,兩歲以下的男孩都殺掉! 用心去聆聽天上的聲音的人,不可能是那些自命不凡,以我為先,以為人定勝天,喜歡別人歌功頌德的人。希律王聽見「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就認定是對他的威脅,以極殘忍的暴力,奪去了無數嬰孩的性命,也傷透無名無姓無面孔的老百姓的心;牧羊人卻用心傾聽,他們甚至聽到天兵天使的美妙的讚美之聲。

 

牧羊人與希律的對比,顛覆了我們對歷史中無名無姓無面孔的老百姓的想像。上帝就是揀選了城外曠野的牧羊人,他們只不過是社會基層的小人物,並沒有什麼重要性的一群,但他們被告知救主降生的記號,更親身聽見天軍天使那美妙的聲音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路2:14)  弟兄姊妹,你認為誰人心中有真正的平安? 是希律王嗎? 還是得知救主降生記號的牧羊人?

 

那就是記號了

到底那個記號是怎樣的?這個記號有3個重要元素: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

 

馬槽象徵卑微,按人來說,那不可能是君王誕生躺臥的地方,然而,這是上主的選擇。道成肉身的主,捨棄天上榮華,降生在人間一處卑微的地方,這是基督君王之道,這顯然與攀附權貴,為維護權力、地位和既得力益而不擇手段的價值觀格格不入,但基督的救恩的道路卻是以馬槽作為起點,然後以十字架為終點。弟兄姊妹,救恩之路就是自甘卑微和捨己。

 

嬰孩耶穌被布包着,從文學的佈局來說,作者路加醫生藉著兩種不同用途的布,作出福音書的首尾呼應。路加福音23章53至54節如此記載:「這人去見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就取下來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石頭鑿成的墳墓裏。」

 

包着嬰孩身體的布,代表一個新生命的誕生,而裹屍布則象徵生命的終結。從生到死,都是上主的選擇,生的時候降生在馬棚,死的時候卻葬於財主的墳墓。弟兄姊妹,我們今天又要做什麼樣的選擇?我們要如何生?若果必要的話,我們會為什麼而死?

 

最後,這記號最重要的,當然是那個嬰孩。你可有想過,救主要來這個世間拯救世人,竟不是雷霆萬鈞,帶著天使天軍駕臨,呼風喚雨,氣勢磅礡,與邪惡決一死戰,卻選擇以嬰孩的樣式,從小做起?

 

大概人類歷史可以說是一部戰爭歷史,除了是兵戎相見,子彈炸彈橫飛的真實戰爭,即使在相對太平的日子,我們很多時都眼見或者甚至身處人世間種種權力漩渦之中,尤有甚者,我們甚至會形容為人生戰場。

 

在權慾橫流的世界,有人弄權為樂,有人有權用盡,又有人以權謀私,將信任、盼望和仁愛磨掉;把弄權力的人,往往以扭曲的言詞、偽裝的良善和粗暴的手段行事,將真誠、正直、可靠、謙卑、溫柔等美德淘空。

 

救主以嬰孩的弱小身軀降臨人間,無權無勢,而且被有權殺人的希律王討命,誰知這個嬰孩,就是那位成全律法,捨身救贖,自己稱自己為道路、真理、生命的主。

 

我很喜歡今天晚上其中一段詩歌旁白,在結束講道的時候,我再一次讀給大家聽:

這是一個充滿奇妙神蹟的季節;上帝正在對世人說出祂的愛。讓我們聚集一起,凝視那滿有恩典記號的馬槽,看見天國君王選擇了慈愛的搖籃,而不是權力的寶座。耶穌,我們的救世主誕生了。

 

弟兄姊妹,救主降生的記號⋯⋯出現在伯利恆,聽進野地的牧羊人的心裡,這個記號看似卑微,看來是如此脆弱,卻帶著上帝救贖世人的奧秘,是主耶穌向罪惡和死亡跨勝的人生旅程的起點。從伯利恆到各各他,從馬槽到十字架,主耶穌向我們顯現的那份深厚的愛,若果我們真心聆聽,虛心接受,必然看見主的榮耀,得享主所賜的平安,因為我們要成為一個上帝所喜悅的人。

 

願榮耀歸與三一真神!又確信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