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神啊,求你不要耽延

      200119_sermon

講題:神啊,求你不要耽延 Do Not Delay, O My God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1月19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有隊愛爾蘭樂隊,叫做U2,1983年出版了一張CD專輯,這專輯名為「War」(戰爭)。這是一張控訴戰爭的CD。這CD的第一首歌,叫「Sunday Bloody Sunday」,講述1972年英軍在北愛地區開槍射殺手無寸鐵的遊行人士的事件。這事件後來就稱為「Bloody Sunday」。這首歌的第一句是:「I can’t believe the news today」(我不敢相信今天的新聞)。不敢相信,是因為一切看來都匪夷所思。看起來不真實的景象,看起來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卻是真的,就發生在身邊。這CD的最後一首歌,歌名叫「40」。歌詞很簡單,是這樣的:「我曾耐性等候上主;他垂聽我的呼求。他從禍坑裏,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許多人必看見而懼怕。我要唱一首新歌、一首新歌。但還要等多久呢?How long, how long, how long?」全首歌,迴盪著這問號,How long,還要等多久呢?還要等多久,戰爭才會過去,人能愉快地唱一首新歌呢?

  U2以「40」這首歌來結束「War」這CD專輯,這首歌留下一大問號,還要等多久?這首壓尾歌的歌名叫「40」,就是指「詩篇40篇」。這是今天的詩篇經課,也是我今天講道的經文。

 

經文:詩篇40篇

詩40:1 我曾耐性等候耶和華;他垂聽我的呼求。

詩40:2 他從禍坑裏,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

詩40:3 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讚美我們神的話。許多人必看見而懼怕,並要倚靠耶和華。

詩40:4 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的,這人便為有福!

詩40:5 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甚多,不能向你陳明;若要陳明,其事不可勝數。

詩40:6 祭物和禮物,你不喜悅;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非你所要。

詩40:7 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

詩40:8 我的神啊,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裏。

詩40:9 我在大會中宣傳公義的佳音;我必不止住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所知道的。

詩40:10 我未曾把你的公義藏在心裏;我已陳明你的信實和你的救恩;我在大會中未曾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詩40:11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向我止住你的慈悲!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佑我!

詩40:12 因有無數的禍患圍困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昂首;這罪孽比我的頭髮還多,我就心寒膽戰。

詩40:13 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速速幫助我!

詩40:14 願那些尋找我、要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受害的,退後受辱!

詩40:15 願那些對我說阿哈、阿哈的,因羞愧而敗亡!

詩40:16 願一切尋求你的,因你高興歡喜!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當尊耶和華為大!

詩40:17 但我是困苦窮乏的,主仍顧念我;你是幫助我的,搭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耽延!

 

  我將這首詩分成三個段落。

 

(1)感恩:1-6節

詩40:1 我曾耐性等候耶和華;他垂聽我的呼求。

  詩人曾經遇到艱難,曾經祈禱,也曾耐心等候,而最終神聽了他的祈禱。這是感恩詩的典型開場白。「他垂聽我的呼求」,這句經文的原文的字面意思,是神彎了腰、側了身、伸耳朵過來,來聽我的呼求。神不遙遠,神俯就卑微,很親近。

  神做了什麼呢?我感恩什麼呢?

詩40:2 他從禍坑裏,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

  「禍坑」、「淤泥」,是困住人的、是陷阱、是毀滅生命的、是置人於死地的,人在其中動彈不得,不能自救,只能等死。詩人曾經身處一莫大的困局中。

  神將他拉上來,將他放在磐石上。磐石是穩固的。「磐石」這字眼,有懸崖的含意。通常,堡壘就築在這些懸崖上,很安全,很穩當。

  淤泥與磐石、深坑與高臺,真是天淵之別。神的作為,讓人離開地底的淤泥,而立於生命的高崗,這就是救贖的含意。為這徹底的改變,詩人感恩不盡。

詩40:3 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讚美我們神的話。許多人必看見而懼怕,並要倚靠耶和華。

  神讓詩人能口唱新歌,這是讚美神的詩歌,這也是勝利之歌。香港人近來都在淤泥中,舉步維艱,但總有一天,香港人能一起唱一首歌、一首新歌。「許多人必看見而懼怕」,所謂「懼怕」,即fear,即「敬畏」。人看見神不可思議的救贖,生起敬畏的心。我想起「出埃及」的故事,在紅海邊,神不可思議地將海水分開,做奴隸的以色列人,走過紅海,成為自由人。在紅海那邊,他們剛剛見過神奇妙的作為,心生敬畏,油然地,便唱起救贖之歌。

  人在必死的苦境中,經歷到極大的解救,對生命必然有所悟。第4至5節道出這種生命之悟。

詩40:4 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的,這人便為有福!

詩40:5 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甚多,不能向你陳明;若要陳明,其事不可勝數。

  經歷過救贖,詩人領悟到:「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的,這人便為有福!」有福的人生,原來就是這樣的。

  農曆新年快到了,我們又會聽到很多祝福的說話,如:恭喜發財、心想事成…,在詩人眼中,這些東西無福可言。(原來,我們在新年裡,彼此祝賀一些無福的東西。)什麼是福?詩人說:「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的,這人便為有福!」

  「倚靠耶和華」這經文中的「倚靠」,是名詞,有「避難所」這含意。所謂「倚靠耶和華」,就是以耶和華為生命終極的蔭庇,以神為自己靈魂的家園。什麼事也向神祈禱,不一定要倚靠神。有人會為自己能找到一份不用做而又人工好的工作而祈禱,這不叫做「倚靠神」。能安於一份工作而努力在工作中祝福人,這才叫做「倚靠神」。「倚靠神」,是以神為家,以神的旨意為生命的依歸。

  「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狂傲」的希伯來文是rahab(讀音:rahav),這個字解「狂傲」,但同時也是神話中「海怪」的名字。海怪,很多時是指政治裡深不可測的毀滅力量。若這裡的「狂傲」真是指「海怪」,則「虛假之輩」就是指「假神」、「人造的偶像」、「權力的偶像」。

  什麼是「有福」?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的,這人便為有福!這些人以神為家,拒絕虛假,拒絕謊言,拒絕偶像,拒絕毀滅他人的權力,也不向邪惡的力量低頭。這些人才是有福的。

詩40:5 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甚多,不能向你陳明(《新譯本》:「沒有人可以和你相比」);若要陳明,其事不可勝數。

  這是心靈的一種境界,體會到生命的無比豐盛。從神而來的、數之不盡的奇事,充滿心靈。眼目所見,無一不是神救贖的奇妙。路上所遇,無一不是出於神的意念。詩人在此,對大劫後的生命奇蹟充滿驚歎,猶如在森林大火後,見到小草裂地而出,蚱蜢在灰燼中蹦蹦跳。數不盡的,就是這些從神而來的、創發生命的奇事。

  一個感恩的人,看到的,是一個充滿恩典的世界。

 

(2)天命:6-12節

  隨著感恩而來的,是體會到自身的天命。人懂得感恩,便體會到天心。感應到天心,便體會到天心在我們心內的呼喚,因而體會到上蒼對我們的要求,從而促使我們努力以有限之人生去實現天父無限的仁慈。

  6-12節講:在感恩中,天心下達人間。

詩40:6 祭物和禮物,你不喜悅;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非你所要。

  這是一簡單的、三文治結構的句子。頭和尾,都是講述神不喜悅的東西,神不喜悅無靈魂的奉獻。經文中間是餡,是核心信息,神喜悅的,是開通的耳朵。這是神所開通的,希望我們甘心聆聽,聆聽神的吩咐,聆聽天心,領受天命。

詩40:7 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

  當我們感激上蒼時,我們體會到,冥冥之中,上天為我們譜寫了角色與使命。來到人間,好像就是為了背起放在這裡的十字架。詩人看到這天命,他說:「好,讓我來吧」。當天地崩壞之時,他準備好,以雙手撐起天地。

  我想起2017年那齣電影《Darkest Hour》(《黑暗對峙》)裡的邱吉爾。德國粹納逐步侵佔歐洲的不同國家,英國的戰時內閣力勸邱吉爾簽和約,因為他們認為打不過納粹。邱吉爾卻拍擡而起,堅持作戰,因這不單關乎英國的安危,也關乎整個歐洲的命運,更關乎人類文明的前程。在最黑暗的時刻,他舉起燭光。

詩40:8 我的神啊,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裏。

  在這個只顧自己的社會裡,他看不到自己,他只看到神。在這個再不講良心的時代,他不計較得失,他心中有神的法度。在這個目無法紀、藐視上帝的世界,他堅信上帝,堅持按神的律法而行。這個人,放下了生死,超越於得失,心無罣礙,只有上帝。這種生命,純然無雜,像清澈的一池春水,反映出明亮的上天。

  這種人生,流露出來的,不是自己,而是上天的心。上天的心是什麼?是正義、仁愛、真理。

詩40:9 我在大會中宣傳公義的佳音;我必不止住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所知道的。

詩40:10 我未曾把你的公義藏在心裏(按:隱藏在心中而不宣示出來);我已陳明你的信實和你的救恩;我在大會中未曾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即:真理)。

  所謂「不止住」、「未曾隱藏」、「未曾隱瞞」,即是說,「天心」如如地在這生命中流露出來,無法止住,不會隱藏。這真是「天人合一」的境界。他向眾人言說的,沒有私意,而只是上天的公義、仁愛、真理。在不仁不義、充滿謊話的世界,堅持仁義真理,要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大勇。

  這樣的一個踐行天命的人,卻不自視偉大,而是時刻仰賴上天的恩典,深知自己的卑污。

詩40:11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向我止住你的慈悲!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佑我!

詩40:12 因有無數的禍患圍困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昂首;這罪孽比我的頭髮還多,我就心寒膽戰。

  需要的,是神的恩典,是神的保佑,毫不以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自身的真面目,是深不可測的罪污。數不盡的,是自己的罪孽。

  前一大段,論到感恩,結尾的第5節,講述神數不盡的恩情。

  今段,論到領受天命,結尾的第12節,講述的,是人自身數不盡的罪污。

  這是基督教對人的深刻理解。就算是一個流露天心的聖人,仍自覺自己只是一個罪人。人不可能全然神聖,因為唯有神是「聖」的。但在中國文化裡,一個聖人,大抵真的會認為自己是神聖的。基督教始終對人性深處的邪惡,有深刻的理解。

 

(3)祈求:13-17節

  詩40: 13-17與詩70篇基本上是一樣的,這段落是可以從這首詩中分離出來的。這解釋了我為何以13-17節作為一段,而不是按《和合本》那樣將12-17節作為一段。

  詩40: 13-17是祈求,這是有點怪的,因為在感恩詩裡,很少祈求的。能夠感恩,是因為危難己過。若要祈求,就是因為正面對危難。到底危難過了沒有呢?

  過了,便感恩;未過,便祈求。但這詩開頭是感恩,結尾是祈求,將兩者合而為一,這只能是因為危難過了,卻又未完全消失。這是一種already but not yet(已然未然)的狀態。危機過了,故有得勝的把握。但危機仍未完全消失,故仍要奮鬥。這有點似:公司已聘用你,你可以感恩;但試用期未過,故仍要努力。

  基督徒的人生,就在這probation期間內。基督的救贖已完成,這是值得感恩的。但我們的天命仍有待完成,這是我們需時刻警醒祈禱的。這首詩「感恩」的部分,我們看過了,「天命」的部分,我們也看過了。在這probation期內,我們當祈求什麼呢?

詩40:13 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速速幫助我!

詩40:14 願那些尋找我、要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受害的,退後受辱!

詩40:15 願那些對我說阿哈、阿哈的,因羞愧而敗亡!

詩40:16 願一切尋求你的,因你高興歡喜!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當尊耶和華為大!

  看來,詩人的性命危在旦夕,有人要害他。在這緊迫時刻,他將生命寄托於神。

  在這紛亂社會裡,在這人吃人的世界裡,在這只能仰賴上帝的人生裡,詩人最後的領悟是:

詩40:17 但我是困苦窮乏的,主仍顧念我;你是幫助我的,搭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耽延!

  他體會到自身的卑微,在茫茫苦海中飄浮,只有一樣東西支撐著他,叫他不放棄,就是那顧念人、搭救人的神。

  我們都體會過,天父的恩典。我們都領略到,生命的天職。但在生活的重壓下,很多人絕望,有人甚至放棄生命,但願在重壓下,我們仍相信上帝,向神祈禱。只要你願意祈禱,就能保持希望。我們相信,神聽人祈禱。在這裡,在香港,有無數人在祈禱。神啊,求你不要耽延!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附記:本人在崇基禮拜堂的講章已結集成《荷花池畔春草綠》講道集,試讀本可參閱:http://cc.cuhk.edu.hk/dev/images/content/fund-raising-campaigns/university-sermons-by-dr-sk-tang/CCC-SK-Tang-Sermon-Text-Sample-2.pdf。較早期的崇基講章,也已結集成《敢於跟隨主》一書,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