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偉先生 – 本於信,以至於信。

      200308_sermon

 

講題:本於信,以至於信。 By faith from first to last. 

講員:劉國偉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3月8日

 

引子

馬丁路德(1483-1546),16世紀的宗教改革家,在1520年出版的他的著作〈基督徒的自由〉(On the Freedom of a Christian)中如此寫道:「許多人以為基督徒的信,乃是一件容易之事,他們其所以如此行,是因他們沒有信的經驗,也從來沒有嘗到信的大能。因為除非一個人在某一個時候,處於試煉的壓迫之下,嘗過信所給予的勇氣,他就無法將信好好描寫出來,也無法對凡論信所正確描寫的加以領會。」很明顯的,馬丁路德以「因信稱義」作為教義的核心,他更進一步把這核心教義,引伸至信仰人生的不同層面。

 

如此説來,「因信稱義」不單是一個人怎樣得救的課題,這個課題當然非常重要,然而,「因信稱義」其實涵蓋整個信仰人生,是基督徒在世生活的重要基石。

 

我們將鏡頭轉向第一世紀。在羅馬書第1章16至17節,我們看見使徒保羅如此說道:「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本於信,以至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我們可以説這兩節經文,是羅馬書的提綱挈領的經文,道出了保羅在羅馬書接下來要討論的神學課題的核心。「本於信,以至於信。」是今天宣道的講題,正是取材於此經節。使徒保羅在此經節所表述的教導,是要告訴大家,福音顯明了上帝怎樣使人稱義:由信心開始,用信心結束。新國際譯本NIV如此翻譯:a righteousness that is by faith from first to last;這信心是對所信的上帝的委身,是生命的投靠,也是理性和意志的接納;所以,一煞那的感動,片刻的立志,可能只是建立真正信心的觸發點,與使徒保羅及馬丁路德所談及的,信心有如道路,開了個頭,還是要真心真意走下去,有明顯的落差。

 

我的幫助從何而來

我們今天所選讀的詩篇121篇,是一首《上行詩》。由120篇到134篇結集一起的上行詩,明顯在以色列人的敬拜生活中,有它的實際用途。到底上行詩如何具體應用,至今仍未有一致的看法,但不論是那些登上聖殿山,去敬拜神的朝聖者,在旅途上的詩集,又或者是祭司在耶路撒冷聖殿,登上十五級階梯時所誦唱;也有可能兩者皆是,所以《上行詩》又稱《登階詩》。那些到耶路撒冷朝聖和到聖殿敬拜的人,其實與我和你一樣,從衣食住行、柴米油鹽、閒言閒語、是非曲直的現實生活之中,走進朝見神聖上主的旅途上。

 

詩篇121篇的作者,將生活中的一個貼地的問題,帶進這個向山舉目的朝聖之旅:我的幫助從何而來?用廣東人的慣常講法,可以轉換為「邊個係我靠山?」回應的答案來得直接清晰: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人對上主的這一份信心,乃建基於對祂的認識;從第3至8節,詩人總共採用「保護」這個詞彙6次,反覆誦念他如何相信上主的保護。

 

詩人告訴大家,我們可以在登山的旅途中,步行穩定,或者站立得穩,因為保護我們的上主,不會像巴力那樣或是睡覺、或是遠行(王上18:27),上主必不打盹、也不睡覺,祂不會疲倦,也決不置身事外;(v.3-4)

 

這位上主叫白日熾熱的太陽,夜間那象徵不可知的幽暗力量的月亮,都不會傷害信靠祂的人,祂就是那位在我們右邊蔭庇我們,叫我們即使身陷戰陣之中,也得到祂特別保護的主;(v.5-6)

 

在這篇詩結束的時候,詩人告訴大家,即使災害會臨到我們,也許我們每天出入會面對危險,但他確信大家會得到上主的保護,而且是終極的永遠的保護。(v.7-8)

 

信靠就是順服

今天我們誦讀的舊約經課,是有關「信心之父」亞伯拉罕的一個小片段。簡短的幾節經文,展現在亞伯蘭面前的,是一次人生的冒險之旅。「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幾乎是一次徹底的從零開始,面對一個陌生的未來,當然伴隨不可預知的風險。

 

經文以最簡潔的方式,向我們表達了亞伯蘭對上主的信靠:「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創12:4a)沒有爭辯、沒有抗拒,就順服前行。一個人能夠對上主的呼召與差遣,如此順服,其實是他對上主絶對的信靠,那是一份密切的人神關係。真實的信靠就帶來真誠的順服,原來人對神的信心,不在乎理性的辨識、也不在於意志的選擇,而是生命關係,深厚的人神關係,就有牢固的信心,就帶來真誠的順服。

 

叫一切信祂的……

至於今天福音經課提及的尼哥德慕,使徒約翰告訴我們,他是一個法利賽人,而且是猶太人的官(約3:1),按約翰福音原文用字archon,其實就是猶太公會的一員;耶穌也確認他的教師的身份(v.10)。簡要地説,尼哥德慕是猶太社會的精英,有地位、權力、學問,而且他有渴慕真理的心。但是,「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v.3)這等艱澀的道理和信仰,又怎可能倚靠一個人的見識、學養,或者權力和地位去掌握和內化?

 

耶穌對尼哥德慕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v.16)這節耳熟能詳的金句,再一次提醒我們,我們來到神面,是憑著那單純的信心,完全不是因為我們有什麼可以自恃和誇口的,而且這條憑信心踏上的救恩之路,也就是基督為我們捨身,而成為那條通往上帝那裡的道路,也完全是因為上帝的愛,叫我們可以得到永生。

 

弟兄姊妹,我們都是得贖之民,我們除了記掛死後的永生,又要如何面對今生的使命?我就想起馬丁路德的話:「許多人以為基督徒的信,乃是一件容易之事,他們其所以如此行,是因他們沒有信的經驗,也從來沒有嘗到信的大能。因為除非一個人在某一個時候,處於試煉的壓迫之下,嘗過信所給予的勇氣,他就無法將信好好描寫出來,也無法對凡論信所正確描寫的加以領會。」但願當我們身處風暴之中的時候,我們發現在我們心裡的,是亞伯拉罕那份對上主完全順服的信心,而不是地位、權力、學問充斥著我們的心,並且視之為我們的靠山。

 

本於信,以至於信……

使徒保羅在羅馬書4章3節引用創世記:「亞伯拉罕信上帝,這就算為他的義。」(創15:6)再次演繹「因信稱義」的核心,是在於恩典:「所以人得為後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屬乎恩,叫應許定然歸給一切後裔;不但歸給那屬乎律法的,也歸給那效法亞伯拉罕之信的。」(羅4:16)

 

人不能自誇,不單叫我們在主面前謙卑、信靠,其實也提醒我們,當面臨人生的考驗與難關時,認知自己的有限,就更應當憑著信,仰望那位死而復活的主,因為我們憑信心而活。

 

因著信,我們不以福音為恥(羅1:16),並且好像使徒保羅一樣,情願盡上我們的力量,將福音傳開。(羅1:15)也因著信,我由信心開始,走在信心的道路上,成就一個信靠、順服上帝的人生旅程。

 

弟兄姊妹,我們可以怎麼做?詩篇的作者啟導我們,去細味和記下上帝每一次的幫助。回想因為上帝的保護,你不曾搖動的腳,渡過了白日與黑夜的傷害,跨過了每天出出入入的危害和風險。

 

又或者,我們可以參考馬丁路德的觀點:「…不能坐享安逸…應該藉著禁食、儆醒、勤勞,以及各種合理的訓練來留意訓練身體,好叫身體順服內心的人與信。」

「從信就流出在主裡面的愛與喜樂來,從愛又流出快樂、甘願、與自由的心來,樂意服事鄰舍,不計感恩與忘恩,毀與譽,得與失。」

 

By faith from first to last!

願榮耀歸給三一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