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瑞文教授 – 失明的才能看見

      200322_sermon

 

講題:失明的才能看見 Only the Blind can See 

講員:關瑞文教授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3月22日

 

          弟兄姐妹,早晨。今天三代經課,讀到約翰福音第九章,對我們現在處身的國際和本地局勢,實在太有啟迪了。我們要以充滿感恩的心去讀。

 

          如何形容目前的國際和本地局勢呢?如果我用四個字來形容,相信會有不少人共鳴。這四個字,就是「嚴重撕裂」。在國際方面,中美之間的摩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邊廂要發中國夢,那邊廂要 Keep America Great。先有已經持續一段時間的中美貿戰。最近還因為鬥嘴到底武漢病毒源頭是武漢還是美國,弄得美國國務卿龐培歐與中國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電話中罵戰。近月來,解放軍戰機在台海中線附近多次實施夜航,而美國海軍則剛剛於早幾天以「羅斯福」號為主的航空母艦在南海海域展開聯合訓練作為挑釁還擊。大家似乎都要透過挑起對外矛盾而增強自己在內部的認受性和團結。還有,就是俄羅斯、沙特以致美國之間的石油大戰,弄得環球股市大跌,在武漢病毒已經出現「全球大流行」的同時,雪上加霜。國際間的撕裂已經到了分分鐘擦槍走火的地步。香港本地的撕裂,也不遑多讓—紅黃藍白黑!

 

          在因各種政治等等因素而至撕裂紛爭橫行的世代裡,教會應該怎樣面對,信徒應該如何認清上帝心意?約翰福音第九章給了我們很重要的教導。雖然約翰福音第九章沒有直接讓我們知道上帝在今時今日的心意,但它卻提醒我們,如何不會在紛亂中,跌入各種不同的陷阱。而這些陷阱,經常使人即使當上帝的心意是一清二楚時,都總是視而不見的。我們將要從約翰福音第九章看見一個悖論—就是「失明的才能看見」上主的心意。

 

請翻開約翰福音第九章。

 

當天發生的事,精彩逼人。話說於某安息日,耶穌與門徒在街上巧遇一個生來瞎眼的乞丐,門徒問耶穌是誰犯罪以至瞎子生來受苦。這一問顯然是發自一種道德倫理推論:(1)前設—生來受苦乃源自罪;(2)事實—瞎子生來受苦;(3)結論—一定有人犯罪;問題只是誰犯罪?耶穌不以門徒所問為對,略略解釋後就使瞎子重見光明。路人甲乙丙見之希奇,尋根究底卻不知醫者耶穌何許人,便求問宗教權威法利賽人。法利賽人則不問情由,攻擊耶穌,欲加之罪。判詞是「這個人不是從上帝來的,因為他不守安息日。」不過卻又有人反問:「一個罪人怎能行這樣的神蹟呢?」那他們就唯有一口咬定,這個所謂瞎子根本從來都不是瞎眼,他只是個騙子,與耶穌同夥騙人,意思是要指控耶穌所謂行神蹟,全都是騙局。於是他們找來瞎子的父母質詢。父母因怕得罪法利賽人而被趕出會堂,便支支吾吾,推卸責任。法利賽人只好再召見瞎子,嚴加拷問,要逼瞎子承認耶穌是罪人。然而,瞎子真的「唔識死」,因不能否認鐵一般的被醫治經驗,大膽頂撞法利賽人,說:「他〔耶穌〕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然後繼續為耶穌辯護。結果,法利賽人也判定瞎子是罪人—v34他們回答說:「你全然生在罪孽中,還要教訓我們嗎?」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後來,被趕走的瞎子在路上巧遇耶穌,經過一番的對話,他終於看見,原來醫好他的耶穌,是主,就拜他。瞎子最初以為自己看見的耶穌只是一個人 (v11),後來在 v17說耶穌是先知,到 v33進一步發覺耶穌是「從上帝來的」,v35-36發現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最後認出耶穌是主。他由瞎眼,後來慢慢迷迷糊糊看見,最後清清楚楚看到。耶穌則提出一個悖論作結語:「我為審判到這世上來,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

 

「失明的才能看見」上主!

 

弟兄姐妹,你是否有留意到,為何「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呢?如果要深入了解,我們必須要知道約翰福音成書的大背景,以致約翰福音聚焦所關注的問題。

 

其實,約翰福音是為信徒身處在撕裂的大環境而寫的。所謂撕裂,是隨著當時政治社會等等的撕裂,為猶太教內部帶來了莫大的撕裂,以致當時的基督徒生活在惶恐與疑慮當中。

 

大部分聖經學者都認為,約翰福音是在公元70 年後寫成。很大可能是寫於80-95年間。公元70年,是猶太教的重大歷史轉折點。這些年間,正是猶太人反羅馬殖民戰爭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歷史稱為第一次猶太大起義;同時也是羅馬帝國內部權鬥,帝皇寶座爭奪戰白熱化的時候。

 

公元 69 年,維斯帕先成功奪權稱帝,成為羅馬弗拉維王朝的開朝皇帝。公元70年,維斯帕先的兒子揮軍殺入耶路撒冷,大致平定了猶太起義,並且焚毀了聖殿,大批猶太人被俘為奴。

 

聖殿被毀之後,猶太教受到重創。之前的猶太教有四大主流派別:法利賽人、撒都該人、艾賽尼派、奮銳黨。而基督徒,在當時也是猶太教的一個新興派別。聖殿被毀之後,撒都該人、艾賽尼派、奮銳黨都消失了, 就只剩下法利賽人和基督徒。約翰福音成書的時候,正是法利賽人和基督徒在爭奪猶太教正統話語權的時候。當然,基督徒勢孤力弱,而法利賽人就與羅馬新政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政教勾結來管治猶大地,因此基督徒群體是節節敗退的。當時,法利賽人已經決定,要把所有認耶穌是基督的人,趕出猶太人的會堂。對猶太教而言,被趕出會堂,就等如被宣判死刑,因為會堂是猶太教的禮拜與舉行贖罪儀式的地方。被趕出會堂,就是被逐出教,與耶和華的救恩無份

 

被趕出會堂,希臘文是 aposynagōgos. 約翰福音,就是環繞著基督徒因aposynagōgos而產生的惶恐與疑慮而寫的,要讓他們看見福音的真相而安心。所以我們會在約翰福音9:22; 12:42; 16:2多次讀到aposynagōgos,而第九章就很完整地表達了aposynagōgos ,「被趕出會堂」的處境。

 

在這個社會以致教內撕裂裡面,何解會原本「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為什麼「失明的才能看見」上主的心意呢?

 

第九章裡,除了耶穌之外,有五批人:1. 法利賽人、2. 門徒、3. 路人甲乙丙、4. 瞎子的父母、5. 瞎子。前四者是「能看見的,反瞎了眼」,只有瞎子是失明的反而看見。為甚麼呢?

 

第一批,法利賽人。法利賽人是「得勢當權派」。他們的理想是在危機年代裡保全自己的宗教命脈,甚至委曲求存,與焚毀聖殿的羅馬政權合作。運用自己所得的權力和話語權,不問真相,不問情由,總之要把帶來不穩定的基督徒清除,如 v22 說,他們「商議定了,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法利賽人「能看見的,反瞎了眼」,因為他們太接近權力了,也從權力得到太多好處了。

 

第二批,第九章事件中的門徒。他們是被法利賽人欺壓的弱勢無權份子。為什麼連耶穌的門徒在這事情上都是「能看見的,反瞎了眼」,看不懂在他們面前所發生的事呢?從他們向耶穌的發問,可以得知。v1-2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他們把受苦與犯罪拉上了因果關係。受苦的人,就是因為道德有問題,因干犯上帝的義怒被懲罰。其實,受苦與犯罪是否有直接因果關係,在當日的拉比傳統裡,其實沒有共識的。但門徒似乎想當然地要站在道德高地理解人世間的曲折,也期望耶穌對這生來瞎眼的人作出道德裁判。結果,耶穌一盤冷水倒在他們的頭上,告訴他們事情殊不是如他們所想象的。門徒是被法利賽人欺壓的弱勢無權份子,甚至被界定為異端。被人欺壓以致成為弱勢無權的一方。作為面對高墻的雞蛋,很易會誤墮「站在道德高地」的陷阱,被逼「窮得只剩下道德」的身份,成為「道德高墻派」。可是,這也一樣會讓人「能看見的,反瞎了眼」,看不懂上帝的心意,就如當日的門徒一樣。

 

第三批,路人甲乙丙。他們是「盲從權力派」,是愚蠢的群眾。v13是「他們把從前瞎眼的人帶到法利賽人那裏」的。他們遇有不明的事情,第一想起的就是求問於有話語權的人。他們盲目相信有權的人,成為盲目的群眾。誰大聲誰對,誰有權誰高。「盲從權力派」,自然「能看見的,反瞎了眼」。

 

第四批,瞎子的父母。他們是「遠離紛爭自保派」。法利賽人要逼問瞎子父母。父母因畏強權,便支支吾吾,推卸責任,就是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可以放棄不理。v20父母回答說:「他是我們的兒子,生來就瞎眼,這是我們知道的。21至於他如今怎麼能看見,我們卻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必能說。」福音書作者說,v22他父母說這話,是怕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已經商議定了,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他們怕事自保,面對紛爭,半句公道說話都不敢說,寧願犧牲親人,「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遠離紛爭自保派」,當然「能看見的,反瞎了眼」。

 

就只有瞎子,是「失明的才能看見」,甚至到最後認出耶穌是主。怎麼會這樣的呢?他生來瞎眼,在當時文化裡是不祥人,因此父母也棄之於街頭,他自少是個乞兒仔。身無一物,也沒有人教過他什麼對錯道德。所以他不會如法利賽人得勢當權,也不懂如門徒般站在道德高墻看世界。他也不知權威為何物,因此不會如路人甲乙丙盲從權力。他也本來無一物,前途一片空白,所以不需要如父母一樣計算個人利益安危。所以他的膽子很大,竟然公然頂撞法利賽人,為真理化身的耶穌說項:瞎子回答法利賽人,v25說:「他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 v27「我方才告訴你們,你們不聽,為甚麼又要聽呢?莫非你們也要作他的門徒嗎?」… v30「他開了我的眼睛,你們竟不知道他從哪裏來,這真是奇怪!31我們知道上帝不聽罪人,惟有敬奉上帝、遵行他旨意的,上帝才聽他。32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33這人若不是從上帝來的,甚麼也不能做。」哇!真的是「唔識死」「赤子之心」「天真得令人敬佩」的公道說話!結果,真的被法利賽人 v34「把他趕出去了。」不過,不怕,他就是懷著一夥天真的心,在路上遇見耶穌,並且認出耶穌是主的真相,真人示範了「失明的才能看見」上主的悖論。

 

弟兄姐妹,我們都是活在撕裂紛爭的世代裡,也許真的不易看清方向,但是我們至少可以避免迷路:

1. 我們要避免成為「得勢當權派」。不要靠近權力,不要想從權力乞求好處,即使是為保存信仰的緣故;

2. 如果我們在撕裂紛爭裡是被壓受屈的弱勢,要保持清醒,免得衰化為「道德高墻派」,以為自己是審判人的主;

3. 我們也不要成為愚蠢的群眾,盲從權力、權威;

4. 我們也要求主給我們勇氣,不要淪為「遠離紛爭自保派」,「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連半句公道說話都不敢說。

5. 在撕裂紛爭中,求主賜下一顆天真而懂得分辨是非的心,讓我們能夠在路上遇見基督耶穌我們的主。

 

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