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困局中的突破

      200419_sermon

講題:困局中的突破 Newness in a Closed System

經文:約翰福音20:19-31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4月19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在這疫症蔓延的日子,祝願各人身體健康,心靈平安。

  在聖經的用語裡,「平安」是指一個人身心靈的健全、一個人整體的圓滿。這種「平安」,只能從神而來。耶穌的救贖工程,就是進入人類至深的恐懼裡,進入死亡裡,廢掉死亡的權勢,然後復活,將「平安」賜給我們。

  近來,疫症瀰漫世界,我們整日的思慮,都被疫症佔據。有一晚,我忽發奇想,想像「新冠狀病毒」來探訪我,它用它的角度,來訴說它與我們人類相遇的故事。

  「新冠狀病毒」這樣說:

  【人啊,人,你們好,我們老朋友又相見了。「我的家族」與「你們人類的家族」世世代代都相識相知。你們人類改變了我們的演化軌跡,我們也改變了你們的歷史命途。

  它繼續說:

  我和人類相識已久,但不知何解,你們看來很怕我,但我其實平平無奇,我只是一個頑童,走到你們這些人類面前,忽然掀走你們的面具,讓你們看到自己本來的面目,那空洞而脆弱的生命,只此而已。

  你們怕我,說我帶來死亡,其實,我沒有帶來死亡,死亡只是你們自身的本相。你們不是怕我,你們是怕面對自己,你們不肯承認自己的虛無。

  人啊,人,你們應該多謝我,我讓你們那不斷加快的腳步停下來。你們停下來後,才有空間和時間去重估一切價值,重新認識事情的優先次序,重新釐清價值的高下,重新體會親情的可貴,重新學習慢慢地品嚐一頓飯。人啊,人,是我,讓你們明白安息日的重大意義。你們違反神的安息日很久了。

  人啊,人,你們真應該多謝我。是我,讓你們明白,人最有貢獻的作為,就是停下來不作為,讓萬物有空間成就自己。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與人有一社交距離,孤獨地面對自己。你們的哲人祈克果曾經說過,孤獨地面對自己,才能活出生命的意義。人能真誠地面對自己,才能認識自己不是自己命運的主人,不是世界的主人,不是歷史的主人,而是多麼需要天地間的大恩典去承托的脆弱生命。

  人啊,人,你們應該多謝我,我讓你們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與我相遇之後,你們更有可能活出一全然不同的人生。】

 

  以上說的,都是「新冠狀病毒」留下的話。對我們來說,這疫情仍是一危機,但其實每一危機,都是一難得的機遇,讓我們停下來,審視一下生活。唯有這樣,新的人生才有可能。

  耶穌的死,對跟從他的人而言,是一大危機。上個禮拜是復活節,我們記念耶穌的復活。耶穌的復活,是在危機中透露的機遇,人在耶穌的復活裡,體驗到全新的可能。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約翰福音20: 19-31

  透過這段經文,讓我們體會耶穌的復活帶給我們的新機。

約20:19 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

約20:20 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

約20:21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約20:22 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

約20:23 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

約20:24 那十二個門徒中,有稱為低土馬的多馬;耶穌來的時候,他沒有和他們同在。

約20:25 那些門徒就對他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多馬卻說:「我非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總不信。」

約20:26 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裏,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

約20:27 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原文是看〕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

約20:28 多馬說:「我的主!我的神!」

約20:29 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約20:30 耶穌在門徒面前另外行了許多神蹟,沒有記在這書上。

約20:31 但記這些事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並且叫你們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這個故事的開頭,是一時間標記:「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要明白這些時間標記的意義,我們需要知道約翰福音的神學思考。約翰福音是反映創世記的創造神學的。

  約翰福音開頭的第一節經文:「太初有道」,「太初」這字眼,就是創世記開頭的第一節經文「起初,神創造天地」的「起初」。若大家留意約翰福音的第一章及第二章,你們會留意到有一「七日創造」的結構。

  創世記第一日講神創造光明。約翰福音1: 14講「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這裡也講「光明」,不是普通的「光明」,是「真光」,這真光來到這個世界。

 

  創世記第二日講神創造空間,將水分開,稱穹蒼為「天」。約翰福音1:29那裡說:「次日」,即第二日,這一段落也講「水」,講施洗約翰的「水」禮,然後,也講「天」,在耶穌的受洗裡,聖靈彷彿鴿子,從天而降。

  創世記第三日講神創造地,讓萬物有可居之地。約翰福音1:35那裡說:「再次日」,即第三日,這一段落講兩個門徒在耶穌那裡找到可居之地。

  時間關係,我不能細說了,我直接跳到第七日。創世記的第七日,神停下來,安息了。安息日的重點不在休息。其重點在什麼地方?約翰福音開場白的第七日,將重點表明出來。約翰福音開頭的第七日,正是2:1打後的故事,即「迦拿婚宴」的「水變酒」的故事。這是婚禮。安息日的重點,正是婚禮,是神與人的婚禮,神與人在愛中共在相連。

  問題只是,我們能否在耶穌的救贖工程裡,看到神和你、神和大地、神和萬物在愛中的緊密相連?

  約翰福音的第一章及第二章的「七日創造」結構,刻意遺漏第五天及第六天。這要留待日後以耶穌的受難情節來補足。我們知道,禮拜日是第一天,第五天即禮拜四,第六天即禮拜五。在受難故事中,第五天(禮拜四)的高潮是耶穌為門徒洗腳,以愛的服事將生命連結起來,然後耶穌講「葡萄樹與枝子」的比喻,透露祂與信徒的生命連繫。這反映創世記第五天的創造,神在這天創造萬物的生命。原來,真正的生命,要連於耶穌。

  受難故事的第六天(禮拜五),耶穌被彼拉多審問。當中有一場景,耶穌戴著荊棘冠冕,穿著紫袍,彼拉多對群眾說:「看啊,這個人」。這是天地間一個真正的人的出場。這反映創世記第六天的創造,神在這天,以祂自己的形像造人。具神形像的人,在世間,何處可見?就在耶穌身上可見。

  創世記的第七天,神安息了。受難故事的第七天(禮拜六),耶穌死了,祂安息了。這安息的意義,我剛才講了,就是成就神和人的婚盟、一種愛的永恆結連。在耶穌的救贖裡,神和人復和了。然後,是禮拜日,七日的第一日,耶穌復活了,耶穌成就了新的創造,祂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天地。

 

  回到今日的講道經文。

約20:19 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

  「七日的第一日」,這時間標記讓我們感覺到神的創造好像還未開始。雖然耶穌已復活,但由於信徒還未領悟,他們仍未體會到復活耶穌所創造的新天新地。那個時間仍是「晚上」,像是創世記的開場白,「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他們仍未體會「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他們「怕猶太人」,「猶太人」在約翰福音裡,扮演著敵擋神的角色。門徒在黑暗中、在敵擋神的勢力下,在恐懼中,因此「門都關了」。

 

  這些日子以來,罕有地,我們全世界的不同的門都關了。有些國家封關了,其他人不得進入。有些城巿封城了,巿民不能進出。公司的門關了,工廠的門關了,商店的門關了,教堂的門關了,我們的家門也關了。因著疫情,我們互相不再探訪。因著疫情,我們不再同枱吃飯。因著疫情,我們甚至不再握手。人人都在恐懼中,人人都在自保中,我們活得好像復活主從來沒有復活一樣,我們活得好像耶穌的救贖工程從沒有開展過一樣,我們活得像無望的人一樣。

  「門都關了」,但復活的耶穌忽然闖進來。就好像在創世記裡,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沒有什麼先決理由的,我們不用問:神用什麼創造光明?神是創造的主,祂說有,就有。「門都關了」,我們的生命進入一密閉狀態,我們想像不到任何新的可能性。但忽然,新的可能性出現了,沒有理由的,超乎我們想像的,復活的耶穌忽然闖了進來,打開了一道肉眼看不見的出口。耶穌向我們展示一全新的天地、全新的創造、全新的人生。

 

約20:19 ……耶穌來,站在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

約20:20 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

約20:21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約20:22 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

約20:23 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

  在我們的不安裡,耶穌宣告「平安」。然後,耶穌向他們展示一些東西。耶穌不是向他們展示復活的光輝燦爛,耶穌是向他們展示充滿死亡氣息的傷痕。要參透復活,必需正視受難與死亡。這是因愛他人而承受的苦難與死亡。在這十架的愛的深處,就是天父的心。觸碰這顆心,人就看見新天新地。很多基督徒毫不喜樂、毫無平安、心門常關,是因為不甘願實踐這「承受十架艱難」的愛。門徒看見耶穌的受苦記號,他們明白了,他們便喜樂了。

  門徒看見了耶穌透過死而復活所創造的新天新地,他們成為新的人類。新人類有新的人生使命。耶穌向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門徒成了延續基督使命的人。如何延續呢?力量何在呢?使命是什麼呢?

 

約20:22 〔耶穌〕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

  約翰福音採用了創世記裡神造人故事的情節,神向人吹了一口氣,耶穌也向門徒吹一口氣,如此,新的人類誕生了,他們秉承著「神的形像」、「神的新形像」、「神的真正的形像」,即「基督的形像」。門徒要像基督一樣活著。他們如何能如此活呢?憑著聖靈。聖靈瀰漫天地,以其創造的生命力,承托著神的子民。神的子民的使命是什麼?

 

約20:23 「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

  很明顯,這是一種「判斷」的使命,像審判官一樣,去判斷誰屬乎真理,誰屬乎光明,誰屬乎愛?這判斷的使命意味著行動的使命,我們要堅持真理,堅持光明,堅持愛。如此,我們便有份於復活耶穌所創造的新天新地,也有份與耶穌一起去拓展這新天新地的領域。

  復活的故事,要講的內容,不是復活的耶穌來帶走我們,帶我們到天堂那裡,而是講:復活的耶穌創造了一個新天新地,在這天地裡,死亡被消滅,恐懼被克服,邪惡的勢力被征服,黑暗被驅散,緊閉的門被開啟。而耶穌呼喚我們,像祂一樣,在塵世,好好地活,活出真理,活出光明,活出愛,好叫更多的人領悟這新天新地的福樂。

  以上的故事,還有下集。

 

約20:24 那十二個門徒中,有稱為低土馬的多馬;耶穌來的時候,他沒有和他們同在。

約20:25 那些門徒就對他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多馬卻說:「我非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總不信。」

約20:26 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裏,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

約20:27 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原文是看〕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

約20:28 多馬說:「我的主!我的神!」

 

  多馬,代表著門徒以外的一個人,門徒向他講述他們看見的一個新世界。他不信,他有自己的一套不信的理由,他的出現令門依然緊緊關上。

  各人應該留意到,經文這裡的時間標記是十分特別的,經文說:「過了八日」。我們知道,門徒在「七日的第一日」(即禮拜日)聚集,他們以耶穌的復活日來作為敬拜神的日子。我們預期,經文這裡也會再一次寫「七日的第一日」,或寫「過了七天」,但出乎我們預期,經文寫「過了八日」。這裡,「八」字是重點所在。在創世記,神以七天完成創造。第八天,就是全新的天地了。約翰福音這裡,凸顯第「八」天,就是說,復活的耶穌已重造天地,也重造了具有「神的真正形像」的基督門徒,一個全新的天地已出現了。剩下來的情節,就是門徒在人類歷史裡,效法基督,背負起人類的十架,實現天父的大愛。

  在這故事框架裡,出現了多馬。按故事的情節發展,應是門徒以十架的愛,去令多馬相信耶穌。但又再出乎意外,是復活的耶穌親自來,向多馬展示因愛而受苦的記號。或許,約翰這樣描述,正正是要表明一個信仰真理,就是:當信徒向未信者展示十架的愛時,就等於耶穌親自向這人展示十架的愛。

  看見這十架的愛,多馬作出最徹底的認信:「我的主!我的神!」他找到生命的主人,他找到敬拜的終極對象。

  這些日子,疫情蔓延,各種門都關了。就在這種時刻,讓我們明白耶穌復活對這世界的改造。他造了一個新天新地,一個死亡沒有終極話事權的天地,一個以愛為本的天地,他也造了一群「新造的人」,這群人(即你和我)懷著使命,以真理,以光明,以愛,讓這新天新地成為人人可見的現實。

  今日,我們這群看見這真相的信徒,應以更大的勇氣,在這令人不安的、黑暗的、人心緊閉的時刻,活出更大的愛。願天國早日實現,願神的旨意成就在人間。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附記:本人在崇基禮拜堂的講章已結集成《荷花池畔春草綠》講道集,試讀本可參閱:http://cc.cuhk.edu.hk/dev/images/content/fund-raising-campaigns/university-sermons-by-dr-sk-tang/CCC-SK-Tang-Sermon-Text-Sample-2.pdf。較早期的崇基講章,也已結集成《敢於跟隨主》一書。對這兩本書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