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古來聖賢皆寂寞?

      200517_sermon

講題:古來聖賢皆寂寞? Are all sages lonely? 

經文:約翰福音14:15-21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5月17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各人平安。

  疫症仍在,我們還不能聚集在一起崇拜,但無論各人身處何方,我們都能在聖靈的感通裡,回到基督的生命中;透過基督,將生命獻給天父。

 

  我們這禮拜堂,位於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裡。崇基學院的大門口,有一對聯,寫著:「崇高惟博愛 本天地立心 無間東西 溝通學術;基礎在育才 當海山勝境 有懷胞與 陶鑄人羣」。

  上聯講「心」,講「本體」,講「內在精神」。上聯寫著「本天地立」,乃溯源天地的本心,開示其內容。天地的本心的內容,便是「博愛」(即第一節的「崇高惟博愛」),而「博愛」的精神,乃一切教育的核心價值。現代教育的墮落,在於將教育變成「投資」,變成「生意」,變成「工具」,失去靈魂的價值。

  下聯講「境」,講「作用」,講「外顯功能」。下聯寫著「當海山勝」,這不單寫崇基學院的校園被山水環抱,也寫「天地之本心」外顯為「海山」一樣的胸襟。唯有如此胸襟,才能「有懷胞與 陶鑄人羣」。「有懷胞與」這講法,出自北宋儒學大師張載(張橫渠)的「民吾同胞,物吾與也」,即後來講的「民胞物與」,視一切人為自己的同胞,視一切物為自己的同類(「與」即「同類」,「物與」即「視物為同類」)。有天地之本「心」,便有這樣的生命「境」界。教育的功用,是成就一大愛的人。

  關於這位中國哲人張載先生,我會多講幾句,以帶入我今日的講道內容。在中國哲學史上,張載的一項思想貢獻,是他的「氣論」。「氣」,天地有正「氣」的「氣」。傳統儒家講「性善」,但「性善」的根源在哪裡?孟子說:「此天之所與我者。」(《告子上》)「性善」的根源在於「天」。問題是:人在這邊,天在那邊,「人」如何明白「天」?張載的「氣論」正是解決這問題。張載說,萬物的本源就是「氣」,氣是創造的生機,氣也是萬物的底蘊。氣有流動,有聚散,這形成人與萬物。人與萬物都是「氣」的外現,就這而論,人與他人、人與萬物,皆是一體,皆是一氣,此即所謂「民胞物與」。人若活出「民胞物與」的大愛,就體現出這天地之正氣,就在人生中展示終極的意義。張載在萬事萬物中看到那創生萬物的「氣」,而渴望在自己的生命中,被這「氣」充滿,好活出創發生命的大愛,展示萬物的一體,而這就是人生在世的意義。

  「氣」這個字,在聖經裡,就是「靈」這個字。無論是舊約希伯來文的「ruach」,抑或新約希臘文的「pneuma」,中文聖經譯作「靈」,但其本意都有「氣」這個含意。關於耶穌的降生,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說,是「聖靈」感孕馬利亞懷孕,「靈」即「氣」,是天地的「靈氣」聚焦起來,透過耶穌這個人物,展現其內容。

  天地的靈氣的內容是什麼?

  在路加福音裡,耶穌出道的第一篇講章,就是引用以賽亞書,說:「主的靈(即:氣)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耶穌然後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路4: 18-19, 21)

  靈氣在耶穌身上,這靈氣的內容就是耶穌日後的行動。天地的靈氣支配著耶穌的行動,這行動就是對弱者和受苦者的大愛。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約翰福音14:15-21。

  約翰福音的神學角度,與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神學角度不同,不在天地的靈氣聚焦在耶穌身上,而在耶穌散發出天地的靈氣。用神學的技術語言來說,馬太和路加是從「聖靈論」去談論「基督論」,約翰是從「基督論」去開展「聖靈論」。現在,我們放下這些神學觀念,看一看福音書的經文。

約14:15 「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

約14:16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或譯:訓慰師;下同〕,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

約14:17 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裏面。

約14:18 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裏來。

約14:19 還有不多的時候,世人不再看見我,你們卻看見我;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

約14:20 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父裏面,你們在我裏面,我也在你們裏面。

約14:21 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

 

約14:15 「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

  開宗明義,「信耶穌」、或「跟從耶穌」,其重點是「愛耶穌」,所謂「愛耶穌」,就是渴望與耶穌的生命合一。如何與耶穌的生命合一?就是想耶穌所想的,追求耶穌所追求的,實踐耶穌所實踐的,簡言之,就是活他的生命,就是遵守他的命令,就是讓耶穌的生命透過自己流露出來。

  現代人信耶穌信得太容易了,舉一舉手,決一決志,返一返教會,便說:我信了耶穌了。這種生命可能與耶穌的生命南轅北轍。聽聽他如何祈禱便知道了。若他只是按著世俗的渴望求耶穌應承這樣、應承那樣,沒有放下自己的心念而祈求力量去履行神的旨意,則這個人仍然不明白耶穌,與耶穌無關係,離耶穌很遠。信耶穌,就是愛耶穌,就是實踐耶穌的命令,活耶穌的生命。

 

約14:16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或譯:訓慰師;下同〕,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

約14:17 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裏面。

  耶穌講這番話的時候,是最後晚餐,是離世的前夕。當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人類所有的神學問題便會湧出來。有神嗎?神還在嗎?神是仁愛的嗎?有天理嗎?神盲了嗎?神殘廢了嗎?生命有意義嗎?人生還有希望嗎?我們還能渴望什麼嗎?真有解救的可能嗎?邪惡是否就是大地的主宰?歷史的前進是否就只剩下殘暴的痕跡?

  在一切疑問的前夕,耶穌安靜的說。

  「我要求父」,天父還在,天理還在,世界還未失控,天父仍在掌控。

  耶穌求什麼?

  他向天父求聖靈,求一浩然的靈氣。

  天父會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這裡講「另一位」保惠師,意思是耶穌本身就是頭一位保惠師。耶穌的生命會以另一形式接續下去。保惠師,希臘文是「paraklētos」,意思是:為你辯護的律師、代求者、安慰者、幫助者。耶穌離開這個世界後,他的生命所散發的「靈氣」,會永留人間,成為人永恆的扶助者。

  這「保惠師」、扶助者是誰?

  是「真理的聖靈」,是將我們帶入真理裡的「靈氣」。

  天父的心,顯明在耶穌的生命中。耶穌的十架行動,完全將天父的心顯明出來。耶穌的十架行動後,世人再看不見他,但他卻留下永恆的靈氣。這「靈氣」當然不只是耶穌的影響力,這「靈氣」有神性的生命力。這靈氣瀰漫大地,幫助人明白耶穌,愛耶穌,活出耶穌的生命,體會耶穌生命中所顯露的天心,讓人進入耶穌所展示的真理裡。

  這「靈氣」感化世人的工作,是艱巨無比的。反對耶穌的,也會反對這聖靈。經文說:「〔這〕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看不到耶穌的十架意義的,當然也看不到耶穌所流露的靈氣。愛耶穌的,活出耶穌生命的,「卻認識他〔這靈氣〕,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裏面」。用心實踐耶穌生命的人,體會這靈氣充溢著自己的生命,支撐著自己。

 

約14:18 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裏來。

約14:19 還有不多的時候,世人不再看見我,你們卻看見我;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

  耶穌不撇下我們為孤兒,所謂「孤兒」,即無父者、無人扶助者、無人保護者。耶穌所散發的天地之靈氣,會永遠地支撐著愛耶穌的人。今次講道的題目是「古來聖賢皆寂寞?」古來聖賢,是否都是無所依靠的寂寞人?耶穌說,聖賢不是寂寞人,他們是被天地的靈氣感召、被這靈氣承托的人。他們永遠不是一個人活著,而是在「靈氣」的陪伴下活著。

  耶穌離世後,世人再看不見他。或者說,在人類殘酷的人性表露無違時,在暴力宣示主權時,在絕望橫行大地時,世人真的看不見神、看不見真理、看不見希望。但是,總有人在耶穌留下的靈氣裡,體會到創生萬物的大愛力量。經文說:「你們卻看見我;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耶穌的靈氣還在,我們在這靈氣中,明白天心,明白基督的可貴,明白大愛的力量,明白人生的意義。

 

約14:20 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父裏面,你們在我裏面,我也在你們裏面。

約14:21 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

  結尾的21節,呼應開頭的15節,講到愛耶穌的人,就是實踐耶穌命令的人,就是活出耶穌生命的人,這些人,最後會明白天地間的終極奧袐。

  這終極奧袐是什麼?

  「到那日」,就是當耶穌不在時,我們這些愛耶穌的人,因著實踐耶穌的命令,我們將耶穌留下的靈氣活出來。當我們流露基督的靈氣時,我們在自身的生命中,讓耶穌活現出來。神在,因耶穌活現在我們的生命中,這就是耶穌所說:「你們在我裏面,我也在你們裏面」以及「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的意思。

  不要問:為何神不在?

  神是在的。耶穌的靈氣在吹拂,在感召人,在扶助人,幫助人明白耶穌的大愛。愛耶穌的人,在實踐中,明白耶穌的真理,也讓耶穌活現出來。耶穌的顯現,就是天心的揭露。神是在的,他在信徒的真理實踐中。信徒在實踐耶穌的命令中,將耶穌活現出來。

  與其問:在這悲慘的人間,神為何不在?

  不如問:我如何能更真切的實踐耶穌的命令?

  唯有這真切的實踐,展露出天地間的靈氣的創生之力,讓基督活現出來,並呈現天父對人間的美意。

 

  中國哲人張載體會到那天地間的正氣,他領悟到生命當行的事,他說:「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他要展現天地的本心,為世人找安身立命的根據,顯明聖人的真理,為人類的前景謀幸福。或者,用張載的講法,我們也應努力:「明天父本心,顯聖靈之力,效基督繼絕活,為天國現和平」。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附記:本人在崇基禮拜堂的講章已結集成《荷花池畔春草綠》講道集,試讀本可參閱:http://cc.cuhk.edu.hk/dev/images/content/fund-raising-campaigns/university-sermons-by-dr-sk-tang/CCC-SK-Tang-Sermon-Text-Sample-2.pdf。較早期的崇基講章,也已結集成《敢於跟隨主》一書。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這兩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