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作我的見證

      200524_sermon

講題:作我的見證 Be My Witnesses 

經課:Acts 1:6-14; Psalm 68:1-10, 32-35; 1 Peter 4:12-14, 5:6-11; John 17:1-11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5月24日

 

  • 使徒行傳:作我的見證

1:6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

1:7耶穌對他們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

1: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1:9說了這話,他們正看的時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雲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見他了。

1:10當他往上去,他們定睛望天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身穿白衣,站在旁邊,說:

1:11「加利利人哪,你們為甚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

1:12有一座山,名叫橄欖山,離耶路撒冷不遠,約有安息日可走的路程。當下,門徒從那裏回耶路撒冷去,

1:13進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間樓房;在那裏有彼得、約翰、雅各、安得烈、腓力、多馬、巴多羅買、馬太、亞勒腓的兒子雅各、奮銳黨的西門,和雅各的兒子猶大。

1:14這些人同著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並耶穌的弟兄,都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

 

經文記述的是死而復活的耶穌與門徒最後一次見面,這次見面之後,耶穌就駕雲上升了。最後一次會面,門徒問耶穌甚麼問題呢?這個問題對門徒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也應該反映出門徒的關注。

 

現在是五月底,大學的考試結束了,意味著畢業班的同學已經完成學業,基督徒同學問的問題也反映他們的處境:「我做甚麼工作是上主的心意呢?」或者:「上主甚麼時候才賜給我一份工作呢?」

 

我們的問題反映我們的關注,也反映我們的處境。過去一年,成人們祈禱求問甚麼問題呢?會不會重問二十多年前的問題:「是不是要離開香港呢?」「移居是不是上主的心意呢?」

 

在我們的印象中,耶穌的門徒多是漁夫及一般平凡百姓,加上一些婦女,若我們仔細留意,他們向耶穌提出的問題卻是令人們感到驚訝的:

1:6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

 

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復國的議題竟然成為漁夫的首要關注。那是一個怎樣的歷史處境?政治議題竟然牽動尋常百姓的心。處身於此時此地的朋友們,你想像得到嗎?我相信你的明白的。當大學生,甚至中學生放下書本而走上街頭,這是一個怎樣的時代呢?當政治爭論走入尋常百姓的飯桌而令家人反目,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狀況呢?

 

公元前63年,羅馬帝國征服了巴勒斯坦,以色列就落在羅馬的統治之下。羅馬把猶太、加利利、比利亞和特拉可尼等四個省交給以東人希律王。當時的以色列人就生存在遠有羅馬帝國的權力,近有外邦人希律王的管治之下。

 

大希律死後,他的三個兒子分別治理他的封地。他們在四福音書中皆稱為希律王:亞基老(4BC~6AD)分得猶太省,安提帕(4BC~39AD)佔有加利利和比利亞,腓力(4BC~34AD)得到特拉可尼。其中亞基老暴虐無道,作王十年後即被猶太人請願,遭羅馬皇帝罷黜後流放,改由羅馬派巡撫管理。

 

簡述這段歷史,希望我們知道門徒處身的時代,也能夠想像他們那個時代的以色列人的集體經驗和盼望,以至能夠明白他們為甚麼在重要的時刻向耶穌提出復興以色列國的問題。或許,當時的人認為,只要以色列國被復興,他們就不會再被欺壓,他們就會重拾民族自尊及自信,重建傳說中的大衛王朝。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自古以來都是國家和民族的盼望,也是擁有國家和民族強烈認同的百姓的盼望,這些情感和盼望,甚至是超越宗教信仰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候,德國教會為甚麼會支持希特拉呢?一方面是納粹政權全面滲透、改組和操控整個德國教會,另一方面是是德國人民的配合。他們力求走出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的羞辱,恢復德國的國際地位,重新走在昔日「光輝歲月」的道路之上。希特拉及其納粹政權的政治理念,正符合人民的期望,許多基督徒也接受了,視之為恢復民族自豪與富強的最好機會。

 

各位弟兄姊妹,各位朋友,此時此地,甚麼是你首要的關注呢?甚麼是你追求的光輝和榮耀呢?你正為甚麼而戰呢?你關注的都可能是有基礎的,對你來說都應該是重要的;你為之而戰的,或許都是有理由的。讓我們停一停,聆聽耶穌如何回答門徒的問題,借來思考一下我們的問題和關注。

 

1:7耶穌對他們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

耶穌沒有說門徒不應該問這問題,只是重新天父的主權。耶穌的回答,一方面表示天父並沒有抽身於歷史而讓歷史漫無目的地亂撞,另一方面肯定天父是掌管歷史的主,有路線圖及時間表,如傳道者所認信的:「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

 

然而,當時當刻,對於門徒,耶穌卻另有吩咐:

1: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當時的門徒所領受的使命,就是作耶穌基督的見證。這使命是超越地域和國族的,無論他們身處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甚至直到地極,都照樣適用。

 

今天,畢業班同學可能問:上帝想我做甚麼工作呢?上帝安排我在甚麼地方工作呢?他們得的回應可能是:無論你做甚麼工作,無論你在哪裏工作,「作我的見證」。成人問:我應該離開還是留下呢?回應可能也是:無論你往哪裏去,「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記載了門徒在那個時代以他們的身分在他們的處境如何作上主的見證,其他人在不同的時代以不同的身分又如何作上主的見證呢?讓我們繼續閱讀其他幾段經課以作參考。

 

二.詩篇:見證上帝的公義及恩惠

68:32世上的列國啊,你們要向上帝歌唱;願你們歌頌主!

68:33歌頌那自古駕行在諸天以上的主!他發出聲音,是極大的聲音。

68:34你們要將能力歸給上帝。他的威榮在以色列之上;他的能力是在穹蒼。

68:35上帝啊,你從聖所顯為可畏;以色列的上帝是那將力量權能賜給他百姓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

 

詩人呼籲歌頌上帝,歌唱甚麼呢?呼籲稱頌上帝,稱頌甚麼呢?

 

68:1願上帝興起,使他的仇敵四散,叫那恨他的人從他面前逃跑。

68:2他們被驅逐,如煙被風吹散;惡人見上帝之面而消滅,如蠟被火鎔化。

68:3惟有義人必然歡喜,在上帝面前高興快樂。

68:4你們當向上帝唱詩,歌頌他的名;為那坐車行過曠野的修平大路。他的名是耶和華,要在他面前歡樂!

 

詩人呼籲,要見證上帝是那位「義人必然歡喜,在上帝面前高興快樂」,「惡人見上帝之面而消滅,如蠟被火鎔化」的上帝。即是說,正義良善的人得到肯定和感到安心,奸險邪惡的人得到懲罰和感到不安。這彷彿是老生常談,不過,現實卻未必按常理展現。環顧四週,正義良善的人得到肯定嗎?能免於恐懼嗎?奸險邪惡的人得到懲罰嗎?他們會感到不安嗎?信仰上帝的個人及教會,能夠讓義人感到快樂,令惡人感到懼怕嗎?還是反過來欺負好人,懼怕惡人呢?

 

68:5上帝在他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

68:6上帝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惟有悖逆的住在乾燥之地。

68:7上帝啊,你曾在你百姓前頭出來,在曠野行走。(細拉)

68:8那時,地見上帝的面而震動,天也落雨;西奈山見以色列上帝的面也震動。

68:9上帝啊,你降下大雨;你產業以色列疲乏的時候,你使他堅固。

68:10你的會眾住在其中;上帝啊,你的恩惠是為困苦人預備的。

 

詩人還呼籲人們頌讚上帝甚麼呢?「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以色列疲乏的時候,你使他堅固」,總括而言,詩人呼籲人們見證,上帝是那位「恩惠是為困苦人預備的」上帝,簡而言之,見證上帝是困苦人的上帝。

 

不過,在人人都追求成功的社會中,見證上帝是困苦人的上帝還有市場嗎?反過來說,可能宣揚上帝是成功人士的上帝會更受歡迎,正因如此,神學也要「成功」,有教會創造了「成功神學」。初期教會不是這樣的,初期教會在羅馬帝國的逼害之下,自己就是困苦的人,但他們仍然努力見證上帝是困苦人的上帝。第二世紀初士每拿主教坡旅甲勉勵信徒:「你們有能力行善,就不要遲延,因為慈惠賙濟能叫自己脫離死亡。」初期教會史家優西比烏記述,三世紀的羅馬教會供養著超過一千五百名寡婦和貧民。早期基督徒對困苦者的關懷和付出,在急難時候更顯珍貴,見證著上帝真是困苦人的上帝。

 

三.彼得前書:縱使受苦仍要見證

4:13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他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

4:14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上帝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

5:6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上帝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他必叫你們升高。

5:7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他顧念你們。

5:8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5:9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

5:10那賜諸般恩典的上帝曾在基督裏召你們,得享他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

5:11願權能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4:13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他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

《彼得前書》是寫給散居在小亞細亞北部一帶的基督徒,4:13說:「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為何他們「受苦」呢?

 

3:17上帝的旨意若是要你們因行善受苦,這總比因行惡受苦好。

 

剛才提及的詩篇經課,詩人呼籲見證上帝是那位「義人必然歡喜,在上帝面前高興快樂」,「惡人見上帝之面而消滅,如蠟被火鎔化」的上帝,在某種社會處境中,可以是一項非常大的挑戰。教會或個別信徒如果要作這樣的見證,艱難可以是相當巨大的,代價可能是非常沉重的。

 

上文提及的二戰時期德國基督徒,也不是鐵板一塊的。當納粹政府通過「雅利安條款」時,有些基督徒已經感到不妥當,因為條款驅逐非雅利安人,特別是猶太人離開所有公職,包括教會牧職。後來事實證明,這是排斥和屠殺猶太人的起始點。其中一位反對者潘霍華,首先被禁止出版,接著被禁止教學。他領導的地下神學院開設兩年後,也被封殺,四處遊走逃避蓋世太保的追蹤。

 

4:14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上帝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

對當時小亞細亞的基督徒來說,又是甚麼令他們「受辱罵」呢?

 

4:2使你們從今以後不再隨從人的情慾,只順從上帝的旨意,在世度餘下的光陰。

4:3因為你們從前隨從外邦人的心意,生活在淫蕩、情慾、醉酒、荒宴、狂飲和可憎的偶像崇拜中,時候已經夠了。

4:4在這些事上,他們見你們不與他們同奔放蕩無度的路就以為怪,毀謗你們。

 

當時小亞細亞的基督徒,不是因為站出來做了甚麼轟天動地的見證而受辱罵,只是因為他們不肯站出來隨眾放蕩而己。在某些歷史時空之下,原來不「淫蕩、情慾、醉酒、荒宴、狂飲和拜偶像」、「不與他們同奔放蕩無度的路」,就足以被排斥和被惡待。

彼得明白落在如此處境中的信徒的艱辛和困惑,因此肯定他們,被辱罵,並不是做了甚麼壞事,只是「順從上帝的旨意,在世度餘下的光陰」;受苦,並不是他們做了惡事,只是惡的社會逼害好人。彼得用耶穌的經歷鼓舞他們,說明義人受逼害的情況也在他們的救主身上出現過。彼得勸勉他們,若然繼續為主作見證,必須有預備受苦的心志。

 

四.約翰福音:完成上主所託付的就是最榮耀的見證

17:1耶穌說了這話,就舉目望天,說:「父啊,時候到了,願你榮耀你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你;

17:2正如你曾賜給他權柄管理凡有血氣的,叫他將永生賜給你所賜給他的人。

17:3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

17:4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

17:5父啊,現在求你使我同你享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榮耀。

17:6「你從世上賜給我的人,我已將你的名顯明與他們。他們本是你的,你將他們賜給我,他們也遵守了你的道。

17:7如今他們知道,凡你所賜給我的,都是從你那裏來的;

17:8因為你所賜給我的道,我已經賜給他們,他們也領受了,又確實知道,我是從你出來的,並且信你差了我來。

17:9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卻為你所賜給我的人祈求,因他們本是你的。

17:10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並且我因他們得了榮耀。

17:11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裏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

 

甚麼是最完美、最極致的見證呢?約翰福音1:18:「從來沒有人見過上帝,只有在父懷裏獨一的兒子將他表明出來。」

 

能夠將上帝表明出來,這應該是最完美、最極致的見證了。耶穌說:17:4「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耶穌是如何榮耀了上帝呢?17:4下半節說:「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

 

有人以為,考第一拿獎學金才是美好的見證,這可能只是教育制度的遊戲;有人以為,事業有成才是美好見證,這可能只是市場的標準;有人以為,溫馨家庭生活無憂才是美好見證,這可能只是中產階級的浪漫。或許,我們應該停下來想一想耶穌的見證:「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上帝託付我的事是甚麼呢?我有理會過嗎?進展如何呢?有朝一日,如果我們能夠如羅一樣說出下面這段說話,就可以肯定自己已經作了美好的見證,無悔上帝賜給我們在地上的日子了:

提摩太後書4:7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該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今天福音經課是記述耶穌向天父的禱告,其中有一句這樣說:17:10「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並且我因他們得了榮耀。」

願耶穌的禱告實現,祂因我們得到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