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在承擔責任的生命中活出永生

      200920_sermon

 

講題:在承擔責任的生命中活出永生  Everlasting Life in Responsibility 

經文:腓立比書1:20-30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9月20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各人在疫情中平安。

  這次疫症,維時很長,並且看來還會維持一段日子。疫症下的生活,不太正常,因死亡比平時顯得更近。我們平時都知道人會死,但很少想到會即刻死。我們平時都知道人會死,但很少想到會死的是自己。死亡是真實的,但在平時,這只是一遠距離的圖畫。在疫情下,這幅原先遠距離的圖畫,被拉近變成一幅近距離的放大圖。日日都顯示,多少人染病。日日都報導,多少人因染病而離世。死亡被拉近,被放大。當事物一近,被放大,就變得怪異,甚至恐怖。中學時代,用顯微鏡觀察小昆蟲。遠看小昆蟲,不太可怕。但在顯微鏡下,小昆蟲被放大,牠突然一動,便嚇得從顯微鏡那裡彈開來。疫症,將死亡拉近、放大,死亡便變得更加真實、更加恐怖,這使我們的生活變得不太正常。

  很多時,為了實驗,會製造極端環境,看看實驗對象的反應。譬如:刻意不給水一棵植物,看看它能捱多少日子。刻意不給食物一隻昆蟲,看看它能不進食活多長時間。在疫症下,死亡好像很近,這變成某種極端環境,將生活變成一實驗場所,考驗著人性。這是一人性實驗的時刻。有一次,坐巴士,一位乘客對另一位乘客大聲呼喝,叫他戴口罩。呼喝的人,看來失去了面對另一個人應有的基本禮貌。呼喝的人,看來受到了極大威脅,故不得不作出一種大反應。呼喝的人,明顯認為對方犯了不可原諒的錯,以致自己可理直氣壯地宣告判語。那位乘客,我不知他為何不戴口罩,是否他一時大意,是否他認為自己的自由比他人的疑慮更重要,是否他根本對這病毒不屑一顧。平時看不見的人性表達,在疫情下,在死亡的威脅下,被放大,被看得更清楚。死亡的臨近,是人性的放大鏡。

  今日,我們看看保羅在他最後的人生階段裡寫下的一段文字,這段文字反映保羅正面對死亡的威脅。在死亡的陰影下,保羅反省他的一生、他一生的志業、他一生的意義。他領悟到基督復活的重要性,體會到自己活在基督裡,在必死的生命中有幸活出基督復活的真相。在基督裡,他領悟到超越生死的真理。

 

講道經文:腓立比書1:20-30

腓1:20 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腓1:21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

腓1:22 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甚麼。

腓1:23 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

腓1:24 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

腓1:25 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

腓1:26 叫你們在基督耶穌裏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裏去,就越發加增。

腓1:27 只要你們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叫我或來見你們,或不在你們那裏,可以聽見你們的景況,知道你們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

腓1:28 凡事不怕敵人的驚嚇,這是證明他們沉淪,你們得救都是出於神。

腓1:29 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順服基督,並要為他受苦。

腓1:30 你們的爭戰,就與你們在我身上從前所看見、現在所聽見的一樣。

 

  腓立比書,是保羅在羅馬坐監時寫的「監獄書信」,是保羅最後期的作品之一。在這書信裡,保羅隱約感到,生命可能到盡頭了。

 

(1)開場白:保羅的願望

  剛才讀的經文,有個小小的開場白,保羅講出他的渴望。

腓1:20 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簡單一節經文,總結了保羅一生的渴望和體會。保羅的渴望,是人生無憾,一生無愧。「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如何做到?就是「凡事放膽」,充滿勇氣地面對人生,生也好,死也好,只想用整個生命來榮耀基督。

  保羅的眼目,沒有注視自己的生與死,沒有計量自己的生與死帶來什麼天翻地覆的改變,他根本不注視自己,只注視基督。他渴望透過自己這必死的軀殼,能榮耀基督。

  我有一位老師--楊錫鏘牧師,這個禮拜離開了人間。他說過,這生沒有遺憾。在我看來,他真是沒有遺憾的,他回應了神的呼召,一生忠心的教導聖經。他說過:「真正讓人記得的應是上帝的恩典,而不是人的貢獻。」

(參: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63330&Pid=102&Version=0&Cid=2011&Charset=big5_hkscs)像保羅這裡講的一樣,他不注視自己,只注視基督。這樣的人,不可能有遺憾。

  一個放下了自己,而努力榮耀基督的人,他會在人生中如何抉擇?

 

(2)永生--就在深深地活在塵世裡承擔起責任

腓1:21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

腓1:22 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甚麼。

腓1:23 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

腓1:24 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

腓1:25 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

腓1:26 叫你們在基督耶穌裏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裏去,就越發加增。

  開宗明義,保羅說:「我活著就是基督」,他沒有自己的人生,也不追求自己的成功,他只擁抱基督。

  基督的人生,是一種怎麼樣的人生?

  一種聆聽天父旨意的人生、一種順服天父帶領的人生、一種與天父連合的人生。用另一種說話說,是一種神人結合的人生、是一種進入了永恆的人生、是一種幸福無比的人生。即刻進入這人生,是夢魅以求的。

  保羅知道,離開這世界,不是一種虧損,反而是一種益處、一種盈利。他說,離開世界,「就有益處」、「好得無比」。離開這世界,保羅知道,這只會讓他與基督有更深的連繫、能更深進入基督的生命裡。對飽經風霜的保羅來說,這是好得無比的選擇。

  設想有一天,有天使來探訪你,帶你到天堂走一回。去到天堂,那裡有座豪宅,門口寫著你的名字,裡面約有一萬呎,有花園,有游水池,有音響室。在那裡,你可種花,可養狗,可和最好的朋友野餐。總之,是香港人夢魅以求的生活。天使說,你隨時可以來這裡。你會如何想?

  保羅在思想「離世是好得無比」時,他同時在想人間的責任。1:22節說:「成就我工夫的果子」,《現代中文譯本》譯作:「多做些有益的工作」,《呂振中譯本》譯作:「多結工作的果子」。簡單說,他想起他肩頭上的責任,他想起他承擔著的十字架,他想起基督的十字架,他想起基督呼喚他背起十架。保羅有自己的渴望,但他的心被基督的呼喚充滿。飽經風霜的保羅,一方面,想放下責任;另一方面,更深的明白他塵世的責任的意義。

  在1:22,保羅說:「我不知道該挑選甚麼」。面對甘甜的美果及苦澀的重擔,平凡人一定會選擇甘甜的美果。保羅不這樣選,而說「不知道該怎樣選」,他能這樣說,其實已表示他知道怎樣選。他,在基督裡,不再是一平凡人,他像基督一樣活著,選擇了為他人的福祉而活的人生,選擇了背負他人十架的命途。在1:24,保羅說:「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在1:25,保羅說:「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他放下了自己,他想著他人,他掛念著他人的福祉。

  在上一次的沙士疫症期間,在這個禮拜堂,我們悼念過一個人物,我們悼念過謝婉雯醫生。在疫症期間,她沒有掛慮自己的安危,主動請纓,進入深切治療病房,照顧沙士病人。當一般人急於遠離沙士病房時,她選擇進入去照顧他人。她被感染,患病時,仍掛念其他病人的景況。她後來離世,她真是「香港的女兒」,真是天父的女兒,真是一個「活著就是基督」的人。她,作了重大抉擇,為了他人的痊癒,放下了自己。在此生中,活出了永恆。在死亡中,活出了基督的復活。

  我們常常想,「生命」與「死亡」是兩極,「今日」與「將來」是兩個不同時段,「當下」與「永恆」是沒有關連的。好像選擇了這樣,便得放棄那樣似的。好像若保羅選擇「死亡」,選擇那好得無比的永恆時,他便不用再在塵世中糾纏下去,像徐志摩所說的那樣,「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又好像若保羅選擇了塵世的責任時,他便得暫時與永恆的福樂告別,只有苦澀,沒有甘甜。我們斬斷了「永恆」與「現世」的連繫,好像耶穌死了就是死了,復活是與死亡無關的另外一回事似的。

  保羅卻不是這樣想的。他知道,在耶穌的死亡中,有復活的種子。在耶穌的復活中,有死亡的影子。塵世和永恆、死亡和復活、今世與來世,在耶穌身上,從來都不是斷裂的。當耶穌在塵世背起十架時,他已向人間展露天父永恆的大愛。耶穌以塵世的十架,展露神聖的永恆。永恆不在他世,永恆在此間的十架中。耶穌的死,其實是顯露真正的生。不是死亡之後,才有復活。死亡之中,已透顯出復活的生命,或者說,真正永恆的生命。保羅完全明白耶穌的死亡與復活的互相關連,明白耶穌以塵世的十架去展示永恆的光明,明白耶穌會合了人性和神性,於是,保羅選擇背起人間的十架,藉此去體會永恆生命的福樂。

  保羅在思考人生時,他想到永恆的生命,他想到自己的死亡,他想到死亡後便能更深與神合一,他想到這裡,便開心不已。但當他想到這永恆生命的豐盛時,他又回頭想,這永恆生命其實已然在這塵世生命中顯露,那將來的復活生命其實就在現世,就在甘願為他人背負的十架中。原來,不是死亡後,才步入永恆;而是,今生與來世,都在永恆之中。如此,就不用離世去進入永恆;而是,深入這塵世生活中,承擔起他人的十架,在十架裡進入永恆。在背負人生的責任中,進入基督的死亡。在進入基督的死亡裡,體會復活的力量。如此,死亡與生命,今生與來世,不再是二擇其一,而是將兩者都放在基督手上,讓基督的死而復活將兩者合起來。一個進入永恆的人,就是活出基督的人,是深深地進入塵世,背起十架。

  若果信耶穌,只是沉醉著天堂的福樂裡,而忘記人間的苦難,忘記在苦難中自己應盡的責任,則在保羅眼中,這人仍未明白信仰,仍未明白基督,仍未明白永生。

  真正的基督信仰,是將我們帶回人間,更深刻地看到他人的需要,更勇敢地承擔責任,更切實地期盼天國在人間。

 

(3)鼓勵信徒,進入基督的生命裡

  保羅,活出了基督的死與生,他希望信徒也能如此。

 

腓1:27 只要你們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叫我或來見你們,或不在你們那裏,可以聽見你們的景況,知道你們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

腓1:28 凡事不怕敵人的驚嚇,這是證明他們沉淪,你們得救都是出於神。

腓1:29 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順服基督,並要為他受苦。

腓1:30 你們的爭戰,就與你們在我身上從前所看見、現在所聽見的一樣。

 

 

  「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意思是:我們要明白自己作為天國子民的身分,整個生活就要配合這身分。所謂天國子民,就是在塵世像基督一樣活著的人。這些人:堅持天父旨意,堅持聖經真理,堅持愛人如己;不喜歡暴力,不喜歡虛假,不喜歡泯滅人性。但是,如此順乎天理的事情,在人間,原來也是極其困難的。

  故此,保羅鼓勵我們,要像基督的精兵,要有同一心志,要有同一目標,為基督奮鬥。「活著就是基督」,這是艱難的,但不要害怕。

  1:29很重要:「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順服基督,並要為他受苦。」蒙恩,當然能得救。但所謂得救,是生命變得像基督一樣,甘願背起人間的十架,為他人受苦,為基督受苦。唯有這樣的基督徒,在人間,像基督一樣,開展天國。

  基督走過人間,為人而死,然後,復活過來,天父藉此顯明這生命的神聖。保羅,明白基督,活出基督,為他人的好處,背起他們的十架。今日,輪到我們了。保羅鼓勵我們說:「你們的爭戰,就與你們在我身上從前所看見、現在所聽見的一樣。」我們能否像保羅一樣,力挽狂瀾,活出基督呢?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更深的進入他人的苦難中,為他們的好處,盡上自己的責任。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附記:本人在崇基禮拜堂的講章已結集成《荷花池畔春草綠》講道集,試讀本可參閱:http://cc.cuhk.edu.hk/dev/images/content/fund-raising-campaigns/university-sermons-by-dr-sk-tang/CCC-SK-Tang-Sermon-Text-Sample-2.pdf。較早期的崇基講章,也已結集成《敢於跟隨主》一書。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