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神造光,又造暗

      201018_sermon

 

講題:神造光,又造暗

經文:以賽亞書45:1-7

講員:鄧瑞強博士(香港神學院)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10月18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各人平安。

  我們活在歷史劇變的時刻裡。

  因著疫情,我們進入一種生活的新常態裡。所謂「新常態」,即舊時從未有過的、一種全新的生活形態。事實的確如此,從出生的那日開始,我從未試過連續帶著口罩生活了近十個月,也從未試過當學生走過來時我叫他保持距離。

  我們的社會也急劇轉變,很多人說,這是一個與舊時風貌完全不一樣的社會。

  世界大局亦在劇變,中國與美國是政治和經濟上最大的兩塊板塊,我們知道,當板塊摩擦並互相壓迫時,便會地震,也可能有海嘯。政治和經濟上的地震和海嘯,不知何時發生?不知會否發生?但一旦發生,影響會很巨大。

  在歷史劇變的時刻,人心惶惶之時,最需要先知的信息。先知們站在永恆的磐石上,以超越歷史巨變的遠大目光,發出洪亮的上帝之言,為洪流中顛簸不定的生命小舟,下一個大錨,將之寄托在永恆的神手中。

  在舊約,以色列人歷史中最大的巨變,是主前587年,耶路撒冷被巴比倫大軍圍困,城被攻破,猶大人國破家亡,被擄他鄉。從此,生活於異域,難再見故鄉。詩篇137篇,最能表達他們的思鄉情懷。詩人說:「我們曾在異域、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一追想故鄉便哭了。我們將琴掛在柳樹上。(在中國詩詞裡,應會掛在楊柳樹上,以表達離別之情)……我們哪有心情在異域唱故鄉的、頌讚上帝的歌呢?」對神的子民來說,這是異常傷痛的日子。故國沒有了,被巴比倫滅了。故城沒有了,被巴比倫夷平了。最重要的,是聖殿沒有了,這是他們生命的中心,是他們精神的家園,是他們夢縈魂牽的靈魂故鄉。現在,一切都沒有了。在這歷史巨變的時刻,在這歷史的淒慘時刻,先知還有什麼話可說呢?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舊約經課。我們細心聽聽先知以賽亞的信息。

 

經文:以賽亞書45:1-7

賽45:1 我─耶和華所膏的塞魯士;我攙扶他的右手,使列國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鬆列王的腰帶,使城門在他面前敞開,不得關閉。我對他如此說:

賽45:2 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嶇之地。我必打破銅門,砍斷鐵閂。

賽45:3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密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

賽45:4 因我僕人雅各,我所揀選以色列的緣故,我就提名召你;你雖不認識我,我也加給你名號。

賽45:5 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除了我以外再沒有神。你雖不認識我,我必給你束腰。

賽45:6 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神。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

賽45:7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

 

  學者一般將以賽亞書分成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第1章至39章,第二部分是第40章至55章,第三部分是第56章至66章。今日的講道經文屬於第二部分,寫作時期大約是波斯王塞魯士登基的日子至他擊敗巴比倫而釋放猶大人的日子,即主前550年至539年。主前539年,波斯滅巴比倫,新王上場,大赦天下,猶大人可以回歸家鄉。但是,寫作今天的講道經文的時候,這日子還未到,大地依然黑暗,猶大人仍在受苦的當下。就在這時期,先知發出從神而來的信息。

 

  首先,我們看看神使用誰去改變歷史的進程。

賽45:1 我─耶和華所膏的塞魯士……

  當神的子民覺得天地無光,漆黑一片時,神已準備好創造光明。猶如上古之初,創世記開場白的情節,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淵」,即大水。混亂的大水,在近東文化,代表混亂與邪惡。就在這混沌無光、淵面黑暗之時,神的靈已運行在水面上。神在混亂的大水之上,駕馭邪惡。詩篇29:10說:「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就是同一個意思。神在黑暗與邪惡之上,掌管一切。在祂預定的時刻,便會終止黑暗,綻放光明。

  「我─耶和華所膏的塞魯士」,他來的時候,便是神救贖祂子民的日子。塞魯士,一個波斯王,神膏立他。「膏立」這個字,就是「彌賽亞」這個字,即新約「基督」這個字。所謂「膏立」,就是祝聖他,使之屬於神,能被神所用。在歷史的某一時刻,神使用塞魯士為祂的工具。

賽45:1 我─耶和華所膏的塞魯士;我攙扶他的右手,使列國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鬆列王的腰帶,使城門在他面前敞開,不得關閉。我對他如此說:

賽45:2 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嶇之地。我必打破銅門,砍斷鐵閂。

  神握著塞魯士的右手。在戰場上,右手握武器,左手握盾牌。左邊有保護,右邊容易受攻擊。神握著他的右手,即站在他的右邊,這就是保護他。塞魯士要制服列國,神「放鬆列王的腰帶」。古時,束緊腰帶,就是準備作戰。放鬆列王的腰帶,即解除列王的武裝。在神幫助下,塞魯士王能攻破城門,長驅直進,戰無不勝。

  神祝聖塞魯士王,保護他,讓他戰無不勝。這樣的一個人,是一個認識神的人、敬畏神的人嗎?

賽45:5 ……你雖不認識我,我必給你束腰。

  原來,塞魯士並不認識神;但就算這樣,不會阻礙神使用他。

  經文這樣輕描淡寫,卻開出重要的信仰思考。原來,不單神的子民屬於神,天下間的一切人也屬於神。神不單使用認識祂的人,神也可以使用不認識祂的人。神叫這人來,這人便來。叫這人去,這人便去。日光之下,萬民都在神的安排下,演活神安排好的角色。巴比倫的興起,有神的安排。巴比倫的滅亡,也有神的安排。當猶大國被巴比倫所滅,聖城被人蹂躪,聖殿被人搶掠時,神的子民可能會問:是神不存在嗎?是神不夠能力嗎?是神被巴比倫的神明擊敗嗎?先知在這裡清楚的說,一王興,出於神的旨意。一王滅,也出於神的旨意。耶和華不是被巴比倫的神明馬杜克(Marduk)所擊敗,馬杜克根本什麼都不是,在巴比倫之上作王的神明,就只有耶和華。不是耶和華被擊敗,所以巴比倫興起,消滅了猶大;而是耶和華興起巴比倫,去懲罰猶大。當時限到了時,神便興起波斯,去消滅巴比倫,去釋放神受苦的子民。當歷史發生巨變時,請不要驚惶,以為神不在,以為神看不到。神在,神看見。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掌控之中。

 

賽45:3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密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

  關於這節經文,最新近的研究,都不能確定它的意思,學者們的看法,都只是猜想。既然大家都只是猜,我也不妨猜一猜。今日的講道經文,全段都是詩歌體。當讀希伯來文的詩歌體時,若意義不明,可看看經文是否有相關的平行經文。若有,可從平行經文中理解其含意。這裡講的「暗」,在第7節再出現。在第7節那裡,「暗」與「光」相對。如此,在第3節這裡,「寶物」和「財寶」的意思,會否指向「光明」?若如此,「暗中的寶物」、「隱密的財寶」的意思重點,便是在「暗中」的東西,如今「見光」了,被人認出是「寶物」了。黑暗終於得見光明。若意思是這樣,則這經文是講:在悠長的黑暗歷史裡,神使塞魯士成為帶來光明的人。塞魯士會否因此而體會:在冥冥之中,有一神力,讓他出現在歷史舞台上,成為帶來光明的人?

 

賽45:4 因我僕人雅各,我所揀選以色列的緣故,我就提名召你;你雖不認識我,我也加給你名號(或者譯:給你榮耀)。

  神在歷史中工作,是為了祂的僕人雅各。雅各,後來改名叫以色列。無論是雅各抑以色列,意思都指向與神立約的子民。神與某些人,有「約」的關係。這些人可說是神的代表、神的大使,他們將神的旨意活出來,神也保守他們,藉著他們建立屬神的國度。這些人的命運,在神手中。當他們守約時,神祝福他們。當他們違約時,神刑罰他們。罰惡揚善,像父親對待祂的兒女一樣。

  神的子民,違反盟約,忘記神,於是,神興起巴比倫來警戒他們,他們被擄去巴比倫。到有一天,當神定的時候到了,祂就興起塞魯士,擊敗巴比倫,釋放神的子民。

賽45:5 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除了我以外再沒有神。

賽45:6 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神。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

 

  歷史如此變化,是叫世人明白,善的後果是什麼,惡的後果是什麼。更重要的,是讓世人明白,歷史的軌跡,不是亂來的,而是有神在,祂主宰朝代興亡。

 

賽45:7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

  這是今日講道經文的神學高潮,也是其神學結論。

  在這經文裡,「光」與「平安」平行,「暗」與「災禍」平行。

  「暗」連於「災禍」。

  「黑暗」,在以賽亞書,是指神的子民國破家亡、被擄巴比倫的事件。最明顯的經文例子,莫如以賽亞書49:9如此說:「對那被捆綁的人說:出來吧!對那在黑暗的人說:顯露吧!」在這裡,很清楚,「黑暗」,對應於「被捆綁」。「黑暗」與「災禍」,都是指神的子民被擄巴比倫這歷史事件。

  「我造光,又造暗」,很明顯,這講法來自創世記,在那裡,神在黑暗中創造光明。如今,神會再一次,在歷史的黑暗中,創造光明。這是新一回合的創造,讓歷史越過黑暗長夜,再見光明。神興起塞魯士,正正就是要改變歷史的軌跡,讓被擄的人得到自由。這生命的重拾自由,就是這經文講的「平安」。

  這經文的特別之處,是刻意指出:神造光,又造暗;神施平安,又降災禍。歷史的美好時刻,來自神。歷史的艱難時刻,同樣來自神。黑暗的日子,災禍的日子,不是出於不測的命運,不是由於神被別的力量擊倒,反而是因為祂的子民與世人一樣行惡,祂就創造災禍,去糾正他們的錯誤。又正正因為祂創造惡,故此,祂就有權亦有能力去取消惡,創造光明與平安。

  黑暗的日子,並沒有脫離神的掌控,也因此,當神要取消黑暗時,也不用詢問誰。先知這樣宣告,是要堅定神子民的心,叫他們在歷史的巨變時刻,不要失去對神的信靠,不用驚惶,只需好好反省自己是否行在神的旨意中。

  親愛的弟兄姊妹,在歷史巨變的關頭,讓我們更敬虔,更忍耐,以信心看到「造作這一切的,是耶和華」。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附記:本人在崇基禮拜堂的講章已結集成《荷花池畔春草綠》講道集,試讀本可參閱:http://cc.cuhk.edu.hk/dev/images/content/fund-raising-campaigns/university-sermons-by-dr-sk-tang/CCC-SK-Tang-Sermon-Text-Sample-2.pdf。較早期的崇基講章,也已結集成《敢於跟隨主》一書。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各大基督教書局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