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要飯聚,不犯罪

      201011_sermon

 

講題:要飯聚,不犯罪 Let’s Eat Together

經文:Lectionary: Isaiah 25:1-9; Psalm 23:1-6; Philippians 4:1-9; Matthew 22:1-14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0年10月11日

 

一.引言

曾幾何時,崇拜結束後,大家到地下休息室「飲杯茶、食件餅」,閒談幾句。尚有空的就移師禮拜堂對面的教職員聯誼會,大枱小枱,或回應講道,或暢談信仰,或笑談風月,各自精彩。本地人俗稱這樣的一起吃飯為「飯聚」,而這種「飯聚」一直都不「犯罪」的。然而,在疫情之下,如此的「飯聚」蒙上了「犯罪」的風險。某經典日劇主題曲曾唱:「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當要逝去,總想挽留。」何時才能夠一起吃飯?此時此地,不單單是家庭和朋友的關注,更是社會議題,甚至是全球共同面對的難題。有沒有想過,一起吃飯,其實也是信仰的議題?今天的幾段經課,都與「飯聚」有關,經文的用詞是「筵席」。讓我們再細閱經文,思考「筵席」的信仰意義。

 

二.釋經及應用

1.以賽亞書25章:上帝的筵席與巴比倫的筵席

第一場筵席出現在以賽亞書25:6,雖然是一場筵席,其實隠含著兩場筵席。

「在這山上,萬軍之耶和華必為萬民用肥甘設擺筵席,用陳酒和滿髓的肥甘,並澄清的陳酒,設擺筵席。」

 

你有興趣參加這筵席嗎?或許你有興趣,不過有些人可能會嗤之以鼻,因為他們正在皇宮中享受盛宴,何必長途跋涉去山上「野餐」呢?在經文的歷史時期,在大河的那一邊,就是在巴比倫的皇宮,有一場宮廷盛筵正在進行中,記載在但以理書第五章:

 

5:1伯沙撒王為他的一千大臣擺設盛筵,與這一千人飲酒。

5:2伯沙撒在歡飲之間,吩咐人將他父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聖殿所擄掠的金銀器皿拿來,好使王與大臣、王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

5:3於是他們把聖殿,就是耶路撒冷上帝殿中所擄掠的金器皿拿來,王和大臣、王后、妃嬪就用這器皿飲酒。

 

巴比倫皇宮的盛宴與以賽亞書25章有甚麼關係呢?當然有關係。還記得伯沙撒王手中拿著的金銀器皿是從可而來的嗎?但以理書明言,是從耶路撒冷聖殿所擄掠而來的。以賽亞書25章的內容正是與耶路撒冷被巴比倫攻陷有關的。

 

3所以,剛強的民必榮耀你;

強暴之國的城必敬畏你。

4因為當強暴人催逼人的時候,

如同暴風直吹牆壁

 

巴比倫這「強暴之國」如狂風掃落葉在古代近東一帶所向披靡,猶大這些小國慘遭蹂躪,連聖殿中的金銀器皿都被搶掠一空。先知用「如同暴風直吹」來形容巴比倫軍隊的攻勢。暴風過後,猶大一片狼藉,苟延殘喘,還講甚麼筵席呢?筵席,只與勝利者相配,被打敗者怎可能有筵席呢?筵席,應該在巴比倫的皇宮舉行,怎可能在頹垣敗瓦的錫安山舉杯呢?以賽亞先知卻在如此的狀況之下宣佈筵席,並說這是「奇妙的事」。

 

1耶和華啊,你是我的上帝;

我要尊崇你,我要稱讚你的名。

因為你以忠信誠實行過奇妙的事,

成就你古時所定的。

 

「奇妙的事」是甚麼事呢?就是「在這山上,萬軍之耶和華必為萬民用肥甘設擺筵席」。如此「奇妙的事」怎可能呢?以賽亞先知指出這是可能的,因為「奇妙的事」尚包括,第一,上帝會回應「強暴之國」,毁人城者其城必被毁:

 

2你使城變為亂堆,

使堅固城變為荒場,

使外邦人宮殿的城不再為城,

永遠不再建造。

 

第二,上帝沒有忘記苦難中的人:

4因為當強暴人催逼人的時候,

如同暴風直吹牆壁,你就作貧窮人的保障,

作困乏人急難中的保障,

作躲暴風之處,

作避炎熱的陰涼。

 

因此,耶和華在這山上設擺筵席是可能的。上帝的筵席有甚麼食物呢?有「滿髓的肥甘」和「澄清的陳酒」。不過,食物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也是與巴比倫皇宮的筵席的分別所在,7-8節如此說:

 

7他又必在這山上除滅遮蓋萬民之物和遮蔽萬國蒙臉的帕子。

8他已經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

在上帝的筵席,「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上帝的筵席,是貧窮人的保障,苦難者的安慰,使人性尊嚴得到恢復。巴比倫皇宮的筵席是甚麼呢?他們所吃所喝的,是戰敗國心不甘情不願地進貢的;他們所用的器皿,是靠強暴從戰敗國的聖殿擄掠回來的;他們的狂歡,建築在別人的眼淚之上;他們的狂傲,令別人感到被羞辱。

 

「強暴之國」巴比倫被上帝審判了,巴比倫消失了。然而,巴比倫的筵席從沒消失。在歷史上,還有多少「強暴之國」用各種方法掠奪別國的來讓自己狂歡暢飲呢?還有多少有力量的人掠奪別人的來建造自己的酒池肉林呢?16世紀至19世紀長達約400年的黑奴貿易中,學者估計非洲人口損失達到三千萬,其中一半被賣到歐美做奴隸,另一半在航運中死去。就算今時今日,仍有生產糧食的人民自己得不到飽足,其實糧食去了哪裏呢?種植可可豆的人,從來都吃不起朱古力,朱古力去了哪裏呢?巴比倫的筵席雖然被興高彩烈,人人趨之若鶩,但這卻是罪惡的筵席,巴比倫的「飯聚」,其實是真正的「犯罪」。

 

上帝的筵席不是巴比倫的筵席,在上帝的筵席中,「各人臉上的眼淚」被擦去,「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被除掉。因此,以賽亞先知說:

 

25:9「看哪,這是我們的上帝;我們素來等候他,他必拯救我們。這是耶和華,我們素來等候他,我們必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

 

上帝的筵席是值得參加的、值得等待的。

 

 

2.詩篇23:在敵人面前的筵席

第二場筵席在詩篇23篇出現: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

 

這個筵席特別的地方,是擺設「在我敵人面前」。在敵人面前擺設的筵席,到底是甚麼筵席呢?解經者有不同的解釋,今次我們參考建道神學院的教授高銘謙博士的見解。

 

高教授把把「擺設筵席」的傳統與以色列民四十年在曠野的生活拉上關係。他指出神為以色列民降下嗎哪,就是在沒有可能生存的地方為以色列民擺設筵席。利未記十六章描述曠野是阿撒瀉勒的地方,很多學者認為這是一種曠野的魔鬼,而當以色列民在曠野中生存,正正就是在敵人的領域當中生存,這是一種「在我敵人面前」的情況,而嗎哪便是神所擺設的筵席。這解釋得到另一篇詩篇驗證,這詩篇指出以色列民在曠野中埋怨,質疑上帝是否真的能夠擺設筵席:「他們心中試探神,隨自己所欲的求食物,並且妄論上帝說:上帝在曠野豈能擺設筵席嗎?」(詩七十八18—19) 因此,有證據顯示「擺設筵席」與曠野的經驗連在一起。「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代表上帝能夠在曠野的敵人領域中做出不可能的神蹟。

 

詩篇23:4透露,詩人「行過死蔭的幽谷」。由此可見,信靠上帝的人也會陷在「死蔭幽谷」之中。在「死蔭幽谷」之中,最難想像的是「飯聚」,卻容易「犯罪」,所犯的罪就是試探上帝。在曠野漂流四十年,雖然嗎哪從天而降,然而,以色列民還是發怨言,「他們心中試探神,隨自己所欲的求食物,並且妄論上帝說:上帝在曠野豈能擺設筵席嗎?」(詩七十八18-19) 人常常在死蔭幽谷中只看見自己的困難和欠缺,而看不見上帝的作為。

 

此時此地,你仍相信「在我敵人面前,上帝為我擺設筵席」的可能嗎?還是充滿失望和犬儒地妄論上帝說:「上帝在曠野豈能擺設筵席嗎?」「飯聚」與「犯罪」只是一念之差而已。

 

 

3.馬太福音22章:天國的筵席

第三場筵席出現在馬太福音22章耶穌講的天國比喻裏面:

 

不要以為你請食飯,筵席就辦得成。有些時候,你設擺了筵度,人們都不一定赴會;甚至答應了參加的,到時也會爽約。或許你會說,你請食飯當然沒有人到,如果是王帝請又不同了。是嗎?請聽耶穌的比喻:

 

2「天國好比一個王為他兒子擺設娶親的筵席,

3就打發僕人去,請那些被召的人來赴席,他們卻不肯來。

 

耶穌用這個「王為他兒子擺設娶親的筵席」的故事來比喻天國,指出就算天國好像這個筵席那麼愉快歡樂,也有人拒絕參加的。有些拒絕進入天國的,甚至是早前預留了座位的。他們為甚麼爽約呢?

 

4王又打發別的僕人,說:『你們告訴那被召的人,我的筵席已經預備好了,牛和肥畜已經宰了,各樣都齊備,請你們來赴席。』

5那些人不理就走了;一個到自己田裏去;一個做買賣去;

6其餘的拿住僕人,凌辱他們,把他們殺了。

 

爽約不一定有甚麼特殊的原因,只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有自己的人生議程要追尋,而不能容納天國的議程而已。其實,不去參加「飯聚」就不去罷了,何必因此而變成「犯罪」呢?這些爽約者如何「犯罪」?他們「凌辱」、「殺害」派來提醒他們赴約的人。為甚麼他們如此做呢?可能他們的議程和天國的議程敵對,因此,他們以為消滅了那些提醒他們天國議程的人,就可以不受干擾地追逐和推進自己的議程了。

 

原來天國的筵席也會遇到那麼多障礙,到底誰會進去享受這個筵席呢?

 

8於是對僕人說:『喜筵已經齊備,只是所召的人不配。

9所以你們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見的,都召來赴席。』

10那些僕人就出去,到大路上,凡遇見的,不論善惡都召聚了來,筵席上就坐滿了客。

 

為甚麼是他們呢?可能他們沒有太強烈的個人議程,或者他們的議程並非與天國的議程敵對,他們有空間和有彈性去參加這個天國的筵席。

 

讓我們重問自己起初的問題:你有興趣參加天國的筵席嗎?你的人生議程有阻礙你去參加天國的筵席嗎?

 

 

4.腓立比書4:同工,但能同枱吃飯嗎?

今天的書信經課沒有出現「筵席」,難道也與「筵席」有關係嗎?有的,關係就在於沒有提及「筵席」。為甚麼沒有「飯聚」呢?相信不是因為限聚令。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呢?大家又如何能夠協助「飯聚」再成為可能呢?

 

  • 為甚麼不能「飯聚」呢?

2我勸友阿蝶和循都基,要在主裏同心。

3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這兩個女人,

 

友阿蝶和循都基本來應該是「筵席」的成員,保羅特別提名勸告她們,看來他們正處身於不能「同枱吃飯」的狀況,或者「同枱吃食各自修行」的困難。保羅指出,他們兩者並不是敵人,而是熱心的信徒:

 

3因為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還有革利免,並其餘和我一同做工的,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有時就是如此無奈,雙方都是信主得救熱心事奉的主內肢體,但就偏偏不能「在主裏同心」。這些情況,可能也在你的群體中出現過。保羅提醒同伴們見到這樣的狀況不要只顧「吃花生」,而要幫助他們化解矛盾。如何幫助呢?保羅提出以下建議:

 

第一,在群體中散播喜樂和謙讓:

4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

5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

把喜樂和謙讓貫注於群體內部出現困難的人際關係之中,可能比扮警察查案,探法官審判,或者扮懲教人員執行刑罰適合得多,因為這不是正邪之辨,也不是敵我之分,只是內部矛盾而已。

 

第二,在群體中保持信靠和盼望,等候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和平來臨:

主已經近了。6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

7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常言道,心病還需心藥醫。當肢體間有「心病」的時候,醫心者是誰呢?保羅指醒我們,能夠「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的是基督耶穌;那醫治心痛的良藥是「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第三,見賢思齊,効法保羅,修養品德

8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

9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上帝就必與你們同在。

 

在「不能同枱吃飯」的困難中,或者遇到群體中有人「不能同枱吃飯」的狀況,我們常常思念甚麼呢?充斥腦海的會不會是誰對誰錯?以及錯甚麼呢?如果想著那些,保羅建議不如思念美好的品德,例如:「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思念這些,也行出來,情況應該會有所不同。

 

三.總結

到底友阿蝶和循都基後來能否一齊參加「飯聚」呢?腓立比書沒有交待,不過,我們相信這一定是保羅的期望。我們能否一齊參加「飯聚」呢?相信這也是我們的期望。今天的經課讓我們想到,主日崇拜之後的「飯聚」尚為小事,更值得參加的,是上帝所預備的筵席。上帝邀請我們一齊加入祂的筵席,這場「各人臉上的眼淚」被擦去,「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被除掉的筵席,這場不散的筵席由加入的一刻開始,可以延續至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