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無情世界有情天

      220529_sermon

 

講題:無情世界有情天 Mercy in Defiance of a Merciless World

經課:使徒行傳16:16-34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2年5月29日

 

引言

常言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為甚麼會有人無情地對待其他人呢?難道可以對他人的感受和痛苦視而不見嗎?使徒行傳16章16-34節就記載了一個這樣的故事。保羅和同伴到腓立比城傳福音,突然被人捏造罪名,煽動群眾攻擊,並且「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被陷冤獄。在人類歷史中,保羅的遭遇並不獨特,只是不幸遭遇的其中一個例子。無情地對待保羅的人,或許也不是特別邪惡,只是平常人在某些情況之下的反應。是甚麼因素令人突然變得無情呢?可能在某些狀狀之下他們不把人當作有感覺和有尊嚴的人。那麼,他們把人當作甚麼呢?

 

一。使女主人的無情:把人看成是利益的來源還是阻礙

16:16後來,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她被巫鬼所附,用法術,叫她主人們大得財利。

16:17她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

16:18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

16:19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

16:20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

16:21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

 

使女的主人們為甚麼「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呢?因為「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16:19)。俗語說:「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第一個令人對人無情的因素是「把人看作利益的來源還是阻礙」,如果你是他的利益來源他就維護你,如果你與他的利益不相干就不理會你,如果是他的利益的阻礙就要清除你。當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受都影響的時候,就算只是他們的個人利益受損,但為了清除阻礙,也可能捏造罪名陷害無辜。在使徒行傳中,使女的主人們不惜以公共罪名對付保羅和同伴:

 

第一,「這些人原是猶太人」,把個人事件提升至群族層次。

第二,「竟騷擾我們的城」,把個人事件提升至城市的公共安全層次。

第三,「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把個人事件提升至帝國層次。

 

他們無限上綱地對付保羅,源頭其實是利益。為了利益,甚麼也做得出。有人認為,世界就是這樣,你不能夠期望世界講情義,要講情義,只能夠回到家中,家人才會以情相待。現實是,如果不把人看作有血有肉人,只當作利益的中介,為了利益,家人之間也可以大打出手;為了利益,有家人互相告上法庭。為了利益,有家人從此成為陌路人,甚至變成世仇。「你點可以對家人咁無情?」「因為我根本沒有把他當作有感情的人,他們只是我的利益的渠道。」有利益衝突的個人可能被利益蒙蔽,然而,一般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群眾力量可以平衡個人的無情嗎?可以為保羅他們主持公道嗎?

 

 

二。群眾的無情:從眾,把人看成是破壞分子

16:22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

 

在某些情況之下,群眾力量未必能夠保護受害者,當時腓立比城的群眾就是一個不幸的例子。他們不是那使女的主人,沒有直接經濟損失,他們為甚麼落井下石,一起攻擊受害者呢?很可能群眾也沒有把保羅和西拉等人當作有感情的人看待。群眾把他們當作甚麼呢?

 

如果有機會訪問當時參與攻擊保羅團隊的腓立比人,例如問他們:

「你們攻擊的人叫甚麼名字?」他們很可能答不出,最多只會說:「他們是外來人。」

「那麼你們為甚麼攻擊他們呢?」「因為他們來搞亂我們的城市。」

「他們如何搞亂你們的城市呢?」「他們做了甚麼事情呢?」「他們來你們這個城市的目的是甚麼呢?」

 

所有這些問題,可能他們都回答不到。因為他們聽到的只是利益受損的主人們的口號:「有外來人搞我們呀!」「他們破壞我們的社會秩序呀!」「他們威脅我們的帝國價值呀!」

 

在這種情況之下,群眾把保羅看作破壞分子。因此,對破壞分子,怎會以情相待呢?

 

如果追問下去「你怎知道他們是破壞分子呢?」他們可能回答「人人都說他們破壞分子,怎可能不是呢?」

 

這個令人放棄個人判斷能力及無情地對待別人的狀況可以稱為「從眾」,或者「羊群效應」,即是其他人做甚麼,我就做甚麼。人們以為「從眾」是安全的,無論是對與錯,把自己藏在群眾中,做大眾做的事,不做大眾不做的事,在這些狀況之下,比突出自己安全得多。或許那天在腓立比城起哄的人群中,有人見到保羅和西拉等人被攻擊,仍有惻隱之心,但為甚麼沒有挺身阻止呢?這樣的情況我們在新聞報導中也會見到,例如有人被侵犯,圍觀者眾, 但卻無人出手救助。

 

當群眾起哄的時候,最後的期望唯有是維護法紀的官長。官長帶著捕快來到,明察秋毫,主持公道,分清善惡。然而,有時現實並不符合期望。

 

 

三。官長的無情:把人看作治安的妨礙

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

16:23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裏,囑咐禁卒嚴緊看守。

16:24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裏,兩腳上了木狗。

 

在保羅的事件中,原來官長對被公審中的人也是無情的。官長出現不但不是救助受害者,反而不問緣由舉棍便打。官長何以如此無情呢?在官長的眼中,很可能沒有把保羅和同伴視為有血有肉有感受的人。那麼,官長視他們為甚麼呢?很可能視他們為亂象出現的源頭。官長的關注是治安,最重要是不出亂子。為了平亂,為了他管治地區的治安,順從民意清除保羅這些外人,比調查案件分清對錯有利得多。

 

禁卒會不會對保羅等這幾位無辜者有情呢?他們會回答:「當然不會。」「他們都是人,而且被打,你們也看見他們身體的損傷呢!有些傷口仍流著血呢?」禁卒可能回答:「官長吩咐我們監禁他們,不讓他們逃走,這是我們要執行的任務。」官長命令、執行任務,是在二次大戰之後的戰爭罪行審判法庭中,經常聽到的辯解理由之一。「你們為甚麼對無辜者施放毒氣毒殺?」「那是長官的命令,我們只是執行任務。」

 

 

四。制度的無情:把人看作執行任務的工具或對象

禁卒不但沒有把保羅他們視為有感受的人,只視為執行任務的對像,他們也沒有把自己視為有感情的人,只視為執行任務的工具,因此,當任務失敗時,他們也就沒有其他價值了。

 

16:25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上帝,眾囚犯也側耳而聽。

16:26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

16:27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

 

任務失敗就拔刀自殺,真是悲哀。自殺或者不是禁卒自己的意願,但想到任務失敗之後也會被官長算帳,就自行了斷好了。無論是自願還是被逼,都反映出禁卒自視或被視為執行任務的工具。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自視或被視為工具,實在可惜。如何可以去工具化,恢復人性呢?

 

 

五。受屈者有情:同是天涯淪落人,把人自作自己一樣生命寶貴的人

16:28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裏。」

 

如果你是被囚者,尤其是在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冤獄的被囚者,監獄的門打開了,自然的反應就是走。至於那位拔刀要自殺的禁卒呢?這種不分是非助紂為虐的獄卒,也應有此報吧!他該不該死,那是他與他的長官之間的瓜葛而已。

 

保羅卻沒有走,更以行動制止禁卒自殺,為甚麼呢?很可能保羅看禁卒為一個有生命的人,不只是執行任務的工具,也不只是囚禁他們碌奪他們自由的勢力。如果禁卒也如自己一樣是有生命的人,禁卒的生命也是珍貴的。如果禁卒如自己一樣是有感情的人,禁卒與他的家人的感情也是珍貴的。若自殺死亡,不單單禁卒失去自己的生命,更可能是他的父母失去兒子,他的太太失去丈夫,他的兒女失去父親,他的朋友失去好友。

 

 

六。有道者有情:把人看作自己一樣在上帝眼中珍貴的生靈

16:29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

16:30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

16: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16: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

 

保羅和同伴視禁卒為真實的人,如自己一樣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他們知道自己是上主所創造和珍惜的人,也承認禁卒全為每一個人也上主創造無珍惜的人。因此,他們自己如何領受上主的恩典,如何得救,也就與禁卒全家分享這恩典,盼望禁卒全家如自己一樣得救。保羅和同伴對禁卒有情,很可能是因為他們經驗到上主對他們有情。就是這份情,開啟人心,幫助人能夠以情相待。

 

 

七。禁卒有情:互相承認和滿足身體需要

16:33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

16:34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裏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上帝,都很喜樂。

 

保羅他們對禁卒展示的情幸運地也恢復了禁卒和家人的情,他們也以情相待保羅。禁卒不再把保羅他們只視為執行任務的對象,而是把他們視為如自己一樣的人。作為有血有肉的人,大家都有共同的基本需要,就好像這一幕,保羅他們承認禁卒的生存需要,也回應他們的靈性需要;而禁卒承認保羅他們治療傷口的需要和飲食的需要,互通有無,互相滿足,這是多麼美好的圖畫。這景況縱使是出現在監牢裏面,也彷彿是天國一樣。這一幕,讓我們想像,天國並不一定要在高貴宏偉的地方出現,而在人們以天國價值彼此相待的處境中出現。

 

 

總結

當晚,冰冷的監牢充滿了人情味。或許,第二天當他們步出監牢時,發現腓立比城雖然在陽光照耀下仍然冰冷。的確,世界沒有因為一小點的人情而被溶化。如此,可以怎樣呢?最近在網絡上讀到的這個故事。

 

「戰爭時要帶住家人逃難,一啲都唔容易,有位烏克蘭人需要帶成家人逃難,但係佢無咗最重要嘅交通工具——車。啱啱由防空洞出嚟嘅佢,就見到附近舖頭,停咗一架冇人但插住匙嘅車。心急嘅佢喺附近等咗兩個鐘頭,諗住等到車主出嚟,但最後冇人出現,於是佢就決定上車睇一睇。

 

就好似電影入面嘅情節咁,上咗架陌生嘅車,通常都會開個雜物箱望下,而佢就喺箱入面,搵到一個電話號碼。帶住屋企人逃難嘅佢,就打咗去呢個電話,希望打俾車主,同佢講自己偷咗佢架車::「對唔住,我偷咗你架車,用嚟救我家人離開…」

 

車主:「感謝上帝!你唔使擔心,我有4架車,我用架SUV載走咗屋企人,然後為其他車入滿油,放低車匙同我電話號碼,再放喺唔同地方。」

 

估唔到原來呢架車,係車主特登放喺街邊,留畀有需要嘅人去用。而且仲唔止一架,係幾架咁多。

 

車主仲話同事主講「計埋你,而家全部車都有人Call我喇!希望和平之後,我哋可以相見,保重!」 (100毛)

 

人總是盼望,也需要有情相待而不是無情以對,就讓我們在無情的世界留下有情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