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志豪牧師 – 清楚嗎?

      220605_sermon

 

講題:清楚嗎? Are you clear?

講員:姚志豪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2年6月5日

 

大約2,3年前,一次睡醒之後,我慣常打開睇開的聖經顯得模糊,我不斷擦眼晴,還是沒有變化,於是就放在一旁,不理它,如是者,一次一次也是如此,向別人請教,這叫老花(遠視)。我很難接受模糊的視力,因為我從來沒有近視(只有20度)。模糊了,看事物不清楚,就是等於苦嗎?

 

今天是聖靈降臨節,根據教會傳統,亦是JC「他受害以後,用許多確據向使徒顯明自己是活着的,在40天之中向他們顯現,並講說上帝國的事。」1:3,再過10天,(50日)後,與門徒一同聚集,聖靈的降臨(又稱五旬節),聖靈的降臨也是JC對門徒的承諾。與門徒3年的有血有肉耶穌,他的所言所行,有時都不太明白、清楚,對門徒而言尚且模糊不清,何況是一個觸摸不到的聖靈呢?特別當聖靈降臨之後說出不同的語言,似乎產生更多模糊。使2:17記述,這是先知約珥所說的,在末後的日子,就是兒女、少年、老人也要說預言、異象及異夢,大概也是不太清楚的境象。

_______________

保羅於林前13:12我們現在是對着鏡子觀看,模糊不清([13.12]「模糊不清」:原文直譯「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認識的有限,到那時就全認識,如同主認識我一樣。

明顯地,要告知當下的信徒一個事實,我們的現在是真實的,但又非真實的全部。事實上,我們知道是有限的,至少下一刻是如何,我們可以預計,卻不是確切的肯定,當中可能有很多時導致所預計的有所偏差。eg.旅行預知睇資料,到現場實景,大概你就會明白,我們所知不是真實的全部,有時更加會模糊不清的。回看這一千多日(3年)的香港,試問2019年之前的香港,誰會知道今天是如此呢?大概只有水晶球才預知,這點模糊,有時更令人迷失。

 

事實上,聖靈顯現的模糊,不是祂獨有,今天讀到JC於約翰福音的叮囑,也叫幾位門徒摸不著頭腦的。在約14:8之前,多馬與JC的對話已可見。當JC安慰緊門徒,將要與他們分離,是要回去父家為眾人預備地方,而佢jc自己就是那條道路、真理及生命,並且承諾一定會接門徒一起去,亦明確告知,他們一定會在那裡。JC更講:我往哪裏去,你們知道那條路。14:4。多馬卻好吾識做:「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去哪裏,怎麼能知道那條路呢?」好明顯對於他來說:是模糊的,都吾清楚。JC再補充:「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這個時候,另一個門徒腓力再問:「主啊,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顯明,他也感到JC所講的不清楚。JC反問:我與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認識我嗎?看見我的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還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jc的反問,假設緊門徒是知道、認識的。

 

不論是多馬腓力,甚至乎彼得(約13:36):「主往哪裏去?」耶穌回答說:「我所去的地方,你現在不能跟我去,後來卻要跟我去。」之後(14:22)的猶大:「主啊,為甚麼要向我們顯現,不向世人顯現呢?」似乎講緊4位門徒,其實同樣不太清楚JC所講的,點解?一方面可能如JC回答腓力(14:9)「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即門徒一直沒有意識JC所作,或覺得是理所當然,沒去思考,沒去在意;另一個可能性,就是JC刻意沒有說得清楚,其實只是一種開式方式的表達手法(OPEN ENDING)。沒有說得清楚就是給予人一種自由去思考、去想像。事實上,如果你見過有些抽象派的畫,或是一些沙龍的相片,你就會明白,所謂「模糊」所給予人一種無限的想像及說不出的美。想像:亦代表不只停留在某一原點,亦是原點以外更多的可能,亦不是只見到無可能,特別在一些苦無出路之時,為人有空間創造出更多的可能。

想像也是超越人世間一直被束縛的思考。中文大學哲學系退休教授張燦輝:他引伽利略被教皇逐出教會之際,說過的一番話:「你可以不准我出聲,燒光我的書,不准我與任何人說話,不准我做任何事,但卻不能禁止我在夜間仰望星空。」就是表達我們既有的限制以外的想像空間。

 

JC不是說得吾清吾楚,只是視(門徒)我們為有血有肉會思考的人,不是一個只遵從指令的機械人,只會鸚鵡學舌、人肉錄迫音機;又或只當我們是一塊木頭搬來搬去。因此當門徒仍然不明白的時候,他就說:(14:11)「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做的事信我。」換言之,你吾明白,不清楚,也看下我所做的事。他做了咩事?

 

約翰13章,JC為門徒洗腳,叫眾人彼此相愛,表徵著有權力的也當卑微地服侍人;約翰15章,提到上主與人是葡萄樹及枝子的關係,常時連結,並2次提到要彼此相愛(15:12、17),而且是會為朋友捨命,並且為受人無理恨惡(15:25)。15:18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 – 或譯: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

 

JC為何會這樣做?他當時在一個甚麼的處境呢?就是一個羅馬人統治猶太人的年代,而猶太的宗教領袖表面受制於他們,但權力上,猶太人的領袖也是舉足輕重,到左耶穌釘十字架時,猶太群眾要釋放巴拉巴,其實彼拉多本要釋放JC,最終也敵不過群眾的壓力,完全反映到這種的權力的角力。在這樣一個處境下,JC的教導一點也不模糊,就是叫門徒要從有權力的服侍無權的,甚至乎罪人,他們看不順眼的人。這個不單是對門徒的挑戰,也是對當權者的挑戰。因為從來只是卑微的服侍在位,怎會倒轉?!服侍無權的,不單是對人的權力放下身段的挑戰,更是體驗到一個人對另一個的包容、接納、愛。

 

JC所做不單如此,還會為朋友捨命,至於捨吾捨?點樣捨?幾時捨?JC只留番比我地(門徒)去思考、去選擇。事實上,每個人對信仰的理解的不同的,但重點是信仰的本質就是不只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別人,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班人聚在一起。龍應台女士(HKU醫生畢業禮的演講):一個人所抵抗的以及所堅持的,滙成一個總體,就叫做「信仰」。但是信仰,依靠的不是隆重的大聲宣告;信仰深藏在日常生活的細節裏,信仰流露在舉手投足之間最尋常最微小的決定裏 。今天,你要為咩人服侍?你要捨棄的是?就是可以從你的想像,從你生活小節中而生,當你一直繼續堅持,將其集合埋,就是一份信仰所展現的力量。

JC所講、所做,就是超越緊我們習慣的思想、定死左的框框、理所當然的一套,EG.PATCH ADAM。門徒所發問源於不清楚,或許只是指向更大的可能。

有一次,可4:10無人的時候,跟隨耶穌的人和十二個門徒問他這比喻的意思。可4:11      耶穌對他們說:「上帝國的奧祕只叫你們知道,若是對外人講,凡事就用比喻。」我想起葉紹鈞《以畫為喻》,有時需要用「實用性的畫」或者「非實用性的畫」去講述一些道理。簡單而言,有些時候就是要直腸直肚講出怎樣去做「實用性的畫」,譬喻,你去操作一些機械,你就需要一些清楚的說明書(lego實用畫)每一個步驟畫清楚,斷不會叫你思考下:按下這個紅色掣/藍掣,你自己估下吧!但有些時間,不用說得如此清楚,就如要表達更多的情感、空間、想像, 大概就是要「非實用性的畫」。

信仰,有些時候,就是不能言傳,是需要想像,而比喻,正正就是你可以在你有的基礎上,不斷的想像。如果我問:耶穌是咩樣?大概會有一個較西化的形象,因為一般人眼中的jc是從西方傳統而來,而西方傳統,又有說從裹屍布的jc影像而來,無論點……無人真正見過jc,所以對於耶穌,不同的地方也可以有不同的想像,。本是模糊不清的jc,一下子因著不同人、民族的想像多左好多可能,豐富左我們的信仰。我相信,不是因為商業決定而衍生不同款的jc,而是因為不同人的理解,去想像不同的耶穌,目的,就是讓對所想像的群體帶來一點安慰。

 

另一個想像:十字蓮花(崇基圖書館)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上的十字架,聶斯脫里十字架(英語:Nestorian cross),即景教十字架,是一種源自歷史上的東方教會及今日的東方亞述教會的十字架。東方教會於唐朝時傳入中國被稱為景教。十字架是基督教的象徵。日本專家佐伯好朗,認為十字架上周圍的「珍珠」是代表教會信眾心目中信條的化身,2004年年曾任崇基學院客席教授顧衛民先生,素有研究亞洲基督教藝術史,他認為,「火」代表著信徒傳教的熱忱,下面飛雲、白雲,相信道教及伊斯蘭教的藝術手法,而蓬花就是佛教的象徵。

崇基學院前院長梁元生博士說:頂端刻上的蓮花座與十字架圖案,除了是基督教來華最古老的圖像見證外,亦象徵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的相遇和會通。貫穿《十字蓮花》全書的,就是會通這兩個文化傳統、溝通中西文明的人文關懷。而事實上,更有人想像,蓮花上的十字架,就是代表著jc於壓迫他的當權者手下,仍出於污泥而不染,那種純潔。

十字蓮花/不同耶穌又好,想像,給予人很多的空間,不是死的信仰,而是活的展現。

當Jc再講:世人不會接受他,就是因為看不到、不認識佢(14:17)。因此,他會差遣聖靈(勸慰者)安慰我們,而且更講明聖靈更會指示我們,使門徒記番起一切的話(14:27),而他賜下聖靈,就是安慰,並且留下平安:「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14:27因為jc,深明他們所遭遇的更難、壓迫只也不少,只因「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 – 或譯: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15:18)

 

平安+勸慰—指向困難、不安、恐懼。但jc卻3次承諾他會返來(3、18、28)。耶穌所謂吾清吾楚,可能只是我地對佢吾清楚佢,或許是他為我們留下這一個彈性。讓好似模糊不清,有時反而才是最美,所謂畫公仔不用畫出腸。人生有點迷糊,就是冒險,才有驚喜;或許迷糊才渴望有造物主帶領、指引。

可能你會反問:清清楚楚不好嗎?創世故事告訴我們,人類太清楚(只有一種語言),「他們想要做的任何事,就沒有甚麼可攔阻他們了(現:為所欲為)。」創11:6。使徒行傳2:6,聖靈充滿讓人說起不同的語言,那種不清楚,大家也感到納悶,(現:興奮)(原文:混亂/驚奇,興奮)。人看似不好,有時只是我們不知道。

 

或許,所謂迷糊不清,正是曾經清楚/以為清楚,但當人生看得太清楚,或許使自己更難以入目,好似現在高科技高清/4D電視一樣。不清楚,才叫人有想像,以有動力繼續前行,因眼前所見,不是永恆不變,大概只是模糊不清蘊藏著無限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