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離開的和留下的

      220626_sermon

 

講題:離開的和留下的 Those Who Leave and Those Who Stay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2年6月26日

 

一.離開的以利亞和留下的以利沙(列王紀下第2章)

快將踏入七月,標誌著大學學年的結束,八月又是新一個學年的開始。校園那清雅的荷塘、蒼鬱的老樹、翠瓦丹柱的亭台、兩側樹木成行的大道、幽靜的庭院、芳馨襲人的中藥園、著名的雕塑、得獎的建築,以及其他或人工或天然的景物,凡此種種,讓人感覺到桃花依舊,一切如常。其實,學年交接,正是人事交接的季節,或退休的,或轉職的,每年這個時候都有教職員離開。雖不能說人面全非,也總是教人依依不捨。離開,可能一百個人有一百種心情,若然好像以利亞一樣,或許也是完美的狀況。

 

1.有徒弟千里相送,緊隨不離,既是尊師重道,也是師生情深

2:1耶和華要用旋風接以利亞升天的時候,以利亞與以利沙從吉甲前往。

2:2以利亞對以利沙說:「耶和華差我往伯特利去,你可以在這裏等候。」以利沙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離開你。」於是二人下到伯特利。

2:6以利亞對以利沙說:「耶和華差遣我往約旦河去,你可以在這裏等候。」以利沙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離開你。」於是二人一同前往。

 

2.有徒弟繼承衣缽,完全承接了自己的心志和能力

2:7有先知門徒去了五十人,遠遠地站在他們對面;二人在約旦河邊站住。

2:8以利亞將自己的外衣捲起來,用以打水,水就左右分開,二人走乾地而過。

2:9過去之後,以利亞對以利沙說:「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你要我為你做甚麼,只管求我。」以利沙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

2:10以利亞說:「你所求的難得。雖然如此,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你若看見我,就必得著;不然,必得不著了。」

2:11他們正走著說話,忽有火車火馬將二人隔開,以利亞就乘旋風升天去了。

2:12以利沙看見,就呼叫說:「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以後不再見他了。於是以利沙把自己的衣服撕為兩片。

2:13他拾起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回去站在約旦河邊。

2:14他用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打水,說:「耶和華-以利亞的上帝在哪裏呢?」打水之後,水也左右分開,以利沙就過來了。

 

徐志摩說:「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以利亞比徐志摩更瀟灑,因為以利亞有從天而降的火車火馬開路,然後乘風升天而去。徐志摩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以利亞卻留下他的外衣。不要輕看這件外衣,這件外衣可說是繼承的標誌。離去後的繼承若處理不善,可以留給後人無盡苦惱。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明教教主楊頂天突然死亡,來不及選立繼位人,結果導致明教內部群龍無首,四分五裂,相互鬥爭,明教從此衰落。若有城中富豪離世而未乃時安排好遺產分配,也難免引起後人之間的糾紛。現實上,離開,並不是如詩人揮一揮手那麼瀟瀟的。

 

以利亞既能瀟灑揮別,又能安心離去,因為有人繼承他的衣缽。這位繼承人所求的是甚麼呢?竟然是「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以利亞別無所求了。

 

瀟灑離開的,可能是如徐志摩或以利亞這些高人;對我們凡夫俗子來說,能夠安心離開,已經是難得的了。離開得好的,成為了留下者的祝福。以利沙「2:14用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打水,說:「耶和華-以利亞的上帝在哪裏呢?」打水之後,水也左右分開,以利沙就過來了。」以利沙不但在心志上承繼了以利亞的使命,更接過以利亞的外衣這個外在記號,並且在打水行動中顯出上帝的確認。離開得如此完美,以利亞夫復何求呢?

 

 

二.離開的耶穌和留下的門徒(路加福音第9章)

不過,如以利亞那樣既瀟灑又安心地離開的人可能並不多,就算是耶穌,也沒有如此優厚的待遇。

 

9:51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

 

耶穌將要離開了,能夠瀟灑和安心嗎?看來未必。

 

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9:52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9:53那裏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耶穌的日子已經不多了,撒馬利亞村民不要那麼「小氣」可以嗎?還放不下撒馬利亞還是耶路撒冷的爭議嗎?算了吧,你不介意,不等於別人不介意;你可以放下,不等於別人都可以放下。不接待,對耶穌來說意味著不歡送,因為這次接待,就是最後一次接待了。人家不歡送就不歡送吧,你糾纏也沒有意思,因為你的路仍然要你繼續走下去。

 

9:54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做的嗎?」

9:55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9:56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

 

不提以利亞尤自可,一提以利亞,可能令耶穌心情複雜。想到以利亞離開的時候,有一位明白師父心意又有能力承繼師父衣缽的門徒,完美交接,可能會羨慕以利亞。自己的門徒呢?外人不懂自己就算了,連門徒都不懂自己,怎能叫耶穌放心得下安心離開呢?唉,日夜相隨,言教身教三年,只是學到以天火來消滅不歡迎自己的人,叫為師的情何以堪呢?如果師父離去之後,門徒被賦予以利沙一樣的能力,將會造福世人還是危害世界呢?

 

撒馬利亞的村莊不接待,就往別的村莊去吧!自己的門徒教而不善,要另擇他人嗎?不要忘記,作者提示「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即是已經沒有時間換人了。耶穌並沒有因為自己即將離開而「放軟手腳」,也沒有進入「半退休狀態」,他珍惜最後機會,在離開之前對跟隨者盡力而教,教得多少就多少。

 

9:57他們走路的時候,有一人對耶穌說:「你無論往哪裏去,我要跟從你。」

9:58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

9:59又對一個人說:「跟從我來!」那人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

9:60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上帝國的道。」

9:61又有一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裏的人。」

9:62耶穌說:「手扶著犂向後看的,不配進上帝的國。」

 

門徒明白嗎?馬可福音的作者把答案告訴了大家,書中多次寫著「門徒仍是不明白」。面對這種狀況,怎麼能夠既瀟灑又安心地離開呢?

 

在座中或許有朋友能夠明白耶穌的心情。你要離開了,人人都說一句all the best,難道人人都明白你的心情嗎?或許你如耶穌一樣,心中仍有無限牽掛,仍有很多人放不下,有很多事未畫上完整句號,事實如此,又可以如何呢?這就是我們的狀況,接受吧!耶穌也沒有免卻離開的牽絆,我們怎能免卻呢?有些事情若然未能在離開之前處理好,就離開之後跟進吧!耶穌已經預備好「售後服務」,由自己跟進也好,由聖靈跟進也好。離開,並不是結局。不過,在這一刻,就算既瀟灑又安心,是前行的時候,就要起步。讓我們看看使徒保羅對起程前行的人有甚麼忠告。

 

 

三.向後看的和向前看的(加拉太書第5章)

5:1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

5:2我-保羅告訴你們,若受割禮,基督就與你們無益了。

5:3我再指著凡受割禮的人確實地說,他是欠著行全律法的債。

5:4你們這要靠律法稱義的,是與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了。

5:5我們靠著聖靈,憑著信心,等候所盼望的義。

5:6原來在基督耶穌裏,受割禮不受割禮全無功效,惟獨使人生發仁愛的信心才有功效。

5:7你們向來跑得好,有誰攔阻你們,叫你們不順從真理呢?

5:8這樣的勸導不是出於那召你們的。

5:9一點麵酵能使全團都發起來。

5:10我在主裏很信你們必不懷別樣的心;但攪擾你們的,無論是誰,必擔當他的罪名。

5:11弟兄們,我若仍舊傳割禮,為甚麼還受逼迫呢?若是這樣,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

5:12恨不得那攪亂你們的人把自己割絕了。

5:13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

5:14因為全律法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

5:15你們要謹慎,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滅了。

5:16我說,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

5:17因為情慾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慾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使你們不能做所願意做的。

5:18但你們若被聖靈引導,就不在律法以下。

5:19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姦淫、污穢、邪蕩、

5:20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

5:21嫉妒、醉酒、荒宴等類。我從前告訴你們,現在又告訴你們,行這樣事的人必不能承受上帝的國。

5:22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

5:23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

5:24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

5:25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5:26不要貪圖虛名,彼此惹氣,互相嫉妒。

 

保羅在加拉太書第5章提出了長篇的勸勉,歸納來說,就是不要再後看了,向前看吧!割禮已經是過去事,在基督裏的恩典和自由是前面的事;情慾是後面的事,所顯現的是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嫉妒、醉酒、荒宴等,希望把這些都視為過去了;前面有甚麼等著我們呢?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些都在我們前頭等著我們去實現。既然是離開的時候了,就朝向恩典和自由吧!既然起行了,就追求聖靈所結的果子吧!

 

 

三.此心安處是吾鄉(詩篇第16篇)

離開習慣的環境,難免感到不安;放下身份和地位,難免感到失落。朝向未知的將來,怎可能不感到內心忐忑呢?詩人的話能否成為我們的安慰呢?

 

16:1上帝啊,求你保佑我,因為我投靠你。

16:2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16:3論到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

16:4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他們所澆奠的血我不獻上;我嘴唇也不提別神的名號。

16: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

16:6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16:7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

16:8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

16:9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

16:10因為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朽壞。

16:11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或在這處,或者那處,我們的心安於何處呢?蘇軾有一位好友名叫王鞏(字定國),因為受到使蘇軾遭殺身之禍的「烏臺詩案」牽連,被貶謫到地處嶺南荒僻之地的賓州。王定國受貶時,其歌妓柔奴毅然隨行到嶺南。公元1083年(元豐六年)王鞏北歸,出柔奴(別名寓娘)為蘇軾勸酒。蘇問及廣南風土,柔奴答以「此心安處,便是吾鄉」。蘇軾聽後,大受感動,寫了《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一詞: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教分付點酥娘。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常常羨慕這世間如玉雕琢般丰神俊朗的男子,就連上天也憐惜他,贈予他柔美聰慧的佳人與之相伴。人人稱道那女子歌聲輕妙,笑容柔美,風起時,那歌聲如雪片飛過炎熱的夏日使世界變得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你從遙遠的地方歸來卻看起來更加年輕了,笑容依舊,笑顏裡好像還帶著嶺南梅花的清香;我問你:「嶺南的風土應該不是很好吧?」你卻坦然答道:「心安定的地方,便是我的故鄉。」

 

無論是離開的,還是留下的,你的心安定於甚麼呢?詩人的領悟是:

 

「16:8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

16:9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