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均熊牧師 – 混沌中的盼望

      220911_sermon

 

講題:混沌中的盼望 Hope amongst chaos

經課:耶利米書4:11-12, 22-28; 詩篇51:1-10; 提摩太前書1:12-17; 路加福音15:1-10

講員:李均熊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2年9月11日

 

起:又審判?

作為神學院教授舊約的講師,我曾說過在崇基禮拜堂講道會盡量解說舊約的經課。但上月和今天我負責宣講的舊約經課都是環繞先知審判的信息。對,又是審判。看舊約的先知書,我們印象中經文都像是充滿對猶太人的審判。尤其是今日經課中耶利米書的經文,「不是為簸揚,也不是為揚淨。」,甚至不是只針對敗懷的領袖,而似要滅絶所有的以色列人。讀得太多這類審判的信息,會否令人變得麻木?好像父母親見到我們就是責備我們:怎麼不早些起床?怎麼衣著這麼不整齊?怎麼說話這麼沒分寸...慢慢我們便覺父母煩厭,甚至覺得父母只是挑掦,懷疑我們在父母心中的位置,慢慢也不再聽他們的嚕囌。更何況聖經的審判針對的是以色列人,我們或會問:與我何干?反而新約福音經課,耶穌接納罪人,甚至撇下九十九隻羊,去尋找一隻迷羊呢!今日可能有些基督徒,就如早期教會被定為異端的馬吉安一般,放棄了舊約,認為舊約中的神是一個殘忍暴戾的神,我們相信的卻是新約中一位慈愛溫柔的耶穌。

今日不去討論新舊約的關係,只要你細心讀完整本舊約,你就會找到先知書中上主對祂子民安慰的信息。例如耶利米書,由30章至33章就有所謂「安慰之書」(book of consolation)。但怎說也好,不知你讀到好像今日經課的經文,會否覺得「這話很難,誰聽得進呢?」

就讓我們嘗試再仔細閱讀今日的經課,在審判的宣告中尋找一絲的盼望,尋找看先知書的動力。

承:熱風的逆創造

先旨聲明(大家可能也應該知道),先知書的審判信息是有其歷史的脈絡,我們讀的時候不能抽離當中的歷史背景,免得張冠李戴,將十分帶針對性的判詞,想像性凶暴的神要滅絕世界的宣告。例如,在耶利米書裏面,常常提到北方來的「災禍與大毀滅」(4:6, 6:22)。熟認聖經歷史背景的朋友都會知道,這是指公元前六世紀興起的新巴比倫帝國,對當時的巴勒斯坦地的軍事威脅,肯定不是位處北方的俄羅斯吖之類國家啦...故此耶利米書很多的審判之言是針對公元前六世紀的猶大國,主要是針對由約西亞王到西底家王任期內國內所出現的弊端而發。當時政治領袖、宗教、甚至民生都因巴比倫掘起所引發國際局勢的風起雲湧,而變得極度混亂。但最主要的問題是信仰上主的人民再不相信上主的保護,不順從上主的律法,因為時勢艱難人人變得自私自利,又嘗試找方法自保,而不再忠於上主,正如今日經課其中一節:

「我的百姓愚頑,不認識我;他們是愚昧無知的兒女,有智慧行惡,沒有知識行善。」4:22

他們「有智慧行惡」,就是說到他們想盡辦法枉法營私,又以混合宗教的敬拜期望得到更多更大的庇佑。但今日的經課集中講對上主子民的「判決」,而非對他們罪行的剖析,所以這方面就從略了。

既然經文是講判決,我們就仔細看看這個判決是甚麼:

那時,必有話對這百姓和耶路撒冷說:「來自曠野光禿高地的熱風(ruah)吹向我的百姓,不是為簸揚,也不是為揚淨。又有一陣比這更大的風(ruah)向我颳來;現在,我要向他們宣讀我的判決。」4:11-12

 

「我觀看地,看哪,地是空虛混沌(tohu wabohu);我觀看天,天也無光。

我觀看大山,看哪,盡都震動,小山也都搖來搖去。

我觀看,看哪,無人(adam);空中的飛鳥也都躲避。

我觀看,看哪,肥田變為荒地;所有城鎮在耶和華面前,因他的烈怒都被拆毀。

耶和華如此說:「全地必然荒涼,我卻不毀滅淨盡。

因此,地要悲哀,天上也必黑暗;因為我言已出,我意已定,必不改變,也不由此轉回。」

(4:23-28)

今日經課選讀的經文略去了4:13-21節關於先知的內心回應,將焦點集中在上主的判決中。心水清的弟兄姊妹或會認得,耶利米書這裏的經文所說的,其實是上主將其創世的工作逆轉。在創世記第一章,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因為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然候神依次造出光,讓旱地露出,使天空充滿飛鳥,有用自己形象造人;第二章則造了亞當,將他安置在伊甸園內修理看守。當中神的靈——ruch elohim中「靈」與11, 12節的「風」是同一個名詞; 23節空虛混沌——tohu wabohu與創世記1:2 的「空虛混沌」都是tohu wabohu。上主造光,現在卻無光了。上主造人,名叫亞當adam去修理看守,但上主的判決卻使肥田變荒地,無人——沒有adam了,飛鳥也避。所以上主在耶利米書的判決,並不是歷史性,而是宇宙性的,上主原本生育萬物的ruah,靈/風,因為以色列人的罪而成為熱風,大風,使到上主創造的秩序逆轉為tohu wabohu空虛混沌,所創造的光,人,和因而產生的肥田與城鎮都被拆毁。甚至被造的地要悲哀,天上變成灰黑!上主說全地必然荒涼!

這是一個宇宙性的判決,並非歷史性的判決。這是甚麼意思呢?意思就是,不是歷史的偶然,又或大國政治軍事的角力,以至以色列人遭遇國家的劫難。非也,那是創造天地的主,使大地有氣息,使人類有生機,使萬物成為可能的上主,要將他的創造的工逆轉,當以色列人看見這些兆頭時,候知道是宣稱創造這個宇宙的上主的審判,而不是時運或政治而遇到這些災禍。

轉:「我卻不毀滅淨盡」4:27

這段信息看來完全絶望的滅世判決,如何能看到一絲的盼望?的確,先知的宣講,他用的比喻,意像和語言所談及的上主的毁滅性審判,讀的人只會感到絶望,像是一點可能改變的希望也沒有。甚至悔改也顯得太遲,無法逆轉將要面對可怕的結局。但是,若你仔細看完每一句說話,你就會找到,任何一段審判的宣告,都留有一句半句的「空轉子」loophole(通常譯「漏洞」),所謂網開一面也:

「全地必然荒涼,我卻不毀滅淨盡。」4:27

 

上主之言自我解構(deconsturct itself),一方面要全地必然荒涼,另方面卻不毁滅淨盡!有些學者可能會認為這只是後期文士因為不能接受上主全然滅絶所以附加上這一小句;但若我們搜尋一下這個「不毁滅淨盡」,除了在這裏之名,在耶利米書出現起碼有其他四次:

 

「你們要上去毀壞它的葡萄園,但不可毀壞淨盡,只可除掉其枝子,因為不屬耶和華。」5:10

「就是在那些日子,我也不會將你們毀滅淨盡。這是耶和華說的。」5:18

「我的僕人雅各啊,不要懼怕;以色列啊,不要驚惶;因我從遠方拯救你,從被擄之地拯救你的後裔;雅各必回來得享平靜安逸,無人能使他害怕。這是耶和華說的。因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也要將那些國滅絕淨盡,就是我趕你去的那些國;卻不將你滅絕淨盡,倒要從寬懲治你,但絕不能不罰你。這是耶和華說的。」30:11

「我的僕人雅各啊,不要懼怕!因我與你同在。我要將那些國滅絕淨盡,就是我趕你去的那些國;卻不將你滅絕淨盡,倒要從寬懲治你,但絕不能不罰你。這是耶和華說的。」46:28

同樣的說法也散見其他的先知書,甚至有學者將之稱為餘民神學——就是在上主滅絶審判的當下,先知同時宣告上主必留有餘種,若用今日的說法,就是上主的恩典要保留起來,將來臨到那些倖存者中間。因此,這些經文對被擄流散的一代有特別的意義,亦可能因為如此,這些凶惡的判語才會流傳下來。耶利米書的對應讀者自然是公元前六世紀的猶大國領袖與人民,但同時間也是為亡國被擄到巴比倫和流散不同國家的猶太人而被保存和傳播的,否則當猶大國被巴比倫毀滅後,後世若對耶利米書內容毫無共鳴的話,經文便不會被閱讀或流傳下來。

對我們而言(正如上個月我曾講過),上主的審判若然無何避免,而且是絶對的消滅,那對聽眾來說有何意義?但是,先知書,又或上主的審判,是帶有盼望的,但正如耶利米書30:11或46:28所言,上主不將以色列人滅絶淨盡,但絶不能不罰!刑罰和審判一方面的確使犯罪者知罪,但另一方面那是罪的後果,是不能避免的。當我們面對凶惡,當我們承擔罪責,那是痛苦而絶望的;但這一切混沌過去之後,才有更新的可能,才有悔改回轉的意義,才有重新出發的盼望。

或許有我最近小小的犯錯經驗,作一個類比……

我的經驗與以色列的離開上主以至亡國的刑罰自然不能作比較,但我想指出的是(正如我上月曾說過的):真正的盼望,是在災難的另一邊,但審判是要我們明白災難的因由,以及上主的心意,以致我們可以悔改前行,而不是在罪中原地踏步。悔改是有多個向度,其中之一是悔懊錯誤的過去,但另一個向度則是向前的,轉向神,重新的跟從,為判決後的將來體察上主的思典。

合:賞月念神恩

最後,容我幫充一點。我們不能忽略今日經課的經文所論到的審判是宇宙性的審判。這提醒我們每論順逆,我們並不是被命運播弄,也不是歷史物理偶然的力量,使我們遭遇今日所遭遇的。災困之後仍可重生,全因宇宙是掌握在創造的上主手上。祂造光,也造暗;祂賜災禍,也施平安。今日經課的確是一個沉重的審判,但也叫我們知道,那是創造的上主的工作,而非北方之王,亞述,巴比倫,波斯,或地上任何政權所做成的。耶利米書的後段,所謂「安慰之書」,就有這兩節的提醒:

耶和華使太陽白晝發光,按定例使月亮和星辰照耀黑夜,又攪動大海,使海中波浪澎湃,萬軍之耶和華是他的名,他如此說:「這些定例若能在我面前廢掉,以色列的後裔才會在我面前斷絕,永遠不再成國。這是耶和華說的。」31:35-36

 

耶和華如此說:「除非我沒有立白日黑夜之約,也未曾安排天和地的定例, 否則我不會棄絕雅各的後裔和我僕人大衛的後裔,使大衛的後裔不再治理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後裔。我必使他們被擄的人歸回,也必憐憫他們。」33:25-26

今日經課中,上主的宇宙性審判(cosmic judgement)反而彰顯了祂創世的能力,惟有祂的掌權是永久,只有祂能使我們重新再造。以賽亞書40章對著被擄流散的子民,也是這樣提醒他們:

你們要向上舉目,看是誰創造這萬象,按數目領出它們,一一稱其名,以他的權能和他的大能大力,使它們一個都不缺。

雅各啊,你為何說,以色列啊,你為何言,「我的道路向耶和華隱藏,我的冤屈神並不查問」?

你豈不曾知道嗎?你豈未曾聽見嗎?永在的神耶和華,創造地極的主,他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無法測度。

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

就是年輕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40:26-31

大自然的規律秩序,非以人的意志可轉移。只要仰觀日夜更替,俯視潮夕漲退,我們就知道造物主仍然掌權。只要我們回歸這位造物之主,祂永遠帶來新的可能,甚至今日造就新的創造:「所以,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今日仍是中秋追月夜,讓我們以賞月去記念神的恩典,相信在祂裏面永遠有新的可能。

我們在混沌中仍有盼望,全因我們可透過基督耶穌轉回到創天造地的主,經歷祂的更新和再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