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均熊牧師 – 「看哪!我造新天新地」

      221113_sermon

 

講題:「看哪!我造新天新地」 “Behold! I create new heavens and a new earth”

經文:以賽亞書65章17至25節

講員:李均熊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22年11月13日

 

1. 引言:新天新地的想像

過去當我在崇基禮拜堂宣道時,遇到的舊約經課都是環繞審判的信息;今天否極泰來,終於可以看到上主給與祂子民的應許和盼望。「看哪!我造新天新地!」不知大家想像的這個新天新地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可能我們受啟示錄21章的影響,會想像新天新地就是黃金街、碧玉城,不再有死亡、哭泣、痛苦。又有生命泉可以白白取用。但你仔細看以賽亞書中的經文,在這個新天新地裏,大家並不是升仙脫離人世;反之,這裏的人都會死亡,只是沒有壽數不足而去逝的人而矣(20節)。大家不是再不吃人間煙火,大家仍要食仍要住,要耕種工作,只是人民的物質生活得到保障(21-23節),也可能因為如此,住在這新天新地的人才都充滿歡喜快樂,而不再聽見哭泣的聲音(18-19節),所以這也不算甚麼新奇事情。經文明言,這個新天新地是上主所造的耶路撒冷,是一個人間的城巿,並從天降下的新耶路撒冷。這個新天新地之所以是新,並不是上主要推倒祂第一個創造,然後重新再造一個天地;這個天地之所以是新,是因為「從前的事不再被記念,也不再被追想」(17節)了。這個天地之所以新,是住在耶路撒冷的居民在心態上看它是嶄新(just anew in mindset)而矣,而非上主再次從無造有(creatio ex nihilo),造一些新奇事物出來。我們可能覺得,唯一比較神奇的,是最後一節「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25節)但若你回想創世記第一章,上主所造的天地本身就是所有動物吃青草,而人就吃有結種子的菜蔬和有核的果子(創1:29-30),蛇就真的是吃塵土(創3:14),是到了洪水之後,人才會吃肉(創9:3)。所以上主只是回復創造本來的設計,而非造甚麼我們認為神奇的事情。

 

2. 釋經:為何提起新天新地?

雖然以賽亞書這個新天新地不像啟示錄那個基督再來所打造的那樣金碧輝煌,但對於我們今日活在幻變無常的世界,無天生活充滿焦慮與不確定,這個新天新地也不賴呀!可惜,這個上主應許到今天仍未實然,感覺上甚至遙遙無期。是甚麼時候上主才會造這個新天新地呢?為何應許遲遲未可實現呢?要解答這個問題,其實首先要問:為甚麼以賽亞書要在這裏提起這個新天新地呢(why bring it up)?若我們細看這段經課的上文下理,你就會發現上主要造的這個新天新地是有一個很重要的背景的。這段經文並不是獨立存在在以賽亞書65章中的,若你細看之前8-16節的經文,你或會驚覺兩段經文之間竟有如此之多的呼應地方。

  • 賽65章17-25節與8-16節的關係

讓我用下表去展示今日經課經文和前段8-16節經文的呼應之處:

 

6517-25

658-16

植物的意像

 

22節

因為我民的日子必像樹木的日子

8節

葡萄中尋得新酒, 人就說:不要毀壞, 因為福在其中。

動物的意像

 

25節

野狼必與羔羊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

10節

沙崙平原必成為羊群的圈,亞割谷成為牛群躺臥之處,都為尋求我的民所得。

可喜可樂

vs.

悲痛而哀哭

 

18-19節

你們當因我所造的永遠歡喜快樂;因我造耶路撒冷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為人所樂。我必因耶路撒冷歡喜,因我的百姓快樂……

14節

我的僕人因心中高興歡呼,你們卻因心中憂愁哀哭,又因心裏憂傷哀號。

足享壽數

vs.

屈身被殺

 

20節

其中必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因為百歲死的仍算孩童,未達百歲死的罪人算被詛咒的。

12節

我要命定你們歸於刀下,都必屈身被殺……

15節

主耶和華必殺你們……

未求告就應允

vs.

我呼喚你們不回應

24節

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

12節

因為我呼喚,你們沒有答應;我說話,你們沒有聽從……

從前的事不再被記念

vs.                   

你們必留下自己的名

(用作賭咒)

17節

看哪,我造新天新地!從前的事不再被記念,也不再追想……

15節

你們必留下自己的名,為我選民指著賭咒……

 

其他呼應:

 

21節

吃……

23節

子孫……後裔

13節

飢餓……吃

9節

後裔……繼承

從此表可見,17至25節的應許,其實是在回應8至16節的處境。那其實是甚麼的境況?

  • 經文的背景——聖民重建的假象(參賽56-59章)

大部份學者都認為由以賽亞書56章至66章以賽亞書結束為止,其關注的歷史時空已經由40-55章那處關於巴比倫帝國末期,轉而為波斯時期,聖殿已被重建的日子中。因為在56章開始,經文就論到上主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賽56:7)。在40-55章中,子民在帝國交替的日子,又灰心又惶恐,不知如何面對前路的時候,經文的信息就應許塞魯士(古列)就是上主的受膏者(賽45:1),要帶來復興和釋放(49:8-9)。現在塞魯士已經收服巴比倫,波斯當政,但所應許的復興和釋放卻仍沒有實現,人民的生活仍是苦不堪言。面對這樣的困境,經文焦點就放在回應應許為何遲遲未實現。其原因可以在56-59章可以看到,正如59:1-2所言:「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發沉,不能聽見,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他掩面不聽你們。」換句話說,上主並不是不能實現祂的應許,而是因為子民中的罪孽使到神與他們隔絶。若我們從56-66章那同心圓般的經文編排結構來看,今日經課的經文正相對於56-59章解釋應許未能實現的原因。

從56-59章的經文來看,上主應許為何未能實現呢?若是因為子民的罪孽將神隔開,那又是怎樣的罪孽呢?綜合56-59章的經文來看,猶太人當時的罪狀主要有三:一、就是雖有聖殿可以獻祭,有機會盡上一切宗教禮儀,守安息日和禁食會,但人民心裏面卻只是想著如何欺壓窮人,「搵人著數」,正如58:3-4所言:「看哪,你們禁食的日子仍求利益,勒逼人為你們做苦工。你們禁食,卻互相爭競,以凶惡的拳頭打人。」(我稱這為「齋口唔齋心」)其次,他們雖然重建了聖殿,但竟仍有人恢復舊有的迦南宗教,崇拜令他們亡國的偶像,以為它們可以帶來復興!(參57:3-13)最後,亦都是最致命的罪狀,就是社會中充滿貪婪、欺壓、謊言和強暴,不公不義無日無之,但竟然無人理會,也無人為此代求,「無一人按公義告狀,無一人憑誠實辯白;都倚靠虛妄,說謊言。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59:4)

在波斯時期,猶太人能夠回歸故土,重建聖殿,但聖殿卻只空有其表,因為上主期望的聖民卻沒有因為聖殿的重建,而沒有跟著重建起來。沒有聖民的重建,所有回歸和復興都只是假像 。正因如此,所應許的復興和更新並沒有如期出現,人民仍面對惡劣的社會境況。

  • 應許仍在嗎?(參賽60-62章)

但若只是如此,我們就真的只有灰心失望。但由56-66章的經文編排的同心圓結構來看,上主的應許仍然是有效的,因為由60-62章的核心部份,上主在之前所言的釋放、復興仍然存在,不過需要等待上主的僕人去宣告和實現。大家熟識的,耶穌在會堂曾宣讀的經文,就在這一個核心之內:「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賽61:1-2)

 

3. 釋義:應許延遲,也是審判延遲

在這個大背景下看賽65:8-25,我希望你看到,其實應許延遲,但同時也表示上主審判延遲。

  • 子民:尋求我的

應許的確是延遲了,但不代表上主忘記了祂的子民。因為在子民當中,仍有願意尋求上主的,上主就要使他們領受這個上主的應許。在第9-10節中,上主就宣告:「我必從雅各中領出後裔,從猶大中領出承受我眾山的。我的選民必承受;我的僕人要在那裏居住。沙崙平原必成為羊群的圈;亞割谷必成為牛群躺臥之處,都為尋求我的民所得。」又在22節中這樣說:「他們建造的,別人不得住;他們栽種的,別人不得吃;因為我民的日子必像樹木的日子;我選民親手勞碌得來的必長久享用。」

我們是否仍然保有盼望?我們是否願意在艱難,甚至虛謊暴力的日子去尋求上主?我們願意作尋求上主的選民,在應許和盼望好像失落時仍相信上主仍會工作?

  • 你們:離棄上主的

但我們不要忘記,上主應許實現被阻礙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回應上主,正如11節所言:「但你們這些離棄耶和華、忘記我的聖山、給時運擺筵席、給天命盛滿調和酒的,我要命定你們歸在刀下,都必屈身被殺;因為我呼喚,你們沒有答應;我說話,你們沒有聽從;反倒行我眼中看為惡的,揀選我所不喜悅的。」

「你們」是誰?我們會否手指向外,以為就是別人?面對社會不公不義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回應上主的呼喚?上主要求我們照顧有需要的人時,我們有沒有聽從?我們所選擇的,是上主所喜悅的,還是祂看為可惡的呢?攪不好,「我們」就是那些離棄上主的「你們」,走去尋求時運和天命,以為這些非神的力量會為我們帶來生機,誰不知這些只會使我們倒下來呢?究竟上主應許的延遲,會否與我有關?

  • 僕人的角色:不全然毁滅的原因

在整個8-25節的大段落的一開始,上主宣告:「葡萄中尋得新酒,人就說:不要毀壞,因為福在其中。我因我僕人的緣故也必照樣而行,不將他們全然毀滅。」原來應許延遲,並不是因為離棄上主的人「拖後腿」。上主要履行祂的應許,你認為真會被這些不忠不信的人阻礙嗎?反倒是因為上主的僕人仍在守望,仍在工作,上主才寬容忍耐,延遲的其實是祂的審判,而非祂的應許。

正如彼後3:9所說的:「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

 

4. 今日意義:我們能為社群帶來新天新地嗎?

究竟,我們是離棄上主,令上主應許耽延的人?還是我們正尋求上主,可以帶來新天新地的選民,甚至是上主的僕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