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林豪恩先生

林豪恩先生 – 痛與怒,愛與恕

請你想想一個重要的家人,例如你爸爸或媽媽,你的丈夫或太太,他/她最常表露的是甚麼情緒呢?請你想一想自己,你經常感受到的情緒又是甚麼呢?有一位心理學家寫了一本書名為「情緒四重奏」,提出四種主要的情緒,分別是「擔憂,憤怒,悲哀,喜樂」,簡稱為「憂怒哀樂」。剛才的兩個問題你的答案是甚麼呢?你想起的那位家人經常表露的情緒是甚麼?俗語說:「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你的父母最常表露的情緒會否是擔憂呢?面對著因為擔憂而凡事過問、喋喋不休的父母,你最容易出現的反應會否是憤怒呢?有沒有留意聖經作者也用情緒詞彙來描述上帝呢?在你的印象中,最常用來描述上帝的情緒詞彙是甚麼?讓我們透過今天的經課進入上帝與我們的情緒世界,體會當中的情感交纏。

林豪恩先生 – 給求義尋道者之言

一.向後望
你們要追想自己是從哪塊磐石鑿出,
從哪個巖穴挖掘而來;
2要追想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
和生你們的撒拉;
因為我選召亞伯拉罕時,他只有一個人,
但我賜福給他,
使他增多。

當時的猶大人為所失去的悲憤迷茫,也為群體能否延續下去憂心忡忡。前路茫茫,看不見將來。既然望不見前路,就不宜盲動,耶和華建議他們不如向後望。向後望,見到甚麼呢?向後望所見到的,能夠回應他們的焦慮嗎?沒錯,向後望正正是回應他們對於能否延續下去的擔心。「你是石頭爆出來的」這句駡人的說話我們最好不要對人說,然而,他們的確本來就不是甚麼,而是耶和華呼召出來的;他們本來就不是一個群體,而只是亞伯拉罕一個人。一個人變成一個群體,是耶和華「賜福給他」的結果。處身於困境之中,感到痛苦、擔心和焦慮是人之常情。向後望可能並沒有立即令困境消失,但卻得到啟發和釋放去面對當下。他們群體之中有一個人名叫約伯,說出了向後望的領悟:
1: 21(約伯)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林豪恩先生 – 生命中能承受的重

有網友留言說:「人生在世,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塊沉重的石頭,這塊石頭抬不起,砍不爛,就呆立不動在那裡,跟隨你變老,死去。最沉重的是生命本身嗎?是繁複無盡的工作嗎?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樓宇按揭嗎?是一切都需要花費心力認真經營的生活嗎?」

你還記得,感到最沉重的是甚麼時候嗎?你還記得,險些壓垮你的是甚麼事情嗎?你還感覺到,那種沉重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嗎?

今天經課的四段經文,讓我們想到,有些重擔是群體性的,你感到沉重,因為你是群體的一分子,分擔著群體的命運;有些重擔是際遇性的,人把重擔加在你身上時,可能你也把重擔加在他身上;有些重擔是來自個人內在的,你被自己不止息的慾望牽引,或者被強烈的失敗或罪咎感拖累而抬不起頭來;有些重擔是從另一個世界而來的,影響到你,但不為你所影響。

林豪恩先生 – 作我的見證

經文記述的是死而復活的耶穌與門徒最後一次見面,這次見面之後,耶穌就駕雲上升了。最後一次會面,門徒問耶穌甚麼問題呢?這個問題對門徒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也應該反映出門徒的關注。

現在是五月底,大學的考試結束了,意味著畢業班的同學已經完成學業,基督徒同學問的問題也反映他們的處境:「我做甚麼工作是上主的心意呢?」或者:「上主甚麼時候才賜給我一份工作呢?」

我們的問題反映我們的關注,也反映我們的處境。過去一年,成人們祈禱求問甚麼問題呢?會不會重問二十多年前的問題:「是不是要離開香港呢?」「移居是不是上主的心意呢?」

林豪恩先生 – 踏上這無盡旅途

「踏上這無盡旅途」,不是用來描述抗疫之路。雖然抗疫之路比很多人預期的漫長,也比人們預期的艱辛很多,但人們仍然相信,疫情總有結束的一天。「踏上這無盡旅途」是Supper Moment的經典作品「無盡」的其中一句歌詞。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這首歌,對於某一代的人,Supper Moment的「無盡」可以媲美Beyond的「海闊天空」。今天,我們不是講疫情,也不是講流行曲,而是講信仰。「踏上這無盡旅途」可否用來描述你的信仰路呢?你對這旅途有甚麼感覺呢?精彩?苦悶?平淡?渴望繼續向前行?想過離開?迷茫徘徊?讓我們透過今天的四段經課來重溫及探索這無盡旅途的點滴。

林豪恩先生 – 遇見神

今天是「登山變像日」,當年門徒就在那天見到耶穌神聖的形象。你有沒有遇見神的經驗呢?或者退後一步問,你想不想遇見神呢?遇見神會是怎樣的經驗呢?張敬軒曾經唱過一首歌,歌名就是「遇見神」,描述的經驗是這樣的:

看天邊飄過雲海,告訴世界幻變常在,
從來人在月缺下盼月圓。
天天總有上演,告訴你我動人故事,
動人情節留下伏線,細心飾演!
如何人心粉碎像微塵,無言留淚,滿身抖震,
如何遇見神,被擁抱,再得起身!
明明平安彷彿天邊遠,流連遊盪,暗失方寸。
然而遇見神,被指引,再生精采心內滲。
誰無遐想一生精采佳美?
由誰來導,演出好戲?
人能遇見神,是福氣,最終高飛。
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何時成就?那天失意?
前途幻變時,路雖遠,有這福氣心內暖。

歌詞提到遇見神是福氣,這福氣的具體表現有三重:第一,「如何人心粉碎像微塵,無言留淚,滿身抖震,如何遇見神,被擁抱,再得起身」;第二,「明明平安彷彿天邊遠,流連遊盪,暗失方寸。然而遇見神,被指引,再生精采心內滲」;第三,「人能遇見神,是福氣,最終高飛」。總括而言就是:「再得起身」、「再生精采」、「最終高飛」。今天的福音書經課,記載了門徒遇見神的經驗,讓我們透過這片段,思考遇見神可以是是一種怎樣的狀況,以及帶給遇見神的人怎樣的影響。

林豪恩先生 – 寒夜數星星

今天是2019年12月29日,一年將要完結。這一年跟過去很多年都不一樣,發生了很多事情,是很多人從沒想過會在這個城市出現的。回想一幕幕煙火連天的畫面,就算閉起雙眼睛,心中未必感覺清靜;再張開眼睛,的確怕觀望前程。「夜冷風更清」正是不少人的慨嘆;繁華的鬧市,彷彿變成了「荒野地」。「沿途是岐路,方向未能明」也是很多人的徬徨。黑夜裏,甚麼也看不見,好像甚麼也沒有了。歌詞說,不是甚麼也沒有,而是景物不同了。縱使不見朗月,但有星星導我迷途;縱使在荒野路,但有流螢相伴;縱使獨行寂靜,但有呼吸聲相隨。2019年,我們失去的確實是很多,甚至有人感到甚麼也沒有了。在這一年完結的時候,或者,我們可以用另一種角度回望,未必是甚麼也沒有了,可能是景物不同了。事實上,寒夜並不是空無,也不是黑暗,因為天上仍有或多或少,或暗或明的星星。讓我們與聖經作者們一齊嘗試在寒夜裏數星星,看看還有沒有值得我們珍惜的事物。

林豪恩先生 – 從相分之痛到相聚之盼

「從相分之痛到相聚之盼」這講題不是為最近的情況而定的, 因為我們兩個月前就已經要提交講道題目。經文也不是為目前的狀況而挑選的,因為我們按照經課講道,這經課是普世教會共用,已經編排好三年一個循環的。如果今天的經文及課題配合我們當下的處境,或許是上主對我們的恩典。

大家仍記得這段禱文嗎?
上主啊:
我們在暫停之地,坐在那裏,追想中文大學和崇基校園,就哭了。在一排排障礙物之外,我們關上我們的風琴,我們不能同唱我們的歌。
上主啊:
我們怎能忘記你呢?我們怎能不看你過於我最喜樂的呢?
上主啊:
我們能夠在崇基禮拜堂外唱耶和華的歌嗎?你是全地的主,你聽到我們在任何一處向你發出的歌聲及祈求。

林豪恩先生 – 這麼近那麼遠

近如果是數學題,可量度,可計算,比較容易處理;然而,若遠近是關係問題,尤其是情侶之間的關係,就考起很多人了。近代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的霍金,能夠計算宇宙星體間的距離,但也表示掌握不到情感的距離。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更加容易在遠近之間迷失。有投入愛河的男孩子來訴苦說:「我在她身邊的時候,她抱怨我黐身;我去跟朋友玩的時候,她投訴我不理會她。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遠近呢?」我聽著他們訴苦,心中暗道:「少年,你太年輕了。這個遠近的迷宮,只要你進入,終生也未必能夠拆解。不要以為公主和王子快快樂樂地住在一起,從此就解決了遠近的難題,若你不方便回家問你的爸爸媽媽,張學友這首歌都可以告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