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林豪恩先生

林豪恩先生 – 這麼近那麼遠

近如果是數學題,可量度,可計算,比較容易處理;然而,若遠近是關係問題,尤其是情侶之間的關係,就考起很多人了。近代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的霍金,能夠計算宇宙星體間的距離,但也表示掌握不到情感的距離。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更加容易在遠近之間迷失。有投入愛河的男孩子來訴苦說:「我在她身邊的時候,她抱怨我黐身;我去跟朋友玩的時候,她投訴我不理會她。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遠近呢?」我聽著他們訴苦,心中暗道:「少年,你太年輕了。這個遠近的迷宮,只要你進入,終生也未必能夠拆解。不要以為公主和王子快快樂樂地住在一起,從此就解決了遠近的難題,若你不方便回家問你的爸爸媽媽,張學友這首歌都可以告知一二。

林豪恩先生 – 資源,位置,與社群共融

阿摩司書:資源差異造成的社群分裂
8:4你們這些要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當聽我的話!
8:5你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
8:6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
8:7耶和華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

經文中提及當時以色列社會中分開了兩種人,這兩種人是被甚麼分開的呢?阿摩司稱一邊為稱另一群為「窮乏人」、「困苦人」、「貧寒人」,稱另一群為「你們」。經文用第二人稱,因此「你們」應該是阿摩司的目標聽眾。「你們」是誰呢?按阿摩司的描述,是「賣糧」的人。古代以色列的理想社會,是每個家庭有自己的土地,理論上糧食是自給自足的。阿摩司時代出現「賣糧」的人,顯示社會中有些家庭已經失去土地,無法自給自足;也顯示有些家庭已經進入了農業商業化的階段,生產糧食作商業用途。失去土地的原因可能各有不同,晉身成為糧食供應商的也各有條件。在阿摩司時代,社會存在著這兩個不同擁有資源差異的群體,同時,資源的差異又再成為擴大兩者之間的差異的條件。賣糧的與買糧的這兩個群體的關係如何呢?如何互相對待呢?

林豪恩先生 – 「耶穌喺呢度!」

今年六月,有市民提出司法覆核,申請書指出,警員向神職人員說「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明顯屬荒謬及不合邏輯,因耶穌屬於「非自然人」,所有教友對此感到冒犯及難受,故要求法庭按《道歉條例》,命令警務處長向公眾道歉,以及宣告涉事警員的行為越權。法官周家明引述案例指出,若要納入司法覆核管轄中,有關決定須影響決策者以外的人,即改變他們司法上的權利或義務,或剝奪其某種利益。司法覆核亦不能解決所有糾紛,只能涵蓋下一級法庭、審裁機構、行使公權的機構,並在其決定屬非法、越權、全不合理或沒有符合法定程序時,才能干預。周官認為,這宗申請超越司法覆核恰當範圍,亦非可作合理爭辯,決定駁回申請。(2019年6月26日明報)

今年七月,有一部日本電影,英文名叫Jesus,在香港上影譯名為《耶穌真係落咗嚟》,相信是配合近期社會事件而欲收宣傳之效。其實,該電影的日文名的意思是「我討厭耶穌」。故事講述小男孩一家搬到鄉郊生活,被送入基督教學校讀書,正感徬徨無助之際,迷你版耶穌卻突然顯現眼前!這個小耶穌會打相撲又會變法術,對男孩可謂有求必應!但此時男孩的朋友卻遭逢意外,令他對神的信任開始動搖。究竟那個小耶穌是真耶穌顯靈,抑或只是主角幻想出來的玩伴,最後都沒有定論。

「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假如耶穌出現,召喚的人能確認眼前所見的就是耶穌嗎?另一方面,眼前沒有一個具體的「耶穌」出現,就可以肯定耶穌不在嗎?人們又如何能夠得知耶穌在還是不在呢?讓我們透過本主日經課的四段經文思考這個問題,希望能獲得一些啟發。

林豪恩先生 – 智者出口,聖者出走,仁者出手

今天的福音經課講述的「好撒瑪利亞人」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當大家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有沒有感到這故事的諷刺和張力呢?這個故事很可能一次過刺激了三種人,其中兩種是「明批」,另外一種是「暗串」。何以見得呢?因為這三種人在故事中都被安排為負面角色。第一種可能感到不愉快的是律法師,故事中的角色是「起來試探耶穌」;第二種可能感到不是味兒的是祭司和利未人,他們在故事中的形象是「見死不救」。第三種呢?故事好像沒有提及第三種負面角色,不過,卻把正面的角色安排給撒瑪利亞人,而不是猶太人。讀者可以從這段經文的上文,路加福音9章51節看見當時的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之間的群族關係:
9:51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9:52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9:53那裏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9:54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做的嗎?」

林豪恩先生 –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

四年前,2015年的聖靈降臨日,主日崇拜也是在這裏舉行。當時,我短暫離開了校牧室,被邀請回來講道,經文剛好也是使徒行傳2:1-21節,當時的講題是「聖靈降臨的新世界」。這個新世界一方面是一個來自東南西北四方人士能夠彼此溝通,互相聽得明白的新世界,另一方面是一個所有年齡群體,不但是成人,連兒童及長者都可以有夢想和參與的新世界。四年過去了,東方和西方似乎更聽不明白對方,或者更不願意聆聽對方;南面和北面的溝通不見得更順暢,往往只是權力的表述和較量。或者,有人認為這世界本來如此,世界的遊戲規則本來如此,人人都繼續埋首投進遊戲中,每天都仍然有人中獎,每年都仍然有人進身百萬富翁行列。人人都盼望有賭未為輸,若然未有回報,只是時辰未臨到。在人人都營營役役,返工放工的日子,其實有幾聲巨響出現過。這些響聲有否敲醒人們呢?人們又如何回應呢?聖靈降臨的當天,也有一聲巨響,那一聲巨響出現後,世界從此不再一樣。今天,我們用另一個角度重述這個聖靈降臨的故事。

林豪恩先生 – 何處是吾家?

大家知否每年一度「全球罕見的人口流動」是甚麼盛事呢?這就是春運。2018年春運大軍是29.7億人次,相當於非洲、歐洲、美洲、大洋洲的總人口搬一次家。原來,春運是與家有關。有網絡作者如此描述春運:「甚麼是春運呢?就是有工作的地方沒有家;有家的地方沒有工作。他鄉容不下靈魂,故鄉安不了肉身,肉體和靈魂互相絞撕,便有了春運。」春運,顯現了中國人千百年來的觀念:家是與鄉土分不開的。當下居住在香港這個城市的大多數人,想到家,似乎不一定想到鄉土。香港人對家的想像又是怎樣的呢?

林豪恩先生 – 五十步笑百步

三月六日星期三(聖灰日)開始了四十天的預苦期,提醒我們藉著真誠的懺悔與默想,準備迎向耶穌基督的受死與復活。今天是預苦期第三主日,預苦期的第十九日,即是差不多過了一半,我們的靈性有否跟隨主耶穌走近十字架的腳步前行呢?預苦期第三主日的福音經課選自路加福音13:1-9節,讓我們再閱讀經文,細味耶穌這一步的足跡。

林豪恩先生 – 講定唔講?做得到先好講

「講定唔講」?參加選舉的候選人一定講,而且通常「有咁大講到咁大」,力求爭取選票。選舉時開出的「支票」有多少能夠兌現呢?大家心中有數。有民間調查顯示,高達83%的美國選民覺得總統未能兌現諾言。有位鄰近地區的總統幕僚發表文章為被批抨「走數」的總統辯解,題目為《競選承諾不一定都要兌現》,文中反問:「世界上有那位當選人競選承諾都兌現了的,不能全兌現是常態。」當選了,總不能沒有政績,於是市面上出現了各式各樣有趣的橫額,例如旺角街頭曾出現「成功爭取綠燈延長兩秒 保障街坊過路安全」的橫額,又有「成功爭取增設汽水機」、「成功爭取免費數碼電視頻道直播4場世界盃賽事」的橫額。

林豪恩先生 – 傳而有信

三代經課,四年重覆一次。今天的經課,似曾相識。上網搜查,發現原來四年前,即是2015年的將臨期第二主日,剛巧是我講道。網上資料繼續顯示,再四年前,即是2011年的將臨期第二主日,又是我講道。這項發現,帶來了遠慮和近憂,遠慮是:原來在這講台上所講的每一句說話,都被公諸於世,並記錄在案,不知道會被如何使用,也不知道會帶來甚麼後果?

林豪恩先生 – 復興之道

復興這兩個字,我們有時在基督教界聽到,大概是呼籲信徒從「不冷不熱」的狀況,靠著聖靈的能力,重新火熱。具體表現是積極投入事奉,廣傳福音。按字典的解釋,「復興」一般的意思是:「衰落後再興盛起來」。剛巧,近年不少國家都在談論復興。
大約十年前,中央電視台製作了一部介紹中國近代史的政論片,名為《復興之路》,透過回首過去,展望未來,探討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如何實現。在地球的另外一方,特朗普以「令美國再次強大」的口號勝出了總統選舉,在東西之間,土耳其重新推動鄂圖曼精神,期望復興輝煌歷史。
剛才大家聆聽經課時,有沒有聽到復興的聲音呢?今天的講題是Ideas of Restoration,有沒有看見耶利米書描繪以色列人被擄回歸的景象?有沒有聽到詩篇頌唱重建的歌聲?有沒有想像到希伯來書介紹那更新了的祭司職任?最後,有沒有留意到那位福音書記載中恢復視力的朋友?這四段經課對我們思考復興有甚麼啟發呢?帶給我們怎樣的復興想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