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林豪恩先生

林豪恩先生 – 攝禮歸仁

各位弟兄姊妹,當你讀舊約聖經時,有沒有看到不少內容都和宗教禮儀有關,例如敬拜耶和華的帳幕和約櫃要如何造,祭司的服飾如何,燔祭、素祭、平安祭、贖罪祭、贖愆罪要如何獻,安息日要如何過,還有仔細的祭司工作指引,以及長長的祈禱文等,你知道為甚麼如此多禮儀及如此仔細嗎?就算不知道原因,你也會想像得到禮儀對以色列人敬拜耶和華的重要性。奇怪的是,到了主前第八世紀,先知們,例如阿摩司、以賽亞和彌迦等,卻對宗教禮儀卻另有觀點,他們對當時人們的宗教禮儀行為予以否定,甚至嚴厲批評。例如剛才誦讀的以賽亞書就是其中一段。這底是怎樣一回事呢?讓我們再細閱經文一齊思考。

林豪恩先生 – 痊癒始於放下身份

難題。元帥染上痲瘋

很多吸引的故事都有一個難題或挑戰要克服,列王紀下5:1-14這個故事也一樣,而且起頭就直接指出難題是甚麼。

5:1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在他主人面前是一個偉大的人,得王的喜悅,因為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雖然是大能的勇士,卻染上了痲瘋。

很見「雖然。。。卻」這句式結構,就知道事有蹊蹺。暗示前面提及乃縵的所有功積和優勢,都無補於事,只因為他染上了痲瘋。在乃縵的年代,處理痲瘋病人就好像當年處理新冠病人類似,一定要隔離。不但病人要被隔離,病人所接觸過的物件和住所都要被隔離。就算是元帥,是大能的勇士,「中招」之後,都變為無兵司令,生人勿近。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個故事非常弔詭,乃縵染上痲瘋病是要被隔離,但是,乃縵的痲瘋病得以痊癒,竟然是一個打破隔離,恢復接觸的過程。乃縵的痊癒要打破甚麼隔離呢?要超越的不是物理空間的隔離,因為在這個故事中醫生和病人是沒有身體接觸過的。原來,要超越的竟然是身份的隔離。身份會造成隔離的嗎?超越身份的隔離與痊癒有關係嗎?

林豪恩先生 – 離開的和留下的

快將踏入七月,標誌著大學學年的結束,八月又是新一個學年的開始。校園那清雅的荷塘、蒼鬱的老樹、翠瓦丹柱的亭台、兩側樹木成行的大道、幽靜的庭院、芳馨襲人的中藥園、著名的雕塑、得獎的建築,以及其他或人工或天然的景物,凡此種種,讓人感覺到桃花依舊,一切如常。其實,學年交接,正是人事交接的季節,或退休的,或轉職的,每年這個時候都有教職員離開。雖不能說人面全非,也總是教人依依不捨。離開,可能一百個人有一百種心情,若然好像以利亞一樣,或許也是完美的狀況。

林豪恩先生 – 無情世界有情天

常言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為甚麼會有人無情地對待其他人呢?難道可以對他人的感受和痛苦視而不見嗎?使徒行傳16章16-34節就記載了一個這樣的故事。保羅和同伴到腓立比城傳福音,突然被人捏造罪名,煽動群眾攻擊,並且「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被陷冤獄。在人類歷史中,保羅的遭遇並不獨特,只是不幸遭遇的其中一個例子。無情地對待保羅的人,或許也不是特別邪惡,只是平常人在某些情況之下的反應。是甚麼因素令人突然變得無情呢?可能在某些狀狀之下他們不把人當作有感覺和有尊嚴的人。那麼,他們把人當作甚麼呢?

林豪恩先生 –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還記得《倚天屠龍記》嗎?如果要選最轟烈的一幕,你會選哪一個片段呢?有些人選六大派圍攻光明頂那一幕。當時,少林、武當、峨眉、崑崙、崆峒、華山六派高手齊集光明頂,明教中人與他們戰至最後一刻,生命危在旦夕之際,突然停下一同打坐,誦念禱文。他們當時誦念的禱文是這樣的:

「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唯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生存,從來都是人們的本能;死亡,從來都是人們的威嚇。何以有人慨嘆:「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呢?寫下這禱文的人,很可能深刻思考過生存的意義,然後對於生死建立了某種觀念和態度。有人認為,人類是唯一會思考生存意義的動物。你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嗎?讀大學的時候的某個黃昏,我與我的「蛇」(非正式宿生)坐在宿舍房間的地板上,關了燈,在暗光之下,談起一個奇怪的話題:「為甚麼我們仍然生存下去?」我已經忘記了自己講過甚麼,但仍記得他說:「因為我的媽媽仍然在世,我要照顧她。」你呢?你生存下去的原因又是甚麼呢?今天經課的四段經文,都涉及生與死,讓我們再讀經文,思考對我們的啟發。

林豪恩先生 – 無形事物的有形記號

在日常生活中,充滿著以有形的東西作為無形的事物為記號的例子。明天是情人節,如果你的情人要求你拿出對他的愛來看看,你會如何回應呢?你能夠把愛好像一件物件一樣拿出來觀看嗎?會不會你能夠拿得到出來的,只是代表愛的東西呢?

婚禮進行時,通常有一個交換戒指的環節。牧師手持戒指,解釋戒指的意義時會這樣說:「這對戒指是圓的,代表沒有結束的永恆,它的材質是黃金做成的,代表純淨、聖潔的。當你們彼此交換戒指時,我們祈禱,你們的愛也天長地久、純淨以及聖潔。願神藉著這個婚姻的記號,賜福你們的婚姻。」有時,新郎和新娘也彼此說:「我將這戒指戴在你的手指上,從今天開始,直到永遠,做為我們婚姻的記號。戴著這戒指表明我們今天在上帝及眾人面前承諾的婚姻約定。」由此可見,無論是主持婚禮的牧師還是結婚的新郎新婚,對這對戒指都有共識,那是一個婚姻的記號。承諾、永恆、純淨、聖潔是無形無體不能觸摸的,但戒指這個記號則是有形有體可觸摸的。看見這個有形有體可觸摸的戒指,就令人想起它代表的婚姻中的承諾、永恆、純淨和聖潔。

林豪恩先生 – 一時的光輝未必是永恆

你聽過「一剎那的光輝並不代表永恆」這句說話嗎?來源是這樣的:1985年《勁歌金曲》第二季金曲季選,蔡楓華在節目中報導張國榮演唱會消息時,說了一句「一時嘅光輝未必係永恆嘅」,報章寫成文字時變成「一剎那的光輝並不代表永恆」。隨後傳媒大肆報導蔡楓華的言論是針對張國榮,結果令他失去了《勁歌金曲》主持的席位。事後蔡楓華在電台節目中解釋:「那句話,只是有感而發,對藝人生涯的感慨,並非針對任何人。」

「一時嘅光輝未必係永恆嘅」豈止是對藝人生涯的感慨,難道世事不也是類近嗎?

林豪恩先生 – 等一個人

今天是將臨期第三主日,又稱為「喜樂主日」。將臨與喜樂有關係嗎?有人說,等待是美麗的,尤其是當你有等待的對象,在等待的過程中,往往編織浪漫的憧憬。幾年前有一套電影名為「等一個人咖啡」,其中一首主題曲名為「等一個人」,散發著類似的情懷:

林豪恩先生 – 活在山崩石裂時

座落於美國紐約的世界貿易中心由6座大樓組成,自1973年啟用以來,每天約五萬人在裏面工作,並有超過20萬名遊客出入。為甚麼有那麼多遊客出入呢?因為6座大樓中有兩座高達110層,分別稱為「北塔」和「南塔」,曾經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築物,成為紐約著名地標之一,遊客可以在觀光層眺望,欣賞紐約市的美景。世貿中心能夠在紐約市拔地而起殊不簡單,建造這些摩天大樓的想法最早在1943年就有人提出,1962年開始設計,1966年動工,1973年落成啟用,是很多人多年投入的成果。無論是建築師、建築工人、在裏面上班的人、絡繹不絕的遊人都不會想到,這宏偉壯觀、高聳入雲的雙塔,竟會在瞬刻之間倒塌。2001年9月11日上午,一架民航機撞入北樓的北面。17分鐘後,另一架民航機撞入南樓。在燃燒約56分鐘後,南樓倒塌。北樓在燃燒了約102分鐘後也倒塌下來。雙塔被撞毀倒塌的畫面,不單震撼了美國,也震撼了整個世界。事隔二十年,相信不少目擊者回想起來,仍然歷歷在目,仍然感到震撼。讓我們借用這份震撼感來閱讀今天的福音經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