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林豪恩先生

林豪恩先生 – 作我的見證

經文記述的是死而復活的耶穌與門徒最後一次見面,這次見面之後,耶穌就駕雲上升了。最後一次會面,門徒問耶穌甚麼問題呢?這個問題對門徒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也應該反映出門徒的關注。

現在是五月底,大學的考試結束了,意味著畢業班的同學已經完成學業,基督徒同學問的問題也反映他們的處境:「我做甚麼工作是上主的心意呢?」或者:「上主甚麼時候才賜給我一份工作呢?」

我們的問題反映我們的關注,也反映我們的處境。過去一年,成人們祈禱求問甚麼問題呢?會不會重問二十多年前的問題:「是不是要離開香港呢?」「移居是不是上主的心意呢?」

林豪恩先生 – 踏上這無盡旅途

「踏上這無盡旅途」,不是用來描述抗疫之路。雖然抗疫之路比很多人預期的漫長,也比人們預期的艱辛很多,但人們仍然相信,疫情總有結束的一天。「踏上這無盡旅途」是Supper Moment的經典作品「無盡」的其中一句歌詞。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這首歌,對於某一代的人,Supper Moment的「無盡」可以媲美Beyond的「海闊天空」。今天,我們不是講疫情,也不是講流行曲,而是講信仰。「踏上這無盡旅途」可否用來描述你的信仰路呢?你對這旅途有甚麼感覺呢?精彩?苦悶?平淡?渴望繼續向前行?想過離開?迷茫徘徊?讓我們透過今天的四段經課來重溫及探索這無盡旅途的點滴。

林豪恩先生 – 遇見神

今天是「登山變像日」,當年門徒就在那天見到耶穌神聖的形象。你有沒有遇見神的經驗呢?或者退後一步問,你想不想遇見神呢?遇見神會是怎樣的經驗呢?張敬軒曾經唱過一首歌,歌名就是「遇見神」,描述的經驗是這樣的:

看天邊飄過雲海,告訴世界幻變常在,
從來人在月缺下盼月圓。
天天總有上演,告訴你我動人故事,
動人情節留下伏線,細心飾演!
如何人心粉碎像微塵,無言留淚,滿身抖震,
如何遇見神,被擁抱,再得起身!
明明平安彷彿天邊遠,流連遊盪,暗失方寸。
然而遇見神,被指引,再生精采心內滲。
誰無遐想一生精采佳美?
由誰來導,演出好戲?
人能遇見神,是福氣,最終高飛。
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何時成就?那天失意?
前途幻變時,路雖遠,有這福氣心內暖。

歌詞提到遇見神是福氣,這福氣的具體表現有三重:第一,「如何人心粉碎像微塵,無言留淚,滿身抖震,如何遇見神,被擁抱,再得起身」;第二,「明明平安彷彿天邊遠,流連遊盪,暗失方寸。然而遇見神,被指引,再生精采心內滲」;第三,「人能遇見神,是福氣,最終高飛」。總括而言就是:「再得起身」、「再生精采」、「最終高飛」。今天的福音書經課,記載了門徒遇見神的經驗,讓我們透過這片段,思考遇見神可以是是一種怎樣的狀況,以及帶給遇見神的人怎樣的影響。

林豪恩先生 – 寒夜數星星

今天是2019年12月29日,一年將要完結。這一年跟過去很多年都不一樣,發生了很多事情,是很多人從沒想過會在這個城市出現的。回想一幕幕煙火連天的畫面,就算閉起雙眼睛,心中未必感覺清靜;再張開眼睛,的確怕觀望前程。「夜冷風更清」正是不少人的慨嘆;繁華的鬧市,彷彿變成了「荒野地」。「沿途是岐路,方向未能明」也是很多人的徬徨。黑夜裏,甚麼也看不見,好像甚麼也沒有了。歌詞說,不是甚麼也沒有,而是景物不同了。縱使不見朗月,但有星星導我迷途;縱使在荒野路,但有流螢相伴;縱使獨行寂靜,但有呼吸聲相隨。2019年,我們失去的確實是很多,甚至有人感到甚麼也沒有了。在這一年完結的時候,或者,我們可以用另一種角度回望,未必是甚麼也沒有了,可能是景物不同了。事實上,寒夜並不是空無,也不是黑暗,因為天上仍有或多或少,或暗或明的星星。讓我們與聖經作者們一齊嘗試在寒夜裏數星星,看看還有沒有值得我們珍惜的事物。

林豪恩先生 – 從相分之痛到相聚之盼

「從相分之痛到相聚之盼」這講題不是為最近的情況而定的, 因為我們兩個月前就已經要提交講道題目。經文也不是為目前的狀況而挑選的,因為我們按照經課講道,這經課是普世教會共用,已經編排好三年一個循環的。如果今天的經文及課題配合我們當下的處境,或許是上主對我們的恩典。

大家仍記得這段禱文嗎?
上主啊:
我們在暫停之地,坐在那裏,追想中文大學和崇基校園,就哭了。在一排排障礙物之外,我們關上我們的風琴,我們不能同唱我們的歌。
上主啊:
我們怎能忘記你呢?我們怎能不看你過於我最喜樂的呢?
上主啊:
我們能夠在崇基禮拜堂外唱耶和華的歌嗎?你是全地的主,你聽到我們在任何一處向你發出的歌聲及祈求。

林豪恩先生 – 這麼近那麼遠

近如果是數學題,可量度,可計算,比較容易處理;然而,若遠近是關係問題,尤其是情侶之間的關係,就考起很多人了。近代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的霍金,能夠計算宇宙星體間的距離,但也表示掌握不到情感的距離。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更加容易在遠近之間迷失。有投入愛河的男孩子來訴苦說:「我在她身邊的時候,她抱怨我黐身;我去跟朋友玩的時候,她投訴我不理會她。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遠近呢?」我聽著他們訴苦,心中暗道:「少年,你太年輕了。這個遠近的迷宮,只要你進入,終生也未必能夠拆解。不要以為公主和王子快快樂樂地住在一起,從此就解決了遠近的難題,若你不方便回家問你的爸爸媽媽,張學友這首歌都可以告知一二。

林豪恩先生 – 資源,位置,與社群共融

阿摩司書:資源差異造成的社群分裂
8:4你們這些要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當聽我的話!
8:5你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
8:6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
8:7耶和華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

經文中提及當時以色列社會中分開了兩種人,這兩種人是被甚麼分開的呢?阿摩司稱一邊為稱另一群為「窮乏人」、「困苦人」、「貧寒人」,稱另一群為「你們」。經文用第二人稱,因此「你們」應該是阿摩司的目標聽眾。「你們」是誰呢?按阿摩司的描述,是「賣糧」的人。古代以色列的理想社會,是每個家庭有自己的土地,理論上糧食是自給自足的。阿摩司時代出現「賣糧」的人,顯示社會中有些家庭已經失去土地,無法自給自足;也顯示有些家庭已經進入了農業商業化的階段,生產糧食作商業用途。失去土地的原因可能各有不同,晉身成為糧食供應商的也各有條件。在阿摩司時代,社會存在著這兩個不同擁有資源差異的群體,同時,資源的差異又再成為擴大兩者之間的差異的條件。賣糧的與買糧的這兩個群體的關係如何呢?如何互相對待呢?

林豪恩先生 – 「耶穌喺呢度!」

今年六月,有市民提出司法覆核,申請書指出,警員向神職人員說「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明顯屬荒謬及不合邏輯,因耶穌屬於「非自然人」,所有教友對此感到冒犯及難受,故要求法庭按《道歉條例》,命令警務處長向公眾道歉,以及宣告涉事警員的行為越權。法官周家明引述案例指出,若要納入司法覆核管轄中,有關決定須影響決策者以外的人,即改變他們司法上的權利或義務,或剝奪其某種利益。司法覆核亦不能解決所有糾紛,只能涵蓋下一級法庭、審裁機構、行使公權的機構,並在其決定屬非法、越權、全不合理或沒有符合法定程序時,才能干預。周官認為,這宗申請超越司法覆核恰當範圍,亦非可作合理爭辯,決定駁回申請。(2019年6月26日明報)

今年七月,有一部日本電影,英文名叫Jesus,在香港上影譯名為《耶穌真係落咗嚟》,相信是配合近期社會事件而欲收宣傳之效。其實,該電影的日文名的意思是「我討厭耶穌」。故事講述小男孩一家搬到鄉郊生活,被送入基督教學校讀書,正感徬徨無助之際,迷你版耶穌卻突然顯現眼前!這個小耶穌會打相撲又會變法術,對男孩可謂有求必應!但此時男孩的朋友卻遭逢意外,令他對神的信任開始動搖。究竟那個小耶穌是真耶穌顯靈,抑或只是主角幻想出來的玩伴,最後都沒有定論。

「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假如耶穌出現,召喚的人能確認眼前所見的就是耶穌嗎?另一方面,眼前沒有一個具體的「耶穌」出現,就可以肯定耶穌不在嗎?人們又如何能夠得知耶穌在還是不在呢?讓我們透過本主日經課的四段經文思考這個問題,希望能獲得一些啟發。

林豪恩先生 – 智者出口,聖者出走,仁者出手

今天的福音經課講述的「好撒瑪利亞人」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當大家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有沒有感到這故事的諷刺和張力呢?這個故事很可能一次過刺激了三種人,其中兩種是「明批」,另外一種是「暗串」。何以見得呢?因為這三種人在故事中都被安排為負面角色。第一種可能感到不愉快的是律法師,故事中的角色是「起來試探耶穌」;第二種可能感到不是味兒的是祭司和利未人,他們在故事中的形象是「見死不救」。第三種呢?故事好像沒有提及第三種負面角色,不過,卻把正面的角色安排給撒瑪利亞人,而不是猶太人。讀者可以從這段經文的上文,路加福音9章51節看見當時的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之間的群族關係:
9:51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9:52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9:53那裏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9:54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做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