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林豪恩先生

林豪恩先生 – 擔當不起

如果能夠,相信大家都想做一個有擔當的人。然而,人生中卻又難免有令人感到擔當不起」的時候。曾經有令你感到擔當不起的事情嗎?或者,經歷過擔當不起的日子嗎?這個問題讓人感到沉重,為了令氣氛輕鬆一點,我們借用一位網友的問題來進入話題:他問:「女朋友說我對她的愛太沉重了,她擔當不起,想要暫時分開一段時間,我該怎麼辦呢?」請大家給這位男孩子提供一些建議。

以下是其中一些網友回應如下:
「要學會給愛空間,不然會適得其反,你認為你愛他,可是他會看作是自己的負擔。」

「大概是你對她太好了,而她又不能給予你等量的愛。」

原來,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的關係,都可以令人感到沉重得擔當不起。那麼,一個人與更多人的關係,又會是一種怎樣的狀況呢?今天的舊約經課中,以色列的偉大先知,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神人摩西,也說出這句話:「擔當不起」。是甚麼事情或甚麼狀況令神人摩西也嘆氣「擔當不起」呢?

林豪恩先生 – 人生的智慧

《人生的智慧》是十九世紀德國哲學家叔本華晚年的著作,以其深邃的洞察力闡明了對人生諸多問題的見解,使其成為百年以來的哲學經典。這本書提出的「人生的智慧」是甚麼呢?我不在這裏介紹了,留待有興趣的朋友自行閱讀。不過,讓我們退一步問,智慧對於人生是否有用呢?叔本華的生平就是對這個問題的一項說明。

叔本華生於富商家庭,儘管出身顯赫,他的童年卻很不幸。父母性格不合,經常吵架。在這種家庭氛圍下長大的叔本華,從小就敏感而憂鬱。

17歲時,叔本華的父親意外身亡。後來,他和媽媽因瑣事吵了起來,媽媽一氣之下把他推下樓梯。叔本華帶著傷痛憤然離家,從此以後他再沒有踏進過家門。後來,叔本華愛上了一個演員,就在他鼓足勇氣向對方表白時,對方卻拒絕了他。那次事件傷害了年輕的叔本華,從此他再沒有談過戀愛。

林豪恩先生 – 耶穌比曹操更快

某天,有位小朋友考我IQ題:
誰是跑得最快的人?
我偷偷地google一下,然後答:牙買加飛人博爾特,他跑100米只需要9.572秒。
她說:錯。
我問:怎可能錯呢?難道有人比他跑得更快嗎?
她說:有,就是曹操。
我問:為甚麼是曹操?
她說:因為「一講曹操,曹操就到」。

讀今天的福音經課時,我發現有人比曹操更快:
6:16到了晚上,他的門徒下海邊去,
6:17上了船,要過海往迦百農去。天已經黑了,耶穌還沒有來到他們那裏。
6:18忽然狂風大作,海就翻騰起來。
6:19門徒搖櫓,約行了十里多路,看見耶穌在海面上走,漸漸近了船,他們就害怕。
6:20耶穌對他們說:「是我,不要怕!」
6:21門徒就喜歡接他上船,船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

6:21節說,耶穌上船,船就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由此可見,耶穌不但自己立時到達,更能夠令同船的人到立即到達。試想想,與耶穌一起,可以省卻很多交通費和交通時間。如此美妙的境界如何可能呢?我想起叮噹(現在稱為多啦A夢)的隨意門。隨意門是最受人喜愛道具的第一名,在叮噹故事中使用率位列第三,僅次於竹蜻蜓等時光機。只要心中想著想去的地點,放置隨意門,出發地與目的地的空間就會靠攏,打開門,跨過去就到達目的地了。

林豪恩先生 – 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伍渭文牧師曾經說:「現在教會崇拜傾向抒發...因此任何禮序都用上音樂,帶動崇拜者的情緒。崇拜遲開始等人時彈奏鋼琴,禱告時用琴音作背景音樂,甚至靜默時,也以靜靜的琴音助攻。若視崇拜單單有抒發作用,而且著重情緒的抒發,音樂就變成有效利器了,音樂確是有效製造甚至控制情緒的。不過崇拜不單是抒發情感,乃回應上主在基督裡的救贖。聖餐拿起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崇拜是信仰的表白。所以,詩歌敬拜後,不是「敬拜完畢」,乃崇拜的開始。講道重要,因為闡釋基督事件,預備教會赴羔羊的婚宴。詩篇是詩歌,但詩篇的細拉,就是靜默,因為歌唱有時,靜默有時。

林豪恩先生 – 從五旬節到聖靈降臨

事有湊巧,小弟已經第四次在聖靈降臨日講道。聖誕節的經文尚有輪替,因為有四卷福音書,而聖靈降臨日的經文一定是使徒行傳2章1-21節。如果不重複之前三次的內容,還有甚麼可以講呢?在思索的時候,看見聖靈降臨日的中英文名稱原來是不同的,中文稱為聖靈降臨日,英文稱為Day of Pentecost,第五十日。第五十日有兩種意義,其一是指耶穌基督復活後第五十日,其二是使徒行傳第2章所說的五旬節。

林豪恩先生 – 存在的勇氣

「存在的勇氣(The Courage To Be)」是神學家田立克一本書的書名。為甚麼人需要存在的勇氣呢?他認為因為人生面對焦懼(anxiety)及恐懼(fear),恐懼是有具體對象,例如疾病、飢餓,人會找方法去解决,但焦懼是空無,是有限的人面對死亡的無限,是無對象的,因此也找不到方法去解決。今天,我們不是討論「存在的勇氣」這本書,只是借書名為點題來閱讀經課的四段經文。

林豪恩先生 – 我們與魔的距離

2019年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引起廣泛關注。導演林君陽接受訪問時表示希望觀眾透過該劇思考究竟「什麼是惡」。他說:殺人是惡嗎?是,殺人可能是惡。那殺人的原因是什麼?那個原因也是惡嗎?這是可以討論的。惡裏面一定有那麼一點點善,錯的事情中一定可以找出動機,而那個原因不一定是那麼邪惡的事情。」(黃奕霖:「我們與惡的距離.一」)

我們在今天的福音經課讀到,耶穌的門徒彼得被耶穌責駡為撒但,即是說彼得突然入了魔道,變成了魔鬼。這個奇特的片段,會否也刺激我們思考究竟甚麼是魔鬼呢?用導演林君陽的說話來問:「變成撒但是入了魔嗎?是。但入魔的原因是甚麼?那個原因也是魔嗎?入魔的原因會不會有那麼一點點善呢?而那個入魔的原因會不會不一定是那麼邪惡的呢?

林豪恩先生 – 先知、文士、耶穌

不久之前,網路上流傳著關於各行各業、各身分、各族群的「別人覺得我們…」六格搞笑圖文。例如有一幅圖名為「教師是這樣的人」:第一格的標題是「我朋友覺得我在做的事」,圖片是在沙灘上躺著享受日光浴;第二格的標題是「我媽覺得我在做的事」,圖片是坐在路邊行乞的乞丐;第三格的標題是「社會覺得我在做的事」,圖片是參加爭取教育經費的遊行;第四格的標題是「學生覺得我在做的事」,圖片是軍官在喝駡士兵;第五格的標題是「我覺得我在做的事」,圖片是摩西站在紅海旁邊高舉雙手號令海水分開;最後一格的標題是「我實際上正在做的事」,圖片是一位馴獸師正在訓練老虎。

不知道有沒有「基督徒是這樣的人」的類似六格搞笑圖文呢?朋友覺得基督徒是怎樣的呢?媽媽又覺得基督徒是怎樣的呢?社會又覺得基督徒是怎樣的呢?青少年又覺得基督徒是怎樣的呢?基督徒又覺得自己是怎樣的呢?最後一格,基督徒實際是怎樣的呢?

林豪恩先生 – 不凡的竟然如此平凡

引言
香港有一間已經結業的旅行社,它的電視廣告歌街知巷聞,不知道大家仍否記得?歌詞頭幾句是這樣的:「食得招積,住得舒適,遊得出色,旅遊超值」。這幾句歌詞以輕鬆有趣的方式描繪出不平凡的旅行團。事實上,人們只會渴慕及追求不凡,因為平凡是不用追求的,平凡本是人的本相。人人都赤身出於母胎,也赤身歸回,在創造的高度來看,人人都是平凡的。縱使如此,人類從沒有放棄在這平凡的人生中追求不凡,個人如是,社會也如是,不用說商界,就是教育界,甚至宗教界都高舉不凡,鞭策著人們脫離平凡,向著不凡的境界奔馳。平凡,好像變成了貶義詞,自甘平凡,被視為自甘墮落。人們怎樣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不凡的境界呢?最普遍及最常用的方法是與大眾比較:在吃方面,吃大眾吃的食物是平凡,吃大眾吃不到的食物是不凡;在讀書方面,在香港的處境之下,入讀本地公立學校是平凡,能夠脫離本地教育體系的才是不凡,連制定教育政策的官員也是如此為他們的孩子安排的;在機場出入境時,按照既定程序和路線的是平凡,能夠用特別通道及特別程序的就顯出不凡。綜合來說,接受一般待遇的是平凡;能夠享用特別待遇的是不凡。試想想一年前,當大眾都在街上排隊買口罩的時候,有人駕著汽車沿著排隊的人龍一直向前,停在店舖門口,售貨員把口罩拿出來交給他,然後他的汽車絕塵而去。在那一刻間,充分顯出誰是平凡,誰是不凡。在這種觀念之下,人們渴望自己與大眾不同,以此來確定和展示自己的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