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伍渭文牧師

伍渭文牧師 – 作為基督新婦的教會

讀經: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弗五26, 27)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弗五31,32)

有人用「主人與貓」比喻中港關係。他開始飼養小貓時,很多朋友指貓會抓壞傢俬,但他沒有用籠困住小貓,「我發現同佢相處嘅過程中,佢好乖,咁我就畀好大嘅空間佢」。撇開比諭本身是否合宜,香港一向以來被主人視為掌上明珠-東方之珠,突然變成寵物,總覺有點不習慣。

聖經用夫婦比諭教會與基督的關系。上主與信徒的關系,不是人與寵物的關系,乃人世間最親密的夫婦平等關系。婚姻禮在羅馬天主教(公教)被視為七個聖事(聖禮)中,唯一不須經由有效的禮儀和有效的主禮者而確立的聖事,如按立聖秩(聖品),須經主教;婚禮成就聖事在新人相方的盟誓,禮儀婚約採用盟約Covenant而不是民事婚姻採用的合約Contract。盟約正確是切約,cut the covenant,立約雙方把祭牲切開分兩面擺設,然後在其中行過,以生命保證約的莊嚴恆久;若然背約,將如祭牲切開。創十五17,18上:「日落天黑,不料有冒煙的爐並燒著的火把從那些肉塊中經過。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約。」

伍渭文牧師 – 這是我們的週會(2015年)

每週五,當子午線迫近馬料水之際,全中國公立大學校園最早及最大一座獨立自拔的禮拜堂——崇基學院禮拜堂,漸漸熱鬧起來。燈亮了。從屋頂垂下來的吊燈散溢的柔輝,使空靈莊嚴的堂舍,倍感祥穆溫暖,尤其在灰暗的雨天。教堂地下學生休息室門前,各學生社團忙著部署攤位,宣傳活動,展示看板,招募人手。趁「市集」之便,一網打盡。

十一時十五分,教堂開始播放音樂,聲音遠處可聽,週會快要開始了。此時候,崇基人紛紛「蒲頭」。來自中大校園四方八面的崇基人不斷湧向禮拜堂。上千人拿著課本,背上又是大小背囊,沿著教堂正門的斜路向前擁擠。較早來的則從前門趕快拾級而登,找個好位置與約定的朋友排排坐。

十一時三十分,風琴鍵啟動。霎時空間充滿雄渾的音樂。全體肅立:「鞍山蒼蒼,吐露洋洋,維我崇基,雄立南方……。」這首學生會會歌,頓時把千多個不同的個別生命聯成一體。在歌聲中,聖壇上的洋燭燃亮了。在搖曳的燭光下,覆蓋聖壇的紅色聖帷尤覺亮麗,崇基校徽的景教坐蓮十架特別耀眼。燃點燭光,昭示週會開始。

伍渭文牧師 – 校牧室工作感言(2001年)

二零零一年三月間,首次與校董會聘牧小組面談,了解到校牧的主要職能分六大部分:學生團契的發展、教職員的牧養、週會的安排、主日崇拜、與基督教大學及教會的聯繫、舍監的工作。在院長給我的聘書中,有一項「根據崇基學院憲章執行有關職能」。我初不以為意,以為是例行公文。履新後第二個月首次披閱一九七八年崇基憲章,看到列舉校牧的工作,怔住了,頓時心裏謙卑下來,求主賜我恩典,竭盡所能服侍崇基大家庭中每一位成員。

伍渭文牧師 – 幽黑愈下,瞥見榮光

高清電視出現,對一些電視藝員和新聞主播來說是夢魘,臉龐風光,一覽無遺。手機的美照p圖又帶來安慰。有次朋友把合照發給我,我驚奇為何這樣?不像我,這是把我易容,transfiguration。但耶穌登山變像不是易容,是顯容,他是上主的榮光,為了成為世界的光,易容取了人的形像,成為木匠之子。今天是Transfiguration Sunday,譯作顯容主日較為正確。跟著的周三是聖灰日,開始為期四十天的預苦期了。聖灰日也是顯容日,聖灰日的塗灰禮主禮把去年棕枝主日的棕枝燒成灰燼,塗在額上:「你來自塵土,仍要歸回塵土,要遠離罪惡,跟隨基督。」登山變像顯出耶穌容貌,塗灰禮顯出我們的容貌。

伍渭文牧師 –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引言:葛培理安息了。在安息礼拜举行前一段时间不断回顾他的生平和讲道,其中有一段提到他如何面对自己的离世。他说:「有一天,有人会说葛培理死了,离开我们了。其实他没有死,只是改了一个地址。」地址最後會寫上「新界」(New Territories)。
葛培理說得對,他沒有死—如果人死如燈,他活在另一個世界-新界。聖經說,上主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這不是歷史的描述,是信仰的表白。這些列祖已不在人世,但乃然活著,活在永生神的安息中。甚麼是永生?永生就是連死亡也不能把我們與上主的關系隔斷的關系。這關系在我們相信耶穌,接受他做我們的救主、生命的主就開始了。開始了。

伍渭文牧師 – 流淌不住的水,像神聖的洗禮

今天是復活期第六主日,復活節為第一主日。教會年分兩部分,上半年有關基督,下半年有關基督徒,連結兩部分應是關鍵的一天,那天不是復活日,是五旬節。要是基督復活日是教會年的高潮,五十天的復活期便成了反高潮。耶穌復活後升天前四十天對門徒顯現,教導他們有關天國的道理,因為耶穌救贖事件的高潮不在他的死和復活,乃在聖靈降臨,教會的誕生。將臨期的燭光(candlelight),到顯現期成為耀光(brilliance),到被釘十架從正午到申初成為黝黑,到復活日變成正午日照(Midday sun),在聖靈降臨日成為火焰(flame),落在門徒的身上,教會開始了,這才是基督救贖事件的高潮。耶穌復活後用四十天教導門徒,就是這天國的奧秘。

伍渭文牧師 – 不能承受生命的速

我教中學時有一位同事是短跑好手,1967年代表香港參加日本東京世界大學運動會。比賽期間認識很多世界各地的選手,歡樂滿滿,畢生難忘。到了閉幕禮結束時,全場燈光熄滅,頓時感到失落;這一剎那,他感到不能承受生命的速,促發他追求基督信仰,信主後非常熱心。這個聖誕假期,跟很早移民北美一位弟兄聚舊。2008年世界金融風暴,他為了保住下屬的工作,預早宣布完成手頭工程,兩年後便退休。港幣二十五億的醫院工程終於完成了,他是總負責的工程師,等待入伙紙的一天也來到了,公司預備了一個盛大的慶祝會,但他突然情緒低落沒有參加,良久凝固在辦公室的坐椅上。這一刻,要和工作了三十三年的公司告別了,他感到不能承受生命的速。醫生後來跟他說,他患上抑鬱症。

伍渭文牧師 – 無人不以為然的奧秘

引言:將臨期是終末的開始 (Beginning of the End)

在第二次大戰1942年,英軍在北非阿拉曼戰役(El Alamein)首次打敗沙漠之狐隆美爾(Johnannes Eugen Rommel)統領的德軍。之前德軍未輸過,之後英軍未敗過。這役之後英軍士氣大振,說戰爭完了,我們得勝了。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發表演說:「現在不是結束,也不是結束的開始,也許或且可以說:是開始的結束(End of the beginning)。」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有一場戰役,決定性的屬靈戰役,各各他之役,基督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帶來終末的開始Beginning of the end。撒但雖然現在還裝腔作勢,若無其事,但基督在十架其實已一役竟其功,徹底打敗撒但,我們現在祇是執埋手尾,等候基督再來,更新萬有。

各各他一役給我們看窺探到終末的世界:罪得赦免,身體復活;羔羊與獅子共處,社會一體共融,不分高瑞低端;沒有眼淚、沒有疼痛的新天新地。這是奧秘,因這一切前所未聞,想也未想過,竟然發生了。阿拉曼一役是開始的結束End of the beginning, 但各各他一役是終末的開始Beginning of the end,因我們看到終末的景象了。

伍渭文牧師 – 吃甚麼成了甚麼

2010年十一月香港電視台藝人羅君左(又稱「斌仔」)因糖尿病併發症離世。他令我印象深刻,因為早年不改變飲食習慣已截腿坐輪椅,但乃不改變飲食習慣,最後拼發症離開,終年五十一歲。 香港營養師協會會長在其報章專欄說: 「瘋狂吃喝與慢性自殺無異。」

我們吃甚麼成了甚麼We are what we eat,屬靈的食糧也如是。前一些日子,看到一視頻:一位被人發現時像啞巴一樣不說話,滿身是病,被疹斷難以生存下來的孩童,母親是一個妓女,不知誰是爸爸。最初聽的時候,覺得這人真可憐,但後來發現這人就是他自己,這人竟然成為一位講道家。因為得到基甸送經會的一本聖經,命運坎坷的他研讀並相信而且順服聖經,變成另一個人。是的,我們吃甚麼成了甚麼。

其實吃是貫穿聖經的主題:聖經開始,始祖因為吃了分別善惡樹的禁果而墮落。分別善惡表示獨立自主,吃禁果是要離開上主,拒絕和背叛造物主,就如一棵樹告訴樹枝,你不能脫離樹幹,否則會枯乾死亡。聖經結束,新天新地出現,有羔羊的筵席。約翰福音七個神蹟中,有著名的五餅二魚吃飽五千人,耶穌為神蹟作出解釋:他就是生命的糧,天上賜下來的嗎哪。(約六35)

伍渭文牧師 – 凡有血氣,盡都如草

今天的題目來自書信經課彼前一24「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這句話表面看來消極。讓我們縱情歡樂吧:世事如黃粱一夢,轉眼成空,何必太執著認真,不如縱情享樂,因為我們快要死了。也不是懼怕老去:有些人抗拒短暫,拒絕老化自然過程,把最絢爛的一刻強留凝固。十五世紀義大利弗羅倫斯座堂經常講道的道明會修士沙方那路勒(Girolamo Savonarola提到一故事。他每次來教會講道前都注意到一位老婦人在聖母像前默默的瞻仰聖像,有一天他與教會一位年長的神甫談及這事,推崇老婦的虔誠。年長神甫說:「她不是虔誠,乃戀慕自已的年青肖像。我們為聖母作像時,雕塑家就請了這婦人作模特兒,當年她容貌真的清純漂亮。」

血氣的短暫和朽壞:
艾略特(T. S. Eliot)就看透血氣之軀的短暫, 他歸信基督三年後1930年發表的〈聖灰日〉(Ash Wednesday) 其中一句說:「真相只能在某一時間、某一地方,呈現一次,我欣悅接納事物的本相。美麗的容貌,動人的聲音,過去就過去了,我不能盼望逆轉時間」(Truth only appears once “What is actual only for one time and only for one place. I rejoice that things are as they are. I renounce the blessed face and renounce the voice because I cannot hope to turn again) 。他看透生死輪轉,讓真相自然呈現,不強留,不哀嘆,萬物皆有其時。真相是不能重複的,只能出現一次,一次之後就過去了。傳道書的作者,用詩章道出血氣的朽壞:「銀鍊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上帝。」(傳十一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