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將臨的已經來到了

將臨的已經來到了

伍渭文 2011年 將臨期第一主日

聖誕前四個主日至聖誕稱為將臨期(Advent)。我們用四個主日預備自己,等候迎接基督的降生;好像一首樂章,先有前奏,後層層邁進,帶出主題,推向高潮。又如進入華麗殿堂之前,舖有階梯,拾級而登,穿過迎廊,才能登堂入室。誠然,等候是一種藝術。

1.將臨期操練等候

  等候也是心靈的操練。等候是接受距離的事實,尊重區隔的空間。等候的人順著日月的推移,季節的運轉,氣候的變化,把距離拉近。兩個渴想見面而分隔的人,因等候而產生期待,因為期待,產生愛慕。愛慕是欲得而未得,欲及而未及的牽引。猶如新郎站在地毯的另一端,用視線牽引著新娘,挽著父親的臂彎,踏著白色的婚紗,向自已迎來。這牽引使雙方的心靈彼此靠近。所以愛不在朝朝暮暮,因為朝朝暮暮容不下距離,也沒有能耐等候;容不下彼此的神聖空間,所以也難產生心靈移向對方的愛慕。

  崇拜工具理性,認為科技萬能的社會,很難學會等候。科技的核心精神是掌控。漁農作物和禽畜的自然成長時間太長了,來不及給我們享用消費,人便大量使用化學肥料、飼料,壓縮成長期,管它對人體有害。人把禽畜密密擠在籠內,每天按時往牠們口裡填進飼料,管它患病時會否交叉感染,衍生病毒變種。眾多的魚養在困迫的空間,為了防止皮膚損傷彼此感染,便放進孔雀石綠來殺菌。我們相信利用科技,可以拂逆自然規律,掌控生物的生長節奏,結果造成嚴重的食物中毒問題。

2.將臨期是心靈的覺醒

  將臨期的聖帷是紫色,教會衹有兩個大節期是紫色。除了紀念耶穌降生的將臨期,紀念基督的受難的預苦期也是紫色—君王的顏色,因為耶穌的降生和受死,為要拯救我們脫離罪。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主的榮耀。紫色是儆醒反思生命的顏色。如果我們細看有關經課—主日崇拜誦讀的經文,像將臨期第一主日舊約經課以賽亞書六十四章一至九節,都是有關審判的經文:

  願你裂天而降,願山在你面前震動,好像火燒乾柴,又像火將水燒開。使你敵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國在你面前發顫。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我們都像葉子漸漸枯乾,我們的罪孽好像風把我們吹去。我們是泥,你是陶匠,我們都是你手的工作。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大發震怒,也不要永遠記念罪孽。求你垂顧我們,我們都是你的百姓。

  第二、第三主日福音書主角是施洗約翰,他是耶穌的先鋒,在曠野發出呼喊:天國近了,你們快當悔改。直到第四主日,才是有關基督在伯利恆的降生。所以恩典喜訊臨到之前,先要對生命有反思、悔改、幡然回首。將臨期是心靈的覺醒,生命重新定向。

  我們要從貪婪回轉。2008年爆發的金融海嘯,全球經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餘溫仍在。金融海嘯,事出有因。我們怎可以把一元利用槓杆財技,變成三十元來借貸運用,而期望不會爆破呢?玩音樂椅遊戲的人,都應該明白,音樂一定會突然停下來,雖然沒有人知道何時停下來。難怪時代雜誌報道金融海嘯那一期,封面標題為:貪婪的代價(The Price of Greed)。人種的是甚麼,收取的也是甚麼。埋下貪婪,結出虧損;撒下謙恭,收取豐厚。對大自然有謙恭的心,可以讓地球持續發展,生產豐厚。

  我們作為消費者也有責任。若我們仍然整天想著享受消費,而且追求以最低廉的價錢,謀求穿得、吃得最好,也是一種貪婪,間接造成發展中貧窮國家眾多農民和工人被僱主剝削,也造成眾多漁農禽畜產品,附有對人體有害的殘留農?和催生激素。我們希望藉將臨期有關審判經課的反思,心靈得到覺醒和淨滌。

3.將臨期是新的開始

  將臨期也是教會年的開端。幾年前,科網熱潮興起,眾多進入大學同學爭相進入有關科系,但畢業時科網爆破,就業艱難。相若時間,傳媒吹捧從事投資銀行的新畢業生,月薪四萬,環球金融投資財務有關學系,頓成炙手可熱,競爭激烈,但旋踵間,投資銀行因為金融海嘯,已江河日下。數月前,香港樓市、股市不斷攀升,政府因而得到大量盈餘,實行前所未有的每人派錢六千元;但不到半年,經濟情況逆轉,樓市低迷、股市大幅滑落,歐洲債務危機日趨嚴重,全球經濟疲弱。我們會問,甚麼才是真正恆久不變,值得我們去追求的價值呢?

詩人約翰密爾頓說:除了心之所繫,沒有一樣東面令人感到富足和壯大,富足是心靈的,不是握在手裡的;失去財富,我們還有上主給我們的明天。唯有上主的愛和永恆的國度,才是我們追求恆久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