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他的名字叫耶穌 (路一31)

成為牧師後,祇有兩個人叫我的全名,一個是牧師朋友的兒子,本身有成長障礙 (developmental handicap) :”伍渭文你過來” 。是友善的呼喚,我欣然回應:來,來,現在就來。另一位是我的太太,當她叫我伍渭文時,我就誠惶誠恐,自忖今次又做錯事了,可能又隨便放東西,要她跟手尾,令她生氣。但這還好,要是完全不叫你,不啾不睬,死寂的冷漠,事情就非常嚴重了,所以但丁神曲中的地獄不是火湖,火湖是煉獄,地獄是冰圈,極度冷漠,沒有互動,沒有感通。有火氣因為有期待,有火氣因為有情感;我們為著兒女,甚至對期望甚殷的學生,恨鐵不成鋼而生氣,哀莫大於心死。我太太叫我伍渭文的時候,是因為有期望,祇是期望落空了。當聖經稱呼耶穌這名字時,是充滿期望,實現了的期望。

他名字叫耶穌,因他要將他的百姓從罪惡拯救出來

(一) 第一,耶穌這名字說明上主對人有期待。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但甚麼是罪呢?罪就是箭離開靶,矢不中的;罪是離開了上主的期望和要求。我們犯罪,因我們沒有看守弟兄,反而欺壓弟兄;我們分毫必計,竭盡所能增加自己的財富,卻對貧窮的困難視若無睹。一年將盡,我們不要忘記2009年香港的堅尼系數己是全球最高,我們是全球貧富最懸殊的地區。上星期天崇基教堂主日崇拜講員提到一則令我們非常不安的網上新聞,中國大陸一城市有瞎眼女按摩師,用嘴唇弄乾淨客人的腳趾,並用牙齒為他們按摩。我們感到不安,因有公司安排這種服務,有客人願意付錢希望得到這服務,有人為了生活被迫放下自己的尊嚴提供這服務。

耶穌來是要恢復人的尊嚴,他樹立榜樣,親近被邊緣化的人,被排斥和被蔑視的人—-罪人(social undesirable)、稅吏(working for suppressor the Roman colonists)、和妓女(social untouchable)一起吃飯,並因此被批評。但耶穌這樣做是恢復上主的秩序,人與人應該彼此友愛尊重的關係。馬利亞頌歌這樣描述耶穌:”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路1:52,53)

他又提醒我們,對人要有憐恤,不要單單指控他人的罪。有一次,耶穌的敵人把一位行淫時被捉個正著的婦人作為工具,問難耶穌: 我們應該如何處理這婦人?按摩西的律法,行淫應被石頭擲死的。耶穌說:是,她按律法應被石頭擲死,但誰沒有罪,可以拿起第一塊石頭吧。結果人都一個一個從老到幼離開,祇有耶穌留下來,耶穌說,婦人,離去吧,我也不定你的罪,從始不要再犯罪了。他教我們對人有憐恤,先求諸己才求諸人。

他名字叫耶穌,因他要將他的百姓從罪惡拯救出來

(二) 第二,耶穌這名字說明我們與上主對人有情。上主不是造了世界後讓它自生自滅,像一個鐘表匠,造了鐘表後,讓發條自己運轉。上主對我們犯罪產生怒氣,因我們遠離他的期望,我們沒有看守弟兄,反而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他人,踐踏他人的尊嚴。但上主要恢復我們的記憶,提醒我們本來尊貴的身份—我們是他的百姓,他的子民。人就像苛馬史詩奧德賽(Odyssey)的主角中的奧德修斯((Odysseuy) ,在回家的征途上,常常迷失,忘記自己的身份。

上主差遣摩西拯救以色列人,首先要他們對自己本來的身份有覺醒。你要對法老王說,讓我的百姓離開—Let my people go。在西乃山上主與他的子民立約,頒布十誡說:我像鷹背著你們來歸向我,你要在全地作我的子民,為君尊的祭司,聖潔國度。上主對摩西說,我有一天要興起一位先知像你,摩西怎樣帶領以色列離開為奴的埃及,進入應許之地,耶穌也帶領我們離開罪惡的綑縛,進入生命的豐盛。

他名字叫耶穌,因他要將他的百姓從罪惡拯救出來

(三) 第三,耶穌這名字說明上主大能的拯救。耶穌降世為人,是道成為肉身,生在馬槽,長在木匠之家,死的時候與罪犯同列在十字架上,捨去生命,為人代贖,是義的代替不義的,他被埋在地下,降到陰間,第三天復活,勝過死亡。他有能力使我們脫離罪的綑縛,使我們得到心靈的自由。

基督教非常重視婚姻的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並以此象徵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作為證婚牧師,我喜歡以婚姻說明上主對人的愛。婚姻中有交換戒指儀式,新人為對方帶上戒指時彼此說:我以此戒指為徵記,與你結婚,我以我的身心尊敬你,我以我的財物,與你分享。在這時候,新娘子都很喜悅,並微微點頭。基督與相信他的人,就像婚姻的歡悅的對換:我們的罪,歸在基督身上,他的義歸在我們身上,所以耶穌降生時,天使報佳音: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上主,在地上平安歸於他所喜悅的人。佳音就是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他名字叫耶穌,因他要將他的百姓從罪惡拯救出來。阿們。

(伍渭文 2009年12月24日 崇基學院禮拜堂 聖誕平安夜燭光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