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校牧室工作感言(2001年)

伍渭文牧師 – 校牧室工作感言(2001年)

二零零一年三月間,首次與校董會聘牧小組面談,了解到校牧的主要職能分六大部分:學生團契的發展、教職員的牧養、週會的安排、主日崇拜、與基督教大學及教會的聯繫、舍監的工作。在院長給我的聘書中,有一項「根據崇基學院憲章執行有關職能」。我初不以為意,以為是例行公文。履新後第二個月首次披閱一九七八年崇基憲章,看到列舉校牧的工作,怔住了,頓時心裏謙卑下來,求主賜我恩典,竭盡所能服侍崇基大家庭中每一位成員。校牧的憲章職責為:

  1. 由校董會委任一位校牧,其職權亦由校董會決定。

  2. 校牧為校董會當然成員。

  3. 校牧負責:

    • 帶領學院宗教活動。

    • 關注學生、教職員的福利及校園生活。

    • 執行校董會交付的其他事務。

我想當年校董會把校牧室的角色如斯清晰寫進憲章,目的是確立崇基基督教高等學府的根源和教育理想,使其薪傳不墜。一九六二年崇基教堂拔地而起,盡覽鞍山蒼蒼、吐露洋洋。聖壇兩側排列內地前十三所基督教大學校徽木刻,藏納悠長的歷史見證。閣樓前雕有亞洲七所基督教大學的校徽,宣示崇基的國際網絡。

在五十年的歲月中,曾有多位校牧,任職五年以上的華人校牧只有胡仲揚牧師、蘇以葆牧師和吳天安牧師。校牧一職懸空時,便由神學組的牧師兼任和署理。前任校牧劉子睿博士,全職署理校牧工作達四年之久。當院長李沛良教授第一次約見我時,劈頭便說:「我們需要一位有經驗的牧師做校牧,若我是教會中人,我一定會推薦最好的人才。這職位的影響甚大。……為甚麼教會不積極推薦人來呢?」他說的時候語帶惋惜。

我頗明白教會的想法,因為在一九九五年崇基學院聘請校牧時,曾讓我考慮,後來教會因為本身的需要不放人,我就婉拒了。以我所知,其實校董會中教會的代表非常關心校牧的工作,奈何經驗合適的牧師都職務繁重,不容易調動。另一個原因是教會對公立大學的處境、文化比較陌生。大學同事盡是碩學鴻儒,校園又是思潮激盪,百家爭鳴,自由開放的地方。挑戰雖然大,但難處不少。自崇基歸併入香港中文大學,成為一所公立大學的成員書院後,教會能夠繼續按其原來基督教之理想辦學嗎?

當然辦基督教大學若能多元化更好,不同的模式,成為伽達默爾(Gadamer)所說的「差異亮光」,使我們更認識真理,破除蔽障,對辦學更為理想。但基督教大學轉向公立是失據呢?還是邁進一步呢?得了甚麼,失去甚麼?因為併入公立大學,基督教學府的主權受到限制。為了保障學術自由,大學聘人唯才,不管老師的個人信仰及人生觀;課程也是以培育人才、傳播知識文化為目的。大學可以探討宗教信仰的文化價值;但宗教信仰的宏揚,不在考慮之列。是故,崇基神學組與校牧室的工作,要由崇基校董會撥款支持。當然,公立大學因為資源較豐富,教育的素質得到保障,這是辦學團體對社會的首要責任,也是必須的責任。而大學也歡迎校牧室的工作,也鼓勵神學研究。早些日子,大學校園頻頻發生大學生自殺事件,學生的心靈輔導,更形重要。由於立法會關注,大學撥款委員會去信各大學,詢問在學生事務工作中,有否足夠人手及專業訓練輔導學生。校牧室事工由教會及社會人士撥款支持(崇基學院更設立校牧基金,由熱心人士捐助),向各界人士提供適切的服務,其功能已普遍被公眾接受。社會愈趨凡俗化,校牧的牧靈工作愈見重要。校牧的工作不單代表基督教的愛心關懷,也指向基督教的終極、超越的信仰價值。

在香港機場大廈,有個小教堂,牧師專為遠行的人祈禱。所有公立醫院,都設立院牧室,由醫院提供地方,運作經費由教會及社會人士捐獻,對病人及其家屬提供心靈輔導,支援醫務人員。香港的監獄也有牧師探訪囚友,提供心靈輔導,為他們祈禱,使他們不致孤單。

教會透過所支持的牧師,在大學、醫院、監獄等地方提供牧靈服務,已被公眾社會肯定與欣賞,在世上做到了作光作鹽的召命。其實,教會能否成為社會制度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宣教的成敗關鍵。我盼望有一天社會不再視教會為異類,視牧師為陌生人。當我們走向世界,世界才走向我們。伸出來的手,才能握到對方的手,才能找到朋友。

所以,我認為基督教大學轉向公立,不是失據。教會失去的可能是擁有權,但得到的是更多信徒自發的信仰,更多服務人的機會。基督在世上未曾住過王宮,但基督仁愛、公義的國度,無遠弗屆。祂從未運用權力使我們臣服,但不少人因基督精神的感召,甘心奉獻自己的生命,服務世上有需要的人。

事實上,宗教教育的捨己精神,已被視為抗衡當今唯己是尚,講求權益,鮮談責任文化的清涼劑。一九九三年全球宗教領袖召開「世界宗教議會」(Parliament of World Religions)百週年大會,通過由基督教界發起的「全球倫理宣言」,並得到各學界、政界有識之士的響應,一九九六年成立「互動委員會」(Interaction Council),推廣全球倫理教育。根據十誡中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不可姦淫四條古訓,作為全球倫理的綱領,藉此建立非暴力、公平經濟秩序、兼容愛真理、男女平等的新文化。強調倫理責任,凡人皆當遵守。全球倫理糅合孔子所倡議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及基督所說:「你想人怎樣待你,你便怎樣待人」的金科玉律。二零零零年秋在聯合國召開的「宗教與世界和平大會」重申全球倫理宣言,強調個人對他人的倫理責任,平衡過去聯合國人權宣言強調個人權益的不足。與此同時,校牧室正肩負宗教教育的責任,與大學各同事,一起承擔訓練未來社會人才的使命。校牧室在公立大學中,正扮演著一個獨特的、不能取代的角色。

香港中文大學四所書院中,只有崇基學院是基督教學府。我們秉承過去內地十三所基督教大學的優良傳統,繼承二千年基督教豐富價值遺產,更深得國際教會網絡的支援。在當今只求武藝高強、武器鋒利的大學教育氛圍中,事事力求資源增值,道德觀念日趨薄弱。基督教講求「俠義精神」的道德教育,也許能在非道德(amoral)的濃霧中,發出永恆的亮光,使我們不致迷失。如此,崇基學院的校歌,就更具有時代意義了:

南天海嵎 四方人士 同興此學府

崇奉基督 勵志篤行 修業勤是務

漫漫長夜 屹立明燈 使命莫辜負

……

(伍渭文牧師撰:〈校牧室工作感言〉,載於《崇基學院金禧特刊》,2001年,頁178-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