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這是我們的週會(2015年)

這是我們的週會

每週五,當子午線迫近馬料水之際,全中國公立大學校園最早及最大一座獨立自拔的禮拜堂——崇基學院禮拜堂,漸漸熱鬧起來。燈亮了。從屋頂垂下來的吊燈散溢的柔輝,使空靈莊嚴的堂舍,倍感祥穆溫暖,尤其在灰暗的雨天。教堂地下學生休息室門前,各學生社團忙著部署攤位,宣傳活動,展示看板,招募人手。趁「市集」之便,一網打盡。

十一時十五分,教堂開始播放音樂,聲音遠處可聽,週會快要開始了。此時候,崇基人紛紛「蒲頭」。來自中大校園四方八面的崇基人不斷湧向禮拜堂。上千人拿著課本,背上又是大小背囊,沿著教堂正門的斜路向前擁擠。較早來的則從前門趕快拾級而登,找個好位置與約定的朋友排排坐。

十一時三十分,風琴鍵啟動。霎時空間充滿雄渾的音樂。全體肅立:「鞍山蒼蒼,吐露洋洋,維我崇基,雄立南方……。」這首學生會會歌,頓時把千多個不同的個別生命聯成一體。在歌聲中,聖壇上的洋燭燃亮了。在搖曳的燭光下,覆蓋聖壇的紅色聖帷尤覺亮麗,崇基校徽的景教坐蓮十架特別耀眼。燃點燭光,昭示週會開始。

週會結束時,會眾肅立唱校歌:「南天海嵎,四方人士,同興此學府。崇奉基督,勵志篤行,修業勤是務……。」在歌聲中,大十字架背後的垂幕緩緩揭開,朗現藍天白雲,蒼蒼鞍山。燭光隨校歌終止而熄滅,週會結束。

燭光,也象徵引導和盼望。週會是通識教育一部分,藉著不同講者的循循善誘,開拓我們的視域,延伸我們的觸角。唱詩、讀經、禱告部分不單標記著崇基的基督教大學根源,也滋潤我們的心靈;啟發我們不斷追求崇高惟博愛,止於至善的教育理想,俾我們更認識自我,瞭解世界,關心社區。

身為校牧,每次週會需要配合當天講演題目,選用合適的聖詩、每週靜思(連同翻譯),和撰寫相關禱文,就隨後的專題講演,搭建立體的場景,和提供一個終極關懷的維度,來思考有關課題。

二零零零年出任校牧後,我在週會程序表加插每週靜思,讓同學藉著與主題相關的先賢雋語,思考跟著的講演。有人喜歡收藏珍寶、古玩名畫、郵票,我喜愛收集引發思考的語錄,在我辦公室和家中書房,案頭有七、八本珠璣集和演講名篇。閱讀書籍、報章、雜誌時,我特別把那些觸動我心靈,誘發思考的文字記下來,以備週會和講道所需。為著特定的週會,我也會上網搜尋合適的雋語和禱文,繙成中文;其實繙譯也是一種創作,有時繙譯比原創更難。以下是過去三年開學禮週會所選用與知識學習相關的語錄,作為每週靜思。

2011

“There are three parts in truth: first, the inquiry, which is the wooing of it; secondly, the knowledge of it, which is the presence of it; and thirdly, the belief, which is the enjoyment of it.”

真理三步曲:首為叩問,如求偶之切慕;次為知識,窺其堂奧之妙;三為信仰,樂在其中。

—Francis Bacon(培根,1561-1626)

英國哲學家

2010

“I don’t know what I may seem to the world. But as to myself I seem to have been only like a boy playing on the seashore and diverting myself now and then finding a smoother pebble or a prettier shell than the ordinary, whilst the great ocean of truth lay all undiscovered before me.”

我不知道人怎樣看我,但我看自己像一個在沙灘嬉戲的小孩子,因發現一些比較平滑的小石塊和漂亮的貝殼而入了神,但面對茫茫大海的真理,我尚未知曉。

—Isaac Newton(以撒‧牛頓,1642-1727)

英國科學家,臨終時為自己一生的科研事業作總結

2009

“Make no little plans. They have no magic to stir humanity’s blood and probably themselves will not be realized. Make big plans; aim high in hope and work, remembering that a noble, logical diagram once recorded will never die, but long after we are gone will be a living thing, asserting itself with ever-growing insistency……Let your watchword be order and your beacon, beauty. Think big.”

計劃時,不要細眉細眼。它們沒有魔力令人血脈奔騰,而且極可能不會實現。要計劃恢宏,期盼高瞻,目標遠大。當緊記,一個高貴、合理的圖像一經繪錄下來,便永不死亡;當我們離去,日子漫過,將成為一個生命,含潤堅挺,生生不息……。願秩序,為你的口號;願優美,作你的航引。要思想遠博。

—Daniel Burnham(但以理‧伯納姆,1846-1912)

美國建築師,設計1893年芝加哥世界博覽會

令我感到高興的是學生對這些雋永的語錄及禱文有反應。一位同學在網誌這樣說:「伍渭文牧師真可愛。崇基五十九歲大慶將至,在同學們喜慶的歌舞演出過後,牧師用了英國作家Munro的一句話為今天的週會(2010年10月22日)作結,居然還說這是『禮贊我們的青蔥歲月』:The young have aspirations that never come to pass; the old have reminiscences of what never happened. (年青人對從未發生過的事,滿有憧憬;年長的人,對從未出現過的事情,緬懷不已。)牧師最後說,『未圓湖』三個字就暗寓了Munro話中之意。說得真好,今朝眺望來日,未圓是not yet;來日反顧往昔,未圓是not ever。只有行過,沒有完成。」同學在網誌與我互動,我感到欣悅。

另一位同學在網誌上轉貼上我寫的每週靜思(2009年4月17日):「有應屆畢業同學問我如何面對經濟逆境、惘然的前景。我想,要是我們能聽到汶川的哭號,就無懼金融海嘯的怒吼了。關心比我們更缺乏的人,少一點為自己謀算,你的焦慮就會下降。我記得在沙士疫症肆虐期間,當每人都戴上口罩,彼此才有機會凝視對方的眼睛。」

前兩天在池旁路嘉年華會,一位同學招我到他們小吃攤位說:「伍牧師,我很喜歡你寫的禱文,過來『幫趁』我們。」我以為他是招徠的話便問他:「你喜愛哪一篇禱文呢?」他說:「九一一十周年紀念那篇,你說十年前寫下的那篇。」該篇禱文部分內容:

「萬靈的父,在九一一事件十週年的日子,我們為著世界和平祈禱。

我們特別紀念在紐約、巴勒斯坦、阿富汗、伊拉克地區,因仇恨暴力而喪失親友的人,為他們祈禱,求主撫平他們的傷痛,看顧他們的生活。

又求主令敵對的國家、民族,從贏取戰爭轉向贏取敵人,使對手成為好鄰居。叫我們明白,憐恤別人,自己才得蒙憐恤。

高聳雙塔倒下,鋼鐵熔解,精壯生命突然結束,

叫我們珍惜當下的恩典,感戴每一天的日子。

慈愛的天父,我們中間有病的,求主醫治;心靈煩躁困惑的,賜他們平靜安穩。

迷失歧途的人,求主匡正,免得他們跌倒蒙羞。阿們。」

從精壯生命遽然結束,我想到有同學光明的前途,因一時錯誤突轉暗淡;想起曾在羈留所、法庭、辦公室與我約談的惶恐臉孔,想到他們因迷失而蒙羞,我心有所感,為同學們禱告。

崇基的週會是名副其實的,我們每週相約在教堂,這是我們的地方,有男女同學在這裡參加週會而彼此認識,並約將來在這裡結婚,現在他們兒女都讀小學了。我是他們週會時的主持,也是他們的證婚牧師。

週會每週一次,節奏穩定,就如晝夜交替,潮湧潮退,心臟舒張。週會是崇基人的結集和離散,週復一週,烙在心靈的深處。每當子午線迫近馬料水時,崇基人紛紛「蒲頭」,走向崇基教堂,在那裡的聖壇牆壁,刻上以前國內十三間基督教大學的校徽,銘記我們出身高貴;閣樓欄壁,刻上的七間亞洲基督教大學校徽,述說我們家族繁衍;高懸玻璃幕牆的十字架是對外的,提醒我們對世界的承擔。

在結束這短文時,讓我以一篇甲子校慶禱文(學生節開幕禮週會,2010年10月21日)為崇基禱告:

慈愛的天父,永生的上主,你是歷史的主,你是世界的光。

君王有崩逝,政黨有輪替,朝代有更迭,文化有興衰,

但你的信實沒有改變,你的慈愛永遠長存。

你使沙漠出江河,你變曠野為坦途。

感謝你為崇基學院成就了大事,使我們在基督教高等教育的事上,可以為往聖繼絕學。

甲子流轉,日月推移,昔日卑微的種子,今天已成為巨蔭,吸引來自四方的學子。

在這裡棲身生聚,又從這裡展翅翱翔;

他們在這裡許願摘星,又從這裡結伴同行,向世界出發。

我們在鑽禧的日子,為著你對我們諸般的恩惠,獻上感恩。

學生節的帷幕今天升起了,我們慶賀你給我們的青蔥歲月,展示從你所領受的才藝秉賦。

花車巡行揚起欣悅,池旁路嘉年華奏起歡騰,

康樂室摸黑探險尋幽,在眾志堂我們一起翩翩起舞。

讓我們在遊戲的歡笑和興奮中,觸摸到樸素生命的泉湧,免得在矯飾中迷失自我;

又學曉和群協作,眾志成城。

生命的神,讓我們登鞍山臨絕頂,目光遠大,志氣高潔。

萬靈的主,讓我們碧草為氈,星羅為蓋,千人共宴嶺南場,胸懷普世,情繫眾生。

上主啊!這學院是以你的名而立,在甲子院慶的日子,

讓我們高舉博愛旌旗,追求至善靈德,勉力未圓理想,編織眾志願望;

願我們八峰連成一嶺,百水匯納吐露,一起繪畫崇基的未來。阿們。

(伍渭文牧師撰:〈這是我們的週會〉,載於《華甲方周——撫今追昔話崇基》,2015年,頁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