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偉先生 – 邊雲波與他的那一代無名的傳道者

邊雲波與他的那一代無名的傳道者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收到邊雲波先生辭世的消息。剛巧在半個月前,我接待一位華東地區的主的僕人,在我家小住幾天,我與他談起了邊伯伯的事跡,特別是七十年前,他在重慶立志獻身的故事。

  邊伯伯是四十年代中國學生福音運動的果子。抗戰期間,各大學隨國民政府遷往陪都重慶而遷校往西南地區。中央大學由首都南京遷至重慶沙坪壩,按一九四八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大學排名,中央大學位居亞洲第一。一九四五年,邊伯伯在重慶考進中央大學教育系,夢想成為作家和教授。他參加了中央大學基督徒團契,其時學生福音運動風起雲湧,佈道、祈禱及獻身的熱熾氛圍,與當時艱困及流離的生活狀況,形成強烈對比。邊伯伯身處其中,他參加了趙君影牧師的講道聚會,深受感動,並立志放棄個人夢想,奉獻給神作傳道人。

 

  那幾年間,學生福音工作在西南地區熾熱蔓延,全國各大學基督徒學生聯合會(Chinese 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亦乘勢成立,將學生福音運動推向高峯。神在那一代基督徒當中,興起了很多熱心傳揚福音的年輕領袖,對日後中國教會,以至海外華人教會均有深遠影響。

 

  復員之後,國內情勢急劇轉變。邊伯伯原來早於一九四六年的時候,有兩次難得的機會接受獎學金前往英國升學,他為了承擔在中國的福音使命,決定留下,並在一九四八年十月,奮筆六天完成了影響好幾代基督徒的詩作「獻給無名的傳道者」。

 

  起初,這個作品在中國青年基督徒當中以手抄本傳遞,激勵了無數信徒。當時困境重重,要堅持信仰,並甘願為主犧牲,忠心熱心傳揚福音,實在需要加倍的激勵,而邊伯伯這篇六百多行的長詩,成為不少信徒的力量泉源。

 

  十年後,學聯會的前副總幹事艾德理牧師在香港出版「獻給無名的傳道者」印刷本,引起中國境外華人教會熱烈反響,尤其於六十年代,對港台基督徒青年產生莫大影響。七十年代初,那時我剛信主不久,拜讀這詩作時固然大受感動!我當時年少無知,還以為這作品創作的時候,是出於一個飽歷滄桑,耗過幾十年華的長者,那知邊伯伯寫作這長詩的時候,才二十三歲。

 

  一九四九年政權逆轉,基督徒學生聯合會主要領袖離開中國,外國宣教士亦於一九五零年無奈被逐離境。邊伯伯正在此時勢下,與幾位弟兄組成邊疆佈道團,遠赴雲南向少數民族宣教及建立教會。至五十年代中期,邊伯伯不得矣離開雲南,然後到北京參與王明道先生的事工。那時王明道先生及他的教會所受到的政治壓力愈來愈厲害,終於被捕,過不久,邊雲波與基督徒會堂的十多位同工也被關進監牢,邊雲波被判反革命罪,並赴勞改,至一九八七年方獲得平反。

 

  一九四九年後,留在國內的青年基督徒,就在一連串政治運動的風潮下,承擔起福音重責,傳福音工作需要冒險進行,更不用說建立和帶領家庭教會的風險。由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改革開放這三十年間,這羣昔日的青年,撐起了中國教會史一段異常艱難但卻滿有榮光的歲月。

 

  我最想說的,他們當年大多數都未到三十歲,很多都是信主未滿十年的第一代信徒,經歷了抗戰期間在大後方那幾年的學生福音運動的火熱生命,就把一生交託予上帝,雖然飽受折磨,卻至死仍忠於召命。

 

  今天能夠追蹤的學聯會那一代年輕基督徒的名字,大概只有三四十個,而且不少都是只知其名而事跡不詳。邊伯伯是其中具知名度的一位,加上他晚年旅居美國,也活躍於各地講道,更常接見拜訪的後輩及接受媒體訪問,所以大家對他的事跡聽聞較多。不過,正如他的詩作,實在還有許多無名的傳道者,就是當年那些信主年日不長,剛剛從校園畢業,未成親,家人可能在戰亂中離散或過世,沒有任何財務支持,還有國家政權的敵視……他們就是上帝所揀選的奉獻一生的一代年輕人。

 

  邊伯伯與愛妻白耀軒鶼鰈情深,大半生一起堅持十字架的道路,歷盡艱辛,叫人敬佩。邊伯母於二零零一年息勞,邊伯伯走過接下來的十七年歲月後,享壽九十三高齡,也歸到愛他的主的懷中。

 

  一生愛主至誠,愛人靈魂甚於己命的邊伯伯,在寧波走完他的人生道路。七十年前,他如此寫道:

  「選中」這條不自由的道路

  並非出於無奈,相反地

  卻正是大膽地使用了自己底「自由」

  邊伯伯一生被主的愛激勵,在風雨飄搖的旅途中,自由地活出以愛還愛的生命,這份「自由」承載着愛的重量和深度,我確信邊伯伯並他的那一代眾多有名無名的傳道者,是上帝賜給中國教會彌足珍貴的愛的禮物。

 

轉載自基督教週報第 2793 期(2018 年 3 月 4 日) ◎ 特稿 ◎ 劉國偉